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骑士一声大喝,长刀发出凶猛的风声,向唐子玉砍去。

唐子玉看着那长刀缓缓砍来,深吸了一口气,侧身躲过那砍来的长刀,手中长枪伸出将那骑士挑落下马,脚下猛然发力,身体一下跃到那马匹背上。就在这时,底下忽然插出一把长矛,直接插在唐子玉的胸口上。

唐子玉只觉得身体一震,眼前飞起几片碎玉,唐子玉脑袋一阵眩晕,体内真气渐渐枯竭,他机械一般的自然反应让他勉强提气,将那长矛削断。

“子玉,你身上不仅肩负着我们唐家所有人的身家性命所在,更肩负着大楚国的兴衰荣辱,此去务必要与唐大将军一起,活着回来!这里有娘的一块随身玉佩,送给孩儿,希望能保你平安!”

唐子玉呆呆地看着胸口挡住那一枪而粉身碎骨的佩玉,看着它们洁白碧玉的身体在空中飞舞,飘零。

“子玉,为师传你此奇门遁甲术,是为你保身救命之功,可在危难时刻激发你体内所有的潜能,并且可迅速提升你的功力,可保你三十六个时辰的性命。但是此功太伤元气,用后非伤即残,两年之内不可运功,不然必定横死!此术有违天和,不可多用,切记切记!”

“此功分为密穴开天术、密穴通天术、密穴破天术以及密穴焚天术五层,每进一层功力增长一倍,然反噬伤害亦随之增长一倍!”

唐子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头忽然生出一片出奇的宁静。

唐子玉周围的士兵忽然感觉一股奇怪而恐怖的气息在他们周围弥漫,这是一种在战场上厮杀的战士对强横力量的一种独有的预知感。

奇门遁甲之密穴开天术!

天门!印堂!紫宫!膻中!气海!会阴!涌泉!

七穴通贯,一气朝元!

忽然,一股浑身剧烈的颤抖如波浪一般在唐子玉的身上扩散开来,扭曲痉挛的模样骇得得连周围的士兵都一时不敢上前。

一股汹涌澎湃得如滔天巨浪一般的真气在唐子玉体内疯狂的游走,身上的所有伤瞬间都被这气息给闭住血脉,不再流血。

唐子玉眼中赤红如血,头发在空中狂乱飘舞,衣衫破碎处裸露出来的肌肉鼓胀得吓人,显露出一股病态扭曲的力量。他四周的士兵骇然变色,呆若木鸡地看着唐子玉如魔神一般从马背上缓缓直起身子。

此时,夕阳如血,红霞满天。这众人围攻之下的少年轻轻握了握拳头,低声道:“这就是师父所说的禁术么?”

唐子玉淡淡地望了一眼遥远的天边,少年眼眸的深邃处酝酿着即将到来的风暴。

周围的士兵们在这压抑而沉重的气息中终于崩溃,齐声大喝,疯狂拥上。

唐子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长枪染血,长剑出鞘。

来吧!

这个世上,没人,能阻挡,我的脚步……

长剑惊艳挥舞,长枪冷酷勾魂。剑与枪的合鸣,化为死神无言的狰狞。

遥远的尼布罗撒平原上,年幼的少年开始了他惊艳一生的华丽登场。

“什么,你说什么!”苏尔撒哈一脚踢翻面前的案台,一下冲到传令兵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他拎起,勃然大怒道“让他跑了!”

那传令兵吓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道:“那少年像魔鬼一样,太可怕了!”

苏尔撒哈一把将这士兵扔在地上,怒道:“放屁放屁!你们这些废物,几千人挡不住一个小孩子!废物,废物,统统该杀!”

苏尔撒哈羞怒交加,大声吼道:“追!给我追!不杀死这个兔崽子,我们小布达拉部的男人们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么!”

必力济格在他跟前小声说道:“可是大帅有令,要活捉这个少年啊!”

苏尔撒哈转过头来,一对铜铃大的眼睛仿佛要吃人一般怒视着他:“你是主将还是我是主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来人啊,给我传令下去!放箭,给我放箭,谁杀死这个少年者,赏金一百,封千户侯!”

必力济格微微叹了口气,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苏尔撒哈抽出腰间的长刀,抚摩着锋利的刀刃,一脸狞笑:“竟然在我的阵中十进十出,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铮的一声,长剑狠狠地剁入地面,雪白的剑刃映出苏尔撒哈狰狞的面孔。

白雪沟的高地上,唐勃正凝神观察着下面纷乱的战局。

黑色的辽海国士兵和白色的楚国士兵死死的纠缠在一起,双方谁都不能短时间内突破对方的阵线,紧紧地胶着在了一起。

再坚持一阵,就两天,两天我们就可以跳出纳兰山的包围圈,直接插到他们的国都落日城!

唐勃眉宇之间有如山岳,岿然不动,神色之中有如深渊,深不可测。

在他身后是沿着白雪沟往西开拨的部队。

“大将军,您看!”旁边的副将唐安民忽然指着远处辽海国小布达拉本部阵营中传来的一阵骚乱。

在远远的小布达拉阵营中仿佛突然平静的水面突然被一个小石子惊破出一层波澜一样,骚乱迅速向周围蔓延开来。

只见一名骑马的男子浑身是血,如鬼神一般,从那敌阵之中冲杀而出。

那男子一手持剑,一手持枪,一长一短两团光球将他自己紧紧笼罩在里面。任何碰到这光球的人和事物立刻便被撕裂粉碎。这人单人独骑所到之处,当真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

楚军的士兵远远的看见了,无不大声呐喊,为其助威,一时军威大盛。

唐安民骇然道:“那人是谁!”

唐勃眉头微微皱起,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远远望去,只觉得那人的身影十分的眼熟。唐勃忽然心中一动,凝神望去。

唐安民脸上变色,喃喃道:“真万人敌也!”

他身边的参军曹秋道奇怪道:“敌军为什么不放箭?是想生擒他么?”

唐安民笑道:“如此猛将,我喜欢得不得了,何况敌军?”

话还没说完,便远远地听见敌阵那边传来一连串的怒吼声:“放箭,放箭!”这声音虽然是隔着远远的敌阵,却也传到楚军阵营之中。

一时间,辽海军的士兵们发出震天般的呐喊,接着敌阵便冒起冲天的箭雨。

楚军阵营中一时寂静无声,所有的人都在眼睁睁地看着那单枪匹马的男子在那扑天盖日的箭雨中,接受死神的洗礼。

唐子玉在马上一个纵身,落在地上,长剑入鞘,双手旋转长枪,如一面密不透风的墙壁一样,将那飞来的箭矢一一挡落在身外。

稍微靠近一点的士兵都能听见那箭矢被长枪挡落以后发出的叮当响声,那声音如淅沥小雨一般,箭矢如一根一根斜插在那男子身旁左右处,遍地都是。

楚军的士兵们看见了又是一声大喝,就连辽海国的士兵们看见了也是暗暗喝彩。

可箭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辽海国的弓骑兵们仿佛受到了最大的耻辱,一个个将身上所有的力气和弓箭都如倾盆大雨一般向那男子倾泻而去。

楚军的士兵们远远地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箭矢遮天蔽日,无不倒吸一口冷气,用绝望的眼神望着那孤身一人站在两军阵中的男子。

箭矢如瀑一般扑打下来。所有人的呼吸都在这一刹那停滞,锋利的箭头在夕阳的血色中散发出窒息的寒光。

唐子玉仰着头,专注地凝视着那索命的箭雨,嘴里低声轻吟道:“奇门遁甲之密穴通天术!”

唐子玉的身体忽然鼓胀起来,因为年幼而尚未发育完全的身躯顿时变成金刚力士一般,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他一声大喝,手中的长枪急速飞舞。远远看去长枪肉眼难辨,四周飞砂走石,唯有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和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的箭矢相撞声。这声音又急又密,仿佛一记从未断绝的长音,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

终于,箭雨渐歇,楚国的士兵们定睛一看,却见那被箭矢密密麻麻覆盖的地面上仍然屹立着一位男子,这男子浑身浴血,身躯晃了一晃,在众人悬着的目光中挺了挺腰杆,又重新屹立了起来。

楚军士兵们一声暴喝,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呐喊,这声音穿云裂日,直让人热血沸腾。

辽海国的士兵们无不骇然色变地望着那在斜阳中屹立不倒的男子,纷纷下马磕头跪拜,高呼天神下凡。

楚军众将们目瞪口呆,一时间面面相觑,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唐安民呐呐道:“这,这怎么可能!他,是我们这一边的么?”

众将的眼中也流露出同样的疑问。

没有人会想与这样的人物为敌啊!

唐勃嘴角微微下耷,沉声道:“车骑将军听令!”

在一旁的车骑将军鲜玉山大声道:“末将在!”

“你带两千骑兵,迅速从阵中冲出,掩护盾甲队直冲敌军中阵。”唐勃语速不急不缓,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仿佛透露出一股战无不胜的自信与傲气“骠骑将军听令!”

骠骑将军李安大声道:“末将在!”

“你领两千骑兵,从阵左冲出,直插敌方后翼。”唐勃说着又转过头来对虎贲将军柳江说道:“你带两千骑兵,从阵右冲出,与骠骑将军护为犄角,向敌方阵营深处杀入,待杀透对方阵营时,两兵合为一兵,与车骑将军所部兵马实行里外夹击!如此,敌军可破!”

众将一声令下,都领命下去了。

副将唐安民笑道:“敌军空废如此多的箭矢,却偷鸡不成蚀把米,此时骑兵突然杀出,定能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唐勃面无表情,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说道:“把阵前的那名少年带回来,我想见见他!”

唐安民单膝跪下,领命去了。转身之时,将敬畏的眼神再一次投向两军阵营之间那如罗刹一般可怕的男子。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