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卫兵惊魂未定,结巴道:“小的没瞧清楚,但好像只有一个人。”

吴行的眉头挤成了一个窄小的川字,道:“一个人也慌成这样,我看你这差使是不用当了!”

楚天河一按吴行的肩膀,走了几步向殿外望了一眼,脸色变得一片铁青,语气晦涩地说道:“算了,不怪你们。这个人,他要想去一个地方,天底下没有能挡住他的人……”吴行顺着楚天河的视线瞧去,却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倒退了一步,饶是他几十年修身养气的功夫却也忍不住大声道:“宋晚秋!”

却见那殿外黑幕之中,锣鼓响成一片,灯笼密密麻麻地围着养心殿,那荧荧的灯火通明之处却见一人,身穿儒服长衫,手中倒拖一把长枪,似闲庭信步一般悠然于刀海枪林之中缓缓地向养心殿行来。那人每行得一步,便见周围手持长枪的卫兵成一个圈子上前围刺一枪。那人也不躲闪,只是向前一步,单手长枪挥舞,便见那长枪所触之处,人群立刻缺一个大口子,敢当其锋芒者无一不是当场连人带兵器,一起抡飞。

大楚御林军无人不是大楚军队百里挑一者,然而这些骁勇善战的战士们此时无不是瞪大了眼睛,惊惧地注视着眼前这个书生一般的男子似一头阿鼻地狱爬上来的恐怖怪兽,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将眼前所挡着他去路的敌人扫荡一空。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子啊!

他的相貌与普通人无异,他的身材并不高大,但是为何手中的武器挥舞起来,却好似天崩地裂一样!

眼看御林军士气跌至谷底,御林军统领龙庭安全身覆甲带着一队御林赶到,将楚天河挡住,密密麻麻的连缝也不露。龙庭安拔出长剑一声怒吼,道:“结阵!”御林军卫士听到统领一声大吼,无不士气大振,齐齐的一声发喊:“喝!”直震得养心殿窗花直颤。

将乃军之魂,龙庭安一声令下:“举盾!”整个御林军顿时气象为之一变。御林军士兵立刻撤离了宋晚秋十步之外将他前后左右团团的围住,却也不再进攻。此时,手持两人高巨盾者迅速站列在前排,整齐地列出一面三米多高的盾墙。这盾墙借着月光,闪着白光,如同一面巍然不倒的城墙。

龙庭安举剑大喝:“持枪!”

便见那盾墙之中立刻从盾眼之中齐刷刷地伸出无数闪烁着阵阵寒光的长枪。这森严的钢铁森林在淡淡的月光之中微微泛着银光,缓缓吐露着浓重的杀气。

宋晚秋目视着眼前的卫兵不复方才的散乱与惊慌,顷刻之间组成了一个移动的战争城堡,漫不经心的眼神此时变得有了些许光彩,他嘴角微微翘起,道:“嗯,嗯,有点意思!”

宋晚秋像是试探一般,举掌照着那盾墙便是凌空一掌,便见那盾墙顿时塌陷下去一块,身后的士兵吐血而飞砸倒一片士兵。但尽管如此,缺陷的地方立刻便有士兵迅速补上,顷刻间又变成了森严的钢铁防线。宋晚秋点了点头,微微笑道:“嗯,不错!”

宋晚秋抬头对楚天河的方向,缓缓说道:“楚天河,我找你有点私事,不必动刀动枪,你放心,我必不伤害于你!”

楚天河默然不语。

龙庭安勃然怒道:“何方狂徒,竟敢口出狂言,直呼当今圣上名讳!杀!”说完,御林军一声齐喝,巨盾似城墙一般轰然拔地而起,四面八方夹着无数锐利的长枪似刺猬一般向宋晚秋缓缓积压而去。

宋晚秋眼睛微微一眯,微微一笑,那笑容淡淡的,只见他立于空地之中,侧身而立,双手缓缓抬起。他的手抬起速度极慢极慢,仿佛手中托有泰山,以至于双手竟然微微发颤,当他的双手举至腰间之时,仿佛他周围的空气都凝固成了实物,缕缕的月光在他的周围扭曲颤抖。

周围的御林军一步一喝,声震四野,携着排山倒海一般的万钧危压向宋晚秋步步压来。待他的手举至胸间的时候,那盾枪已经离他还只有不到一米半的距离。便见他双臂抬高,双掌蓄势待发,此时大地都开始微微颤动,震得巨盾阵发出阵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宋晚秋微微闭着眼睛,对眼前吐着阵阵杀气的长枪视而不见,薄薄的嘴唇微张,清晰地吐出几个字:“天!崩!地!裂!”这声音虽小,却在这夜空之中清晰地传到了众人的耳中,正当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便见宋晚秋忽然猛睁双眼,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双手向身旁两侧携着风雷一般的声响拍出:“破!”

“轰!”

刹那间,众人只觉得仿佛天崩坏了,地裂开了,天空中一道雷霆从天而降,震耳欲聋,巨盾阵中发出一声爆炸一般的声音,顿时硝烟弥漫,山摇地动。

良久,四周一片寂静,仿佛世界毁灭之后那万物死绝的静!

烟尘散尽,所有活着的人们瞪着眼睛,呆若木鸡。

这,这不可能!

这是人力所能为么!

在宋晚秋的周围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在他周围巨坑之中的士兵尸骨无存,血迹斑斑,四周幸存的士兵无一不是七窍流血,倒地不起。有些伤势较轻的卫兵挣扎着爬起,却双腿双手不住战抖,又重新摔倒。

宋晚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何苦来着!”说完拔腿缓缓地向楚行舟的方向走去。虽然刚刚一招惊世骇俗,宋晚秋的神情却仿佛刚刚沐浴更衣一般随意自然,周围士兵的鲜血与空气中刺鼻的血腥之气仿佛一丝一毫也沾不了他的身,污不了他的人,他于这皎皎月光之中轻轻抬步,缓缓拾阶而上,面前的卫兵如见魔鬼一般惊骇畏惧。

正当绝望的龙庭安紧握长剑,准备死战殉职的时候,忽听见楚天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都让开吧,让他过来!”

龙庭安一声长啸,回身跪倒在地,浑身战抖两眼通红,咬牙切齿道:“陛下!微臣无能,自当以死抗之,望陛下赶快移驾吧!”楚天河微微一笑,脸上说不出的沉静,他道:“这事你并无罪过,只是这人实非你所能抵挡。更何况他若想杀朕,根本不用闹这样大的光景!”龙庭安猛然抬首,泪流满面:“陛下!臣子无能,累陛下受此大辱,臣唯有以死谢罪!”说完拔剑便要自刎。

楚天河喝止道:“住手!”身旁的卫兵忙一把夺下龙庭安手中的宝剑。楚天河怒道:“龙庭安,朕知你忠勇刚直,这才让你当着这御林统领这一职位,没想到你如此不堪大用,经不起丁点挫折!给朕起来,休要惩匹夫之勇!朕还等着你将来给朕练出一个天下无敌的御林军来!”

龙庭安哽咽道:“陛下……”说完叩首不止,呜咽不已。

宋晚秋一路行来,所到之处,人群无不避其锋,他走到龙庭安面前,偏了偏头,温言好语道:“不必自责,这么多年来,能逼我使出这一招的,不多!”语气虽然淡淡,但其中的霸气彰显,夺人心魄。

龙庭安抬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这个书生一般的男子,一手握住长剑剑柄,一手握住长剑剑身,一字一顿地说道:“我龙庭安若不能杀你报这奇耻大辱,便如此剑!”说完,一声怒喝,双手用力,手中精钢长剑应声而断。

宋晚秋瞥了他一眼,见他一手一截断剑,手上鲜血淋漓,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地说道:“欢迎!”

楚天河心知这些侍卫形同虚设,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示意左右侍卫彻了个干净,并将龙庭安带了下去。他对宋晚秋说道:“不知先生大驾,有失远迎!请!”

宋晚秋冲他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抬脚便向养心殿里面走了进去。

这一夜,这世间的一切礼法尊卑在他的面前全部成了空谈,即便是九五之尊,也不得不屈尊相迎。

吴行立在一旁,目视着这片大陆无冕之王的身影,久久没有言语。

这,便是宋晚秋!

乱世出英雄!

在这片动乱时间长达四百余年的大陆,无数的英雄如流星一般灿烂划过天际,留给人们无限的追念之后便消逝在浩瀚的苍茫大地之中。面对满天繁星,刺眼夺目,究竟哪一颗才是最亮的?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对于这所有的英雄而言,永远也不能超脱的便是一个“争”字。许许多多的好事者总是乐此不疲的乐衷于为这些武林英雄排出一个武林英雄榜来,这也引得无数的英雄潮起潮落。有些英雄彗星崛起一般荣登榜首,独领风骚了几年之后便又被后生小辈给拉下马来。

毕竟,这是一个大大的乱世,层出不穷的英雄便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特产,江山代有人才出!

但是,当宋晚秋这个名字横空出世的时候,一切有关第一的争论戛然而止。这位似乎从一入江湖便是一身儒服长衫的男子在两年的时间内击败英雄榜上所有的对手稳居第一之后,便在那个位置上面一直没有下来过,时间长达一百二十八年……

宋晚秋能成为公认的古今武林天下第一,不是因为这个记录前无古人,甚至有可能后无来者,而是因为这个记录至今仍然在延续,而且似乎永不停歇……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