“呼!”赵国庆察觉到背后微风袭来,本能地施展蝴蝶步跳向一旁,转身枪口指了过去。

“居然没人!”赵国庆心里惊呼道。他不敢相信,刚刚明明有人袭击自己,怎么一转过身来却什么也看不到呢?

“那家伙就像鬼一样,动作非常快。”朱元忠在一旁提醒道,同时警觉地观察着四周。他身体受到雾气中毒素的影响而显得异常疲惫,连拿枪的力气也没有了。

“敌人一定是借助雾气和周围的环境进行隐蔽的,是一种障眼法。”赵国庆在心里分析着敌人的攻击手法,可想要破解却非常困难。

另一边的朱元忠气色是越来越差了。赵国庆快跑两步来到朱元忠身边,取出金针刺入其心脏四周大穴,以阻止毒气继续攻心。

“我先带你离开这里。”赵国庆说着就要将朱元忠背在身上。

朱元忠奋力一推,摇头道:“不行,你一个人的话或许还有机会离开,背上我就全得死在这里了!”

“呼!”那股微风又一次从赵国庆身后袭来。

“小心!”赵国庆抱着朱元忠滚向一旁。

“噗噗噗……”一串子弹钻进泥土之中。

雾气可以帮助敌人隐藏,却同样遮挡了敌人的视线,迫使他不得不足够接近赵国庆后才能开枪射击。

赵国庆又一次回头看去,发现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人也看不到。

“混蛋!你只会像老鼠一样躲着吗?有种出来和我一对一单挑!”赵国庆用J国语叫道,并做出一副愤怒到失去理智的样子,想要将对方引出来。

四周非常安静,看来敌人并不吃这一套。

“果然是个难缠的对手!”赵国庆心里说。他不再浪费时间,背起朱元忠就朝山坡下冲去。

“嗵嗵嗵……”子弹一串接着一串袭来。

敌人不愿意赵国庆跑出雾区,听声辨位想要拦截赵国庆,只是准头非常差。

赵国庆在浓雾中使用蝴蝶步,同时借助周边的树木掩护,成功避开了子弹的袭击。可以说在这种环境中枪的攻击作用已经降到最低。

敌人大概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弃枪不用,改用冷兵器袭击,这就要求他要更加接近赵国庆才行。

“啪啪啪……”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赵国庆嘴角微微一笑,知道敌人中计了。

赵国庆将朱元忠塞进灌木丛中,低声讲道:“你躲在这里不要动,我想办法解决那家伙。”

“嗯。”朱元忠点头应道。

赵国庆改变方向继续向山坡下冲去,速度却没有那么快了,他是在故意等着敌人冲上来。

“六米、五米、四米……差不多了!”赵国庆在心里计算着。他猛地转过身来,看到一名忍者杀手握着一把J国武士刀向自己袭来。赵国庆一边后退保持彼此之间的距离一边扣动扳机射击。

“噗!”子弹飞射出去。

只见忍者杀手身形一顿,接着就消失于雾气之中。

“死了吗?”赵国庆心里念叨着。他也不敢确定自己刚才那一枪是否已经杀了对方,他继续端枪警戒着四周。

“嗖!”破空声传来。

“哐!”赵国庆听声辨位开了一枪,一把手里剑落在了地上。

“嗖嗖嗖……”更多的破空手传来。

这次赵国庆不再浪费子弹了,使用蝴蝶步闪身避让,躲到了一棵大树后面。

“呼!”敌人的速度好快,赵国庆才刚刚躲到树身后,一道刀光夹带着风声就袭了过来,逼得赵国庆不得不举枪挡刀。

“哐!”狙击步枪成功挡住了头顶上的武士刀,可紧接着一道风声又从下面袭来,敌人的第二把武士刀出鞘了。

赵国庆处乱不惊,腾出右手一招鹰袭抓向对方手腕。

敌人似乎知道赵国庆鹰爪功的厉害,手腕一抖,袭向赵国庆要害的第二把武士刀就反削向赵国庆的右手。

锋利的刀刃彻底封住了赵国庆袭击的路线,继续向前的话右手就会被砍下来,只能收势后撤,脚步也跟着移动,试图与敌人拉开距离。

“呼呼呼……”刀光闪动,敌人的速度不停,根本不给赵国庆拉开距离和出手还击的机会。

赵国庆完全被敌人给封死了手脚,空有一身功夫却完全施展不开,几招过后身上还多出了四五道伤口。虽然每一处伤口都不深,但是刀刀接近要害,可谓是险象环生,稍不留神就有死在敌人刀下的可能。

“他妈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赵国庆心里道。他意识到自己的情况非常不妙,继续下去的话敌人一定会抓到机会一刀杀了自己。

中忍确实和下忍处在不同的两个天地,眼前的家伙先前不受赵国庆的挑衅,每一招每一式都稳扎稳打,不给赵国庆任何机会。鹰爪功、形意拳都使不上劲儿,就连蝴蝶步也被对方的利刃封锁。此时赵国庆宛如一只被关在盒子里面的蝴蝶一般,想飞却飞不出去。

赵国庆思绪细密,见招拆招,见自己完全被困死了,而敌人又是一个稳扎稳打的人,于是就反其道而行之——玩命!

赵国庆舍弃所有武学招式不用,突然像一个地痞无赖一样,挥动着狙击步枪砸向对方的脑袋。这一招非常直接,又可以说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

“你不是想杀了我吗?那好!我就站在这里让你砍,只是在你砍中我的时候你的脑袋也会被步枪砸烂。”赵国庆心里道。

这一招当真是无赖至极,却非常有效。敌人面色一变,突然后退,改攻为守。

“嘭!”狙击步枪在敌人两把武士刀的合力攻击之下被弹飞了出去。

事实上,是赵国庆主动撒手狙击步枪才被打飞出去的。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狙击步枪只能当棍子来使,根本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因此赵国庆才弃之不用。

敌人改攻为守,赵国庆却改守为攻。

得到喘息的机会,赵国庆如猛虎出笼一般,身上的气势完全爆发了出来,先是使用蝴蝶步绕到对方左侧,接着拔出军刀以飞刀手法扔了出去。

赵国庆的飞刀绝技可以击中三十米内的任何物体,随着自身实力的提升,原本的三把飞刀已经不适合他使用了,拿在手里就像在拿小孩子的玩具一般,没一点分量。军刀有些大,并不太适合当飞刀来使,可分量却十足,非常适合赵国庆现在的力道。

彼此距离不出五米,赵国庆以飞刀手法全力将军刀扔了出去。军刀化作一道流光击中敌人的要害。

敌人察觉到狙击步枪是主动被赵国庆弃之不用时就已经发现不对了,想要退到雾气中暂时稳住形势后再发动攻击,可是赵国庆却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就如同他刚才不给赵国庆机会一样。

“噗!”敌人避开了要害,却还是被军刀刺中左肩,整个刀身都深深没入肉内。

这一刀对敌人的影响非常大,至少限制了他三成的攻击力,也成了赵国庆反败为胜的关键性一步。

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往往会抓到转瞬即逝的机会对敌人发起致命一击。赵国庆作为一名天才的狙击手,他的搏击方式也深受狙击方式的影响,狙击的意义对他来说已经不再局限于狙击步枪射击上了。

此时赵国庆就宛如是一把狙击步枪,而他的攻击就是子弹,敌人既然露出了破绽,那子弹就会抓住机会对敌人一击毙命。

“呼!”敌人右手中的武士刀一刀劈出,却发现目标已经不见了。

这正是赵国庆另一个骇人之处,他可以在战斗中迅速吸引敌人的长处,将其转化为自己的东西。

“你不是可以借助这雾来隐藏身形吗?那我为什么不可以?”赵国庆心里道。

蝴蝶步使赵国庆更加有利于在这雾气中隐藏,脚步一动他就绕到敌人另一个方向,并且迅速消失在雾气之中。

一滴不易被察觉的汗水从敌人两眼之间滚下,他心里突然间有些恐惧,赵国庆的战斗力为何会如此之强。

实际上敌人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去恐惧,也就在他发现赵国庆不见之时,枪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

敌人迅速闪避身形,却还是被两颗子弹击中,一颗打在了他的右手腕上,手中的武士刀脱落,另一颗击中了他的大腿,使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他没有摔倒在地是因为一只手帮助他稳住了身形,这只手正是赵国庆的。在敌人踉跄将要摔倒在地上时,赵国庆如同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同时右手已经掐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咔!”一声脆响传来,敌人的眼睛猛地一瞪,呼吸就跟着停了下来。

这一招赵国庆在不久之前与中队长格斗时也使过,不同的是当时赵国庆只是点到为止,这时却是全力一击。

鹰爪功威胁强悍,不仅掐断了对方的脖子,手指更是深入脖颈,鲜血顺着指缝喷洒了出来。

一击命中,赵国庆却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几乎在掐断对方脖子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拔出对方肩膀上的军刀深深刺入对方心脏。这就叫双保险!

杀了敌人后,赵国庆迅速在对方身上搜了起来,想要看看有没有毒雾的解药。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