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庄园的重机枪手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壮汉,满脸的胡子使他看起来有着几分生猛,一双手臂更是粗壮有力。

他和司机一起躲在皮卡下面避开赵国庆的袭击,可看到村民们不是庄园内保安的对手时就从车子底下爬了出来,想要冒险去取车上的重机枪,而他的这一冒险行为正好为赵国庆提供了射击的机会。

重机枪在翻车的时候被卡在了那里,当他费力想要把重机枪拔下来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右臂。

“啊!”重机枪手发出一声痛叫,本能地又躲到了车子底下。

“你受伤了?”司机惊声叫道。

和重机枪手比起来,司机显得非常瘦弱,戴着一顶鸭舌帽,细看之下会发现她实际上是一个女人。

“该死的,那个狙击手实在是太厉害了!”重机枪手恨恨地叫道。

司机一边为重机枪手包扎伤口一边取出通讯器来。她所使用的通讯器并不是普通的对讲机,而是军用防干扰通讯器,信号非常好。“巴马特,那个狙击手实在是太厉害了,你必须快点儿干掉他才行。”

“放心,交给我好了。”通讯器里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正是巴马特。

“当!”一颗子弹打在了皮卡的铁皮上。

躲在车下的两人心里一惊,随后发现被击中的地方距离油箱只有不到两公分的距离,这说明赵国庆正计划打爆油箱。如果油箱爆炸,那躲在车子下的两人也就……

重机枪手和司机一下子变得面无血色,两人都知道刚刚只是侥幸,第二枪……最多第三枪子弹就会打爆油箱。

“巴马特,快!”司机惊声叫道。

赵国庆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目光则投向巴马特所在的位置。他知道这两枪可以将巴马特逼疯,除非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同伴。

第一枪打中了重机枪手的手臂,第二枪偏离油箱两公分,很容易让人以为赵国庆的枪法远不如巴马特,实际上这两枪却是赵国庆有意而为之,如果他想杀了那两个家伙根本不需要第二枪。

巴马特确实被逼急了,赵国庆的举动让他不得不冒险开枪。

一颗子弹从对面飞射而来,袭击的目标是朱元忠,这一枪旨在逼朱元忠停止射击,因此准头稍有偏差。

朱元忠一见巴马特开始行动了,也不敢冒险,急忙躲到了掩体后面。

一团绿色的家伙从山石后面弹了出来。

“吉利服!是个陷阱?不,是巴马特!”

一瞬间赵国庆脑子里闪过两个念头。

高手之间的对决不但要斗智斗勇,还要斗心机。

同是狙击手,大家的每一个举动基本上都能被对手猜到。

巴马特故意将自己的吉利服扔了出去,借此来迷惑赵国庆。如果赵国庆在这时开枪了,那躲在石头后面的巴马特就会抓住这个机会袭击赵国庆。

巴马特猜到赵国庆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因此在吉利服扔出去的时候他人也跟着跃了出去,借助吉利服的遮挡来转移位置,寻找射杀赵国庆的机会。

赵国庆识破了巴马特的计划,目标就在前面,可是整个人都被吉利服给挡着了,根本看不到其要害。

这时赵国庆之前的安排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就是约翰。

约翰根本没去想那么多,看到有东西从山石后面弹出来就扣动了扳机,根本不管那个是不是巴马特。

约翰是一着暗棋,巴马特之前根本没有发现他,这是他的失误。

数发子弹击穿吉利服打中了巴马特,巴马特也在仓促之中扣动了扳机。

“噗!”约翰感觉自己的肩膀被咬了一口,一惊之下停止射击躲在了掩体后面。

赵国庆透过瞄准镜锁定了落在地上的巴马特,这个时候他有机会将其一击毙命的,但他并没有开枪。

巴马特是一个高手,岂能不知道赵国庆是故意放了他一条生路,落地后他身子一滚没入草丛之中,嘴里叫道:“撤,快点撤!”

来势汹汹的村子保卫队眨眼之间撤得一干二净。

片刻之后,赵国庆走出来向朱元忠和约翰叫道:“都出来吧,他们走了。”

朱元忠出来后没有说什么,可约翰却非常不爽地叫道:“你为什么没有杀了他?”

赵国庆白了约翰一眼说:“他还活着只能怪你!别忘了我的计划是由你来开枪杀了他,可你却没能杀掉他!”

约翰怔了一下,却无话可说,刚刚确实是赵国庆和朱元忠合力为他创造了一个机会,只是他并没有把握住。不过,他心里依然对赵国庆有意见,认为赵国庆本有射杀巴马特的机会。

赵国庆三人前往巴马特之前藏身的地方看了看,地上留着片片血迹,巴马特的伤势或许非常严重。

“他或许不会那么快就回来,我们走吧。”赵国庆说完转身向山坡下走去。

这一场战斗,庄园的损失很大,至少有二十人受伤,其中还有三人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斯图根本不在意有多少保安会死去,在他看来死一两个保安不算什么,只要有钱就可以重新雇用更多的保安来守护这里。

得知巴马特受伤后,斯图更是前所未有的高兴,大赞赵国庆和朱元忠表现得不错。

这让约翰感觉很不是滋味,在他看来荣耀应该是属于他的,因为是他打伤了巴马特。

“你们两个或许累了,先去休息吧,明天陪我到那个村子去一趟。”斯图向赵国庆和朱元忠吩咐道。

赵国庆也没有多说什么,在庄园仆人的带领下进入了他们的房间。

房门刚关上,朱元忠就向赵国庆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赵国庆没有说话,而是用目光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然后他手里握着一把军刀走到了衣柜前。衣柜门没有关严,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里面露出了一只脚。朱元忠也发现有人躲在衣柜里面,拔出手枪为赵国庆掩护。赵国庆猛地拉开衣柜门,几乎同时手中的军刀就刺了过去。

锋利的军刀刺破一件上衣,可在关键时刻却停了下来,因为躲在衣柜里的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一身的布衣,有些破旧,却洗得非常干净,此时他手里面握着一把有些锈迹的菜刀正惶恐地看着赵国庆,脸被吓得苍白。

赵国庆收起刀,向他伸出手,面露微笑地说:“小朋友,你是不是想和我玩捉迷藏。”

小男孩摇了摇头,天真地说:“我是来杀斯图的。”

这话让赵国庆感到震惊,要知道对方只有八九岁,竟然想要杀斯图,可见他是多么恨斯图。

小男孩毕竟年龄太小,尤其是刚才差点就死在赵国庆的刀下,这把他吓坏了。说完那句话,他就哭了起来,哆嗦地说:“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你了。”

“来,把刀给我,我不会杀你的。”赵国庆说着伸手去拿对方手中的菜刀。菜刀被小男孩抓得很紧,但还是被赵国庆给拿走了。

“来,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赵国庆伸出另一只手,面露微笑尽量让这个小家伙不觉得自己可怕,“出来吧,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斯图。”

小家伙缩在衣柜里不肯出来,嘴里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求赵国庆不要杀他。

赵国庆又劝说了几句,回头向朱元忠使了个眼色。

朱元忠收起枪,端起桌子上的水果盘走上前说道:“来,小弟弟,吃点水果吧。”

小家伙一定是很长时间没有吃过东西了,见到食物时两眼冒光,犹豫之后从盘子里面抓起一只香蕉,拨开皮三口两口就吞了下去。

“别慌,慢慢吃,还有很多。”赵国庆安慰道。

小家伙吃了一根香蕉后就有些放开了,一连又吃了三根香蕉、两个苹果后打了个饱嗝,这才眨着眼睛问道:“你们真的不会杀我?”

赵国庆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也不会把我交给其他人?”小家伙接着问。

赵国庆又点了点头。

小家伙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开口讲道:“阿曼,我叫阿曼。”

“你好,阿曼,我叫赵。”赵国庆说着伸出了手,问道:“我们可以出来说话吗?”

小家伙点了点头,同意从衣柜里面出来。

赵国庆给阿曼倒了杯热水,接着问道:“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吗?为什么要杀斯图?”

“我是刚刚趁外面打仗的时候溜进来的,斯图……”阿曼提起斯图时明显情绪紧张,憋了半天才讲道:“他是一个坏人,该杀!”

斯图不是什么好人,在来这里之前赵国庆就已经猜到了,可是坏到连一个八岁小孩都想杀了他的程度,这绝不是赵国庆所能想得到的。

“能跟我说说他都做了什么坏事吗?”赵国庆问。

阿曼用力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讲道:“斯图做了许多坏事,有些是我知道的,有些是我不知道的。我知道的是他一直想赶我们离开自己的家,为了赶我们走,他打伤了许多叔叔阿姨,还……还绑走了我的姐姐!”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