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举动,把房内诸人都吓了一跳。苏文衾等人正还在奇怪为何淳于楼也会在此,却想不到如今身高位重的苏文绾居然对他行如此大礼!

淳于楼不动声色,身体偏了一偏,躲开了这一礼,说道:“小公子何以如此大礼?”

苏文绾拜道:“成事在人,谋事在天,此次之所以成事,淳于将军之功便在首列,若无淳于将军之助,文绾之计犹如水上飘萍,无处扎根!”淳于楼连忙拜倒,说道:“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当今天下纷乱不止,唯有乱世之英杰起身登高一呼,天下英豪莫不云从。淳于楼一来久食皇粟,心系社稷天下,难以坐视乱臣贼子乱我大楚江山;二来确实为公子之才所倾倒,愿随公子左右,唯马首是瞻!”

苏不语和苏山南相顾一眼,微微而笑,目视着苏文绾抢身上前将淳于楼扶起,道:“得将军之助,苏家之大幸也!”

苏不语一拍桌子,呵呵笑道:“我说你们两个就别酸来酸去了,文绾你饱读诗书也就算了,怎么淳于将军也酸成这样?这可不行,待会可得跟我喝个痛快,不过,事先声名,你得罚酒三杯喔!”

屋内众人一阵大笑,淳于楼拱手笑道:“敢不从命!”

苏山南待众人笑声渐止,道:“言归正传。方才老夫之问,还望少主解疑!”

苏文绾微微笑道:“唐家势力在大楚根深蒂固,若是皇上下定决心要将唐家连根拔起,那么要迅速收回皇权,进行中央集权,则我们也无法阻挡皇上的行动,但是这么一来势必导致大楚元气大伤,民心不稳,值此内忧外患,皇上新登大殿之际,这风雨飘摇之中又会生出什么样的变数来,孰未可知!所以,此计太险,依皇上与太傅之沉稳,必不行此赌博之事。而且,皇上若是真有心拿唐家问罪,便会在缉捕唐子玉之际派一名强硬的将领前去将其母楚凤来一并入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派楚灵前去。楚凤来为先皇长女,皇上之姐,更是楚灵之姐。楚灵自幼便对长公主敬畏有加,若是遭到楚凤来严厉质问,虽不至于放走唐子玉,但必定不敢对长公主有丝毫不敬。所以,唐子玉虽然被捕入狱,但是其母长公主却只是被软禁起来。以唐家在大楚之势力,通过长公主发动唐家在大楚的每一处的势力只是几日夜而已。如此一来,唐家看似行将大祸,却仍有婉转之机。”

苏文衾在一旁听得入神,脱口道:“哎呀,那这样看来,唐家猛烈反击就在眼下?这可如何是好?”说完脸色发白,心中惊骇。

苏不语与苏山南相顾一眼,呵呵一笑,道:“文衾少安毋躁,且听你哥哥说!他定有主意!”

苏文绾拍了拍苏文衾的肩膀说道:“既然皇上不想将唐家赶尽杀绝,那么就一定是在敲山震虎,而且皇上必定是要在大将军王班师回朝之前解决此事,若不然,大将军王为了爱妻与爱子,恼了起来,来个清君侧,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大楚上下所有的目光都在看着皇上与唐家,谁也不知道我们苏家究竟在这其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因此,眼下之际我们苏家绝不可轻举妄动,唯需做三件事便可!”

大楚当今如此乱局,被眼前这个少年细细的一分析,苏不语、苏山南与淳于楼顿时有拨云见日之感,他们相顾一眼,起身拜道:“听少主吩咐,无有不从!”

苏文绾点了点头,忽然剧烈咳嗽起来,脸上涌起一阵血色,他歉意一笑,道:“三舅,你此时着力约束苏家族人不可走门串户,苏氏朝臣接客不可太过张扬,需多加掩人耳目。”苏不语上前领命而应。

苏文绾又道:“二叔,您是苏家的老臣子,又掌着密字部,此事唯有您方能办成!”苏山南拱手道:“少主请吩咐!”苏文绾道:“令密字部大造唐家谋反之声势,令天下皆知,混淆视听,以此给皇上与唐家施压。”

接着苏文绾又对淳于楼说道:“淳于将军,我有一事相求!”淳于楼拜道:“不敢,请公子吩咐!”

苏文绾紧紧地盯着淳于楼的眼睛,说道:“我收到宫中内线回报,先帝留有一份诛杀唐家之遗诏,我要你把此事告之关在天牢之中的唐子玉,并取得他的手迹送交与长公主的手中。将军与唐子玉有袍泽之情,想来你说的话,唐子玉怕是会要相信那么几分的。”

淳于楼心中一震,暗道:“好狠的一箭三雕之计!如此一来,即便是皇上说是小人诬陷唐家伪造谋反之事,以此来平息此事的话,那唐家得知先帝要诛杀唐家的消息必定会从此与大楚离心,分道扬镳指日可待,而我若是将此消息送与唐家,日后皇上若是知道了,怕是追究起来项上人头难保!而唐家终有一日会察觉到我与苏家的关系,那时,只怕唯有倚仗苏家方能自保求命了!苏文绾,你这是在逼我表态么?”

淳于楼手心里面不自觉地渗出一层细汗,并未出声回答。苏成与苏山南两人不知不觉地便站在了他左右两旁,形成夹围之势,房中顿时寂静无声。

淳于楼忽然一笑,道:“公子好计谋,淳于楼佩服!以后苏家飞黄腾达之日,定不远矣!”这话一说完,房中诸人都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

苏文绾一揖到底,道:“拜托将军了!”

淳于楼忙抢身上前,将苏文绾扶起,做惶恐状道:“不敢不敢!”

就在苏文绾抬头之际,两人的眼睛忽地对上,在这近在咫尺之间,淳于楼近距离凝视着这有鬼神之才的少年的眼睛,他在里面看见了看见了一种让他不寒而栗的东西,那就是冷漠!一种对世间万物都不含任何留恋的冷漠,一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冷漠,一种以天下为棋盘,苍生为棋子的冷漠!

这样的眼神,就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见过,那就是大楚武治功德第一的先皇――楚行舟!这样的眼神只应该存在于像楚行舟这样位高权重饱经沧桑阅尽世间一切的人的身上,但为何会存在于如此年轻的少年身上?

他的智慧与谋略从何而来?

淳于楼在心底的深处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生而知之者么?

苏文绾用他那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睛,注视着淳于楼,意味深长的一笑:“将军好自为之,文绾不送了!”

唐子玉入狱后的第五天。

大楚虽然看起来似乎要平静了一些,但是唐家谋反之案悬而未决,楚天河的态度十分耐人寻味,此时能左右朝局的宰相吴行也是闭门谢客,前几天东奔西走的苏家门人也在此时消停了下来,整个秦淮似乎陷入了一种大乱之后的宁静,这种宁静让所有的人都摒住了气,都在等待观望着朝局任何一丝一毫的变化。但是唐家少主被捕入狱的消息此时已经几乎传遍了整个秦淮并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向大楚各地蔓延开来。

新皇继位以来,本以为会有重大封赏的唐家被这突然而来的政治打击给打得有些蒙了,但几天的缓冲之后,唐家庞大的势力开始运转。隶属唐家的各种势力逐渐形成一股汹涌的暗流,开始了强有力的反击。

正如苏文绾所料,唐家的反击十分猛烈,但是他虽然料到了唐家的反击随即便会到来,但是他仍然没有想到会如此的强烈!

唐子玉入狱后第六日。

唐家家母,大将军王唐勃之妻,唐子玉之母,镇国公主,楚行舟长女,当今皇上之姐,号称“无双长公主”的楚凤来进宫面圣,楚天河避而不见,楚凤来一气之下,出走秦淮,监管的士兵竟无人敢拦!

唐子玉入狱后第七日。

唐氏一派的官员一百七十八名联名上折,参劾刑部以及大理寺勾结辽海国奸细捏造证据,诬陷忠良,被楚天河压下。

唐子玉入狱后第八日。

秦淮以及京郊几县的唐氏商行开始无限期集体罢市,消息传出,秦淮物价开始飞涨。

唐子玉入狱后第九日。

唐氏一派的官员于当日早朝,再次联名上折,请求辞官,此次人数多达两百四十三名。六部几乎为之瘫痪,楚天河震怒,随即退朝。

唐子玉入狱后第十日。

秦淮的柴米油盐在两日之内飞涨十倍,百姓惶恐不安,民心浮动。大楚朝野议论纷纷。楚天河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唐子玉入狱后第十一日。

大楚唐家属地沧州境内的十万唐家府兵收到长公主命令,开始向秦淮方向集结。消息传出,天下震惊!

唐子玉入狱后第十二日。

苏文绾掀起一角窗帘,默默地站在窗口注视着窗外的夜景,微弱的烛光照亮了他苍白的脸颊。半晌,他放下窗角,回身对的苏文衾说道:“二哥,看见了吧?有时候有效的攻击不一定来自朝堂,小小的柴米油盐也同样能翻江倒海。”苏文衾站在一旁,缓缓点了点头,震惊的眼眸中透着沉思的神色。苏文绾拍了拍苏文衾的肩膀,说道:“二哥,以后你一定要撑起我们苏家的商行,这才是我们的命脉啊!”

苏文衾凝视着街外那紧闭的商铺上正在飘扬的唐字旗号和那凋零的秦淮街道,眼中精光闪烁。

苏文绾看着他微微一笑,转身没入了身后的黑暗之中。

楚天河,唐家的反击如此猛烈,你要忍到什么时候呢?

难道,你也在等唐家的那张王牌么?

大楚,沧州南山,晚秋山庄。

“唉,胡闹啊,胡闹!长公主也是关心则乱,你难道没有看出,如今的情势,唐家虽然貌似有灭门之祸,却安如泰山么?”一名男子背负着双手,站在一幅字画面前,一边欣赏着古人的墨迹,一边教训着他跟前的这个女子。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