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特坐在里屋的床上,上身几乎缠满了绷带,旁边放着一盆还没来得及倒掉的血水,地面上满是来不及处理掉的沾血纱布。

子弹并没有击中巴马特的要害,只是这里的医疗条件实在是太差了,留在体内的弹头都没办法取出来。

双方见面,巴马特的目光立即就落在了赵国庆身上,而赵国庆也在看着这位狙击高手。

朱元忠站在一旁反而显得有些多余,根本没有人去注意他。

“好吧,我就是来这里当电灯泡的。”朱元忠心里安慰自己。

“你就是那个狙击手?”巴马特先开口问。

“你就是巴马特?”赵国庆跟着问。

巴马特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大,身材和外面那个戴鸭舌帽的女司机相仿,放在男人的行列只能用矮小来形容。

身材矮小的人往往比身材高大的人更适合做狙击手,他们在战场上更容易隐藏而不被敌人发现。

除了身材矮小之外,巴马特并没有给人低人一等的感觉,反而让人有一种错觉

——这个男人很高大。

这是因为巴马特的精神强大,在强大的精神力量影响下,人们往往会忽略他的身体缺陷,反而会觉得这个人很了不起,很高大。

“我就是巴马特。”

“我就是你说的狙击手。”

两人先后讲道。

“谢谢你。”巴马特突然说道。

“谢我什么?”赵国庆不解地问。

“谢谢你没有杀了我们。”巴马特诚恳地说,稍顿之后接着讲道:“我已经听安妮说了。哦,安妮就是外面戴鸭舌帽的丫头。”

“原来她叫安妮。”

赵国庆脑子里面浮现出安妮的样子,她年纪应该不大,长相标致,把头发放下,稍微化一下妆,应该是位大美女。

“她说你们也是佣兵,是受雇到这里来保护斯图的。”巴马特说着瞟了眼赵国庆胸口的佣兵胸章,他心里非常好奇。“两人这么厉害,应该是属于一个厉害的佣兵团,可佩戴的佣兵胸章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心里道。

“这么说你们也是佣兵?”赵国庆注意到巴马特用了“也”这个字。

不管是巴马特还是外面的安妮和重机枪手,他们都没有佩戴佣兵胸章,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不是佣兵。

佣兵胸章只不过是一种象征,用来识别身份的,并非一定要佩戴。有些刚刚成立的小佣兵团并没有自己的佣兵胸章,即使是已经成名的大佣兵团,在外出执行任务时也会根据不同的情况而选择是否佩戴胸章。

巴马特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你们的任务是保护斯图,而我们的任务是保护这里的村民,因此我们是站在敌对面上的,可你们在有机会的时候却并没有杀掉我的人,这点我必须向你们道谢才行。”

赵国庆没有说话,他没有杀巴马特和其同伙就是因为他们是站在村民这一边的,是为了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守卫自己家园的,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坏事,这才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

“我想给你们看些东西。”巴马特说着挣扎着站了起来。

赵国庆想上去搀扶他,却被拒绝了。

“请跟我来吧。”巴马特深吸一口气,伸手扶着墙壁一步步缓慢地向外走去。

“巴马特……”守在外面的人们一见到巴马特就都关切地叫着。

赵国庆这时才明白巴马特为什么拒绝了他的帮助,对于村民们来说巴马特就是他们心中的守护神,如果巴马特倒下去的话,那他们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会跟着破灭。巴马特独自走出来就是为了给这些人希望,让他们认为他没事。

除了巴马特自己,这里只有安妮和重机枪手知道巴马特的伤势,两人都想上前帮他,却被巴马特以眼神制止。

巴马特先是和村民们简单地打了声招呼,然后强撑着身体带着赵国庆和朱元忠来到了相距不远的另一座房子里。

这座房子要比之前的房子大上许多,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伤员,另外还有许多妇女在这里照顾他们。

和其他村民一样,见到巴马特来了,屋里的人都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赵国庆注意到这些伤员里有些是在不久前的战斗中受伤的,更多的则是以前就受了伤的。

伤员中有些是被枪打伤的,有些是被刀砍伤的,有些是被火烧伤的,有的没有了腿,有的没有了手臂,样子看起来非常凄惨。

这就是巴马特让赵国庆看的东西,他们变成这个样子都和斯图脱不了关系。

看过伤员之后,巴马特带着赵国庆和朱元忠又回到了先前的房子里。一避开村民的视线,巴马特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巴马特!”重机枪手急忙上前将巴马特抱到床上。

“安妮。”巴马特轻声叫道,“把那些东西给他们看看。”

安妮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放在了赵国庆和朱元忠面前,随即点开了一个文档。文档里面有图片和文字,全是斯图的罪恶记录。可以说斯图的发家史就是一部犯罪史。

赵国庆耐着性子将所有的内容都看了一遍,其实打从第一眼起,他就有了一种犯罪的冲动,想要一枪毙了斯图。

“人渣,像他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就是一种祸害!”赵国庆心里道。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想要保护的人。”安妮在一旁讲道。

“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赶到的话,斯图为了得到这里,他会像以前一样将这里的人全都屠杀掉!”重机枪手非常气愤,脸上青筋暴起,“你们怎么会保护这样的人?”他一脸鄙视地看着赵国庆和朱元忠。

“他雇佣你们给了多少钱?我们可以给你们更多的钱,只求你们离开那个家伙!”安妮说道,她认为赵国庆和朱元忠是为了钱才保护斯图的。这可真是冤枉了赵国庆和朱元忠。

首先,这个任务不是他们选的;其次,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他们也不会拿到一分钱。

“那你们呢,收了多少钱来保护这些村民?”朱元忠说了句气话。

“钱?我们一分钱也没收,而且为了保护这些村民,我们还投入了许多资金!”重机枪手吼道。

赵国庆好奇地问:“既然你们是佣兵,那怎么可能不收钱做任务,你们为了什么?”

“为了正义。”躺在床上的巴马特说道,“如果我们不来这里,这些村民就会受到邪恶势力的欺压,他们要么全都被迫离开自己的家乡,要么就全都死在这里。必须有人出面阻止这些,我们没得选择,为了正义,我们只能站出来和邪恶势力战斗到底!”

“正义!”赵国庆心里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汇。他眉头紧皱,心灵深处受到了触动。

“说得好听,我们怎么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像你们说的那样?”朱元忠哼了一声说道。

重机枪手一下子火了,大步走到朱元忠面前叫道:“小子,你不服的话,我们可以打,可你绝对不能侮辱我们!”

“好啊,要打就打!”朱元忠无所谓地说。

重机枪手被火上浇油,挥起拳头就要朝朱元忠打去。

“雷特,住手!”巴马特吃力地叫道,紧接着就因为情绪激动而咳了起来。

“巴马特!”雷特收手回到了巴马特身边帮他拍背。

安妮同样因为朱元忠的话而生气,感觉他们所做的一切都被侮辱了,只是她并没有像雷特那样冲动。安妮不理会朱元忠,向赵国庆讲道:“你们要是不相信尽管去调查,如果我们说了一句谎话,那你们随时都可以杀了我们!”

赵国庆没有回应安妮的话,向巴马特问道:“你让我们知道这些是想让我们放弃保护斯图?”

巴马特示意雷特停手,喘了口气说:“不,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自己保护的是什么人,所做的一切究竟值不值。”

值不值,这话真的很难说。赵国庆不愿意保护斯图,可这是他的任务,身为一名军人就应该誓死完成自己的任务。

“安妮!”门外传来叫声。

安妮出去后很快又回到了屋子里,向赵国庆说道:“你们的车子已经修好了,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

自己是怎么回到车子上的,赵国庆已经不记得了,一路上他都有些精神恍惚,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巴马特说的那些话。

“为了正义而战。”

“究竟值不值?”

……

车子是由朱元忠开回来的,一直快开到斯图庄园的时候,赵国庆才开口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朱元忠一时没反应过来,接着问道:“你是指关于斯图和我们任务的事儿?”

赵国庆点了点头,感觉自己就像漂荡在大海上即将迷失方向的小舟,急需有人来为自己指明前进的方向。

“我不知道。”朱元忠并没有为赵国庆提供任何的帮助,“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赵国庆苦笑了一声,陷入到了人生第一次的艰难抉择之中。是为了任务而继续保护斯图?还是为了正义而放弃任务?

喜欢格斗兵王3请大家收藏:()格斗兵王3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格斗兵王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野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兵并收藏格斗兵王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