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守单一边使劲将小手指嚼得稀烂,吞了下去,一边用刀在身上割着口子,然后在嘴里念着:“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

唐守单用刀在身上割的每道伤口伤及见骨,血流不止,立在大帐之中,摇摇欲坠,脚下鲜血如小溪一般流淌。

唐守单割到第一百一十条伤口的时候,已成血人,终于拿不住刀,不支倒地。

昔日不死的金刚在战场上征战无数,今日却倒在了自己的刀下,唐守单的胸膛随着剧烈的喘息上下起伏着,他双目圆睁,不肯闭眼,身下一片暗红血泊。

半晌过去,龙天行眼见唐守单呼吸停止,人一动不动了,长叹一口气,摇头道:“唐将军,你我各为其主,不得已而为之!”他满脸不忍,缓缓地行到他的面前,弯下腰来,轻轻帮他合上双眼。

就在这个时候,帐内情况陡然变化,龙天行忽然发现唐守单圆睁的眼睛忽然一动,忽感不妙,正要退后,却见唐守单忽然一跃而起,一手从龙天行的腰间将他的长剑抽出对准他的咽喉,一只手用力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一下变故犹如兔起骰落,快速之极,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见唐守单已经将龙天行制于剑下。帐内士兵大喝一声,刀斧重新架在他的身上,只待龙天行一声令下便将他剁成肉酱。

唐守单用断指的那只手掐住龙天行,手指剧痛连心,脸上汗如黄豆一般滚落,唐守单死死咬着牙,脸上微微笑着:“大将军,想不到吧!”

龙天行惊魂未定,脸色难看,道:“你,你便是这样来回报我对你的信任的么?”

唐守单哈哈一笑:“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吧,龙大将军!”

龙天行闷哼一声,道:“我恨没有等你一进来就杀了你!”

乔洪在一旁急得直捋长髯,却一时没有任何的办法。

龙天行眼珠急转,背上汗如浆涌,一时间脑中想出千百个主意,却没一条敌得过脖子上这把明晃晃的钢刀。

唐守单在士兵的包围下,拖着龙天行缓缓向他的座位走去,说道:“今日之事,守单就没有想过要生出龙营,所以大将军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龙天行勉强一笑,道:“你究竟想要怎样?”

唐守单笑道:“不怎样,就想陪大将军饮酒叙旧而已!”说完拉着龙天行回到他的位置上坐下,靠着椅背,对帐内的士兵喊道:“还愣着干什么?上酒!”

龙天行长剑加身,叹了口气,道:“如他所愿吧!”

乔洪在一旁摇头惨笑,两眼狠狠的盯着唐守单,眼中神色复杂。

唐守单坐在帅椅上,一手持剑架在立于一旁的龙天行的脖子上,一手端起送上的酒碗递给龙天行道:“先敬大将军一碗!”

龙天行怒道:“我如今为阁下剑下之囚,你还如此羞辱于我?莫非是怀疑酒里有毒么?”

唐守单笑道:“大将军不必以小人之心猜测君子之腹。就算是有毒药,守单也有把握在毒发之前邀大将军共赴黄泉!”

龙天行怒哼一声,接过酒碗,喝了一口摔在地上,道:“现在放心了?”

唐守单大笑道:“将军喝酒也太小气了,不像个男人!”说完将面前另外一个酒碗端起鲸吞而尽。喝完之后,唐守单红光满面,精神倍长,身上的气血却由于烈酒的缘故流转的更快,伤口的鲜血更加快速的涌出。唐守单就这样胁持着龙天行,一边旁若无人的喝酒,一边高声谈笑,其视死如归的豪气震得帐内士兵无一人敢动。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唐守单体内的鲜血也一点一点的流尽,他的眼皮逐渐变得沉重起来。唐守单抬眼望向京城秦淮的方向,心中暗暗低语:

公子,守单已尽力而为了,虽死而无憾矣……

天边闪过一道刺眼的闪电,一阵炸雷滚滚而来。

“轰隆隆!”

淳于楼骑在马上挥动着长剑,大声吼道:“放箭放箭!”他身后的雷营士兵黑压压一片,箭矢如潮水一般倾盆而下,他注视着城楼上正在厮杀的年轻身影,心中暗道:“唐公子,末将已尽力吸引守军的注意了,现在就看你能不能打开城门了!”他的眼中忽然闪过方才唐家飞虎骑那悍勇无双的一幕。

唐子玉奋力劈落一支飞箭,立刻被左右团团护住,他喘了一口气,惨笑道:“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今日唯有玉石俱焚而已!”说完回过头,对一众飞虎骑说道:“诸位可还有力气随我上阵杀敌?”

一百九十七名飞虎骑方才为了掩护唐子玉,在第一波的箭雨之中死伤无数,此时只剩下一百单一骑而已。他们拔出长刀,大喝一声:“誓死追随公子!”

唐子玉正欲拍马上前,却忽然低头一咳,喷出一口鲜血,溅得马背上一片血红。

从三日前尼布罗撒的厮杀,到现在秦淮城墙下的突袭,是个铁人也支持不住了啊!

唐子玉低头凝视着这一片的鲜红,心中一片宁静:爹爹,孩儿尽力了!

他回首凄绝一笑,单人独骑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他身旁的骑士们泪流满面,哽咽道:“少主神勇,小人怎敢落后!”说完齐齐的一声大喝,拍马迎着箭雨向前冲去。

这一百骑在一箭路的路程中,顿时冲杀到城下。唐子玉施展轻功,长剑在城墙上一插便迅速登上了城楼。

一时间,唐子玉在城楼上杀得周围士兵不敢靠前,将身上带着的绳索抛下,墙下身后的飞虎骑欢声雷动,飞速从他所在的缺口涌入城楼。顿时,城楼上的飞虎骑越来越多,杀得城楼上的士兵节节败退。

唐子玉举剑高呼,道:“杀!到城楼下去开城门!”

飞虎骑一声大喝,拼死向城楼下杀去。一时,城楼上刀光剑影,鲜血横飞。

九门督统乔武国大吼道:“快,挡住他们!挡不住他们,你们都得死!”说完弯弓搭箭,瞄准唐子玉的背脊便是一记子母箭。

这飞箭如蛇,箭矢在闪电中露出毒蛇一般的獠牙,发出森寒的光芒。

唐子玉气息感动,转身吐气,一声大喝,劈落一箭,却眼见另外一箭藏在背后如张开血口的毒蛇向他噬来。唐子玉此时已是强弩之末,体内真气早已灯尽油枯,怎么还能挡住这一箭?

唐子玉勉强侧身,躲过胸膛要害,那飞箭将他肩膀顿时透穿,身体晃了一晃,倒在地上。乔武国大喜,道:“贼首已被我射死!兄弟们快点上啊!将叛党尽数杀死!”

城楼上的士兵们闻言一时士气大涨,又将城楼上的士兵杀得不住退后。城楼下的雷营士兵惊惶不定,淳于楼脸色惨淡。飞虎骑见唐子玉倒下,无不大惊失色,纷纷奋不顾身地挡在唐子玉的身前,大呼道:“公子!公子!快送公子下去!”

唐子玉挣扎站起,推开左右飞虎骑,将肩膀透穿的箭杆折断,笑道:“无妨,小伤而已,待我们继续杀敌!”说完指着那射箭的乔武国,大声道:“贼子暗箭伤人,好不羞耻!”

飞虎骑将士见唐子玉的身影重新屹立,大喜,高声道:“唐公子无碍,我们冲啊!”说罢飞虎骑众举刀大喝,护在唐子玉左右转身又向城楼下杀去。左右士兵瞧见那少年英勇的身姿在城楼上左拼右冲,复又士气高涨,一波接一波地向前冲去。

乔武国心中暗怒,长弓拉得弯如满月,道:“今日不射死你,本将军就跟你姓!”

正当他要松手放箭,却身体忽然一颤,胸口剧痛。他惊讶地低头一看,却见一截雪白的剑尖从他胸口的铠甲处冒出。

乔武国挣扎着想扭过头去看那背后之人,胸口的长剑却用力一绞,绞散了他体内所有的力气。背后那人在他耳边低声道:“如此英雄,怎可死在你这样的小人之手!”

乔武国顿时闷哼一声,一口鲜血涌了上来,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苏文宇从他身上抽出长剑,抬头环顾四周惊骇欲绝的士兵,笑了一笑,忽然振臂大喝道:“苏家的儿郎们,动手啊!”

便在此时,城楼上的一些士兵顿时暴起,返身向身旁的战友砍去。人数之多,十占其三。一时间城楼上大乱,京城的守城士兵们不知道谁才是敌人,往往背后砍来一刀便莫名其妙的倒下,一时士兵们互相残杀,场面混乱不堪。城门下的守门士兵中也互相杀成一团,一些苏家的士兵则趁乱打开城门。

唐子玉见状,惊喜万分,高声大笑道:“天助我也!杀啊!”说完领着士气高涨的飞虎骑如旋风一般向城内杀去。

战斗至此,瞬息万变,谁也没有料到苏文宇竟然临阵叛变,开城相助。

淳于楼目视着城楼上的惊人巨变,心中暗道:原来如此!把苏文宇安插在此,原来竟是为了今日之变!苏文绾,果然可怕……

他长吸一口气,望着缓缓洞开的城门,无言地高高举起长剑,用力向城门的方向,重重挥落:“雷营将士听令,进城平叛!杀!”

“报,大将军!京城急报!”

龙天行抬头向那斥候望去,却见在一旁急得如热锅上蚂蚁的乔洪抢在前面问道:“快说!”

唐守单体内鲜血几乎流干,只是凭着体内一口悍勇之气挺到现在,笑道:“皇上不急,太监急,你如此着急干嘛啊?”

乔洪没有接话,却是盯着那斥候,心急如焚。

那斥候道:“大将军王之子唐子玉帅雷营攻打京城宣武门,偏将军苏文宇斩杀九门督统乔武国开城迎雷营进城了!”

龙天行脸色苍白,向唐守单惨笑道:“果然是好手段啊!”

乔洪如遇雷击,身形晃了两晃,神色木然,缓缓道:“大事去矣!”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