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缘分,终有一别,此次离别,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师父您呢?

唐家的敌人太多了,不知道子玉能不能应付得来呢,师父!

唐子玉细细抚摩着手中的锦囊,如星一般明亮的眸子落在上面,久久没有移动。

可保唐家十年无忧的计策,会是什么呢?

唐子玉缓缓打开机囊,呼吸沉重地抽出里面的丝绢,他郑重其事地打开定睛一看,顿时眼前一黑,身体一晃,险些摔倒。

正在为唐子玉擦拭身体的芸儿见状,心中万分好奇,悄悄的在身后掂起脚尖,偷偷的瞅了一眼,这一眼看过不打紧,却险些没把她给臊死,小脸顿时羞得飞红,手里的绸布都都差点没抓住,嘴里轻轻的啐了一声。

却见唐子玉眼神痴呆,嘴里碎碎地念叨着:“怎么会有这样的师父……”手里的丝绢悄然滑落在地,一角慢慢舒卷开来,展露出两个大气磅礴龙飞凤舞的字来:嫖妓!

大楚历三百四十四年,五月初七,四皇子楚天南发动九门之乱,进行逼宫。太子趁乱逃出皇宫后,辗转千里,调来大将军王手下兵马进京勤王,平息叛乱。

十九日,大楚玄皇楚行舟驾崩,新皇楚天河登基继位,称楚明皇,年号太和。

二十日,以乔氏为首的四皇子一党尽数覆灭,大楚国都血流成河,秦淮河畔血迹三日不绝。

一场密不可闻的夺嫡之争以太子楚天河胜出的而告结束,可其背后平叛的真相却鲜为人知。其中在整个叛乱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一名少年的功绩也因为种种原因而被逐渐湮没于历史的滚滚红尘之中。

大将军王唐勃在凯旋回京后一反常态的深居家中,十日后,大将军王唐勃主动交出帅印,请辞一切职务和所有封赏,新皇楚天河准其所请,一时唐家恩宠不再。而十四岁便震动天下惊才绝艳的唐家独子唐子玉却从此飞鹰走狗,纵情声色,行恶少之事,有纨绔之风,自此唐家在民间的口碑江河日下,世人皆有仲永之伤、唐家衰落之说。

在平叛中有开城之功的苏家长子苏文宇开始平步青云,在楚玄皇的有意栽培下逐渐成为大楚军界替代唐勃的新一代年轻将领。其弟,苏家次子苏文衾继苏文宇之后如彗星一般崛起,以少年之龄使苏家的财力上翻五倍有余,被人称为“少年陶朱公”。此时在大楚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苏门三杰陆续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楚天河的刻意纵容下,苏家势力疯狂增长,成为继唐家之后的又一大家族势力!

至此,大楚开始了苏唐两家争霸的时代。

同年六月,辽海国镇国元帅纳兰山病逝,其子“霸王”纳兰圭继承了他的遗志,在辽海国登上历史的舞台,开始其充满争议与传奇色彩的一生。

这片战火纷飞的大陆,也由此进入一个英雄出少年的时代。

我们的故事也正是从这里开始揭开序幕……

十年后。

大楚历三百五十五年,太和十年,五月初五。

辽楚边境,一线天。

两边的石壁,峻峭寒冷;峡谷的深处,深邃阴沉!

风,凛冽,高亢的呼啸,发出尖锐的鸣叫。

“大人,过了眼前这个山谷,就是我们大楚的国界了!”

苏文宇的盔甲上刀痕累累,血迹斑斑,他形容憔悴,唯有坚毅在眼中支撑着他和他的部队。

他回过头,看着身后说话的副将,点了点头。在他的身后是两万黑压压的士兵。

士兵们军旗高举,在风中展露残破的骄傲。铁甲满是淋漓血迹,上面遍布的伤痕无声诉说着战事的惨烈。

苏文宇领着部队,缓缓进入山谷。

等着他的,将是最后的一场战斗。

纳兰圭站在山顶,背负双手,俯视着山崖下如蚁的人群,如烈火一般鲜艳的斗篷,在风中狂舞。

这是一位身材魁梧,面容粗犷的男子,他满是胡髯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乱舞!”

在他的身后,乱舞单膝跪地,仰视着伟岸的背影,面容冷艳,目光狂热。

纳兰圭头也不回,如火一般炽烈的声音传到她的耳边:“把他们给我留下来!”

乱舞站起身,高佻的身材上紧紧的裹着一件贴身的火红软甲,勾勒出一道惊心动魄的曲线。乱舞的软甲之中伸出一支裸露的胳膊,她眼中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走到纳兰圭的身旁,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大人,我去了!”

纳兰圭望着她,眼中仿佛有暗涌的烈焰:“去吧,让所有的人都看看你……”

“死亡的乱世之舞!”

体内仿佛有火焰被一瞬间点燃,乱舞走到崖边,在风中,轻轻一跃,如一颗火红璀璨的流星,拖着一束刺眼的火光向崖底坠去!

“快看!”山谷中一名士兵指着迅速下坠的火红流星,大声喊道。

士兵们抬头仰视。却只见冷淡的阳光下,一个火红的身影在空中滑翔出一道优美绝伦的轨迹,这个优雅的身影在众人的眼里逆着光,如天神下凡,浑身绽放着刺眼的光芒。

乱舞在空中一挥手,一道极细的绳索在空中抛出,抓住崖壁伸出的苍松,身子在空中仿佛飞翔一般地停顿了一下,又继续下坠。

这个冷艳的女子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着陆,她缓缓直起身来,窈窕的身躯舒展出浓烈的杀机,绝美的面容平静而暗藏疯狂。

“乱舞,让他们知道!”狭长的山谷上方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在山谷回荡。“辽海国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众人再次抬头。

只见一把巨大的钢镰在空中翻滚着,舞出死亡的轨迹。

镰刀如陨石坠地,狠狠地砸在乱舞的身旁,发出巨大的声音,在山谷回荡,溅起四射的飞石。

乱舞提步上前,伸出裸露的胳膊,将钢镰拔出,手指顺着刀锋弯曲的弧线轻轻抚摸,眼中露出兴奋的战意,她缓缓说道。

“纳兰大人御下!”

“辽海国猎魂将军!”

“死神乱舞,在此等候多时……”

乱舞声音略微沙哑,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之气。

她双手高举,手指拨动,巨大的镰刀如车轮一般开始挥舞。

飞速旋转的雪白镰刀带起一股猛烈的旋风,地上的沙石四处飞射,乌黑的长发如妖扭动,乱舞面露冷艳笑容,血红的朱唇轻轻开启:“谁,先来领死!”

来了,回大楚的最后一战!

苏文宇浑身热血沸腾,缓缓拔出长剑,平静的脸上露出傲然的神色,他向后望了一眼,手中长剑用力一挥:“杀!”

战马高高跃起,利刃在空中泛出刺眼的光芒,苏文宇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向乱舞劈去。

“铮!”

铁器交击,发出尖锐的声音。

苏文宇的长剑顺着镰刀月牙形的刃口快速滑落,如噬血的猛兽露出森寒的獠牙,直扑乱舞的手指。

“呵!就是这样,来吧,杀吧!沸腾你体内与生俱来的杀戮之血!”

山崖上,凛冽的风将纳兰圭的斗篷吹得猎猎如军旗,他高高凝视着崖下的战场,心中默默念着。

像是能够感受到纳兰圭的心念,乱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长镰脱手而出,快速旋转,飞如车轮,带着飕飕的风声,向苏文宇的头颅飞去。

苏文宇侧身躲开,长剑如怒涛一般冲向乱舞的胸膛。

乱舞轻灵地腾空跃起,洁白的双手轻轻地点在长剑的剑柄上,在空中一个优雅的翻身,长长的黑发在空中散开,火红的身影在一瞬间定格在众人的眼眸中。

几缕在利刃下被削断的黑发在空中,缓慢地飘落。

那一刹那,人们仿佛看见了一只涅磐的凤凰,又或者是地狱来的血红使者……

那转瞬的擦肩,仿佛一万年的停滞,苏文宇在抬眼与乱舞的对视中,都互相刻骨铭心地了对方身上的乱世强者所独有的强悍气息。

苏文宇从乱舞身边一掠而过,头也不回地向前冲去。

乱舞从苏文宇的身前翻过,转手接过飞舞的镰刀,开始收割生命。

刀光剑影,日月无光。

长镰挥舞,每一次寒光的闪耀,每一次血红的狰狞,都无声地描绘着――这个乱世纷纭的死亡之舞!

纳兰圭缓缓步入遍地尸骸的战场,轻轻合上一位辽海国战士怒睁的眼睛。

乱舞安静地跟在身后。

她的脸上有一丝血迹,如一抹红霞,猩红得美丽如妖。

纳兰圭望着苏文宇远逃的方向,默然良久。

“大人,我没拦住敌军首领,还请责罚!”

乱舞单膝跪下,拔出一把匕首,猛地向肩膀插去。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