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们不知道的是,眼前造成大楚这一局面的两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便在这秦淮三教九流聚集最为严重的地方一边闷着头大口吃着云吞,一边互相口诛,相互攻击。如果此时有人能认识这二人的话,恐怕眼珠子要硬生生地从眼眶之中蹦落出来。

那位相传在平叛之中神勇无比的唐家少主此时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蓬头垢面,就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按照他师父的话来说,也就治一个影响市容破坏环境的罪名,但最最不能让人原谅的是他吃相,一张四人的木桌上堆起的碗如山丘一般将他的脑袋严严实实地埋在了里面,而此君丝毫没有酒足饭饱的迹象,仍然似一个无底洞一般往嘴里面一碗接一碗的倒着云吞。再按他师父的话来说,这不是糟蹋粮食么?

似乎受到这位饿鬼投胎的少年的影响,宋晚秋也好像变成了一个粗俗不堪的地痞一般的人物,不仅出口成脏,而且张牙舞爪,时不时的拿眼前的少年练习一下掌法与指法。按照他这个弟子的说法来说,那就是“什么高手风范?全他妈的是装出来的屁!本少爷我就是被这个老不死的家伙给带坏的,想我一代豪门子弟,江湖未来十大杰出青年之一的大好苗子就这样被他糟蹋了!四岁就逼我偷看女孩洗澡,五岁就逼女孩偷看我洗澡,你说说,还有什么是那老不死的干不出来的?”

不管怎样,这位师徒之间的对话看起来似乎言之凿凿,各具一辞,短时间内很难有要分出胜负的样子,这南乡云吞馆的小二便在这个时候捧着个笑脸来了。

这位小二看起来个头短小,却一副极为精干的模样,一开口便是地道的皇城腔:“哎哟,二位爷,您二老终于吃完啦?小的在这里跑堂也有三年多了,这见过的人啊没有万儿也有八千,可就没见过二位爷您这样能吃的!您二位这一顿吃下来啊,小店这一天就可以提前打烊喽!”

这话一说出来,四周侧目看热闹的食客们无不哄堂大笑起来。唐子玉得意洋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拱手向四周打招呼,被宋晚秋恶狠狠的一瞪,顿时气焰就下来了,乖乖地坐了下来继续消灭剩下的云吞。

“小二,结帐,多少钱?”宋晚秋开始掏自己的钱袋,满脸压抑得都是怨愤。

小二极为擅长观颜查色,也小心翼翼地在一旁说道:“加上酒钱一共是二十五两六钱。”

“什么!”宋晚秋一个哆嗦,钱袋险些从手里面跌了下来“这酒不是才十两银子么?”

小二在一旁露出了个人畜无害的笑容,道:“是啊,可是二位爷一共吃了一百五十六碗云吞……”

伴着南乡云吞馆齐齐响起的抽气声,宋晚秋终于抓狂。

“你这个不肖徒,过来受死吧!看招,天崩地裂!”

“哇,师父,你自己也吃了一小半的啊,圣人云:君子动口动手,不要动粗啊!”

“你还好意思说!叫你娘给你来收尸吧!”宋晚秋将手中的银子在桌面上一拍,转头便追着已经远遁的唐子玉而去,只剩着那小二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厚厚的桌子里面深深嵌着的一锭银子:“我的个亲娘喂,这银子可要小的怎么拿啊?”

秦淮苏府,步云阁。

苏文绾一如既往的呆在他的书房,将自己埋在成堆的资料之中没日夜的泡在这些如海洋一般的情报与数据当中,抽丝剥茧一般整理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苏文衾很小心的站在一旁,深怕打搅了面前这位少年的思路。

良久,苏文绾感觉到身上有些冷了,剧烈咳嗽起来,这才发现跟前站立的二哥。

苏文绾轻轻放下手中的卷宗,仰躺在长椅上,闭着眼睛,显得有些疲倦的样子,脸上露出个淡淡的笑容:“什么事?”苏文衾轻声说道:“三弟,那个人,他走了!”

苏文绾眼珠一动,眼帘拉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丝光芒:“确定么?”

苏文衾点了点头,说道:“二叔那里的消息,应该可靠。”苏文绾缓缓呼出一口长气,如释重负一般说道:“那让他们都撤了吧!”

苏文衾笑了笑,说道:“三弟你也有害怕的时候么?”苏文绾嘴角浮起一个略显清冷的微笑:“如果说不怕,那是骗人的。毕竟无论是谁都会希望直接面对那个人,而且是以一种敌对的身份出现。”

苏文衾笑道:“三弟是不是有些多心了?现在应该没人会把矛头对向我们啊,更不用说请那个人来对付我们苏家了。”苏文绾偏了偏头,看了看苏文衾,有些赞赏的笑了笑,说道:“你说的对,但是万事一定要有个准备。而且,我们绝对不能小看我们的对手,虽然这次唐家的王牌已经被废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实力可以与唐家叫板。”苏文绾说着从长椅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前:“这么多年来,正因为有那个人的存在,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对唐家下手了,所以唐家的实力究竟有多深没有人知道。我们这次仅仅是把唐家的外墙给敲毁了,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深不可测的唐家内府啊!”

苏文绾看着窗外满园无限的风光,略微感慨的说道:“和唐家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啊!”

苏文衾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的来到苏文绾的身边,一拍他的肩膀,说道:“三弟,我和大哥都会帮你的!”

苏文绾冲着苏文衾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眼光凝视着窗外,心中默默呢喃着:“二十年,扳倒唐家,至少需要二十年的时间!”

但是,这副身体,能给我二十年的时间么?

苏文绾的手不自觉地抓着自己的胸口,那灰白色的眸子里面沉静无比。

秦淮唐府,藏剑阁。

“嘘,别吵,少爷正在沐浴呢。”

两名美貌的少女在内屋的门口小声的吃吃笑着,时不时地拿眼睛透过纱帘去窥视里面的少年。

她们的主子四岁便离开了唐府,平日里只是碎言碎语的听说,如今得见,引得唐府上下的家人仆从们纷纷好奇的在藏剑阁附近游来荡去。

唐子玉静坐在水桶之中,任那漂着花瓣的热水在身旁荡漾,也任着一旁丫鬟柔弱无骨的素手在他身上轻轻擦拭,他闭着双眼,所有的心思全部沉浸到方才与宋晚秋对话的回忆中去了。

“知道你现在什么处境么?”

“知道……功高震主,众矢之的!”

“那你知道你们唐家现在什么处境么?”

“了解……十面埋伏,四面楚歌!”

“嗯,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看破红尘,告老回乡!”

“别扯淡,你倒是可以光着屁股一走了之,但你的父亲,母亲,家人,亲戚,家族呢?”

“……”

“你是唐家家主一脉的嫡系独子,将来这个重担怕是要由你来挑了,你可想过?”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