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替了苏尔撒哈指挥权的必力济格一刀砍翻一个后退的辽海士兵,满脸横肉不断抽动,怒吼道:“坚持住!纳兰大人马上就到了!”

士兵们抬头便能看见天边远处滚滚的烟尘,一时信心倍增,士气大涨,纷纷拼死厮杀,咬牙死守,毫不后退。

远远看去,便只见几队人马在中央厮杀成一团,而两边的援军都在飞速赶来。楚军想在辽海国援军到来之前将小布达拉部给一口吃掉,以争取下一仗的有利形势。而辽海军则更是来势汹汹,纳兰山尽调辽海国的骑兵精锐,快马赶来想将楚军团团围住,与中间的小布达拉部里应外合,将楚军一网打尽。

而纳兰山没有预料到的是,战局并没有向他想象中的那样发展,楚军并没有因为本国发生的内乱而产生任何的动摇与后退之心,一切因为这样的一位少年而发生了改变。这场辽海军与楚军的决战也因此而提前到来。

白雪沟也因为这场意外的战役而载入史册。

尽管纳兰山与许温州将唐子玉预料得很高,但是,他们仍然是小看了这位将来会在这片大陆上叱咤风云,掀起满天狂澜的少年。

也正因为如此,大将军王唐勃敏锐地抓住纳兰山求胜心切的心思,在三路人马的配合下,一举吃掉了小布达拉部三万精兵之后,掉过头来对咄咄逼人的辽海国骑兵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术。中央骑兵迎面而上,后方盾甲兵边打边退,如海绵一般无休止地吸纳着辽海国骑兵前锋的冲击力,左右两侧则不动声色地完成迂回包抄,最终在纳兰山警醒之前完成了十万步兵与一万骑兵对辽海国四万精骑的大包围!

是役,双方大战一日夜,直杀得天地无色,日月无光。最终,辽海军大败,纳兰山率部八千余人突围而出,其余诸部几乎全军覆没,辽海国元气大伤。几个月后,纳兰山气郁而亡。

而楚军虽然大胜,但是胜得惨烈异常,主力十一万部队,死伤五万有余,车骑将军鲜玉山由于在中路所经受的战况最为惨烈,战死身亡。骠骑将军李安在战斗中被砍断一臂,仍然死战,直至昏迷不醒,其所率部队生还者,十之二一。唯右翼虎贲将军柳江所部尚算完整,十存其五。

大将军王唐勃不败的光辉战绩也因为这赫赫有名的“白雪沟之战”而达到顶峰。

与此同时,唐子玉带着两百飞虎骑疾驰两日两夜,飞速赶回大楚,在楚国国都秦淮上演了一幕最为惊心动魄的皇权争夺战。

天下将因为楚国的盛衰而发生改变,而楚国的盛衰将因为一位少年的出现,而发生改变!

这位少年的名字,叫做:

唐子玉!

楚国境内,襄平官道。

乌青色的天际露出一线红光,层次分明的天空远远的飘来一片翻滚的乌云,遥远的天边酝酿着风暴前的宁静。

地平线上,一队轻甲骑士们在官道上疾驰着,带起一路烟尘,滚滚而来。

这队骑士大约两百来人,三百来骑,为首的是一位少年。他们虽看起来满脸风尘仆仆,但细看之下两眼却都神清气足,他们怒马神骏之极,却因为远行的缘故而口吐白沫,浑身颤抖。

骑士们丝毫不爱惜马力,狠命地抽打着马身,两只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大楚国都秦淮城的方向。忽然,队伍中为首的一匹骏马脚下一软,打了个跟斗,翻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马背上的少年被颠下来,眼看就要摔落在地,却见这少年在空中一个翻身,双足的地上一点,随手抓起身旁一匹空马的缰绳翻身骑上,仍然继续向前飞驰着。

后面的骑士们为这少年的骑术齐齐喝了一声彩,一一的从马尸上跃过,在沉重而整齐的马蹄声中,头也不回,继续前行。

这些人正是唐子玉与两百飞虎骑。

唐子玉在取得大将军王的帅印与军旗之后,带领两百飞虎骑从雁门关入楚境,一路上仗着大将军王的帅印连过十关,穿行四个州郡,两日夜人不离马,马不离鞍,疾驰一千余里。

他们此时的脚步离国都秦淮只差一百余里而已。

“少主,前方便是秦淮,一个时辰便可赶到,我们该怎么办?”一名军官拍马来到唐子玉的身边。

唐子玉用力夹了一下马腹,道:“先去京郊雷营!我们这一点点人马如果硬闯京城九门无异于以卵击石。”

军官点头道:“那如何是好?”

“到了雷营之后,看我眼色行事!有什么不便的地方,放手去做,如有意外有我担待!”唐子玉扭过头淡淡的打量了身边的军官一眼。

那军官与少年镇定的目光一对视,竟然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凝神地望着唐子玉的身影。

年纪轻轻为何眼中竟然有如此重的杀气?他想要干什么?

“嗯?有何不妥?”唐子玉察觉到身旁军官的不安,望向他的眼睛中隐约流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愿以少主马首是瞻!”军官被这凌厉的目光看得一个激灵,立刻大声道。

身后的骑士们同时大呼:“愿以少主马首是瞻!”

唐子玉点了点头,回身大呼:“大丈夫当立盖世奇功!不要辱没了我们唐家飞虎骑的名号!”

“唐家飞虎,天下无敌!”

众人齐齐一声大喝,身后的斗篷卷起一阵旋风,呼啸而去。

京郊雷营,前沿哨所。

天空轰隆隆地响过一串滚雷,豆大的雨点倾盆一般落了下来。

“真他妈的倒霉,这鬼天怎么说下雨便下起雨来!”伍次男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大声咒骂着。

“就是呀,方才都还是好好的,偏偏一交班就下起暴雨来,真是倒了血霉了!”熊天正将手上的长戟靠在栅门旁放着,一边抖着身上的水,一边说着。

伍次男看着他的样子,笑道:“你就别抖了,已经湿透了!还抖个什么劲啊?”

熊天正白了他一眼,埋怨道:“这样的太平日子还站什么岗,真是的!”

伍次男笑道:“你这个新兵蛋子就别抱怨了,这里可是雷营,皇帝老子的亲兵,又在京郊重地,自然戒备要森严些啦!”

熊天正嚷嚷道:“正是因为是京城重地才不用那么紧张啊!谁会活的不耐烦到这里来找死啊?”

伍次男左右看了看,凑近他一脸神秘地说道:“你这话可不要到处乱说,老哥我可听说现在京城里面可是乱成一团糟呢!”

熊天正一下好奇起来,也凑近了点,小声道:“怎么回事?快说说!”

伍次男小声道:“前天我在南门警戒巡逻的时候听到长官们聚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皇城里面发生的事情,具体发生什么事情没有听得太真切,只是隐约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叛乱谋反的事情!”

熊天正大惊失色,一下掩住伍次男的嘴:“噤声,你不要命了!让人听去,我们两个人都会掉脑袋!亏你还是老兵!”

伍次男从熊天正有力的胳膊里挣脱出来,恼怒地敲打了一下他的脑袋:“这样的鬼天,谁会到这里来,没大没小啊你!再说,不是你想听我才说给你听的么?”

熊天正捂着脑袋,满脸委屈:“老哥别生气,小弟这不是人小怕事么!”

伍次男怒气未消,对身后的军营看了一眼,气呼呼道:“你有病啊,这里除了身后这帮家伙以外,鬼影都没一个,怕什么!”

熊天正不服气道:“平时老吹嘘自己以前多么神勇,胆子却……”熊天正话语忽然中断忽然望向一旁定在当场,涩声道:“见鬼了,真的来人了!”

伍次男扭头向他望的方向望去,奇怪道:“这种鬼天还有人来,莫非是督察营的么?”

两人定睛望去,却见大雨滂沱之中隐约现出一些影影憧憧的身影,大地也传来一阵低沉的鸣动声。

伍次男脸色忽变,急忙一脚将熊天正踢回到他原来的岗位,道:“快拿好你的家伙,有情况!”

熊天正手忙脚乱地将长戟拿住,凸胸凹腹的站立好,凝神望着那一队人由远及近地到来。

这队人在风雨之中急驰而来,远远看去人如虎,马如龙,身姿矫健,悍勇之极!

不一会儿功夫,这群人便奔到了近前,这时候天空中猛然劈落了一道闪电,将他们身上银白色的轻铠映得雪亮,一张张英武的面孔在这闪电的映照下不带一丝笑容,透出一股迫人的杀气。

再不一会,这些人便来到了眼前,伍次男和熊天正两人望去竟发现为首的竟然是一位看起来极为年轻的少年。这少年背披红色斗篷,身上血迹斑斑,一眼看去雄姿英发,气宇不凡。

伍次男眼睛猛然睁大,眼神定睛在那少年身后一位骑士高擎着的一面旗帜上,身体不自觉地发出微微颤抖。

只见那帅旗在风雨之中凛冽狂舞,一条青龙仿佛正在行云布雨一般在空中扭动翻腾,一双气势逼人的龙眼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世间的沧桑芸芸。这条青龙嘴里衔着一把长剑,龙爪抓着一对玉珠,背后背景写着一个火红的巨大唐字。

“唐大将军王的帅旗!”伍次男失声道。

熊天正瞥了他一眼,不敢视线投到别处,僵着脖子小声问道:“你说什么?”

伍次男眼中忽然涌起一阵狂热的水雾,滚滚的热泪混杂着雨点流淌而下,握着长戟的双手因为激动而紧握得发白。

“又看见了!大将军王的帅旗!”伍次男面色潮红,仿佛梦呓一般喃喃道“九州啸风雷,千骑卷平岗。平生未尝败,沙场将军王!”

熊天正脸色一变,望向那群人的眼神顿时崇敬起来:“那可是大将军王的帅旗么!”

“是啊,那便是帅旗所至,无有不平的不败战旗啊!”伍次男仰着头,无限崇拜地望着那面撰写着无数光辉传说的旗帜。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