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庆和朱元忠在名额争夺赛中都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在基地里面休养几天后已无大碍,一个星期后就乘坐飞机飞往非洲。

飞机最终在T国机场降落,负责接机的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F国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看起来像是一个办公室文员。

“你们好,我叫史密斯,欢迎两位到T国来。”史密斯看起来非常热情,主动向赵国庆和朱元忠伸出了手。

朱元忠的战斗能力还行,可是语言方面就是一大缺陷了。虽然特种部队要求士兵们学习其他国家的语言,但是朱元忠学得并不好,除了B国语勉强及格外,其他语言课程全不及格。

“这家伙在说什么?怎么看起来不像是当兵的,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朱元忠说着就皱眉来回看着,显然把史密斯看成了骗子之类的。

赵国庆入伍之前学习成绩原本就好,在语言方面更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懂多个国家的语言。

“他在向我们问好。”赵国庆回道。

史密斯面露笑容,突然改用Z国话讲道:“两位不要担心,我不是骗子,而是一名律师。”

“律师?”两人异口同声道。

赵国庆眉头微皱,他和朱元忠来这里是参加世界特种兵集训的,怎么突然跑出来一个律师,这和集训有关系吗?

“你会说Z国话?”朱元忠先是一惊,紧接着道:“这真是太好了!喂,我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史密斯微微一笑,伸手从口袋里面拿出两张照片说:“如果你们是赵国庆和朱元忠的话,那我就没有认错。”

照片分别是赵国庆和朱元忠出国前拍摄的,用来办理参加世界特种兵集训所需要的手续。既然对方手里有他们的照片,而且还叫出了相应的名字,那自然是不会弄错了。

“我们是来参加集训的……”赵国庆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史密斯露出职业性的笑容说:“我来这里是要为你们两人办理参加世界特种兵集训的最后一道手续,只有这样你们才能进入集训地点,否则的话你们将会失去这次珍贵的机会。”

“手续,我们不是都已经办完了吗?”朱元忠好奇地问。

“我说了,这是最后一道手续。请跟我来吧。”史密斯说完转身在前面带路,将两人领到了一间贵宾室。

贵宾室内有一名金发美女,二十多岁,身材高挑,非常诱人。

“请问你们是喝咖啡呢还是喝茶?”美女一脸客气地问,显然她是这件贵宾室里的服务员。

“咖啡那洋玩意儿我喝不惯,给我来杯茶好了。”朱元忠说。

“先生,你呢?”美女问向赵国庆。

“给我杯水就好了。”赵国庆回道,目光却落在史密斯身上。

史密斯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两个档案袋来,又从两个档案袋里面分别抽出一张纸平铺在赵国庆和朱元忠面前,递过两支圆珠笔讲道:“流程很简单,两位只需要在这张纸上面签字就行了。”

“F国字?”朱元忠一怔,扭头向赵国庆问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赵国庆扫了一眼,大致的意思就明白了,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文件的大致意思是说:“在世界特种兵集训期间,各国特种兵自动放弃自己的国籍,不再忠于各自的国家,完全听命于组织者。”

这一条并不算过分,在来之前赵国庆和朱元忠就已经听说了,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参加集训者不受各自国家影响,同时参加集训者在集训期间所做的任何事也都不影响各自国家。说白了,就是为了撇清关系,好让受训者可以心无旁骛地参加训练。

下面还有重要的一条——“在参加集训期间,受训者无论受伤或者死亡,组织者不负任何责任。”

“这是什么意思?要签生死状吗?”赵国庆心里道。

“喂,上面究竟写了什么?”朱元忠第二次问道。

赵国庆缓了口气才对朱元忠进行了解释。

“什么?”朱元忠惊叫一声,向坐在对面的史密斯问道:“如果我们不同意呢?”

史密斯微笑道:“如果你们要参加世界特种兵集训的话就只能在上面签字,不然的话我只能说声抱歉了。”稍顿之后又讲道:“如果你们拒绝签字,我会安排最快的一班飞机送两位回去。”

“妈的!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怎么能就这么回去!”朱元忠咆哮道。

“先生,这是你的茶。先生,这是你的水。”金发美女将茶和水分别放在朱元忠和赵国庆面前。

人在认真思考难以抉择的问题时会觉得口渴,朱元忠端起茶杯将里面的茶水一口饮尽,两眼死死地盯着面前那张薄纸。

赵国庆也喝了两口水,扭头向朱元忠讲道:“我们还是签吧。”

朱元忠一脸正色地点了点头,沉声道:“咱们要是就这样回去的话会被人笑话的,况且老子不信咱俩会死在这里!”说完就大笔一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赵国庆在签名处公正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将纸轻轻地推到史密斯面前说:“什么时候可以送我们去集训地点?”

“稍等一下,马上就好。”史密斯说着将两张纸分别收回档案袋里面,然后把两个档案袋装回公文包内。

“奇怪,我怎么突然觉得头有点儿晕呢?”朱元忠突然说道,双手撑着桌面以防止自己倒下。

赵国庆也察觉到自己的脑袋突然有些发沉。这种感觉来得很快,如排山倒海一般,眨眼之间就有些撑不住了。

“扑通!”朱元忠撑不住倒在了桌子上。

赵国庆瞟了一眼桌子上的茶水,转而将目光落在了金发美女身上,怒声叫道:“你给我们下了毒?”接着冲史密斯叫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史密斯不理会赵国庆,冲金发美女讲道:“玛丽,动作快点儿,别迟到了。”

“是。”玛丽轻应一声,粉拳朝赵国庆砸了过去。

赵国庆见对方要袭击自己,本能地闪身避让,却因为无法控制力道而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玛丽一看赵国庆避开了她的拳头,也有些恼怒,抬脚就朝赵国庆的脑袋踢了过去。

她穿的可是高跟鞋,鞋头部尖得像锥子一般,这要是被踢中可真够赵国庆受的。

赵国庆原本是不想打女人的,可对方接连向自己袭击,而且还以要害部位为目标,他一下子就火了。一只手化为鹰爪,一招鹰擒锁住对方脚踝,顺势向后一带,对方的身体就因重心不稳向下砸了过来;另一只手准确地掐住了对方的脖子。也是赵国庆被下药而浑身无力,否则的话,光是这两招就足以断掉对方的脚腕和脖子。

玛丽见自己被赵国庆擒住,也是一惊,然后发现赵国庆无法使力才放下心来,慌忙挣脱赵国庆的控制起身后退两步。

“刺啦……”赵国庆身上突然流过一股电流,眼角余光看到史密斯手里面拿着一把电击枪。

先是被下药,接着又被电击,任凭赵国庆如何强悍也撑不下去了,双眼一闭,失去了知觉。

“玛丽,你刚刚干吗,想要杀了他吗?”史密斯白了她一眼,有些不高兴。

玛丽耸了耸肩说:“他这不是好好的吗?”说着又看了赵国庆两眼,接着讲道:“不过这小子倒是挺厉害的,如果不是被下药的话我刚才已经死在他手中了。”

史密斯同样看了看赵国庆,点头应道:“我们接了这么多人过去,他应该算是最厉害的一位,是个非常有潜力的人!走吧,晚了就赶不上飞机了。”

玛丽伸手掏出一部手机讲道:“货已经准备好了,来运吧。”

片刻后走进四个身着机场工作服的男子,还拉来两个用来运货的小型集装箱,分别将赵国庆和朱元忠装了进去。

十几分钟后赵国庆和朱元忠就被送到了一架飞离T国的飞机上。当赵国庆醒来时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铐着,头上还被一块黑布袋罩着,感觉就像是要被带往刑场被行刑的犯人一样。

“嗡嗡嗡……”耳边传来螺旋桨转动的声音让赵国庆心里稍安,至少他们暂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透过黑布,赵国庆看到几个模糊的身影,像是穿着迷彩服的军人,手里面还拿着武器。

既然还没有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赵国庆就躺在那里装死,希望可以从身边这些人的言谈之中找到一点线索。

两个小时后,赵国庆开始有些失望,这些武装人员根本不说话,偶尔需要交流时也用手势代替。

“好警觉的一群人,训练有素,绝对不是一般的军人,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赵国庆心里嘀咕道。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赵国庆依然躺在那里不动,暗自休养生息,准备在机会出现时就立即向这些人发起进攻。

一旁的朱元忠醒过一次,只是他不像赵国庆那样心思细密,脾气更是有些暴躁,妄图向武装人员发起袭击,结果又被打晕了过去。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