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将虽有不服,但军令如山,依然跪下听令。

“鲁达,索图听令!”

“末将在!”

“你二人,各率一千精骑,火速赶往沧澜平原,拦截即将白雪沟溃逃而出的楚军,如果逃出一人,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鲁达与索图满头雾水,相望一眼,大声道:“末将遵令!”转身下去了。

纳兰山又道:“其余诸将听令!”

帐内的将领一声齐喝,道:“末将在!”

“鄂伦尔部、吉尔吉部由于索不达剌皇子与呼不差花将军遇刺身亡,其人马暂且由本帅统领,其余诸位将领立刻领尽提本部所有军马,备三日粮,放弃一切辎重,立刻赶往白雪沟,楚军一日内必定火速撤退,我军要趁此机会将其一举歼灭!”

众将面面相觑,都不明白为何主帅忽然下此决定,要在白雪沟与楚军一绝死战,并料定楚军一日之内必定后撤。

但在纳兰山的积威下,都齐声领了命,转身去了。

不一会,又有卫兵进来将帐内的尸体与血迹除去,空阔的帐营内如果不是飘散着淡淡的焦肉味和血腥味,真是想象不到方才竟发生了那样惊世骇俗的一幕。

纳兰山靠在帅位上,声音低沉道:“先生,本帅以按照你的主意做了,现在该告诉本帅原因了吧?”

立在他身旁的黑衣男子,微微一笑,道:“大帅可知,这少年是谁?”

纳兰山侧过头望着他,道:“先生知道?”

黑衣男子笑道:“我观此人剑法正是当今武林第一人宋晚秋的独门绝学,破天剑法。而宋晚秋宋大侠近年来只秘密收了一个弟子,这弟子正是楚国唐家的嫡系独子,唐子玉!”

纳兰山恍然道:“原来是他!”纳兰山又不解问道“那何故唐家的公子竟然以身犯险,孤身深入我军帅营呢?”

黑衣男子笑道:“大帅可以想想,以唐家在楚国之地位,那真是一家之下,万家之上,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却何故唐家的公子竟在此时两国交战之际,深入虎穴,如此紧急地寻找唐家的顶梁柱:大将军王唐勃呢?”

纳兰山陷入深思,喃喃道:“这是为何?”过不一会,他忽然眼睛猛睁,道:“难不成楚国有内乱!”

黑衣男子点头,笑道:“必定如此!楚国朝中向来分太子党与四皇子党,两党夺嫡已是水火不容,动刀动枪。前些日子有细作来报说楚国的皇帝楚行舟已经几日没有早朝,宫中已有传言说楚国的皇帝身患急病。以我猜测,楚国此时必定是祸起萧墙,夺嫡决战已经打响!”

黑衣男子娓娓而言,又道:“唐家历来与太子交好,若是夺嫡之战中,太子获胜,自然是天下太平。但是若是夺嫡之战中,四皇子获胜,那唐家必定逃脱不了灭门之祸!”

纳兰山拍案而起,道:“一定是四皇子获胜,太子逃离京城!所以,唐子玉在此是为了寻得大将军王回京救驾!”

黑衣人笑着一揖道:“大帅举一反三,见一知十,小人佩服万分!”

“先生才是料事如神,洞察千里!”纳兰山抚掌大笑“真是天助我辽海,唐子玉找不到唐勃就罢了,若是找到了,唐勃接到这个消息必定方寸大乱,急于班师回朝,勤王救驾,我军则有机可乘,趁机而胜!”

纳兰山对身边的卫士,大声道:“传令下去,凡我辽海军队,看见一白衣少年者,不可放箭!不必多加为难!”

纳兰山回过头对黑衣男子笑道:“既然这样,我们反而要希望这唐子玉能够顺利找到唐大将军才好啊!”

黑衣男子脸上露出古怪笑容,道:“大帅大可不必操心,这个少年,他可是宋晚秋的弟子啊!”

这一句话说得纳兰山的脸色立刻阴暗了下来,仿佛瞬间回到了方才那心惊肉跳的一幕。

那惊艳的一剑,如果是自己,能在那样的剑下活下来么?

纳兰山脸色渐沉,望着唐子玉远去的方向,长叹一口气,道:“可惜不能为我所用啊!”

那黑衣男子笑道:“大帅不必烦恼,小人只需一封书信便可为大帅分忧解难!更何况,虎父无犬子,大帅之子纳兰圭不也是万中无一的盖世奇才么?”

纳兰圭身为辽海国名将,毕生最大的最大的骄傲便是自己的这个儿子,纳兰圭。

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纳兰山展颜一笑,道:“先生可是要用离间计除去此人?”

黑衣男子一脸崇敬,道:“魍魉伎俩逃不脱大帅法眼,小人真是五体投地!”

纳兰山哈哈大笑,道:“你们这些楚人,肠子里的弯弯绕也太多了!”

黑衣男子也跟着笑道:“楚人性格积弱,阴谋伎俩自然是不能和大帅的王霸之道相比,这也正是小人为何弃暗投明的原因所在!”

纳兰山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帐篷内依然弥漫着血的味道,那年幼的少年却已不见踪影,纳兰山将目光投向帐外,陷入了深思。

纳兰我儿,你可知道,今天我终于看见了一个可以和你一争高下的少年,你此生无憾矣!我们纳兰家族与唐家的对决看来将在你和他之间延续下去啊!

尼布罗撒平原的白雪沟地势较平原为高,两旁高,中间凹,如一道宽长的沟谷,是辽海国有名的一片巨型盆地地形的牧场。在冬天的时候白雪经常会将这片盆地掩盖起来,人畜若是不小心走进去了,立刻便会被陷入雪中被活活雪葬。若是来年等雪化后,尸体仍然新鲜完好。但正因为如此,这片盆地因为冬季白雪的覆盖,草地每次冬季过后便会成为绿草最为茂密繁盛的草区。饿了一个冬季的牲畜,能将这周围的所有草源都吃得干干净净,在雪溶的时候牧民们便会赶着牲口来到这个被白雪保存完好的草场吃这里的救命草活命。所以,辽海国的牧民们对这片既是死亡之地又是救命之地的白雪沟敬畏有加。

与此同时,白雪沟因为其狭长的地形又南邻辽海国的要塞呼和浩特城,北临大楚边塞雁门关,其独特的地势地形,既可藏兵其中,又是运输粮草的最短通道,使其成为战争的一个必争之地。

此时,这片大陆上最战功赫赫,叱咤风云的男人正站在白雪沟一侧最高的土丘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平原上浴血厮杀的人群们。

这个男人,身着银白色连身将军铠,头戴玄武盔,面容沧桑,不怒自威,腰中配着黄金剑,骑着神骏白马,身边的卫士如云,雄武异常。

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天边逐渐西沉的斜阳,如火,血腥。

草原上的轻风,吹出一道道绿色的波浪,传递来一阵阵风中蕴含的血气。

大地微微颤抖着,远处黑色的洪流再一次从白雪沟的另外一侧漫上山头,如破闸的洪流一般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向前涌来。

男人拔出腰间的长剑,雕刻着盘龙的宝剑在沉阳的折射下散发如火一般的光芒,刺眼夺目!

楚国的龙旗,在风中舒展出吞云吐日的威武。一声震天的呐喊,忽然响起,在他的身后涌出无数白盔战士,手持巨盾长剑,列着整齐的方阵,毫不畏惧地迎向那黑色的狂流。

两股巨流在宽阔的盆地中央狠狠撞击在一起,迸发出无数的碎浪。

天空的云彩在夕阳的灼烧下,如烈焰一般沸腾起来,变幻出惨烈的图腾。

唐子玉侧身躲开一名士兵砍来的一刀,左手长剑挥出荡开同时刺来的几根长矛,右手红樱长枪捅进一名士兵的胸膛,大喝一声,将他挑了起来,用力甩开,压倒一片士兵。

几名士兵持盾上前,在地上翻滚着,长刀如雪,不断翻飞,专往唐子玉的腿砍去,在他们身后跟着几名手持长矛的士兵,步步跟进,专门向唐子玉的胸口捅去,在他身后几名士兵骑着马,挥舞着长刀向他冲来。

唐子玉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眼前仍然是无边无际的辽海国士兵,大楚的军旗却仍然不知道在何方。

一股深深的疲倦在他全身弥漫开来。

忽然,他脚下一痛,原来是一名士兵一刀砍在了他小腿上。唐子玉一声闷哼,长剑立刻将那士兵的天灵盖给掀飞,紧接着,又是一名士兵跟上补住了死去士兵的位置,长刀挥舞又向他脚下砍去。

脚下刀光剑影,身前长矛乱刺,身后传来一阵刀风,在这重重围困的死局下,唐子玉低身向前,森寒的刀刃在他背上挥过,长矛顿时刺空,他手中长剑挽出个剑花,面前的几名持刀的士兵立刻被刺死在地上,唐子玉金鸡独立,脚下借着低身的力量猛地一扭脚踝,身子迅速旋转,一个回旋踢将身后骑在马上的骑士踢落马下。

还没等唐子玉上前将这名骑士刺死,后面的持刀士兵又跟着补上,向唐子玉独立在地面的脚砍去。

唐子玉一声大喝,长枪猛然插地,身子借着长枪用力撑起,如车轮一般在空中飞舞,两腿翻飞如影,将周围的人踢得人仰马翻。

一名骑士冲到近前,长刀欺到唐子玉的眼前,顿时在他肩膀上砍出一道血沟。

如若不是唐子玉卸力得快,只怕这只胳膊都要被砍下来。

唐子玉又遭重创,却越发得疯狂起来,他借着被长刀砍中卸力的方向,身子一转,手中长枪挥舞一圈,带着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横拍向那骑士的马腿。

顿时,那马腿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马匹一声惨嘶,翻身倒地,马背上的骑士也摔在地上,被身后的马匹活活踩死。

辽海国的士兵们骇然望着眼前如罗刹一般的少年,心中一股不可遏止的恐惧慢慢的弥散开来。这少年在他们阵中从东杀到西,又从西杀到东,东南西北,上下左右,横冲直撞!这人身中数剑,刀伤无数,换另外一个人,只怕痛也活活痛死了!可眼前这位年轻的少年,仿佛一个永远也不知道疲倦,永远也不知道疼痛的魔鬼,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一剑一枪。每一剑必收一条人命,每一枪必添一个新鬼,仿佛一个永不见底的无底洞,不停地收割着人命。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