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的嫖客姑娘们哈哈一笑,一哄而散。

唐子玉翻身下床,飞速穿衣,怒骂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

王子安满脸苦笑:“少爷,您这不正在兴头上嘛,我哪里敢扫您的兴啊!”

唐子玉劈头盖脸地骂道:“屁话!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连轻重都分不轻了?你的脑子让狗给吃了啊?”

王子安满脸郁闷,嘴里暗自叨叨:“喊也是骂,不喊也是骂,你要我怎么办嘛!”

唐子玉正在穿上衣,听见他嘟囔,喝道:“说什么哪!”

王子安陪笑道:“没有没有,少爷你快点吧!今儿若是迟到了,怕是少不了一顿责罚的呀!”

唐子玉看着秋香一边在给他系腰带,一边道:“废话,这还用你说!”

穿戴完毕,唐子玉大手一挥:“快走!”说完便似狼突鼠奔一般,飞速离去。

在离开门口之前,唐子玉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头也不回的向后一扔,那银票入飞刀一般,顿时插入那檀木鸳鸯床的床腿,入木三分后便立刻软软地耷拉了下来。

秋香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张深深嵌入到了床腿柱上的银票,半晌呆呆地说了一句:“我的妈呀,这让奴家怎么拿啊!”

颐香苑大厅的一名老者看着唐子玉和王子安飞速离去的身影,低低的长叹一口气:“天下第一世家竟然没落至此,唐家怕是要败在这个人手上了!”

一时间,老者周围听见此话的人,无不想起十年前大楚唐家鼎盛时期的情景,再想到现在无不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只是这轻微的叹气声立刻便被颐香苑内重新涌起的歌舞嘻笑之声给掩盖,如一朵小小的浪花,击碎在岸边的礁石上,立刻便被后面汹涌而来的海水给掩盖。

楚都秦淮,烟花似锦,繁华甲天下。凡开国定都者多选此地为国都,至今已历三代。前朝才子柳永一首佳词流传于世,说的便是这三朝古都的盛世美景。

东南形胜,三朝都会,秦淮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山献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嘻嘻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楚国,自古以来,便有“天下文化尽出楚矣”的说法,而楚国文化尽在秦淮。这里不仅是便是文人墨客争相向往,歌女舞伎争奇斗艳的文化艺术中心,更是大楚的政治权力中心,无数的权贵世家在这里倒下,无数的新贵又在这里崛起。百年来唯有一家在这块土地上屹立不倒,这便是号称“天下第一世家”的唐家。唐家自三百年前大楚建立之时便随之登上历史舞台,经过两百年的休养生息和暗中经营,唐家已经一跃成为天下最有影响力的世家,历朝历代其家门涌现的文臣武将数不胜数,直至近一百年绝代名将唐勃的出现将唐家推上了历史的最高峰,一时间,天下知有唐而不知有楚,唐家威名无以复加。

古人云:极盛之后,便是极衰。到十年前,被封为大将军王的唐勃挟尼布罗撒大胜之威班师回朝后,却突然卸甲归田,在秦淮安居乐业地做了一个富家翁,让天下莫不诧异。而唐家近百年来门丁渐稀,到唐子玉这一代,诺大的唐家家主一系竟只剩他一根独苗,自此天下唐家皆有衰落之说。

唐子玉一路上匆匆忙忙赶去的草甫学堂便是大楚赫赫有名的最高级学府,唯有名门望族的子弟与在会试中高中的举人才有资格进入学府进行深造。唐子玉虽然极恶读书,经常旷课,但却在其父唐勃的威压下却不得不在草甫学堂乖乖的蹭日子。平日里曹大学士早就看这个除了飞鹰走狗就是沾花惹草的纨绔子弟不顺眼已久,今日里若是让他逮着机会,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唐子玉一路上轻功尽展,耳边风飕飕乱响,速度竟比骏马还要快上几分。

三里多路,唐子玉茶盏功夫便赶到。翻过墙之后,便见大学士曹进朗脸色阴沉地看着沙漏,最后一丝沙落地为尘的时候,陪读王子安的声音在草甫学堂中响起:“大将军王之子二等子爵唐子玉,到!”

原本书声啷啷的草甫学堂顿时安静得针落可闻,所有的人都顺着大学士曹进朗瞬间阴沉下来的目光望着站在门口四处点头作揖故作镇定的唐子玉和他脸上那红艳得刺眼的红唇印。

草甫学堂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狂笑声,这笑声夹杂着呼喊声,拍桌子声乱成一片,只惊得河边呼啦飞起一片鹧鸪,王子安莫名其妙的回头挠了挠脑袋,心中暗自庆幸:还好,总算没迟到!

人生最美好的境界是什么?

是家财万贯?

是权势倾天?

还是膝下满堂?

对本少爷而言,都不是!

在本少爷看来,人生最美好的境界就是:美女如云!

就像本少爷现在这样!

“少爷,少爷!”

古人云:美人如玉。说的是美人的肌肤应该像玉石一般雪白嫩滑。其实在本少爷看来,应该说的是美女的声音应该如玉石一般润滑可人。

当唐子玉说到这个高深的理论的时候,坐在他旁边身着金缕衣的一个女子吃吃地笑着,怎么也不肯同意他的说法。

唐子玉只好一本正经地跟她解释:“世人皆云:美女最基本的除了要相貌出众,身材风流外,最基础的应该是肌肤如雪,触摸起来应该如脂如膏,有流苏一般的触感。”

说到这里,旁边的几个女子笑得花枝乱颤,纷纷娇嗔道:“公子好坏!”

唐子玉瞪了她们一眼,声厉色疾地说道:“严肃点,我这上课呢!”

“哈哈哈!”

这帮娘们笑得更厉害了!

风流少年眼前花红柳绿,莺歌燕舞,身旁坐的几个女子正可谓是环肥燕瘦,各有所长,如此多的美女坐在一起笑将起来,不可谓不乱人心,不可谓不壮观也!

唐子玉无奈地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其实,在本少爷看来身为美女的首要条件是应该有如玉如珠一般的声音。”

坐在我身后正在给我轻轻捶背的一个女子好容易止住了笑,问道:“这是为何?”

美人垂询,何等荣耀,怎可不答?

唐子玉得意万分地说道:“诸位娘子你们想啊,想来如果王昭君那样的美女远赴漠北,长得虽然天仙一般,如诗如画,但是如果一开口便如刀剑齐鸣,铁器铮铮一般,可是何等风景啊?”

“哈哈哈哈!”

众美女又是一阵大笑。

“当然,若是一个绝色美女长得再国色天香,若生了一副男人般的嗓子,那就更加大大的不妙了!”唐子玉打了个哈哈,附和着这翻天的笑声,继续说道。

“公子,是不是这样啊?”一个粗犷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那声音犹如成百上千的老牛齐声低嚎。

靠!

哪个家伙不想活了,吓唬我啊,本少爷吓大的!

唐子玉骂骂咧咧,扭头一看!

猪……啊!

精神受到惨烈重创的青年一声惨嚎,声音之凄厉直感天动地,旷古铄今。

只见一个头戴九尾金凤冠、身穿水红大袄、下着翠绿绣花裤的男子露出血盆大口嫣然笑着,颔下居然还飘着雪白的胡子!

长得丑就算了,居然还出来装人妖!

知不知道你这是影响市容啊!

小心本少爷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和精神损害罪去刑部投诉你!

“公子,唐公子!”

唐子玉跳脚大骂,环顾四周一看,方才的莺莺燕燕居然因为这个变态的出现全部吓得作鸟兽散了。

号称秦淮十害之首的少年顿时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戟指大骂道:“靠,本少爷与你有什么仇怨居然下此毒手!你哪个单位的!”

“唐公子,我!”

闭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个德行!还留着那么长的胡子呢,我靠,才一说你居然还就捋上了!你以为你是大学士曹进朗那个老不死的家伙啊!没什么事装酸,妈妈的,今天早饭算是白吃了!

“唐子玉,你给老夫站起来!”

谁啊?胆子这么大,居然敢直呼本少爷的名字!

“我!老不死的大学士曹进朗!”

雕梁画栋、花红柳绿霎时间烟消云散,唐子玉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睁眼一看,一个面色铁青,额头血管根根暴起的老人站在的面前狞笑着。

“啪!”

一声声清脆的戒尺声伴着冲天的狂笑声,响彻草甫学堂。

放学……

“少爷,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王子安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陪笑,唯恐惹眼前这位脸色阴沉的主子不高兴“少爷你也睡得太死了!我怎么推你都推不醒!这下好了,曹大学士肯定会在老爷那里告状的,搞不好,还会闹上朝廷!”

唐子玉抱怨道:“我哪知道啊,梦话而已,当什么真啊!这老头子一点肚量都没有。”

“还好意思说!”王子安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唐子玉立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声音拔高了一个八度。

王子安一个哆嗦,立刻施展乾坤大挪移第七层功夫:“少爷,上次老爷才罚你闭门思过,这次我看你是在劫难逃了!”

“子安!”唐子玉深情地望着王子安。

王子安打了个哆嗦,伸头探脑地四处张望了一下,颤声说道:“什么?”

“你什么时候进我们唐府的?”

“十二年前”子安恭恭敬敬答道。

不良少年很满意王子安的这种态度。

“我们唐府待你如何?”

“生同再造!”

“本少爷待你如何?”

“少爷待我有如春风般温暖,有如甘霖一般滋润久旱的大地,有如……”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