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纳兰圭声音低沉。

匕首入肉一分,鲜血沿着白皙的皮肤流淌而下。

纳兰圭转身摇头,用匕首割下斗篷一角,为她轻轻包扎。

乱舞抬头仰视着眼前的男人,眼中一片迷乱。

火红的绸布为乱舞凭添几分妩媚的嫣红。

纳兰圭执着乱舞的手,向山谷中的士兵大声道:“你们见过敢一人拦截万人大军的将军吗!”

士兵们齐声大吼:“见过!”

“你们见过能孤身斩杀五百战士的将军吗!”

士兵们再次大吼:“见过!”

纳兰圭牵着乱舞的手,高举过头,大声道:“这位将军是谁!”

士兵们振臂高呼:“猎魂将军,死神乱舞!”

“我们能惩罚这样的将军吗!”

士兵们疯狂的声音穿云裂空:“不能,不能,不能!”

纳兰圭在士兵们狂热的嚎叫声中,转头对乱舞温柔的笑:“以后请不要再做这种傻事!”

乱舞面容冷峻,眼中却有迷雾升腾。

归途之中,夕阳如血,纳兰圭与乱舞并骑而行。

“就算你要留下他,我也会放他回去的!”纳兰圭轻声说着“苏门三杰,少了他,可是不行的!没有了苏文宇的强大武力,苏氏家族很难与唐氏家族那个庞然大物相抗衡。”

乱舞没有说话,安静地聆听是她的习惯。

“楚国,不能让她安静下来!”纳兰圭嘴角微笑。

乱舞忽然开口说道:“苏文宇,他很强!”

纳兰圭点头:“他不是最强的!”

乱舞问:“谁是?”

纳兰圭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眉宇间因为这个即将吐出的名字而显得庄严肃穆:“天下第一奇才,苏文绾!”

秦淮河畔,孤城暮角,一叶扁舟轻帆垂地。灰白的船帘下,一抹藏青色背影。

他十分削瘦,后背单薄,极细的手腕轻握着一只茶色酒杯。清朗的面容下,淡淡的死灰色。漫不经心。

他静静凝视清酒荡漾开的纹路,良久,少年一声轻笑,一饮而尽。最后一滴清酒润入喉中,他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这剧烈的咳嗽让他弓下腰,看不清表情。咳嗽渐止,他抬头,捂着嘴的丝巾上有丝丝血迹。

年轻的少年放下酒杯,依然微笑,漫不经心。

腰间浅碧色的玉染上了一滴殷红,似残阳缓缓湮灭在水底。他轻捧起那枚玉,仔细擦去上面的血渍,随即紧紧将其握入手心。由于太过用力而显得手指有些发白。

他把目光投向远方。

一位年长的仆人弯腰道:“少主,两封密报!”

他轻声道:“说。”

“北方急报,纳兰圭五万骑兵大败苏文宇将军!”

他面容不变,水波不兴。

“南方密报,唐子玉密调五绝进京!”

面容清秀俊朗的少年嘴角勾勒出一丝微笑,风轻云淡。

他眼光远眺,唇齿轻启。

“起风了!”

不远处,江水茫茫,几几平沙雁,盘旋惊散。

天边暗流滚动,风起云涌!

苏家年轻的上位者长身而立,目光深邃。

唐子玉!这一天,我苏文绾!

等你十年了!

大楚国都,秦淮。

秦淮河的两畔繁花似锦,歌舞升平。

豪宅大院门口挂着的大红灯笼为这奢靡的景象增添了几分喜庆之色。热闹繁华的小巷中车水马龙,纸醉金迷。来往的男人们顾盼神飞,春风得意。

唐子玉身穿锦衣华服,头戴秀士巾,手摇纸墨扇。当年铁血的少年在这英雄冢之中厮混十年已经变成了一个风流潇洒,玉树临风的浪荡公子。在他的身后是一位蓝布长衫,身材矮胖,形容猥琐,仆从打扮的男子,这是与唐子玉从小一起长大的仆人,王子安。

这两人在这小巷中招摇穿行,所到之处,路人无不避开,退到路边躬身施礼。

路旁自觉美貌的卖笑女子们纷纷飞眼乱抛,秋波频送。

“唐公子,您已经许久没有来找蓉儿了!”

“哪有!才两个月而已!”

“唐公子,进来坐坐嘛!”

“我怕我进去就出不来啦!”

“唐公子,奴家今天又作了一首小调,进来听听嘛!”

“靠,上次听了你的小调,我上吐下泻整整三……个月!这次你还来?小心我控告你谋杀……”

一边应付着多情的姑娘们,唐子玉渐行渐远,来到沉香阁的门前。

唐子玉咳嗽了一声,子安很配合地递上了帖子。

门口的将烫得金灿灿的帖子打开,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扯着嗓子高声唱喏道:“秦淮十大杰出青年京城房事状元玉面飞龙俏郎君唐府唐子玉到!”

唐子玉在众人敬畏的目光中微笑着摇着扇子,走入楼中。

“子安,这个拜帖,谁写的?”唐子玉借着扇子的遮挡,表情十分猥琐。

“府上那个半吊子师爷,辉煌唐朝!怎么,写得不满意?”子安立刻十分配合的做出狗腿状。

“骚,十分非常以及相当的骚!”唐子玉小声道“不过,本少爷我喜欢!”

王子安陪笑道:“少爷喜欢就好!下次让他写个更骚的!”

“子安,那沉香姑娘,真有你说得那么好?”唐子玉目不斜视地打量着这楼宇阑干旁的姑娘们,声音压低了说道。

“公子放心,盛名之下无虚士嘛!”子安脑袋向他这边微微偏了一点,说道。

“靠,按你的意思来说,你也没有见过是吧?”唐子玉微笑着冲楼上一位美貌的女子轻轻点头,声音低沉而带怒意。

“小人怎敢先公子一步,观瞻得沉香姑娘的仪容啊!这个头筹自然是要让给公子拔的嘛!”子安反应快捷,轻声说道。

“嗯,也有道理!今天这姑娘要是漂亮,赏银自然少不了你的!”唐子玉一把收拢扇子,笑道。

“分内之事,怎敢言赏!”子安将头低下,陪笑道。

两人正低声嘀咕中,便听见一声琴响,一个女声清脆响起:“沉香姑娘拜见各位大爷!”

那声音娇软滴滴,听得人全身酥软。

唐子玉和子安抬起头望去。

便见一位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女子婷婷地走了出来。

两人立刻石化。

干依娘啦,本少爷是来看美女的,不是来看东瀛相扑的!

最爱惹事生非的唐家恶少正要拍案而起,子安忽然拉住他的手,说道:“少爷,好像不是沉香姑娘!”

话音刚落,只见从那相扑运动员身后又走出一位身材婀娜多姿的美女,那女子在这光彩照人的楼宇中侧对着众人,穿着浅黄色的绸衫,水袖拖地,仪态万千。

唐子玉拍桌跺足,大声高呼道:“转身,转身,转身!”

很快楼宇中就传遍了众人的高声呼喊声。

那女子在众人齐声的呼喊声中,缓缓回头,带着一股倾城的温柔,冲着唐子玉嫣然一笑。

却见唐子玉立刻一个哆嗦,转身一把搂住子安,眼泪哗哗地流淌。

子安惊讶道:“少爷,你怎么了?这个女人就算漂亮,也不用这样激动吧?”

唐子玉哽咽道:“她让我想起了我童年的奶妈!”

子安满脸贱贱的笑容,问道:“哪位奶妈?”

唐子玉使劲嚎啕道:“如花啊!”

自大楚历三百五十五年,楚天河继位以来,至今已有十年岁月。昔日九门之乱的风波早已消散于历史的最深处,在那次动乱之中崭露头角的少年英雄们却各有不同的命运发展。楚天河用七年的时间休养生息,大楚的经济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段时间百姓安居乐业,大楚一片歌舞升平,人称“太和盛世”。

太和七年,楚国南疆邻国吐蕃发兵攻打楚国南方边陲重镇广济州,楚天河大怒,拜苏文宇为上将军,率兵十万,南下抗敌。年岁二十八的苏文宇初率大军,虽战争伊始十战十败,但苏文宇坚刚难夺其志的性格让他毫不气馁,连败连战,最终于太和七年十二月七日抓住机会,亲率三千骑兵夜袭吐蕃粮草重地夜岚山,将吐蕃八万大军的粮草付之一炬,副将淳于楼率三万精兵埋伏于夜岚山必经之地,待吐蕃援军赶到,与苏文宇两面夹击,两国战事一战而定。

太和八年,苏文宇奉楚天河之令,攻打吐蕃,楚军携夜岚山大胜之威,连下吐蕃七城,威震南疆。同年七月,吐蕃国王派出使者议和,楚国与吐蕃国签订和约,吐蕃向大楚称臣。

刚刚进入耳顺之年的楚天河逢此扬威大胜,圣君之名在朝野不断传颂。这位心怀雄心壮志的老人在隐忍多年之后,开始了不断扩张的战争。

同年,辽海国与其西部邻国沙国交恶,两国展开大战。辽海国国王必力格派三路大军西征。中路与南路大军遭遇沙国重创,北路大军在纳兰圭的率领下,抛弃步兵与辎重,仅率七千骑兵绕过沙国的防御线,千里奔袭沙国首都阿卡拉。纳兰圭御下的猎魂将军乱舞深夜潜入城中打开城门,七千骑兵高举马刀,血洗阿卡拉,沙国国王在其爱妃的寝宫被擒。次日,沙国国王在纳兰圭的剑下俯首称臣,向辽海国投降,以骠悍闻名的沙国便这样成为了辽海国的属国。

是役,纳兰圭凭其一人之力扭转战局,其千里奔袭,战术开创当代骑兵战略与战术先河,纳兰圭之名震动天下。

太和九年,初次品尝到大战胜利滋味的楚天河再次派出苏文宇,借辽海国大战方息之际,企图趁火打劫,北犯辽海国边境。同样优秀的年轻将领苏文宇和纳兰圭各率本国兵马在两国边境展开了长达一年半的厮杀。

太和十年,虽然纳兰圭击败苏文宇,但这长达十八个月的战争让两国都疲惫不堪,沙国,吐蕃国,这两个新近归顺的国家民心不稳,日夜思念重新独立。而与这片大陆只有一道海峡之隔的岛国,东瀛也在此时蠢蠢欲动。沿海四处流窜的倭寇犯边,楚国四处皆敌,危机四伏。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