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名动天下的“无双长公主”楚凤来!

楚凤来坐在他身后的一张竹椅上,起身拜倒:“如今局势危若悬卵,凤来并非不知先生所言,只是子玉乃唐家嫡系独子,关系重大不容有失,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让凤来这下半辈子可怎么活啊?”楚凤来最后一句话暴露了她为人母的脆弱人性,她哭倒在地,苦苦哀求道:“还望先生念在两家一百多年交情的分上,念在子玉是您徒儿的份上,救救我那可怜冤枉的儿吧!”

这男子长叹了一口气,道:“你可知若是我答应了你,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么?”

楚凤来抬起头来,望着眼前这个已被神化了的男子,眼中全是毅然,道:“如今只能行一步,看一步了!”

这男子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你把子玉带出来,不过我与唐家从此以后就再无瓜葛关联了,你可听好?”

楚凤来一愣,脑海中就想起唐勃当初将唐家事务交给她打理时在内房跟她说过的一句话:命悬一刻之时,可上南山求宋晚秋先生力挽狂澜,但切记,如非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找他!

楚凤来此时脑海中天人交战,一咬银牙,道:“多谢先生搭救之恩了!”

那男子呵呵一笑,道:“他爷爷的,一百年前的帐,终于可以还清了!”说完哈哈大笑。楚凤来突然听见眼前这位如神明一般可敬可畏的人物突然冒出句脏话,忍不住抬起头来望去,却悚然发现这房中哪里还有人影!

大楚皇宫,养心殿。子时。

楚天河批完最后一个折子,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了看这些日子仿佛如同他影子一般的吴行,笑了一下,说道:“太傅,你回去休息吧,朕这就歇息了。”吴行躬了躬身,犹豫了一会,说道:“陛下,有一句话,老臣不知当说不当说。”

楚天河笑道:“太傅不必顾虑,我们之间即是君臣关系,又是师徒关系,哪里来的那么多俗礼。”

吴行眉头紧锁,拜倒道:“既如此,就赎老臣直言了。陛下,该下台了,不能再这样抻下去了!眼下局面已经是势如玩火,老臣怕陛下再这样抻着唐家,唐家的假造反就要变成真造反了!”

楚天河微微一笑,伸手示意吴行站起来说话,道:“太傅放心,朕心里有数!唐家虽然强横霸道,但不至于目前就反!”

吴行忧虑重重,脸上的皱纹如同枯树老皮一般,盘根错节地纠缠在一块:“陛下,何以见得?”

楚天河道:“大将军王唐勃虽然位极人臣,但对我大楚忠心耿耿,这一点就是父皇也是深信不疑的。唐家的家母楚凤来,又是我大楚的长公主,朕料定,有她在,必不致使唐家谋反!她调兵南向,也无非就是摆摆架势而已,想逼朕放出唐子玉。呵呵,只可惜,朕扣着唐子玉意不在此啊!”

“那陛下有没有想过,如今大将军王仍然在辽海国境内,长公主已经出走秦淮,此时唐府已经名存实亡,唐家的权力枢纽已经被切断,若是此时唐家其他派系的家主登高一呼,难保唐氏家族的大权不会易位啊!若是这样,事情又将生出许多变故,老臣怕夜长梦多啊!”吴行缓缓地说着,语调低沉。

楚天河长呼一口气,站了起来,缓缓踱了几步说道:“太傅之言,朕岂能不知!可是太傅可知道为何像父皇那样英名神武的君主都不敢对唐家下手的原因么?”

吴行一愣,道:“老臣不知。”

楚天河道:“父皇在位六十三年,奋武扬威,为我大楚打下了一个大大的疆土,面积之大,甚于我太祖皇帝建国之初一倍有余。他老人家可谓是长鞭所指,无有不平。不光是他,我圣祖德皇帝,文皇帝,哪一个不是天资绝纵之帝,然他们无一不对唐家的崛起与扩张束手无策或者置之不理,为何?”楚天河不待吴行说话,便自言自语道:“唐家与我大楚固然是毛与皮的关系,但是若真是简单如此,就只凭这些日子唐家咄咄逼人的气焰,朕也容不得他们。可惜啊,朕的列祖列宗从一百多年前起就开始无时无刻地不思考着削弱唐家的势力,收回皇权,但一直投鼠忌器,有所忌惮,这才不得不作罢!”

吴行惊疑道:“皇上说都是?”

楚天河缓缓点了点头,语气又冷又沉,这小小的养心殿之内仿佛一瞬间空气都变得沉重起来:“这一切都因为有一个人在帮着唐家,而且一帮就是一百多年!”楚天河一巴掌拍在案台上,震得窗口烛光一闪。

吴行眼睛忽然猛睁:“莫非陛下说的是?”

楚天河一字一顿地说道:“没错,朕说的正是宋!晚!秋!”

这名字一说出来,连房内所有的烛光都仿佛一暗,周围的宫女太监头都压得低低的,脸上的表情因为这闪动不明的光亮而晦暗不明。

吴行倒抽一口冷气,半晌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颤颤悠悠地呼出一口气,说道:“陛下会不会多虑了?此人若还活着,恐怕已经一百三十多岁了!”

楚天河双手负后,沉吟不语。

是啊,一百三十多岁了,就算他当年再如何了得,现在大多也只是个老头子罢了,朕究竟在怕什么?

吴行颤抖着声音,说道:“难不成现在这个局面,皇上是在等他不成?”

楚天河长叹一口气,说道:“是啊,眼前的局面唐家内忧外患,实在是下手的大好机会,只可惜这块骨头太硬太大,朕一口吃不下来,只能一口一口的吃。首先,朕要吃掉的就是这块骨头的皮!唐家这么多年来,肆意妄为,都因为宋晚秋在护着他们,有他护着,就像人之肌肤,唐家自然身体不腐,百毒不侵。天底下的人想要扳倒唐家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宋晚秋的报复。”

吴行喃喃道:“天下第一宋晚秋,这个名字一百多年后还有如此的威力么?”

楚天河冷笑一声,道:“所以,朕想通这些事情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逼着唐家把他给朕请出来。”

吴行脸色大变,惶恐道:“皇上,您贵为天子,岂可身陷险地!万万不可啊!还望陛下以大楚江山社稷为重,以黎民百姓为重啊!”说完,吴行叩首不已。

楚天河连忙上前将吴行扶起,目视着眼前的这位发须苍白的老人,说道:“太傅快快请起,朕这样也是迫不得已!先帝为朕布了一个这样好的局,朕岂能因为临场怯阵而罢手么?”吴行拜道:“皇上,先帝爷虽有遗诏说要诛除唐家,但并未规定日期时限,望陛下以大局为重,徐缓图之啊!”

楚天河执着吴行的手,感慨道:“朕这样做已经是很缓了,想我大楚列祖列宗当年想要对唐家下手,便是顾忌这个宋晚秋,想等上两年,等他老了,死了,不行了,就可以下手了,但没想到,这样一等就是一百多年!到了先帝那里,他老人家已经是实在等不下去了,所以这个遗愿也就只好由朕来完成。朕这些日子也想了很久,当初接到先帝遗诏的时候,朕心中还有些犹豫,可事情拖到了如今这个份上,朕算是完全明白几位先帝的难处与苦衷,所以,朕决心已下,太傅就不必再多言了!唐家若是这样一直尾大不掉的拖下去,那我大楚列祖列宗一直念念不忘一统河山的宿愿要等到何事才能完成啊!”

吴行不再多言,他身为大楚四朝元老,自然是清楚这个国家的情况。在当年,楚国蒸蒸日上的时候,已经经营了一百余年的唐家抓住时机应运而起,辅佐楚国历代君主,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可谓是大楚第一家族。可以这样说,可一日无楚王,不可一日无唐家!

可到了近两代,唐家庞大的势力已经给大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尤其是个大楚的皇权带来了严重的威胁,且不说唐派的官员遍布天下,一呼百应,何止是朋党之势,就单单说唐家私家的卫兵就达数十万人数之多,暗中培养招募的高手死士更是多如牛毛,这个庞大家族下臃肿的官僚机构所带来的是大楚沉重的经济负担与政治负担,就连天子也不得不仰唐家的鼻息而定国策。虽然先帝楚行舟与唐家绝代名将唐勃一起打下了一个大大的江山,但是这两家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君臣之间所共同创立的伟业而有丝毫好转,相反,唐家的威望在民间已经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这个国家已经是,知有唐而不知有楚了!

所以,楚天河才如此欲除唐家而后快。

吴行暗中叹了一口气,他也明白大楚若想一统天下,必先国富民强,而国富民强则必先中央集权,而若要中央集权则必先诛除唐家!树大招风的唐家,已经成为大楚前行路上的一块绊脚石了。

就在吴行脑海中千般念头如电飞转的时候,忽然听见殿外一个明亮的声音凭空响起:“呵呵呵呵,好手段啊好手段!”

这声音在这寂静无声的黑夜之中突然响起就如同一道闪电,瞬间击得楚天河与吴行浑身一个激灵,两人相视一眼,互相看出对方眼中的惊疑。吴行直了直身子,对门口喊道:“来人啊,殿外何人喧……”话还没说完,便见殿门口突然扑进来一个人,神色惊悚,浑身颤抖地扑倒在门口,大声道:“陛下,有刺客,您赶快移驾!”

吴行皱眉低声道:“混帐东西,你们御林军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人护在这里,还惊着圣驾?”楚天河拦住吴行,道:“太傅息怒。”说完对这卫兵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有多少人?”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