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刚刚还在尽力闪躲来避让朱元忠的攻击,可朱元忠话音刚落,他却原地站在那里不动了。

“找死!”朱元忠心里暗道,脚步挪动,一掌朝史密斯胸口拍了过去。

玛丽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就像这一掌会不会拍死史密斯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将军一脸惋惜地摇了摇头。

赵国庆却是眉头紧皱,心里暗道:“完了。”

史密斯一直站在那里没动,待朱元忠招式使出,手掌将要拍中自己之时突然挥拳而上。

这一拳速度之快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竟然后发先至一拳打在了朱元忠的下巴上,同时史密斯的另一只手上抬与朱元忠的手掌拍在了一起。

“啪!啪!”两声合为一声,朱元忠被打了个着实,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赵国庆移身上前,伸手接住了朱元忠,发现朱元忠已经晕了过去。

“多谢手下留情。”赵国庆向史密斯讲道。

史密斯刚才那一拳原本是杀招,袭击点应该是太阳穴,可他却故意打在了朱元忠的下巴上,同时力道也收了几分,否则的话朱元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史密斯笑道:“不用谢我,如果不是你和他要接下这个任务的话,那我一定会杀了他的。”

赵国庆不语,取出金针在朱元忠人中穴上扎了一下。朱元忠马上还过神来,向赵国庆问道:“出……出什么事了?”

“你输了。”赵国庆回道。

“我输了?”朱元忠回想起晕过去之前的画面,直到此时也想不通史密斯出拳的速度怎么会那么快,竟然能一拳打伤自己。

朱元忠心里有些不服,从地上猛地一下跳了起来,握紧拳头就想冲上去和史密斯再过招。

赵国庆一把抓住朱元忠的肩膀,轻声道:“别过去,你不是他的对手。”

“你呢?”朱元忠回头看向赵国庆,他没有说话,那双眼睛却已经完美地表达了他的意思。

赵国庆看向史密斯,沉声说:“我现在也不是他的对手。”

史密斯冲赵国庆笑了笑,他注意到赵国庆用了“现在”这个词,意思是说将来一定能打败他。对于这点史密斯倒是没有什么好争辩的,他正是看中了赵国庆的潜力,如果连他也超越不了的话,那就没必要在赵国庆身上浪费时间了。

“现在可以听我说话了吗?”史密斯向朱元忠问道。

败就败了,朱元忠无话可说,走回去坐了下去。

“请讲。”赵国庆说。他想知道时隔一个月后史密斯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目的是什么。

史密斯在这里很随意,自己走过去倒了杯威士忌,手里抓着酒瓶并没有放下的意思,看样子他喝完杯里的酒还会再喝。

“哦,是这样的,有一个简单的任务需要你们两个去做。”史密斯边喝酒边说道,“有一个雇主在开发一个项目时遇到了点麻烦,他需要将一个村子里的人迁走,已经和当地政府谈好了,可村子里面的人就是不愿意搬走。”

“你想让我们去说服这个村子的人搬走?”赵国庆问,如果真是动嘴皮子的活,那可就麻烦了。

“不,谈判的事用不着你们出面。”史密斯说着将杯里的酒一口饮尽,一边倒酒一边说:“说白了,你们到那边什么事也不用做,只需要在村子里的人搬走之前保护好雇主的安全就行了。”

“保镖?”赵国庆和朱元忠异口同声道。

两人弄明白了他们在这次任务中的身份。

史密斯倒满酒就又喝了口,舔了舔嘴唇说:“其实这是一个相当简单的任务,说不定你们只需要到那边转一圈儿就会完事儿,就当成是一次度假旅游吧。”说着微顿,又喝了口酒讲道:“关于这次任务的详细资料玛丽待会儿会给你们看的,现在你们还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我吗?”

朱元忠没有问题,只等着拿到任务的详细资料。

赵国庆却开口问道:“我想弄清楚一件事。刚刚你提到了雇主,我想知道这次任务中我们的身份是什么?”

“佣兵。”史密斯回答得非常干脆。

赵国庆眉头微皱,心里有些不爽了。

“我已经和你说得非常清楚了,我不想做佣兵,怎么现在我就他妈的成了佣兵?”赵国庆吼道。

有段时间没开口的将军这时讲道:“记得你们签下的文件吗?从进入这里训练开始,你们就相当于放弃了自己的国籍,这样做的目的我想你们现在也已经清楚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们外出执行任务时我不得不再给你们制造一个身份,你们的身份就是佣兵!不止是你们两个,其他人外出执行任务的身份也都是佣兵。对于外界来说,你们都是野人佣兵团的人!”

赵国庆明白了过来,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佣兵,佣兵的身份只不过是一种掩饰。野人佣兵团是一个虚无的组织,可对于外界来说却又是真实存在的,赵国庆等这些世界各国的特种兵精英就是野人佣兵团的佣兵。

那么问题来了。野人佣兵团这个名字是谁起的?这个名字虽然不怎么好听,却和赵国庆等人现实的样子有些贴切,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野人。

“这个是你们的佣兵胸章,外出执行任务时别忘了戴上。”将军说着手一甩,两道寒光飞向了赵国庆和朱元忠。

赵国庆接过胸章一看,差点没吐血。

“这胸章是他妈的谁设计的?”他没忍住骂道。

胸章的造型是一个只用虎皮遮挡下部的原始野人造型,要说难看一点也就算了,竟然还设计成了卡通形象,又多了一分可爱。

“大哥,我们的身份可是佣兵呀!野人佣兵团这个名字是不怎么好听,可也有那么几分的霸气,现在你让我们戴着卡通胸章,这……还让人见人吗?”赵国庆心里道。

“不戴行吗?”朱元忠问。

“胸章是佣兵身份的象征,你们不戴怎么证明你们是佣兵?”史密斯在一旁讲道,这时他已经快把一瓶酒喝完了,两颊有些微红,身上散发着阵阵酒气。

“那好吧。”赵国庆无奈地应道,看来他们是必须戴上这卡通胸章了,而且还是最低等级的灰色。

“这是任务的资料,你们先看一下吧,十分钟之后我们出发。”玛丽说着将两份资料递给了赵国庆和朱元忠,随后走到史密斯面前拿过酒杯说:“今天你喝的已经够多的了。”

史密斯看了看已经空掉的酒瓶,回头冲将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真是对不起,一不留神就给你喝光了。”说着又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将军白了史密斯一眼,心里暗道:“你有一点儿对不起的样子吗?”

赵国庆浏览了一下资料,上面有一张中年男子的照片,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肥头大耳的就像是一个暴发户,他就是此次任务所要保护的人。

对于雇主资料并没有太多详细的介绍,倒是对那个村子里的情况介绍得很详细。

在资料上,村子里的人都被描写成贪得无厌的匪徒,雇主明明给了他们足够的拆迁费,可他们就是不愿意搬离。光是这些也就算了,村子里的人竟然还购买了武器装备,组织了一支武装力量来对抗雇主,截至目前为止已经有六七名工人被村子里的人打伤。

如果资料属实的话,那这些村民就是刁民,绝对的刁民!

赵国庆只是扫了一眼就将资料合了起来,这样的资料要是能相信的话,那他就倒过来走。

“还有什么问题吗?”玛丽回头向赵国庆和朱元忠问道。

“没有了。”赵国庆和朱元忠各自摇了摇头。

资料上的内容绝不能相信,赵国庆也不会去相信,他所要做的就只是完成自己的任务——保护好雇主。

“那我们出发吧。”玛丽说着朝门口走了过去。

赵国庆和朱元忠起身跟着走了过去,就在他们将要走出去的时候,将军在后面道:“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赵国庆和朱元忠停下脚步看着将军。

史密斯一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瞧我这记性!”说着从口袋里面掏出两个黑布口袋递给赵国庆和朱元忠,说道:“委屈你们两个了,把这个戴上吧。”

赵国庆看出这是将军的意思,他是怕这座小岛的位置泄露出去,也就没有犹豫,伸手接了过来。

两人戴上黑布口袋后史密斯亲自检查了一下,接着就像喝醉了似的转身朝将军敬了一个并不标准的军礼,嘴里叫道:“将军请放心,他们两个保证完成任务。”

将军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心里却知道这是史密斯在表达不满。

“走吧。”史密斯伸手拉着赵国庆和朱元忠向外走去,同时低声道:“那老家伙还以为他这鬼地方有多隐秘,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到处都是将军的人,你们先戴着它,等上飞机后你们就可以把它取下来了。”

赵国庆和朱元忠没有说话,走出将军的办公室后感觉身边还跟着一些将军的手下,这些人一直“护送”着他们登上武装直升机。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