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守单脸上不见一丝血色,白得吓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松了一口气,最后笑了一笑,身躯缓缓地瘫坐在帅椅上,手中长刀滑落,叮当落地,再也不见任何动静。

乔洪呆呆地望着唐守单身下厚厚的一层血色图腾,喟然长叹,拱手惨笑道:“将军真乃英雄也,乔洪服了!”说完,他摇摇晃晃的走到案前,抽出一把古琴,轻拢慢捻的手指一挑,一个清韵的琴音便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大帐之内,将军呆若木鸡,四周刀斧手兵刃寒光慑人,中间躺着一人,浑身伤痕,血流满地。帐外忽然响起一阵滚雷,这雷声合着风声雨声和琴声在空中飘荡,于昏黑的幕色之中越发得显得诡静森然。

乔洪满脸涨得血红,手下琴声一变,突然变得慷慨激昂起来,只听得他那琴声稳健,琴韵悠然,没有丝毫的慌乱,却是西江月的曲牌。乔洪铮铮几声,颔下长须飘飘,说不出的英朗,他开口唱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琴声与这泼天大雨之中合着着歌声,在这杀机腾腾的昏晚有种说不出的悲壮凄凉。乔洪将尾句来来回回弹唱了几句,远远的听见噼里啪啦的铁甲声和“捉拿叛贼”的叫嚷声,他便停了手,收了声,仰头大笑三声,忽然笑声戛然而止,脸色忽然变得铁青一片,七窍之中缓缓渗出一丝乌血,砰然倒地。

龙天行大惊,扑到他跟前一看,却是乔洪见大事已去,服毒自杀了。

“哈哈哈哈,是非成败转头空啊!”龙天行苍凉的笑声伴着天边的一串滚雷在天空炸开,变天了……

大帐内的两具逐渐冰冷的尸体在这透亮的闪光中映得毫发毕见,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脸上含恨而逝与欣然而去的笑容。同时这也就注定了两个不同集团的人的命运走向!

大楚皇宫。

楚行舟聆听着皇城外渐渐传来的喊杀声,苍老的面孔上出一丝微笑,他端坐在金銮殿正中的龙椅上,缓缓睁开眼睛,注视着在他身边脸色苍白的一位身着皇袍的中年人。

“看来,你输了!”楚行舟苍老的声音在大殿内回响“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你果敢刚毅,好行险着,每每开局总能让你抢到先手,但是你急于求成,刚愎自用,却往往会葬送你取得的一切。都五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天南!若不是你把唐家得罪得没有和解的余地,你本还不会输的……”

“不要说了!”楚天南脸色极为难看,一声暴喝,打断了楚行舟的话。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老不死的,都是你!”楚天南脸色凶狞,颤抖着抬起手,指着开始剧烈咳嗽的楚行舟“从小你就偏向他,什么好的都给他,什么事情都是先想到他,他是你的儿子,我呢!我也是你的儿子,父皇!”

楚天南脸色越发得狂躁,额头的青筋根根暴起,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除了当了四十年的皇子,我得到了什么!这四十年我尽心尽力的为你为大楚做了多少,你知道吗!为什么到头来你还是选他,不选我!我哪点不如他!”

黄德标轻轻地捶着楚行舟的背,偷偷瞥了一眼面前的楚天南,却只见天边一道闪电划过,将他这张睚眦俱裂的面孔在幽的大殿之中照得苍白无比。黄德标眼睛一触到楚天南那张充满了憎恨不甘,怨愤凶残的眼睛,吓得心中乱跳,连忙低下头来,嘴里轻轻地哆嗦,也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楚行舟在黄德标的服侍下,咳嗽稍微平静了一点,平静地迎着楚天南那张杀气腾腾的眼睛,满是皱纹的脸上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天南,你知道你输在什么地方么!”

楚天南铮的一声出腰中长剑,疯狂地吼道:“不,我没有输!你现在还在我的手上,只要父皇你宣布传位与我,我便是大楚名正言顺的皇帝,待我当了皇帝,我一定要把那些违抗我的人统统杀光,统统杀光!”

“咳!”一声轻轻的干咳声在大殿中响起。一位又高又瘦的老者站在门口,身后站着密密麻麻的御林军,他面无表情地偏了偏头,说道:“四皇子疯了,快去保护皇上!”

他身后身披铠甲,手持宝剑的御林军顿时哗哗如潮水般涌入,将大殿围得严严实实。

楚天南猛然回首,手持着宝剑,恶狠狠地将一名欺身近来的御林卫士一剑砍死。楚天南满脸都是血浆,在宫中摇摆的烛光之中像一头受伤的困兽,依旧垂死挣扎。

“是你!吴行!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匹夫!风往哪边吹你便往哪边倒!”楚天南认出那老者,又指着领兵的御前统领,哈哈狂笑“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好,好好,看见我不成了,你们就立刻换主子了!好好好!”

吴行脸上没有一丝神色,一双略显浮肿的眼睛微微张开,冷冷地挥了挥手:“拿下!”周围的士兵立刻虎视眈眈地上前,却见楚天南长剑一横,将剑刃架在楚行舟的脖子上,大声道:“谁敢上来!”一时间,卫兵们投鼠忌器,将楚天南与楚行舟围成了一个圆圈。

楚天南哈哈一笑,笑声哽咽,他回过头来对着楚行舟说道:“说,你传位不传,不传位你我今天就在这里同归于尽了!”

楚行舟迎着楚天南那双充满了毁灭与死气的眼睛,目不转瞬地凝视着他,长叹了一口气:“天南,身为皇子就要有皇子的觉悟!”

楚天南低声道:“那父皇是不肯传位于我了?”说罢手上用力,鲜血顺着楚行舟的脖子便流了下来。

“住手!你这大逆不道的畜生,你想弑父么!就算你能座上这皇位,你逼宫弑父,有何面目面对大楚朝臣,有何面目面对你的列祖列宗!”吴行忽然两眼怒张,一双昏黄的眼睛中射出的眼神锐利无比,一声怒喝震得大殿之中飘摇的烛光一颤,几近熄灭。

静,大殿之内静得可怕。

大殿之外风雨加,雷霆不断。大殿之内针落可闻,唯有雨打树叶的声音伴着越来越近的喊杀声如波浪一般一层一层的传了进来。

楚行舟与楚天南默然不语,这一对血肉相连却又不得不互相残杀的父子互相对视着。

楚天南眼中流出的是逐渐绝望的神色,因为他看见的是一双身为帝王决绝无情的眼睛。

楚天南面若死灰,一个踉跄,长剑跌落,喉咙里面翻滚着低沉的笑声,这笑声在这风雨加的黄昏之中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皇上,嘿嘿,我就是皇上,你不传位给我,我也是皇上,只有我才配做这个皇上!”楚天南摇摇晃晃地向殿外走去,脸上神态痴狂。吴行和御林统领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将他拿下,便见楚行舟缓缓闭上眼睛,无力地挥了挥手,道:“让他去吧!”

楚天南所到之处,御林军纷纷让开一条路,便见他满脸痴笑,拽着自己的龙袍,大声道:“我才是皇上,你们看看,我才是皇上!”

“你们看啊,我才是皇上,你们怎么不拜啊!”楚天南的痴笑声伴着滂沱而下的大雨,逐渐远去。

吴行缓缓上前,凑到楚行舟跟前,静候圣旨:“陛下,四皇子这……”

“抓起来,关在秋华宫,让他哥哥来处置他吧!”楚行舟整个身子都瘫在了龙椅之上,神态之间哪里还有方才的神气势!

这个在大楚历史上执掌皇权时间最长的老人终于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方才与自己亲生儿子的对决便是他人生舞台最后的落幕。

吴行立刻上前与楚行舟贴身的内侍太监黄德标将他搀了起来,吴行颤抖着花白的胡子,轻声呼唤着:“陛下,陛下,您可要振作啊!大楚这个时候不能没有您啊!”

楚行舟,这个即将在皇位上退下来的老人,方才强打的神让他耗尽了体内最后的生命,此刻的他与平常的老翁一样,眼眶深陷,面色苍白得可怕,嘴唇不停地颤抖。

黄德标连忙大声喊宫进殿,催促她们赶快取来千年老参。

楚行舟服下一截老参,一股热气渐渐在他已经枯竭的体内升起,他苍白的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

但是,他周围的人都知道,这只是这位年迈的皇帝回光返照的时候。

“太子呢,太子什么时候回来?”楚行舟稍微缓了缓劲,脸色红润得有些不正常,脸颊泛出一股妖异的红。

吴行颤抖着声音,说道:“陛下保重龙体,太子殿下即刻便可返京,老臣已经派人去迎去了!”

楚行舟缓缓点了点头,道:“好,你是老臣子了,你办事,朕心甚安!”说罢强装笑颜,如老树一般的脸上裂开了几条口子,对周围的人缓缓环顾了一番,连连点头,道:“好好,你们都很好!关键的时候没有跟着那个杵逆子胡来!”

御林军统领领着一众御林军呼啦拉跪下一片,大声道:“陛下洪福,自当逢凶化吉!愿陛下龙体早安,万岁万岁万万岁!”

楚行舟一笑,神态尽显寂寥,语气却是十分温和:“好哇,做臣子的能有这份心,朕很放心!只是这天底下又有谁能长命百岁,万岁万岁万万岁呢?”这话一说,吴行立刻拜倒,道:“陛下!”楚行舟一摆手,打断他的话,喝了一口参汤,喘了口气,说道:“你想说的朕都明白。不用多说了,在这个时候,朕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只是这大楚三代都是父子兄弟戈夺位的光景,朕看着心里难受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