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有伤在身,行动不便,没跑多久就被赵国庆、朱元忠给追上了。

“抓活的。”赵国庆轻声叫道。

“明白。”朱元忠说着就加快速度从另一个方向绕了过去。

金三一看赵国庆追了上来,举枪就射击,想要阻止赵国庆的追赶。

赵国庆也不急,要是想杀掉金三,刚才有的是机会,现在就是要慢慢地消耗他。

每当金三开枪射击时,赵国庆就会闪身躲到掩体后面,等对方沉不住气又想逃走时就又在后面跟上。就这样来回两三次后,金三的子弹打光了,而这时一直伺机而待的朱元忠扑了上去。

之前与将军手下较量时朱元忠用了近十招才打败一名武装人员,金三却只用三招。乍一看朱元忠的实力与金三相差许多,但是赵国庆却评价说,真打起来的话,朱元忠未必不是金三的对手,现在就证实了这句话。

金三有三招凌厉的攻势,威力一招胜过一招,往往在第三招时就能将敌击败,故名为“金三”。

无奈的是金三此时身上有伤,根本不能完全发挥出本身的实力,连续向朱元忠攻击了三招没能拿下,形势也就急转直下了。

赵国庆没有上去助阵,只是在一旁护法,一方面阻止金三使出什么阴招来伤到朱元忠,另一方面防范着有什么不速之客。

朱元忠渐渐稳住了形势,越战越猛,竟将金三当成了练手的对象。

一套八卦掌使完后,朱元忠对八卦掌的领悟又增添了几分,这时他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一掌打在金三的胸口上。

“噗……”金三吐出一口血晕倒在地上。

“干得不错,把他交给我就行了,你去休息吧。”赵国庆说道。

“好。”朱元忠应道,他是真的累了,同时也想巩固一下刚刚对八卦掌的领悟,他就走到一旁盘膝而坐,闭目冥想。

赵国庆先将金三绑了起来,然后对其进行了详细的搜查,看身上有没有什么暗器、嘴里有没有暗藏毒药之类的。确定对方一切安全后,这才伸手抓住对方的下巴用力一拽,将对方的下巴给卸了下来。

“嗯……”金三痛叫一声醒了过来,目光落在赵国庆身上,面色跟着就变了。

“你想杀我?”赵国庆问。

金三没有说话,他的眼神及之前所做的已经说明了这一切。

赵国庆一边从对方细微的表情变化来寻找答案一边问道:“是暗之佣兵派你来的?”

金三的目光闪过一丝迷茫,说明他和暗之佣兵没有关系。

赵国庆有些奇怪了,既然金三这帮人和忍者杀手不是一伙的,那他为什么要杀自己?实在是想不通,赵国庆没觉得自己除了暗之佣兵之外还得罪过什么人呀。

“是谁派你来的?”赵国庆说着手上用力,又将对方的下巴安上了。

“行有行规,做我们这行的是绝不能出卖自己雇主的。”金三说着冷笑一声,接着讲道,“你别费心机了,杀了我吧,我是绝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的!”

赵国庆眉头轻皱,有些不高兴地问道:“你是杀手?”

金三轻哼一声,眉宇之间闪现一丝自傲。

“这么说没错了,你真的是杀手。”赵国庆像是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既然你是杀手,那你一定精通许多杀人手法,对吧?”

金三没有说话,神情却显露出掩藏不住的得意,作为一名优秀杀手,他自然是精通许多杀人手法。

“那你一定听说过Z国有一种古老的刑法叫作凌迟吧?”赵国庆突然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金三面色一变,刚刚的自傲和得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你……你想干什么?”

赵国庆嘿嘿一笑:“我也只是从书本上读过这种杀人手法,今天正好,拿你来试试刀。”

金三觉得脊背直冒冷汗,挣扎一下却根本逃不脱,咬着牙冲赵国庆叫道:“没用的。我说过,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向你吐露一个字的!”

赵国庆耸了耸肩,看了看手中锋芒照人的军刀,漫不经心地说:“没关系,我现在对是谁派你来的已经不在乎了,只想知道一个人被凌迟的时候究竟能撑多长时间不死。”

“你……”金三差点没气晕过去。

赵国庆却不废话,挥刀从金三脸上割下薄薄的一片肉来,同时嘴里念道:“一刀。”

金三打了个寒战,心理上的恐惧远远胜过肉体上的痛苦。

“怎么说我也是一名优秀的杀手,怎么能被几句话和一把刀就吓尿了呢?”金三心里道。他咬了咬牙,继续做出不畏死的样子。

“二刀。”赵国庆说着又从金三脸上切下薄薄的一片肉来,随手扔在地上。

金三又抖动了一下,却还是没有说话。

“三刀、四刀。”赵国庆这次连挥两刀,实际上只是刀身在之前的伤口上滑过,并没有真的切下肉来。

“住……住手!”金三叫道,他再也承受不住心里那股巨大的压力,喘着粗气叫道,“你他妈的给我住手,我告诉你就是了!”

赵国庆心里一笑,金三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意志薄弱。

见赵国庆不再挥刀,金三略微松了口气,瞪着赵国庆说:“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想让我放了你?”赵国庆问。

金三苦笑一声说:“就算是你放了我,我也绝对活不了,组织是不会放过一名叛徒的。”他微微一顿,接着讲道:“我只求你在得到答案后可以给我一个痛快的。”

赵国庆也知道杀手集团规定严格,对待叛徒更是手段残忍,金三如果再落到组织手里,那一定会生不如死的。

“好吧,我答应你。”赵国庆说道。

金三深吸一口气缓缓讲道:“派我们来的是……”

“呯砰呯……”黑暗中也响起了枪声。

“谁?”赵国庆暴喝一声,将手中的军刀奋力扔向黑暗之中。他俯身躲避,却发现枪手袭击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金三。

朱元忠猛地睁开眼睛,抄起一旁的枪朝对面黑暗中扫射。

敌人似乎不愿意恋战,还击两枪就迅速地逃离了。

眼看着就要得到答案,却被人给打断了,赵国庆有些愤怒,一边按住金三身上的伤口一边冲朱元忠叫道:“要活的!”

“知道!”朱元忠应声追了出去。

子弹击中了金三的要害,就算是神仙也回天无力,更何况赵国庆此时没有任何的医疗装备,连金针也没有。

“是谁派你来的?”赵国庆大声叫道。

金三张了张嘴,声音却微弱得难以听清。

“谁?再说一遍!”赵国庆将耳朵贴到了金三嘴边。

“啪啪啪……呯!”不远处传来了交火声,却很快就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朱元忠返了回来,一脸的愧色,向赵国庆讲道:“对不起,那家伙开枪自杀了。”说着瞟了一眼地上的金三,接着讲道:“是另一名R国特种兵,应该和他是一伙的。”

赵国庆坐在地上,目光呆滞,面色却异常沉重,就像根本没听到朱元忠的话似的。

朱元忠看了看赵国庆,接着又看了看地上的金三,“他死了。”

赵国庆微点额头,表示自己知道金三死了,目光也恢复了些生机,看了看刚刚从金三伤口上拿下来的满是鲜血的手。

“他说了什么?”朱元忠问,他听到了赵国庆与金三的对话,也想知道是谁派金三这些人来的。

赵国庆摇了摇头说:“什么也没有说。”说着微叹一声,接着讲道,“他是想说的,可还没来得及说就已经断气了。”

“哦。”朱元忠轻应一声,再次感到自责,赵国庆让他抓活的,可是却失败了。“对不起,另一个人也自杀了。”

赵国庆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现在怎么办?”朱元忠问。

赵国庆抬头冲朱元忠笑了笑说:“你可能还不知道,那两个J国特种兵也是假的,他们是由忍者杀手伪装来杀我的,不过却被我杀了。现在连金三这些杀手也死了个干净,这里对我来说还有什么好怕的?”

朱元忠眉头微皱,他注意到赵国庆刚刚用的是“我”字,而非“我们”。

“我做错什么了吗?就因为我没有抓到活的?不对,赵国庆应该不会那么小气的。”朱元忠在心里纳闷道。他突然间发现自己与赵国庆之间有了隔阂,不大,却非常明显。

赵国庆这时站起身来,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又恢复了常态,也不提刚才的事,就像只是一次口误而已。

“走吧,按原计划行动,我们伪装成袭击我们的特种兵去见将军。”赵国庆吩咐道。

“哦。”朱元忠应道,心里却在想着自己和赵国庆之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临走之时,朱元忠又看了一眼金三的尸体,他总觉得问题应该出在金三身上。

金三临死之前一定对赵国庆说了些什么,只是赵国庆说没有。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