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见她说的八面玲珑,滑不溜手的,也不愿再咄咄逼人,他莞尔一笑,回头对王子安说道:“今儿个你还不错,没带错地方。这容妈说话,本少爷我听着高兴。”说完坏坏地一笑,取出一锭银子,说道:“容妈兀怪,本少爷也是今日方闻您这儿的姑娘清丽脱俗,尤其是头牌萱萱姑娘,可谓是名声在外,艳名远播啊!这不,本少爷不就来了么?今日虽然还没见着其他姑娘,便见到国色天香的容妈,就算现在便打道回府也值了!”

容妈被唐子玉一番奉承说得眉毛弯成了一道弧线,一双飞眼含情带笑,她久在风月场,什么没见过,什么没听过?只是任何女人被人称赞长得美丽漂亮,都不免心中窃喜罢了。她一挥手中罗帕,做了个轻嗔慢打的姿势:“哎唷,唐公子的嘴可真甜啊,难怪秦淮的姑娘们一提起公子爷就春心骚动,恨不得立刻投怀送抱哪!”

“喔,真的?那等会就让容妈亲自做陪咯?”

容妈趴在唐子玉身边娇滴滴地说道:“得蒙唐公子垂青,真是奴家前生修来的造化。怕只怕等下唐公子见着了萱萱公主,就忘了方才说的话了!”

唐子玉哈哈一笑,凑在容妈妈耳边,轻声说道:“放心,一个都跑不了!”容妈妈掩嘴一笑,从唐子玉怀中站好了身子。

开院子的鸨母尚且如此人物,那她培养的姑娘又是怎样的俊俏可人呢?唐子玉开始对这小榭居的姑娘有一些期盼了。

两人一路打情骂俏,容妈领着唐子玉来到一间偏房,笑着说道:“唐公子在此稍安片刻,再过半个时辰,就是我们萱萱姑娘献艺的时候了。容奴家招呼姑娘们来相陪!”唐子玉四处打量了一下,虽说是偏房,却十分别致,丝毫没有青楼的粉脂气息,四处皆是淡雅的雕阑画栋,房前一条对联格外引人注目:割离心头半点肉,舍却痴情一片天。居中的对联为:醉忘红尘。

唐子玉摇着扇子,微微笑着,心想这对联倒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搁在这胭脂粉堆之中,却有些红粉骷髅,入世修行的味道了。看得出这厢的主人是一个颇为内秀的人物。进了房,房中摆设简约而不简单,盆景,墨宝,家什,点心的摆放都十分别致,透出一股淡淡的书卷气息。唐子玉嘿嘿一笑:“好嘛,敢情本少爷到这里来念书来了!”

王子安在一旁凑了上来,陪笑道:“可不是嘛,这萱萱姑娘听说原本是一小国公主,如今国破家亡,流落至此,一身才艺堪称当代一绝,气质学识那是更不用说了。”唐子玉扭头看他,笑道:“这萱萱公主长得怎么样?”王子安连忙道:“少主,您前阵被老爷给关了一阵,有所不知。这萱萱公主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只是蒙着个纱巾。怪神秘的!有人说她是个绝色美人儿,有人说她根本就是个丑八怪,没办法见人才把脸遮起来。”唐子玉怪笑道:“你蛮熟悉嘛,没少扔银子进来吧?”王子安点头哈腰的谀笑:“少主明鉴!也就平日里得空过来隔着屋子听几个小曲儿,平日里没办法亲眼见到萱萱公主,粘点这香气也是好的。”唐子玉踢了他一脚,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去你的吧,找你的相好去!没出息的东西,等下跟本少爷去见这萱萱公主的庐山真面目去!”王子安喜笑颜开,屁颠颠地去了。

王子安方走,容妈便领着两个姑娘款款的来了,对唐子玉说道:“这是红儿和雪儿,还望公子爷不要嫌弃女儿们粗鄙丑陋!”说完指着一边坐着吃点心,一边色眯眯地上下打量眼前女子的唐子玉,道:“这位是当今天下第一家族的少主,唐子玉。女儿们都伺候周到了,唐公子是出了名的惜花之人,把他伺候开心了,赏你们点什么,那就是你们上辈子修来的造化了。”唐子玉心中暗笑,好嘛,这高帽子一顶接一顶,干吗啊?想抢钱,明说啊!

容妈妈话音说完,两个姑娘娇一起开口脆生生地说道:“唐公子好!”

唐子玉用扇子止住两人盈盈下拜的动作,笑道:“好了好了,这样的女子如若也算粗鄙丑陋,那无盐膜母岂不都是九天仙女了?”这两位女子颇为秀丽,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一个衣着鲜红而不媚之以俗,一个衣着如雪而不欺之以冷。两人中一人身着红衣,顾名思义,想来便是喜着红衣的缘故而唤红儿,她手端一玉盘,上有三酒杯,一玉壶,浓浓的酒香便从这玉壶中不绝的散发出来,越发得衬得眼前的女子妩媚异常;另一人身着白衣,估计便是雪儿,她怀抱一琵琶,身材娇弱,楚楚可怜。容妈笑着对唐子玉说道:“唐公子在此稍歇片刻,待会奴家便来领唐公子去正厅。”唐公子目视着容妈将门带上,回过头来笑着示意两人坐下:“会唱什么小曲儿啊?”

那红儿性子活泼跳跃,笑脸如花,说道:“公子爷想听什么曲儿,红儿就给您唱什么曲儿。”那雪儿怀抱着琵琶坐在唐子玉对面,一双晶莹的大眼睛盯着唐子玉眨巴眨巴的,十分可人。唐子玉轻摇纸扇,说道:“随便唱个什么吧,就你们平日里经常唱的?”红儿脆生生的应道:“那红儿就先给您来一段《青玉案·元夕》如何?”说罢旁边的雪儿十分默契的拨弄了几个音,手指轻拢慢捻,便开始弹奏起来。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红儿嗓音极脆,听起来仿佛在饮一泉致清致纯的溪水一般,沁人心脾。这四处可闻的曲儿让她唱得跌宕起伏颇有些荡气回肠,唐子玉心中暗自动容。

这小榭居的姑娘果然与众不同,难怪门槛格调如此之高。唐子玉心中暗自思量,只是这小榭居与苏家究竟是个什么关系?是苏文衾的人开的,还是开小榭居的人找到了苏家的势力为后盾,还是根本就是吹嘘撑门面的?这点不得不分清楚,因为这京城脚下苏唐势力错综复杂,犬牙交错,实在是太敏感了,尤其是这小榭居开的这个位置。

等等,位置?

唐子玉忽然一愣,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小榭居位于秦淮的俯瞰图以及苏唐势力图,他越想越是心惊,以至于脸色不自觉的就阴沉了下来。

“公子爷,奴婢唱得不好,请公子爷责罚!”红儿脆脆的声音带着一些委屈,把唐子玉的思绪拉了回来。

唐子玉回过神来,见雪儿和红儿都跪在地上,一脸惊惶。唐子玉笑着上前将她们扶起,温言道:“哪里,方才想起了点其他的事情,不关红儿和雪儿的事。红儿嗓音极好,雪儿琴技也是极佳,平日里都是不多见的,本少爷我十分喜欢。只是这《青玉案》这曲牌有些不合时宜了,唱点别的?”

红儿一张俏脸立刻多云转晴,她笑道:“公子爷想听什么,还是您说吧,万一把您又惹不高兴了,红儿可担待不起呀!”唐子玉故做沉思状,想了会,色色的笑,脸上一副模样:“唱个下流一点的曲儿?”红儿倒还没说话,旁边的雪儿立刻飞红了一张粉脸,低着头,不敢抬头看跟前的这个满脸坏笑的浪荡公子。红儿轻声啐道:“公子爷没个正经!”唐子玉哈哈大笑,将她抱在怀里,说道:“还有更没正经的,怎么样?就在你爷的怀里唱吧?”红儿吃吃的笑,一根葱指在唐子玉胸口一戳。

“海棠枝上月儿斜,云雨恰才歇,兰脑馨香散书舍,暂分别,莫教辜负千金夜。奴家叮咛告说,你再休扯拽,明日早来些。”

红儿轻声唱着小曲儿,一个接一个的飞眼抛将过来。即便是惯见风月的唐子玉也有些抵挡不住。

红儿唱的小曲,却是《西厢记》里头的“生送莺归”那一段,只是“我叮咛告说”那句可能嫌犯忌又或者是不配乐曲,故而改成奴家一词。只是让唐子玉惊讶的是,这丫头选的这首曲儿要说不下流吧,却也是淫词艳曲一类的,要说下流吧,却也字字透着雅,仔细一想,字里行间无处不透露着挑逗与暧昧,无论是曲境还是含义都非常与现场贴切。

唐子玉大笑,一手捻着红儿的下巴,笑道:“好一个云雨恰才歇!只不知何来云雨啊?”

那红儿笑着轻打了一下唐子玉的手,道:“公子爷好坏,就想着占我们女孩家的便宜!”

“哦,那你们让不让本少爷占这点便宜啊?”说罢,唐子玉一把将一旁的雪儿也拉到怀中,左右一边一个,倒也热闹非常。雪儿一声娇呼,倒在唐子玉怀中,似一只兔子一般,温顺无比。

红儿极为机灵,在唐子玉怀中坐起身,说道:“公子爷,红儿为您斟杯酒吧?”唐子玉笑而应允。

酒过三杯,唐子玉不禁问道:“不知你们萱萱姑娘比之二位姑娘如何?”

红儿佯怒道:“公子爷好贪心。得陇望蜀,哼,公子爷最坏了!”说完扑在唐子玉怀里轻轻捶打。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