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屋顶坐了近一个小时,赵国庆从房上跳了下来,进到屋里见朱元忠还在和其他人喝酒狂欢,就把他拉到一旁低声说:“别喝了!快去醒醒酒,我感觉会有事情发生。”

朱元忠酒量还算是可以,却也有些微醉,听到赵国庆的话一下子酒醒了一半,惊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赵国庆轻摇了下头说:“还不太清楚,只是感觉会有事情发生。以防万一,你快去醒醒酒,以免误事。”

“嗯,好的。”朱元忠现在对赵国庆的话是言听计从,立即跑到洗手间去催吐,还用水洗了洗胃来帮助自己快点清醒。这一顿折腾下来,他之前吃的东西全都吐完了,好在厨房里还有面包,于是就又垫了垫底。

在朱元忠进行这些事的时候,赵国庆朝房子外面走去,他要回去侦察一下。

“赵大哥,你要去哪里?”金三在后面道,说着又摇晃着手中的啤酒说道:“来,我们一起喝一杯!”

“我去撒泡尿!”赵国庆说着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赵国庆没有沿着来时的路走,而是按自己脑子里面绘制的地图抄近道过去,为了便于行动,他还在离开的时候从厨房摸了一把水果刀带在身上。

走出二三百米的距离后,赵国庆就明白武装人员为什么要带着大家绕道了,原来前面是一大片沼泽地,根本没有路可以过去。

“妈的,看来白跑了一趟,只能绕道过去了。”赵国庆抱怨道。

赵国庆顺着沼泽地边缘行走,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过去的路,没走出多远就再次停了下来。

“哗啦啦,哗啦啦……”前面突然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有人在夜间行军?”赵国庆心里嘀咕道。他悄悄地摸了上去。

天色太暗,看不出到底有多少人,从声音上来判断至少有百余人,呈合围之势朝着童话屋走去。这些人非常警觉,除了那些不可避免的细微脚步声外,任何声音都没有发出。

“难道是武装人员?”赵国庆心里道。

赵国庆从着装上认出了他们是将军的手下,只是这些人鬼鬼祟祟地想要干什么?

武装人员在距离赵国庆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片刻之后从童话屋的方向传来脚步声,一名武装人员走了过来,正是那名将赵国庆等人带过去的家伙。一个多小时前他说要离开,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走远,一直躲在附近。

“情况怎么样?”

“和想的一样,那些家伙把那里当成了宾馆,又喝起酒了,简直是乐疯了。”

“一帮没头脑的猪。”

“接下来怎么办,要杀过去吗?”

“不,再等等。”

“我们这么多人对付十个人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这是将军的命令,再说了,你没看到这十个人饿了那么多天,还有能力打败我们的人,绝不能小看他们。”

“明白,待会儿我们全力杀过去,争取一举要了那些家伙的命!”

……

听到这些对话,赵国庆心里一惊。

果然,把大家送到安乐的童话屋里也是一种训练。想一想之前被关在牢笼里面连续饿了那么多天,突然换到一处舒适的环境,有谁不会放松警惕呢?

还有,从这些人的对话中不难听出他们是打算动真格的,如果大家没有防备的话,那一定会全都死在这些人手中。大家都签过生死合同了,真的死在这里也没有人对此事负责任。

“妈的!上百个武装人员,就算是有防备又能怎么样?敌人全副武装,而我们却手无寸铁,要我们怎么和他们打?”赵国庆心里道。

现在赵国庆明白过来一件事,自从签了生死合同之后,世界特种兵集训就已经开始了。先是将大家关在牢笼里面打压一个人的意志力,现在又要开始一场实力差距悬殊的战斗,可以说世界特种兵训练的核心就是死亡训练。在这里,只要你稍不留神,哪怕是放松了一丁点儿的警惕,那就有可能死在这里。

“必须回去告诉大家做好准备才行!”赵国庆心里道。他刚想起身返回去,却听身后不远处传来“咔嚓”一声。声音不大,可在这寂静的夜里却足以让大部分的武装人员听到。

“谁在那边?”有人喊道。

“妈的!”赵国庆暗骂一声,知道自己是不能继续躲在这里了,否则等敌人包抄过来自己就死定了。来不及多想,赵国庆转身就全力向后跑去,同时拔出藏在身上的水果刀。

“是谁!老子杀了你!”赵国庆势如恶虎,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扑去。他决定先杀了躲在那边的家伙。

“赵大哥,不要!”一个哆嗦的声音叫道,同时一道身影闪身躲避。

“金三?”

“啪啪啪……”赵国庆念头刚起,身后就传来了枪声,只能俯身趴在地上。

“赵大哥,我也是出来放水的,见你往这边来了,我也跟了过来。”金三一边解释一边看向远处敌人躲避的方向,一脸害怕地问:“赵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

“什么人?要杀我们的人!”赵国庆一肚子的怒气,这时却也不便发作,冲金三叫道:“我掩护你,快点回去告诉大家有危险!”

“哦,是!”金三慌忙应道,爬起身就往木屋的方向跑去。

同一时间内,敌人中的大部分人也朝着木屋冲了过去,另有一小部分朝赵国庆这边追杀过来。

子弹打在地面上“噗噗”直响,头顶枝叶横飞,再次证实这些家伙是玩儿真的,使用的全都是真枪实弹。

赵国庆避开一波子弹的袭击后,蝴蝶步就使了出来,如同一只蝴蝶般在黑暗的丛林中飞舞,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跑哪儿了?”

“不知道呀。”

“找,快点把他找出来。一定要杀了他!”

“是!”

……

敌人开始分散开来寻找赵国庆。

赵国庆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了草丛中,静待着猎物送上门来。

一名武装人员并不知道赵国庆躲在这里,晃动着身子从赵国庆面前走了过去。

“呼!”赵国庆猛地扑了上去,一只手捂住对方嘴巴,另一只手中的手果刀已经割开了对方的喉咙,接着两人就一起消失在草丛中。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整个过程也就一秒多钟。其他人有所察觉时,赵国庆已经消失不见了。

“啪啪啪……”枪声四起,几个武装人员开始随意射击,想借此将赵国庆给吓出来。

赵国庆放倒一名敌人后,迅速将对方的武器装备夺了过来,然后抱着枪冲杀了出去。

黑暗和丛林成了赵国庆最好的战友,借助这两样东西他神出鬼没,杀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另一边,留在木屋里的人一听到枪声就立即停止了狂欢。

“出什么事了?”

“哪儿来的枪声?”

……

众人一下子醒了几分酒,纷纷凑到窗前观察情况。

朱元忠刚刚吃了几块面包,听到枪声就想到了赵国庆的提醒,抓起两把菜刀就冲到了门口。

“杀过来了!杀过来了!敌人杀过来了,大家快跑呀!”金三一路叫喊着跑了过来,另一侧则是冲杀过来的武装人员,他们的子弹如雨点一般袭来。

“啪啪啪……”木制墙壁根本不能抵挡子弹的袭击,趴在窗前观察的人们急忙趴在地上躲避。

“嘭!”金三撞开门冲了进来。

朱元忠将房门关上,反身将金三扑倒在地,两把菜刀顶在他的脖子上叫道:“出什么事了?”

金三一边喘着气一边回道:“我……我不知道。我是跟着赵大哥出去放水的,结果一下子出现了上百名武装人员,他……他们看样子是想要杀了我们。别……别管那么多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想想也对,敌人这么多,我们手里面连把枪也没有,怎么和敌人打?还是走为上策。

无奈的是,敌人的攻势实在是太凶猛了,子弹一发接一发地射进来,大家连起身的机会都没有。

对于其他人朱元忠可以不管,可一听到赵国庆在外面,他就急了,“国庆在哪里?说!快点说!”

“外……外面。”金三紧张地说。

“妈的!我当然知道是在外面,我问的是在哪个方向?”朱元忠呵斥道,他气得想把金三的脑袋给砍下来。

“那边!”金三伸手随意指了个方向。

朱元忠刚想起身冲出去,却被金三一把拉住了。

“朱大哥,我劝你最好别出去,敌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我想赵大哥可能已经……已经牺牲了!”金三叫道。

“撒手!”朱元忠恼怒地叫道,说话间手中的菜刀直接朝金三的手腕砍了过去。

金三一惊,急忙松手躲避,这才没被朱元忠砍断双手。

“外面的敌人多又怎么样?”朱元忠吼道,然后义无反顾地冲了出去。

朱元忠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赵国庆不止一次地救过他,而且在陷入绝境的时候赵国庆也从来没有丢弃过他,因此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会丢弃赵国庆而逃跑,就算是赵国庆当真牺牲了,那也一定死要见尸。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