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的轰鸣声越来越近,可吊桥却仍然高悬,城门也逐渐紧闭。唐子玉几日来超负荷地战斗,体内真气早已灯尽油枯,就算真的是铁人,此刻也早已要化为铁渣,方才这两剑劈完,唐子玉只觉得眼前一阵金星乱冒,浑身经脉有如针扎,剧痛难忍。唐子玉身体晃了一晃,眼前闪过一丝绝望的神色。

难道一切,到此为止了么?

这时候又听得一阵尖锐的箭鸣声咆哮而来,唐子玉身后的骑士身中数箭,血流不止,无力再挥动长刀挡箭,他忽的大吼一声,如一座遮天的铁塔一般张开双臂,挡在唐子玉的身前。

“噗噗噗噗”尖锐的箭矢顿时将他射成一个刺球,背上尽是密密麻麻的箭羽。这骑士魁梧的身躯晃也不晃,那无数的箭矢仿佛射在别人身上一般,只是裂开嘴巴,对唐子玉笑道:“我不会辱没,唐,唐家飞虎骑的!”

唐子玉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魁梧男子,嘴唇颤抖了一下,眼中不自觉地湿润起来,腹中忽然升起一股热气从丹田如洪流瞬间滚过体内的每一条经脉。

一介士兵尚且如此坚持悍勇,我怎可气馁放弃!

唐子玉一声怒吼,禁术奇门遁甲术再次发动!

云门!天池!太乙!天枢!大巨!气穴!中极!

密穴破天术!

开!

只见唐子玉浑身每一条血管剧烈鼓胀,仿佛要爆裂开来一样,浑身的肌肉筋脉膨胀得细微可见,皮肤上密密麻麻地渗出一些细小的血珠,眼角缓缓地流出暗红的鲜血,骇人之极!

唐子玉两手抓住那条被砍断一半的铁链,仰天一声狂啸:“给我开!”

铁链剧烈颤抖着,手腕粗的环形铁条被缓缓拉长,发出令人牙齿酥麻的“吱吱”声,城楼上的士兵们骇然失色,无不为这强悍得仿佛不似人间的力量所震慑,一时竟然忘记放箭!

“叮”的一声脆响,铁链应声而断。

唐子玉扔下铁链,回过身,想将身后拼死护卫他的悍勇男子背到城门下箭矢难及的地方,却发现这男子已经死去。高大的身躯仿佛一座亘古存在的雕像屹立在暴雨之中,天边划过的一道闪电,照亮了他脸上已经凝固的笑容。

唐子玉喉头哽咽,眼泪无声滑落,隔空劈出数掌将飞箭劈落,一只手将这浑身是箭的男子背在背上,轻声道:“你,做得很好,没有辱没唐家飞虎骑的名号!”

苏文宇在城楼上目睹着这惨烈的场景,一时难以言语,喟然长叹道:“唐子玉竟然如此神勇,真是可畏可怖之极,久闻唐家飞虎骑悍勇无双,天下无敌,今日一见,果然也名不虚传啊!”

此时,长长的吊桥失去了拉力,在空中一瞬间滞空,无声的迅速坠落,重重地拍打在护城河的岸边。随着逐渐临近的大地颤抖声,飞虎骑的身影与雷营的士兵已经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而城楼下的城门,却发出轰然的关门声,封闭了一切的希望……

一场攻城血战,仿佛不可避免……

唐子玉的脑海中瞬间闪过淳于楼那冷冷的话语:“城门不开,雷营绝不参与攻城!”

唐子玉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从身后向身前重重滑落,剑指城门,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喝穿透密密的大雨响彻天空:“唐家飞虎骑,冲锋!”

昏黑的天幕下,滂沱的暴雨之中,唐子玉带着不满两百骑的飞虎骑开始了决死的冲锋……

京郊龙营,将军大帐。

地上酒杯的碎片轻轻颤抖。

唐守单微微笑着,对架在身上的刀斧视而不见,将凌厉的眼神投向高坐在上方的龙天行:“龙将军真是好威风啊,就是这样欢迎故人的?”

龙天行脸上微微一红,面有愧色道:“情势所逼,没有办法!”

唐守单心中想到来时,唐子玉对他说的那番话:将军此去若无法掌握兵权便需尽量拖住他们的主帅龙天行的发兵时间,我会尽快拿下京城城门!

虽然不知道这年轻勇武的少主为何有如此的信心能够拿下城门,但是唐守单心中却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这位年不满十五的少年是一位值得他拿生命来追随的主子!

唐守单来时就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虽然刀斧加身仍然谈笑风生,用眼睛瞅了瞅在一旁的乔洪,笑道:“这位先生好生的面孔,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啊?”

乔洪捋着长髯,微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死金刚’今天终有一死!”

唐守单仰头大笑,道:“无胆肖小,居然连姓名都不敢透露么?”

乔洪笑道:“将军的激将法对我一介文人,可是没有用的!”

唐守单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眼光,望向龙天行,道:“龙将军一世英名,想不到今日听信小人之言,可惜啊,可叹啊!”

龙天行道:“有什么可惜,有什么可叹的?”

唐守单昂然道:“将军向来英名盖世,惜名如羽,今日却要干下这忘恩负义之事,自毁名声,岂不可惜?将军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百年春秋评说将会如何评价将军?岂不可叹?”

龙天行默然不语,神色深思。

乔洪哈哈大笑,笑声嘲讽。

龙天行不悦,道:“先生笑什么?”

乔洪笑道:“我笑将军多虑,岂不知历史春秋向来是成王败寇,由成大事者书写的么?大功告成之后,谁知道将军今日之事?”

唐守单大声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举头三尺有神明,将军要好自为之啊!”

乔洪嗤笑道:“临死狡辩,还想蛊惑人心!”

唐守单看着龙天行逐渐坚定的眼神,长叹道:“看来,今日之事,我是必死不可了,不知将军可否了结我最后一个心愿?”

龙天行默然一会,道:“你还有什么心愿,说吧!”

乔洪诧异地望着龙天行,道:“将军,事不宜迟!我们……”

龙天行打断他的话,摆手道:“不必多言,本将军就让他了结最后一个心愿!”乔洪大怒,却不敢多言,心中不屑暗骂:真是妇人之仁!难成大事!

唐守单笑道:“我一生经历大小战阵不下百场,获伤无数,却不知道身上究竟有多少的伤疤,只想自己数一数,待我数完身上的伤疤,大将军就动手便是,守单绝无怨言!”说完便旁若无人地解去身上的轻甲。

唐守单将衣服脱去,露出健壮的身躯,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伤疤纵横交错,盘根错节,十分骇人。看着这些能证明这个男人在战场上勇猛作战九死一生的勋章,周围的士兵们无不肃然起敬,齐齐的用崇敬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视死如归的男人。

唐守单指着胸前一条拇指粗的伤疤,笑道:“啊,这条伤疤是我第一次上战场时留下的,当时敌人一刀砍破了我的胸膛,我都还以为我死定了!啊,这里是第二条,被沙国的弯刀砍的,肠子都流出来了。”唐守单在身上一条伤疤接一条伤疤如数家珍一般的数过来,每一条的伤疤都记载着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大帐内的刀斧手看着这个男人谈笑风生地述说着每一道伤疤的来历,语气中虽然风清云淡,但是那狰狞的一道道伤疤却仿佛无声诉说着当时一幕幕惨烈的情形。

唐守单忽的数到心脏前的一道伤疤的时候,抬眼淡淡地扫了龙天行一眼,说道:“我想,这道伤疤就不用多说了吧,龙将军!”

龙天行面有愧色,不敢向看,将眼神投向另一边。

唐守单将身上的伤疤一一数完,竟有大小伤疤三十一道之多!

乔洪立刻说道:“好了,既然现在伤疤数完了,现在可以动手了吧?”

唐守单笑道:“着什么急啊,我只数了身上的,腿上的还没有数呢!”

乔洪怒道:“你想拖延时间么!”

唐守单望也不望他一眼,只是对龙天行拱手道:“望大将军成全!”

龙天行犹豫了一会,摆手道:“行!让他数!本将军不能言而无信!”

乔洪心中愈发的恼怒:“明明是婊子还偏要立牌坊!”

唐守单也不顾众人在场,旁若无人的脱下裤子,又一条一条的开始数腿上的伤疤,连脚掌上的也不放过。

细细的数下来,腿上的伤疤却比身上要多一些,有五十三道之多!

龙天行见他终于数完,凝视着他浑身的伤疤,叹了口气:“唐将军不愧为‘不死金刚‘之名啊!只可惜你我各为其主,今日之事,抱歉了!”说完用目光示意左右士兵动手。

“慢着!”唐守单笑道“我的伤还没数完呢!”

龙天行奇道:“难道还有没有数的伤?”

唐守单微微一笑,道:“然也!不过在这之前,还请大将军借我把刀用一下!”

乔洪在一旁立刻道:“龙将军,不可啊!此人一而再,再而三,分明是想拖延我军出兵的时间,将军明鉴啊!”

龙天行摆手道:“大丈夫岂可言而无信!”说完又吩咐左右递了把刀给唐守单,冷哼一声道:“本将军倒要看你还有什么伤没有数!”

唐守单左手接过刀,笑道:“大将军可要看仔细了!”说完,手起刀落,便将右手的小手指给剁了下来。

帐内之人无不骇然失色,龙天行失声道:“你这是干嘛?”

唐守单剧痛之下,脸色惨白,手掌断指处血流如注,脸上却依然笑容不减,举着那断指的手掌给龙天行看,说道:“这不就有一道新的伤疤了么?”

唐守单说完从地上捡起断指,笑道:“身体发肤,皆为父母所授!怎么可以轻易葬送?”说完将小手指便放进嘴中,使劲咀嚼!嘴巴开合之间,发出清脆的声音,闻者无不毛骨悚然,几欲作呕!

龙天行面无人色,掩面不敢直视;乔洪一介书生,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情,也用袖子遮住面孔,干呕不止。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