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纷纭的大陆动乱三百余年,数不清的名将在战乱中崛起,无数的后人又前仆后继地挑战先贤的传说,谱写了一曲又一曲的动人篇章。

而大将军王唐勃正是这璀璨群星中最为闪耀的一颗。

他一生大小征战不计其数,从未有过败绩,他为大楚打下的江山为历代将领之最,因此他也成为大楚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封王的将军,称为唐王。

这不败的战绩让唐勃的头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光芒四射的光环,他本人也成为楚国上下疯狂崇拜的英雄。大将军王唐勃长剑一指,大楚军士便会不论生死地冲锋陷阵,无论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他们都会用一种几近于狂热的盲目崇拜将挡在眼前的所有一切摧毁征服。

就像眼前的伍次男与熊天正一样,他们一见到那面飘扬的帅旗,便立刻将大营的木门打开,跪伏在地,不敢抬头看一眼出一声,便将来人放进了阵营之中。

唐子玉颇为惊讶地扭头看了一眼跪在两旁的两名哨兵,他身旁稍稍落后的军官看在眼里,低声笑道:“公子不必多疑,楚国军营见到这面帅旗而不跪伏的,寥寥无几!”

唐子玉微微一笑,领着一众骑士进营后,帅旗飘扬所至无人敢拦,众人一路长驱直入,迅速便直接奔到了雷营主帅大将军何进的帐营附近。

唐子玉深吸一口气,肃然道:“生死成败,只在一息之间;是当王侯还是败寇,就在诸位一念之间了!”

众人一声低喝,翻身下马。他们虽然看起来满面风尘,形容劳顿,但是飞虎骑将士历来随大将军王征战南北,历经大小战阵无数,无一不是从身经百战的战士中百里挑一选出来的精英战士。他们此时一眼看去神色肃穆,眼神冷竣,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重血腥的杀气,让人不敢靠近,连周围一些想上来盘问的士兵都不自觉地远远避开。

唐子玉一路飞骑赶回,此时能否夺得兵权,胜败只在此一举,体内在战场上激起的杀气再次点燃,他眼露凶光,低声道:“擒贼先擒王,顺我者生,逆我者亡!杀!”

只见大楚京郊雷营中,一众悍勇无双的银铠骑士们如一阵旋风一般,向大将军何进的帐营奔去。路上有巡逻拦路的卫兵挡住询问,为首的两名飞虎骑二话不说,拔刀便砍,一人一刀便将面前的卫兵给砍翻在地。周围雷营士兵见了顿时聒噪起来。

飞虎骑的军官眼睛一瞪立刻要围上来的雷营士兵,脸上凶色毕露,大声吼道:“唐王飞虎骑偏将,御前带刀左统领唐守单奉旨讨贼,谁敢拦我!”说完一指高高飘扬的唐王帅旗。

雷营士兵们一听,都不约而同地抬头去看那威风凛凛的帅旗,一看之下只见一条青龙在暴雨之中腾云驾雾,斗大火红的唐字仿佛昏暗天空唯一鲜亮的焦点,霸气纵横,光芒四射。士兵们一看之下顿时黑压压地跪倒一片,高呼:“大将军王万岁!”

唐子玉大笑,带着众人再无阻碍地冲进了帅营,两百飞虎骑跟着进去了二十名,其他的立刻分散在帅营的四周,兵刃寒光闪闪,眼神杀气腾腾地盯着周围的士兵们。

过不一会,便听见帅营内传来一声惨叫,唐子玉仿佛修罗一般,拎着一颗人头,满面鲜血的从大帐之中走了出来。他脸上的鲜血在雨中迅速被冲刷干净,但是手上提着的头颅却不断地滴着猩红的鲜血混在着帐营内逐渐流出的鲜血,在地上形成一条鲜艳的血河。

唐子玉从帐营走出后,对身后一位身着连身铠的副将说道:“淳于楼将军,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雷营的主帅,望你尽忠职守,不可重蹈何进将军的覆辙,否则休怪我刀下无情!”

淳于楼生抱拳道:“何进听信谗言,自取灭亡,唐公子替天行道,平定叛乱,淳于楼深受圣恩,无以为报,理当挺身而出,诛灭叛党!”

唐子玉笑了笑,点了点头,道:“那就劳烦将军立刻召集雷营将士,我们立刻进京!”

淳于楼虽然看起来面相粗鲁,似莽撞匹夫,实际上却是饱读兵书,智勇双全,一听唐子玉的话立刻大惊,道:“京城九门按有重兵,又有龙营在一侧掣肘,就凭我们雷营,只怕势单力薄,而且此时主将身死,军中军心不稳,只怕是……”

唐子玉眼神如刀,冷冷的扫了过来,杀气腾腾地说道:“你不服从大将军王军令!”

淳于楼浓眉一挑,亢声道:“淳于楼不敢有违军令,但是更不敢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下让雷营十万将士白白送死!”

唐子玉长剑霍然拔出半截,刺眼的寒光在雨中映得他脸色白得吓人:“你若是不服从命令,何进便是你的下场!”

淳于楼深吸一口气,冷冷说道:“京城九门固若金汤,仅雷营十万将士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急攻难下!唯有联合京郊龙营合力攻城方有胜算!”

唐子玉死死地盯着淳于楼,眼角不住跳动,周围的飞虎骑将士也是手握刀柄一个个虎视眈眈,只等唐子玉一声令下便将淳于楼剁成肉酱。

唐守单见情势一触即发,深知此人是目前雷营唯一的将领,绝不可杀,若杀之则雷营便会立刻炸营,有大将军王的令旗也是无用。他上前说道:“什么样的情况你方肯出兵!”

淳于楼瞥了他一眼,认出他的相貌,微微一惊,面容整肃,道:“除非龙营出动,双方合力夹击!”

唐子玉铮的一声拔出长剑,目露凶光,抵着淳于楼的咽喉,恶狠狠地说道:“放屁!龙营离此地有百余里尚且不说,两军若是协同作战,必定要一日之后,那时大局早定,还要你何用!莫不成乔家给你了天大的好处让你按兵不动?”

淳于楼忽的哈哈大笑:“我若是贪图乔家的好处,便不会犯这诛九族之罪刺杀同僚,唐家小儿真是狗眼看人低!”

见唐子玉被辱骂,周围的飞虎骑无不大怒,纷纷拔出长刀,将淳于楼紧紧架住。

唐子玉脸色铁青,看着大笑不止的淳于楼,牙槽紧咬道:“若是你肯出兵,我以唐家少主的身份向你保证,待平定内乱,我必定启奏皇上,封你为护国大将军!”

淳于楼笑声忽止,脸色又黑又沉,他看也不看周围寒气逼人的刀剑,只是冷冷地注视着唐子玉,说道:“我绝不会拿十万将士的性命来博取我淳于楼一个人的功名!”

唐子玉勃然大怒,手上立刻便要用力将面前此人一剑戳死。唐守单立刻拉住他的胳膊,急道:“慢!少主息怒!”他在唐子玉耳边轻声说道:“少主息怒,此人杀不得!淳于将军在雷营有极大声望,若是杀之恐军心不服,难以听从调令呀!”

唐子玉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头急火,将长剑缓缓入鞘,道:“如此,淳于将军真不愧是大楚之栋梁啊!”

淳于楼毫不理会唐子玉的讽刺,冷然说道:“过奖!”

唐子玉此时恢复了冷静,挥了挥手,下令让左右将架在他身上的刀剑散开,说道:“淳于将军的刚正不阿,子玉很是佩服,但我观将军方才杀叛党毫不犹豫,想来将军也是果敢忠正之辈,我们也就不要再绕圈子了。将军究竟怎样才肯出兵!”

淳于楼昂然道:“还是那句话,除非龙营一起出动,两面夹攻,方有胜算!”

唐子玉怒道:“龙营是友是敌尚且未可知!”

淳于楼道:“正是这样雷营才不敢轻举妄动,若是在攻城之际,龙营在一旁击之,则雷营必败!”

唐守单听见这话,眉毛一跳,抢在唐子玉前接道:“若是龙营按兵不动呢!”

淳于楼想了想,说道:“仅雷营一营之兵力,若是皇城大门洞开,可一攻而下!”

唐守单点了点头,对唐子玉拱手道:“少主,眼下之际唯有分兵两路,一路诈取城门,一路去龙营夺取兵权!”

唐子玉缓缓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

唐守单单膝跪下,道:“少主,末将不才,愿去龙营为少主免去后顾之忧!”

唐子玉眼光如电,盯着唐守单,说道:“你可有把握?需要多少人手?”

唐守单拜道:“少主身边人数唯少,不可再调,末将一人前往便可,必定马到成功!”

唐子玉大喜,一把将他扶起,说道:“此话当真!”

唐守单斩钉截铁地说道:“愿立军令状!”

唐子玉用力握紧眼前此人的肩膀,自己虽然身为他们的少主,但是却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便将他们带入了一个凶险难测的危机之中。他深知单枪匹马闯入龙营会有何后果,但眼前此人却义无反顾的请令前往,年少的他一时感动得有些无法言语。

唐子玉稳定了一下心神,对淳于楼冷冷地说道:“淳于将军,依你的说法,是不是我拿下城门便可挥兵攻城平叛?”

淳于楼拱手道:“愿立军令状!”

唐子玉一拍手掌,大声道:“好!来人啊,拿笔墨来!”

雷营主帅帅营周围围满了士兵,他们怀着惊奇与敌意纷纷打量着护在帅营周围不让他们看见里面情形的飞虎骑,一些老兵看着天空中迎着大雨飘扬的飞虎骑对身边的新兵蛋子讲着当年这面旗帜所经历的风雨。忽然雷营帅营之中响起一阵紧张刺耳的集合哨,顿时整个雷营就像一口沸腾起来的大锅,士兵们纷纷从帐篷中一个个的奔出,顶着瓢泼的大雨向大营中央的练兵场跑去。

雷营毕竟是大楚精锐部队之一,虽然是大雨天气,士兵们仍然是在极短的时间内集结完毕。

唐子玉看在眼里,暗暗点头。他拍马上前,在大雨滂沱之中披着斗篷如同一尊血红色的凶神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