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过又怎样?”

“想过就没有什么其他的筹划么?”

“老头子,少爷我才十四也,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别把我扯上好不好?这次我已经被楚天河那老匹夫给害了一回了,我这脆弱受伤的心灵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哪!”

“你一出生就注定了要卷入这种纷争之中,这是你的命,你逃不脱,挣不掉,你带着唐家的名字生,将来死了,墓碑上也会写着唐家的名字。所以,你与其被动挨打,不如力争上游,也许你们唐家还能多繁盛个几年。”

“照你这么说,反正都有衰败的一天,那还争个什么争啊?”

“哦,那你在辽海国的时候别人要砍你的时候,你岂不是直接把脖子伸过去,让他砍死你得了,反正你迟早要死的,干吗还把自己折腾得,爽到进天牢?”

“靠,老头子,你有没有搞错啊,这种歪理也让你说得振振有辞?”

“你看,事情虽不一样,但是道理是一样的,你一出生到这个世上便是为了一个争字!有的人是为了一条活路,有的人是为了权力地位,有的人是为了金钱享乐,有的人是为了爱情幸福,你有没有想过,你是为了什么?”

“老头子,你看着我诚恳的眼神就明白我已经知道错了!请你不要拿这种问题来折腾我,这样的问题想多了,会疯的……”

“哦,想多了会疯,但是不想会傻,你选哪样?”

“这……”

“你看,你的犹豫已经告诉我答案了。对于你来说,让你抛弃你的聪明才智,不如直接疯算了,这就是你生来与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正因为你的出身不一样,才能不一样,遭遇不一样,所以注定了你的人生也会与别人不一样。这是你无论怎样都无法回避的命运。”

“……老头子,那照你这样说,我们唐家还有救么?”

“没救!”

“靠,你还真是说的干脆绝情啊!不知道什么叫做含蓄婉转啊?”

“这个世上,任何的人,任何的家族,任何的势力,任何的王朝,总会有烟消云灭的一天,但是我们唯一所要能做的就是让这些人,这些家族,这些势力,这些王朝因为我们的存在而显得更加的丰富多彩而已。”

“听起来似乎很不错,但是我该怎么办?”

“那你之前为何那样拼命去搬救兵?”

“因为我不想我的亲人将来被楚天南四处追杀,无藏身之地。”

“你看,你心里面其实想得很清楚嘛!早就知道答案,却一直在逃避,你在害怕这千斤重担下的责任么?”

“有点……我怕我走错一步,会害了所有的人!”

“不要妄自菲薄,你父亲托我教诲你,就是希望将来唐家能在你的手里延续下去。我给了你这世上所没有的知识与智慧,传授给你保命立身的武功,就是希望看着你能做一点有趣的事情,这样我老人家平日里也就不会太无聊了。”

“老头子……你干吗不自己做?”

“我知道的太多,若管得太多,会有天遣!”

“哈,你也有怕的时候?”

“不是怕,而是人不可与天斗!”

“我有点明白了,但是你刚才跟我说的那个问题,我还是没有彻底想清楚。不过没有关系,我会慢慢想的,眼下看来,我们唐家最起码的是先明哲保身,低调一点的好。”

“嗯,孺子可教。那你自己可有什么计划打算么?”

“没有!”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这里有一个锦囊,回家以后打开来看,按照我说的去做,可以为你争取十年左右的时间。在这十年里,楚天河需要休养生息,你们的对手需要抓紧时间壮大,而你们所需要做的就是低调熬过这段时间。”

“熬过这段时间呢?”

“这段时间里面你们不能有过激的动作,以免刺激楚天河不惜一切代价来铲除唐家,必须要忍到他大限快到的时候,在他的皇子发动夺嫡之争的时候,你们唐家便可乘势而起,再享百年辉煌。”

“高,实在是高!”

“在夸奖你师父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做出这样猥琐的表情?”

“若是他的皇子之间没有发生夺嫡之争呢?”

“他们若不争,你不会逼着他们争,诱着他们争啊?树欲静而风不止,此为造势!”

“师父,我对你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啊……”

“打住,这话太耳熟了,换点别的,来点实际点的!”

“师父对我恩重如山,若有吩咐,弟子无有不从!”

“认识你十年,就这句还中听!”

“那是,弟子对师父那是高山仰止,是我们后代晚学的一代楷模啊,平日里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里是非常尊敬的!师父!”

“好好好,也不枉为师平日教诲一场,来,把刚刚吃云吞的钱给报了吧……”

秦淮霸桥底下,相聚十年的师徒,临别时故作嘻笑了一阵,两人突然之间沉默下来。

一阵河风吹来,带起两人的衣角,宋晚秋突然一笑,拍了拍唐子玉肩膀的灰尘,说道:“臭小子,走吧!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以后可就要靠你自己了!”

唐子玉点了点头,一时间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脚下转过了身,迈了一步,身子停了一停,似乎想要回头看一眼,但却终于忍住了。

唐子玉在宋晚秋的眼中渐行渐远,宋晚秋凝视着这少年有些淡薄的身影,突然大声道:“子玉!”

唐子玉回过头来,语气中有些恋恋不舍:“师父!”

宋晚秋道:“以后在外面尽量不要提为师的名字。”

唐子玉有些哽咽:“师父,你是怕你敌人太多给我带来麻烦么?徒儿不怕的!”

宋晚秋道:“不是,我是怕你万一不争气,给我丢脸!”

唐子玉额头青筋暴起:“……”

“少爷?少爷?”芸儿脆生生的声音将唐子玉从深沉的思绪中唤醒。“该更衣了,要不该着凉了!”

唐子玉长叹一口气,点了点头,想起十年从师的点点滴滴,那些日子的细碎记忆在此时一股脑儿的涌上心头,却别有一番滋味。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