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绾面容不兴,平淡地应了一声:“哦。”话语一落,便再没了下文。苏文衾满肚子话想说,却此时没了发泄之处,只得有些郁闷尴尬地挠了挠脑勺,目视着眼前这个面带病容的少年轻轻地从一块糕点上揉下一个小角,在手里细细地揉碎了再洒到池塘里面。

还没待苏文衾继续要说什么,便听见身后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延绵而来。苏文衾略带惊奇地回头一看,却是苏家的长老与族人首领们一个个激动得满面通红,向这里行来。苏文衾待他们靠近,食指放在嘴唇旁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苏家的重臣们在不远处望见那少年一副旁若无人,怡然自得的模样,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微笑,纷纷放轻了脚步,静静地注视着那少年。

此时,微风徐来,碧波层层,细碎如鳞,水面波光闪闪,水中鱼影点点,四周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正是一幅恬静幽美的水墨图。年轻的少年肩批青色长衫,弱不禁风地立在石桥之上,目视着水池中的鱼儿围抢着他所洒下的食物,脸上微微挂着笑容。这情这景,饶是苏文衾少年飞扬意气风发,却也忍不住受到了感染,心中顿时安静了下来。苏家的重臣们只觉得眼前这笃定从容的少年于苏氏家族之中,伐谋于大楚势力之间,纵是四处皆敌,却仍然处乱不惊,游刃有余。这分明不像是一位年方十五的弱冠少年,而更像是一名久经沧桑的权宦之士。

苏文绾将手中最后一点糕点揉碎洒落,目视着最后一点的面屑被金鱼一抢而尽,他注视着那食尽而散的鱼儿和水面微波的池塘,像是不知道旁边有那么一帮等着他的苏家的重臣们一样,愣愣地发呆。

良久,苏文绾终于抬起头来,轻声道:“圣人云,怡气养身,修德治国,二哥你平日里的养气功夫怕是白练了。将来苏家诺大的生意,怎么放心交给你打理?”这话一说完,苏文衾身后的大人们纷纷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一个个不自然起来。

在他们看来苏文绾这番话,貌似在说苏文衾,却更像是在说他们这些养气功夫修炼得不到家的大人们。

苏文衾被他在众人面前批评了一顿,却也不恼,似是这三弟向来便是如此一般,只是苦笑地挠了挠脑袋,道:“三弟教训得是,二哥有些激动了。下次注意便是了。”说完他轻轻地扯了扯苏文绾的衣袖,轻声道:“他们都在等着你呢,三弟!”

苏文绾抬眼看去,冲着众人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都来了,跟我进屋吧,我们屋里说话。”说完,拖着长长的衣衫,悠然而去。

众人眼神四下对视了一阵,不约而同地跟在他的身后,鱼贯过桥而去。

淳于楼立在众人队列之末,暗暗点头:苏家年幼的族长开始拥有属于他自己的威信了!

苏文绾领着众人来到他的书房,转身坐了下来,道:“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走进这书屋,便见这巴掌大点地方站进这些许人已是拥挤不堪,更别提坐了。无奈之下,众人只得站定,推选了苏家的长老,行三的苏不语出来说话。

这人身材矮小,却满面红光,声音洪亮,他说道:“少主神机妙算,皇上今日颁旨开始抄查唐家谋反一事,唐子玉已经被捕入狱,秦淮城内唐家的人都已经被监控起来。苏家的执事们得了您的吩咐,纷纷依计行事,无一不中!现在大少爷管着京城九门,蓝老接管了刑部,这朝野上下谁见着苏家的人无不是点头哈腰的,想我们苏家几十年来何曾如此风光过?”说完哈哈大笑,声震房梁微微颤抖。

众人也是跟着一番畅笑,有人大声道:“这都是少主智谋过人,百算无遗啊!”这人声音方落便听见有人冷嘲热讽地说道:“王老,我记得当初您老人家可是坚决反对少主接替这族长一位的吧,怎么着,眼下见风向变了,弃暗投明了?”王老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扭头抓住一人,道:“姓徐的,你少在一旁风言风语,当初你也没少说少主的不是,不要以为没人听见!”那姓徐的瞥了一眼苏文绾,有些慌张,矢口否认道:“你这个老不修,不要血口喷人,我哪里有说过一句少主的不是,想当初我便说少主是智多星下凡,天资奇颖,接任苏家族长一职必定能将苏氏一脉发扬光大,我们这些旁系的老臣们也可以跟着粘粘光,享享福!”众人一阵哄笑,纷纷称是。

苏不语回首,示意众人静声后,回身道:“今日里老头子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少主赔个不是。想来少主也知道,我们苏氏一脉的这些老臣子眼见老族长将这族长一职传位给少主,那时又不知道族长竟是如此的神机妙算,智谋过人,自然是私底下里有些许腹诽不平之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可如今,九门内乱,苏家依着少主的计谋,一跃成为这内乱之中最大的赢家,大家此时对少主尽皆心服口服,往后如有不服少主的,我苏不语第一个替少主收拾了他!”

这话一出,众人尽皆称是,拜倒在地。

苏文绾脸上仍然是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上前将苏成扶起,道:“诸位叔叔伯伯都是文绾的长辈,以后若是文绾有地方做得不对,还请叔叔伯伯们多多指教才是!”

苏不语顺势站起,笑道:“少主天资过人,却无恃才傲物之态,实在是苏门有幸!”他说着,话语一转,拱了拱手,继续说道:“如今之势,苏家已在变乱之中占得先机主动,接下来如何行事,还请少主为我们指点迷津!”说完,苏不语领着众人伏倒,行家族叩拜之礼。

苏文绾接过苏文衾在一旁递过的一叠机密文件,这是苏氏家族的探子在京城刺探而来的各大势力的动静。

苏文绾细细地翻着,一双灰色的眼眸在寂静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淳于楼躲在人群之后,静静地端详着眼前的少年。

眼下的局势虽然是仍然溷浊不堪,但已不像前些日子四皇子挟持先帝那样无法预料前途怎样,但至少真正的智者能在这乱局之中抓到局势变化的蛛丝马迹,从而让历史的轨道偏向自己的意愿范围之内。

年轻的苏文绾,你可知你所攻击的唐家是一个怎样的庞然巨物么?

你可知这三百多年来,有多少强大的势力试图掀翻这个怪兽,但无一不是被他打翻在地,永不超生么?

年轻的苏文绾,你可知像唐家这样一个强横的家族在被你如此重重一击之后,若是没有断气,待他复苏过来,他所将要进行的报复将是多么的恐怖么?

打蛇需打三寸,斩草需得除根啊!

良久,苏文绾合上眼前的密折,微微沉吟了一会,反问道:“不知各位叔叔伯伯有何见解?”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有人拍马一般吆喝道:“少主,您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这话一出,众人尽皆附和。

苏文绾虽然脸上有笑,但是眼中却闪过一丝黯淡之色。这一瞬即逝的眼神让一旁的苏文衾看在了眼里。

苏文绾笑道:“多谢叔叔伯伯们的信任,眼前之际,唯有以不变应万变,静观皇上向唐家发难则可,我们苏家万万不可参与其中,以免过早让他人看出端倪!”

这话说完,苏文绾放眼向众人迅速一扫,果然见到了各种各样的眼神,失望,不屑,嘲弄,沉思。苏文绾咳嗽了两声,脸颊越发得苍白,说道:“诸位叔叔伯伯若是没事,文绾便先休息了!”

众人相互望了一眼,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苏文衾见众人都从房中退了出去,轻轻拉了拉苏文绾的袖子,说道:“三弟,你何故如此?岂不是凉了长辈们的心么?”

苏文绾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将肩上的衣服,拉了一下,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二哥,你觉得这些人中,有哪些是真正支持我们的?恐怕看笑话的居多吧!”

苏文衾天资虽然不如百年不遇的奇才苏文绾,但也是万里挑一的人物,他略一思索,道:“三弟莫不是在试探他们?”

苏文绾微微笑道:“一来是试探,二来也确有让他们静一静的意思!”苏文衾惊讶道:“眼下之际,正是乘胜追击的大好时机,三弟为何要偃旗息鼓?”

苏文绾先不答他,只是拍了拍掌,唤进一中年仆人,说道:“福叔,麻烦您将我三舅,二叔和淳于将军留下,我待会有事情要与他们说!”说完,苏文绾转过头来对他说道:“如今看来似乎是我们苏家占了上风,但是眼下的情况犹如幼儿驯马,我苏家就好比这幼儿,纵然精通驯马技巧,却无奈年幼力小,无法一鼓而下。现在我们借着皇上这把刀来狙杀唐家,固然是坐得渔翁之利,但是皇上诛杀唐家的决心又有多大呢?究竟是要株连九族呢?还是打压警告呢?”

“株连九族如何,打压警告又如何?”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引得苏文衾抬头望去,却是苏家颇有声望的苏山南,旁边站着的是苏不语和淳于楼。

苏文绾对他笑着点了点头,道:“二叔,三舅,淳于将军,你们来了,请进!”

苏不语进屋坐下,大咧咧地笑道:“原来文绾另有安排,方才二哥拉着我故意走在人后,我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如今看来原来二哥早就看穿了你的小把戏了!”苏文绾微微一笑,道:“些许伎俩,自然躲不过二叔的法眼。”苏山南拱手道:“少主之才,天下无双,老夫只懂得些许雕虫小技,和少主的雄才大略一比,简直笑谈。”苏文绾微微一笑,道:“二叔太客气了。”说完,苏文绾来到淳于楼跟前,躬身一揖!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