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如此强大的存在,众多的武者们从一开始不屑的挑战到心怀颤抖的膜拜,这中间无数的强者用他们的鲜血见证了宋晚秋武林不败的神话。一直到现在天下无敌的宋晚秋无数次的证明了他的不可冒犯,没有任何人敢于向他发起挑战,因为对于这片大陆的武者来说,他已经成了一个近乎神一般的存在!没有人能杀死他,没有人能击倒他,甚至他们连一个能伤他的人似乎都找不出来。宋晚秋如果想杀一个人,无论这个人是谁,藏在哪里,被怎样保护着,他都必死无疑。

也正因为于此,唐家得到宋晚秋之助之后,立刻抛却他们先祖谨慎小心的作风,从而肆意扩张自己的势力。所有唐家的敌人在试图击垮正处于崛起时期唐家的时候无不对唐家背后那巨大的阴影有所顾忌。宋晚秋,这个名字成为了各大唐家敌对势力,尤其是大楚皇帝的心头之患。

整垮唐家对于一国之君而言,似乎并不是一件天方夜谈的事情,但是扫除了这个威胁之后,将要面对一个更大的威胁,宋晚秋的刺杀!躲在重兵保护之后的皇帝其实并不安全,因为他们的对手是宋晚秋,因为许多年前高丽国国王便是榜样,因为这个可怕的男人似乎永远不曾衰老,他的武功永远在精进!

楚天河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活着的传说,这位面白如玉,相貌俊朗的男人仅从表面上来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读书人而已,但是方才发生的惨烈一幕却让楚天河心惊胆颤的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这个男子无论是不是那个活了一百多年的宋晚秋,他想杀他楚天河都易如反掌。

此时的宋晚秋走进养心殿的内房,转身悠然而坐,对着楚天河与吴行,伸了伸手,笑道:“坐啊,别客气,坐坐!”

面对眼前这个反客为主鸠占鹊巢的男子,楚天河有满腔的怒火也不敢发作,因为对于皇帝来说,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比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更何况如今这个局面可以说正是他所期待和安排的。

楚天河对着吴行微微苦笑一下,分别坐了下来。

两人坐定,面对着眼前这位深不可测的男子和这失控的局面,都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宋晚秋的眼睛在两人身上一扫而过,微微笑道:“怎么,刚刚不是说要把我逼出来么?现在得偿所愿,却又为何沉默不语了?”

楚天河心中一惊,脸上却是笑着:“此话从何说起?先生从何而知?”

宋晚秋悠悠道:“这个世上我不知道的事情,不多!更何况刚刚你也亲口说出来了,只是凑巧刚好让我听到罢了。”

楚天河惊疑道:“这怎么可能,刚刚先生还……”

宋晚秋张口打断他的话,盯着他微微笑道:“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不见得我做不到!”

这话一说出来,楚天河顿时无语。

是啊,活了一百三十多年,天下无敌也就算了,居然模样都跟年轻人一样,这不是妖怪还是什么?既然是妖怪,那隔那么远听见他们说话,那自然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了。

在一旁的吴行忽然开口低声道:“阁下如此妄为,难道真的想和大楚上下为敌么?”

宋晚秋一愣,像是似乎听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震得房屋中的烛火妖异地扭动,照得吴行面无表情的老脸忽明忽暗。

宋晚秋笑声渐止,他身子微微向前倾斜,带着一股无法抵挡的威压,缓缓说道:“你是在威胁我么?”说完宋晚秋的眼睛向隔壁厢房瞥了一眼,房中的空气顿时凝滞。楚天河与吴行两人目光与宋晚秋一触,顿时一颤,浑身上下的寒毛立刻倒竖了起来。

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恐惧感与压迫感!

两人顿时觉得一股沉重之极的压力扑面而来,只压得两人无法呼吸。面对这种无法抵挡的威压,他们浑身上下的毛孔无一处不在战栗,浑身上下的肌肉无一块不在颤抖!

楚天河死死地咬着牙关,一只手藏在自己的大腿下拼命地纠着腿上的肉,唯恐让眼前的这个男子看出他那源自内心深处因为恐惧而产生的无法遏制的颤抖。吴行的脸上依然木无表情,但是他的额头上汗大如豆,滚滚而下。

宋晚秋目视着二人,忽然一笑,房中压力顿消,烛光也随之一亮,他道:“好了,言归正传吧。我久不问世事,这次来是受人之托来和你们做一个买卖!”

楚天河与吴行压力顷刻消除,不约而同的往座位后面一倒,暗暗长舒了一口气。楚天河还没有从方才的紧张与恐惧之中回过神来,声音沙哑:“不知是何等的买卖?”

宋晚秋沉吟了一会,忽而轻轻一拍手掌,莞尔一笑道:“咱们就不要再打哑谜了!两位都是聪明人,自然应该知道我为何而来。”宋晚秋说着站起了身子,一副要走人的模样:“你放了唐子玉,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管唐家任何事情!”

楚天河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一道锐利的光芒从里面直射出来:“此话当真?”

宋晚秋抬脚便向外走去,正如同他潇洒而又华丽的来,他的走也同样的干净利落:“我宋晚秋的话不说第二遍!”话音落地,还没砸起个回声,宋晚秋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烛影摇红之中。

与此同时,隔壁厢房传来“噗”的一声喷血声和一阵剧烈的喘息。

此时,正是深夜寂静无人的时候,养心殿中弥漫的空气似乎还有一丝血腥的气味,两位直接掌管着大楚权力命脉的老人相互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发现自己背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是湿得透了!

大楚秦淮,玄武街。

“他妈的,你不能慢点吃啊?亏你还是名门之后,看你吃的那熊样,千万别说你认识我,老子我丢不起这个人!”

“靠,老不死的,一碗云吞才一钱银子,你就抠死吧你!你怎么老这个德行啊?留那两点钱留着做棺材本啊?”

“你爷爷的,老子前辈子欠了你们唐家的,帮你们办点擦屁股的事情也就算了,怎么你这个富得流油的唐家少主居然来敲诈你的师父这样不要脸的事情也干出来了,你还知不知道礼仪廉耻怎么写了?”

“喂喂,老不死的,你有没有人性啊,你最最疼爱怜惜引以为豪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徒弟被人关在大牢里面刚刚放出来,你居然如此打击他脆弱柔软的心灵!”

“哎,老不死的,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哎呀,你看你额头的血管还一跳一跳的咧,难道大限到了?”

“天……崩……地……裂……”

“喂,要崩闪一边崩去,刚刚出来连个衣服都没换就被你拉到这里来,小爷我还没吃饱呢!”

“什么!你还没吃饱!你都吃了两个时辰了,你不怕吃死啊!小二,小二,快来结帐!”

秦淮的玄武街今日里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与繁华,这一切都是因为前一天大楚的皇帝颁布谕旨,将唐家的少主唐子玉从大牢里面放了出来,并为他平了反,取而代之投入大牢的是几个大理寺与刑部以及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几个替罪羊。随后,滞后了许多天的平叛封赏终于随后而来,唐家的,苏家的,各个大小官员的,一时间朝野平稳,唐家商铺一夜之间重新开张,秦淮物价逐渐回落,百姓奔走相告,放炮相庆。这样的局面看来似乎是皆大欢喜,普天同庆,就连带着这大楚的都城平日里聚在茶馆饭楼说三道四,商议国事的人脸上也多了许多喜色。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