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说出来,殿中之人无不背冒冷汗,头压得低低的,纷纷装着没有听见一般。

唯有楚行舟跟前的这个老人,吴行,年岁比楚行舟还要年长的三朝元老仍然拉着楚行舟的手,轻声地说着点话儿。

楚行舟此时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门关,他对身边的黄德标伸了伸手,手指动了两下。黄德标见楚行舟的手势,立刻反应过来,转身便从偏殿取了一副笔墨纸砚来。

楚行舟颤颤巍巍地抓起毛笔,对左右的人轻声道:“都下去吧!让朕跟吴老说说话!”

大殿中的人如同退潮一般散得干干净净,本来因为人多而略显拥挤的殿堂之中顿时空旷无比。楚行舟努力用笔写了两个字,说道:“大楚国事艰难,太子初登宝殿必定举步唯艰,朕本想再干件大事,为他铺铺路,可没有想到被天南这一闹,朕这身子骨是撑不下去了!”说着,楚行舟的手一松,任毛笔跌落,手指点了一下帛布,示意让吴行观看。

吴行看着那两个字,心头猛震,饶是他历经宦海数十载也忍不住出了一背的冷汗。

却见那雪白的帛布上写着杀气腾腾的两个字:诛唐!

吴行瞠目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吃吃道:“陛下,这……”

楚行舟微微睁开眼睛,脸上出一丝笑容,道:“朕知道你想说什么!朕也知道这事很难办,几乎不可能。但是眼下便是最好的时机,朕不行了,干不来了,就留给太子来办吧!”

吴行接着这个烫手的帛布,沉默不语,他眯着眼睛,盯着那两个张牙舞爪的大字,心中暗道:“这一天终于到了么?唐家这棵参天树也有倒塌的一天?这对大楚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诛灭唐家会否动摇大楚的根基?是不是又会引起大楚内乱?太子有这个能力和魄力么?能办到么?怎么办到?”

老人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但是楚行舟永远也不会给出他心中的答案了。他在说完这句话后声音便越来越低沉,逐渐得没有了动静。

“呜……”一阵狂风吹过,大殿之内的烛光顿时熄灭,殿内一片暗。

就在这个时候,殿外远远地传来一阵凄凉的呼声:“父皇,儿臣救驾来迟,罪该万死,父皇!”

而皇宫的深处传来一声凄厉尖锐的喊叫:“皇上驾崩啦!”

“轰隆隆!”天边的雷鸣也在此时响起,大楚秦淮的喊杀声中隐约透着这尖锐高亢的声音,听见这声音的人无不心中一凛:换天了!

大楚历三百四十四年五月十七,楚明皇驾崩,在位六十三年,享年八十一岁。

新皇楚天河继位。

当深夜,秦淮苏府,苏家宗祠。

灯火通明的苏家宗祠此时肃静无比,大堂之上端坐着的满满全部都是人。所有的人都面容严肃地望着议事堂之中身为苏家族长的苏武,眼见他将具有苏家族长尊贵身份象征的玉牌到一位年轻人的手中。

那年轻人眉清目秀,脸颊瘦长,嘴唇薄而细,实是一时俊杰的人物。待走近一看便会发现这少年身材实在单薄,一双略带灰白的眸子深不可测,左右脸颊苍白得像垂危的病人,让人心生怜惜。

众人注视着那少年接过玉牌,一时间忍不住头接耳起来。

这少年正是苏家的幺子,老三苏文绾!其父,苏家族长苏文绾力排众议,在此大楚动荡之际将苏家族长之位传给年仅十五的苏文绾,这一消息在苏家立刻引起爆炸性的地震,若不是苏氏家族家规极严,族长苏武威严甚重,其他人早起来闹了个底朝天。

此时在场的人,无不是苏氏家族的元老,他们都目视着那年轻的少年手捧着玉牌,眼中流出各种神色。

“年未及弱冠,他能撑得起苏家这棵大树么?苏家虽不是天下数一数二的豪门,但却也是楚国说得上话的大姓家族之一,这样大的一个摊子给这样一个小孩,岂不是太过于儿戏?”虽然众人心思纷杂不一,但是心中无不存在着这样的一个疑问。

但是对于这样的一个疑问,坐在堂下的淳于楼却不这样想,因为作为皇城内乱的直接参与者,他深刻地明白苏家在这场内乱中担任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可以说,没有苏家的参与,唐子玉根本不可能进得了城,天下的局势也因为苏氏家族的参与而发生了重大变化。而这个庞大而秘密的计划则全部出自一个人的脑袋,这个人便是眼前的这位少年,苏文绾!

当淳于楼亲眼见证着这场突然的内乱按照一个人的计划悄悄的进行的时候,淳于楼也在他的一生中下了最大的一个决定,投靠苏氏阵营。

所有的人都无法解释淳于楼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炙手可热的将军在此时投靠一个实力并不太强大的集团的目的何在,未来的御史家将淳于楼列为大楚历史上最有政治眼光的投机者的时候,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其实淳于楼当初真正的目的仅仅是想在这个策划了苏氏家族崛起的神秘计划的少年的身边,离他近一点而已。淳于楼也无法解释他心中为何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当淳于楼立于这个少年身边,接触到他那有些泛白的眼眸的时候,那深邃的眼神中透出的强大智慧与谋略让他感到这世间的一切都被这个少年当作棋子一般所控制。这种感觉让他毛骨悚然!

而在大楚内乱之中,淳于楼又亲眼目睹了唐子玉,这另外一位天下奇才的崛起,他此时心中仿佛有一团烈焰一般在熊熊燃烧,他有一个独特而奇怪的预感,唐子玉和苏文绾,这两个少年仿佛天生就是一对宿敌,他们将来必将要在这片大陆叱咤风云,这世间的一切英豪都将因为他们的存在而黯淡无光。

未来二十多年的事实证明,淳于楼是正确的,但是他也错了,因为他忽略了另外一个人的存在,这个人便是辽海国的一代天骄――纳兰圭!而这个人将是辽海国在未来的二十多年中赖以对抗大楚苏唐家族的王牌。

“乱舞,你给我听清楚,你要是下次再跟不上我,我会立刻把你杀死,因为我的身边不需要累赘的存在!”纳兰圭趴在乱舞的背上,伤痕累累,其中有一道伤便是为了救乱舞而被沙国骑士留下的耻。

乱舞瘦弱的身躯背着结实高大的纳兰圭,她咬着牙,倔强地坚持着,一步一摇晃,两条纤细的腿不断发抖,但是她的眼神却充满了倔强。纳兰圭手下任何任何想接近她的卫兵都被她冷冷的目光给逼了回去。

大漠孤烟,戈壁飞沙,乱舞背着纳兰圭赎罪一般在这片苍凉的大地上缓慢的迤逦而行,索不达喇河边的落将他们的身影拖得老长老长。

“喂,你手用点力啊,我要掉下来了!哇,轻点轻点,你想谋杀你的救命恩人么!”

此时唐子玉十四岁,苏文绾十五岁,纳兰圭十八岁,乱舞十岁……

大楚皇宫,内政阁,深夜。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啊!”楚天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眉头紧锁,背着双手,在案台旁边来回踱着步。

从十二岁被立为太子,楚天河已经当了四十年的太子,当年那个精力旺盛,飞扬跳脱的年轻人早已被数十载的官宦岁月给磨砺成眼前这个坚韧沉着,已知天命的老人。与他的父亲不一样的是,楚天河没有楚行舟的霸气,他的眉角不似他的父亲那样棱角分明,他长得也更像他的母亲,淑德皇后,一位贤惠慈祥,温和近人的女子。

淑德皇后在宫中不争是非,温婉贤淑,善解人意,极得楚行舟的敬重。大楚历三百零四年,楚行舟哮喘病重,脓痰淤于胸口,难以自出,御医束手无策,丽妃不寝不食,以口吮吸脓痰而出,反复三日夜之久,终救得楚行舟逃脱大难。然而自己却因为极度疲劳再加上疾病感染,一病不起,于三十岁花龄便香消玉陨。楚行舟事后痛哭流涕,感皇后贤德,并遂淑德皇后遗愿,立其子楚天河为太子,命宰相吴行为太子太傅,悉心。

楚天河生性随和,平易近人,极少见其发脾气,朝野上下大多赞不绝口。但他的这个柔和性子也因此为杀伐决断霸气纵横的楚行舟所不喜,也正因为于此其四弟楚天南也因此乘虚而入,大投楚行舟所好,在朝野中迅速建立起了能与楚天河对抗的四皇子党。面对楚天南朝上朝下咄咄逼人的势态,楚天河始终采取退让态度,以至于四皇子党日益壮大,朝野一时动荡不安。

待楚行舟晚年猛然反省自己一生戎马山河,穷兵黩武,国家早已是贫败不堪。楚行舟痛定思痛,幡然醒悟唯楚天河继位方能安治天下,使大楚得以休养生息。于是楚行舟开始有意识地打击四皇子党,扶持太子一党。对于这样的情况,四皇子自然是不甘心放弃即得的权力与利益,悍然联络其朝中死党发动震惊天下的九门之乱!

大乱方息,楚天河进京继位,龙椅尚未座热,便接到宰相吴行所藏的先皇密旨。这道遗旨只让楚天河如在火中,坐立难安。

楚天河仰起头,暗暗叹了一口气:“父皇啊,您真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啊!”

诛灭唐家?

这谈何容易!

先且不说唐家三百年来在大楚经营的庞大势力早已是根深蒂固,树木繁深,其实力深不可测,令人望而生畏;也且不说唐家三百年来为大楚培养提供了无数能臣武将,为大楚立下无数汗马劳,在民间至今仍然尚存着大楚之下唯有唐的说法;且单单说现下正在辽海国与辽海大军作战的大将军王唐勃,其御下十万雄兵,若是听得唐家被灭的消息,索性领兵来个清君侧,怎么办?要知那大将军王唐勃自十八岁参军至今,无有一败,帅旗所至,天下莫有不平。以大将军王唐勃的威望,若是起兵谋反,那天下究竟是支持他楚天河的多还是支持唐勃的多,那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