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洪眼睛一转,又道:“四皇子说,待他登基为皇之后,龙将军便是我大楚第一将军,封王裂土,位列百官之首!”

男人无所谓忠诚,只有所谓的筹码够不够而已,龙天行正是这样的一个人。

这一句话只说得他怦然心动,一句“封王裂土”如一只小手将他的心头挠得又痒又热。他眼睛猛的睁大,连喘气都喘得粗了:“此话当真!”

乔洪颔首笑道:“自然当真!”

龙天行追问道:“何以为凭!”

乔洪不急不慢地从袖口取出一张帛书,双手捧起,道:“四皇子亲笔手谕在此!”

龙天行抢一步上前,一把夺过帛书,上下一看,脸上露出笑容,哈哈一笑:“好!好!好!”

乔洪也笑道:“这样大将军就放心了吧!”

龙天行仔细地将手谕藏在胸口,拍了一拍,笑道:“这样本将军便安心啦!”

乔洪捋着长髯,道:“事不宜迟,那大将军赶快发兵吧!”

龙天行笑道:“先生不要着急,待本将军点兵!”

正说着,卫兵忽然进帐报道:“禀将军,龙营外有一名自称是将军老朋友的人要见将军!”

龙天行奇道:“这人说他是谁了没有?”

卫兵摇头道:“他说和将军说太阴山挡剑之友前来相会,将军便会知道了!”

龙天行皱着眉头道:“这会是谁?”龙天行思索了一会,忽然拍掌道:“原来是他!”

乔洪奇道:“来者何人?”

龙天行眼睛微微眯起,一字一顿地说道:“飞虎骑偏将军,‘不死金刚’唐守单!”

乔洪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猛揪晗下长髯,道:“竟然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龙天行皱眉道:“他在这里干什么?”忽然,他瞳孔猛然收缩,脸上失色,与乔洪对视一眼,道:“难不成,大将军王已经班师回朝了?”

乔洪断然道:“这不可能!大将军王此时必定在与辽海国进行决战,不可能分兵回朝!这肯定是疑兵之计!”乔洪说着对龙天行拱手道:“大将军,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唐家若是真的班师回朝,岂有将军立足之地?第一个要开刀的,只怕就是将军您啊!所以,现在还请大将军立刻斩杀此人,出兵迎敌!”

龙天行犹豫道:“可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乔洪冷笑道:“我素闻行大事者不拘小节,无毒不丈夫!将军如此儿女情长,优柔寡断,怎么做大事?”

龙天行左思右量,把心一横,狠狠地对卫兵道:“你传我的令下去,埋伏二十刀斧手在帐外,听我摔杯为号,便一拥而入,将来人剁成肉酱!”

轰隆隆,帐外忽然划过一道闪电,照亮帐内两人阴冷的眼神,天空之中传来一阵滚雷,来势汹汹,杀气腾腾!

轰隆隆!

大楚秦淮,宣武门的城楼上九门督统乔武国被这个滚雷惊得一跳。

“真邪门,我左眼皮怎么一老跳啊?”乔武国惊疑地想着,他伸出一截身子,从城楼向外望去,却只见到阴沉沉的天看不多远,一切都在暴雨中变得模糊不清。

“肯定会要出事!”乔武国从城墙上下来,自言自语地说道。

正当他惊疑不定的时候,忽听得一阵马蹄声远远的从雨中清晰的传了过来。

“什么人!”乔武国一下紧张起来。

便见城楼下飞快奔来三骑,骑上之人一人手持着青龙唐王旗。

“快开城门,西北紧急军报!”城楼下居中的一人高声喊道。

站在城门上的副督统苏文宇大声道:“信符何在?”

那人高举符印后递给城楼下从护城河偏门迎出来的一队卫兵。

苏文宇接过符印,仔细一看,大吃一惊!

本来以为只是传令兵的身份令牌,却没有想到接到手的居然是当朝大将军王唐勃的帅印!一时间,苏文宇眉宇间风云变幻,瞬息既定,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头暗道:“果然如三弟所料!”他对左右大声道:“快开城门!”

城楼转盘前的卫兵正要开门,便听得九门督统乔武国一声大喝:“慢!”

苏文宇躬身将帅印双手递到乔武国跟前,道:“督统大人!大将军王紧急军报!”

乔武国接过帅印,左右观看,眼中惊疑不定。

苏文宇凝视了一会乔武国的脸色,轻声道:“是否要放他们进城?”

乔武国沉吟不语,眉头紧锁。

苏文宇等了一会,便自作主张地回过头,大声道:“开城门!”

卫兵们肌肉鼓胀,用力拉动沉重的绞盘,森严的京城大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朱红色的大门在这昏暗的天色中犹如一张巨嘴,向三名骑士露出深不见底的嘴洞。

当中为首的一名戴着遮挡两边脸颊头盔的骑士便是唐子玉,他将目光投向那深深的城洞里,两腿轻轻一夹马腹,骏马迈着不由自主的步伐向一个未知的命运走去。

尽管暴雨倾盆,日月无光,但是锋利的长矛仍然发出阵阵的寒光,排列紧密,盔甲严实的士兵们的目光像一把把的匕首投向三名策马缓行的骑士们。城楼上的弓箭手手中的弓仿佛随时酝酿着引弓放箭的劲势,蓄势待发。

唐子玉觉得此刻的杀机远胜于尼布罗撒平原上的惨烈厮杀,那寂静未知的沉默犹如心头悬而未落的利刃。

“得得”的马蹄声从吊桥传入深邃的桥洞,发出阵阵回响。

唐子玉浑身气息内敛,仿佛一个随时会爆发的爆炸桶,身边的每一滴雨都变成一触即发的导火索。仿佛奈何桥上漫漫的行程,短短的距离让唐子玉有一种漫长到恍如隔世的感觉。三人策马来到城门下,城门卫兵恭恭敬敬地单膝跪下,唐子玉等人相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在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得城门上一声大喝:“唐子玉!”

这个声音就仿佛一记雷霆霹雳,只把唐子玉震得心头猛的一跳,眼中顿时杀机勃发,不自觉地抬头向城门上望去。

却见九门督统乔武国脸上的横肉一抽一抽,狞笑道:“果然让我猜中,真的是唐家的小兔崽子!听说你单枪匹马去尼布罗撒去找你那个死鬼老爹,想不到竟然真的让你找回来了!”说道这里,乔武国哈哈大笑:“不过,你就找回这么几个人,就跑回来,难不成是着急送死么?”

唐子玉见伪装被拆穿,立刻用力一夹马腹,仰头高声大啸,声震四方:“杀!”这声音远远的送了出去,逐渐消散在无边无际的浓重雨幕之中。

乔武国得意大笑,身边苏文宇小声道:“督统大人,既然是唐公子,又有将军帅印在手,就赶快放他进来吧!”乔武国笑声戛然而止,冷冷地望着苏文宇:“今天你管的事情好像有点多啊,苏文宇大将军!”最后的时候,将大将军三个字咬得特别重。

苏文宇低头退了一步,语气惶恐道:“不敢不敢!”可谁也没瞧见,他那低下谦卑的眼神隐藏着的是阵阵杀机,嘴角边缘隐藏着的是淡淡的冷笑。

就在乔武国正要继续取笑唐子玉的时候,却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阵低沉的马蹄声,那声音整齐一致,仿佛一匹马的蹄声,不是精锐骑兵难以做到!

这大雨的天气为骑兵奔袭提供了最好的天色掩护。

乔武国脸上猛然变色,大声急道:“快关城门,收起吊桥!”

唐子玉“铮”的一下抽出腰间长剑,闪电般刺到靠近的几名卫兵,急急的对身边的两名骑士道:“快去砍断护城河的铁索!”

两名骑士翻身下马,拔出长刀便向桥边腕粗的铁链看去,一刀下去,火光四射,上好钢材打制的钢刀便蹦了一个口。

乔武国在城门上大声道:“放箭,放箭,快放箭!”说完,城楼上的箭矢应声而发,如雨而下。

唐子玉在城门前长剑挥舞,一会功夫,身边便倒下七八具尸体。他侧身躲开一杆刺来的长矛,顺手扯过来,长剑探出,如隔草一般将那持矛士兵的脑袋割掉。唐子玉杀死这名士兵后,转头一看,便见那两名骑士一名疯狂挥刀砍着铁链,另外一名则在他身后帮他挡着射来的箭矢。尽管如此,这两人身上却也已经是身中数箭。

乔武国一把推开身边的一位手持弓箭的士兵,夺过弓箭,道:“滚开,没用的东西,让我来!”说完,深吸一口气,弯弓搭箭,双矢并发,闪电射出。

那掩护的骑士,见这箭带着尖锐的呼啸声,眨眼之间便奔到面门,大惊失色,长刀在面前一挡飞一箭,却挡不住另外一箭。那箭径直地贯穿他身后骑士的胸膛,带出一蓬红艳的鲜血。

那名骑士胸膛中箭,却仍然挥刀不止,砍得铁链伤痕累累,火光四溅,他胸膛却鲜血如注,口中咳血不停。终于那骑士刀挥不几下,身子歪了一歪,便倒向一旁,直接坠落到护城河中,激起一阵水花,水面久难平静。

唐子玉看在眼里,胸中顿时燃起一团熊熊的火焰,他一声大喝,一个纵身便来到那铁链旁边,手中长剑如长虹贯日,在众人眼中挥舞出一道华丽无比的弧线,顿时将腕粗的铁链应声斩断。

逐渐升起的护城桥在空中失去一角的拉力,在空中猛的停了一下,歪歪斜斜的停在半空中缓缓升起。

城楼上士兵们一声惊呼,乔武国倒吸一口冷气,失声道:“快,射死他,快点射死他!”

唐子玉一边挡着愈发密集的飞箭,一边道:“掩护我!我去砍断另外一根铁链,能做到么?”

那骑士腹部中了一箭,肩上、腿上中了两箭,却仍然咧嘴一笑:“公子尽管放心!”

两人顶着箭雨来到另外一边护城桥的铁链旁,唐子玉大喝一声,气沉丹田,挥剑砍下,只听得“叮”的一声,那铁链险险被砍断,可长剑却断成两半,断剑的碎片在空中飞舞,划过唐子玉的眼前。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