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呵呵一笑,一手捉住她的双手,一手搂着雪儿说道:“哪里哪里,红儿和雪儿长得美若天仙,又聪颖可人,本少爷实在不敢相信这世间居然还有能够超过我怀里两位美人儿的人物去!”

红儿笑着啐了一口,挣扎着抽出一只手在他身上轻轻掐了一下,飞眼如丝地笑着:“公子爷就会哄人!”

雪儿低头吃吃笑着,轻声说道:“公子爷真懂得哄奴婢开心!奴婢怎敢和萱萱姑娘相比。萱萱姑娘无论是才情相貌都是顶出众的!”

唐子玉愣了一下,又追问了一句:“不知可有雪儿可爱?”

雪儿红着脸低下头,笑道:“雪儿的琴技就是跟萱萱姑娘学的,她一身才艺学识无论在哪都是顶尖的,萤火怎可与皓月争辉?”

唐子玉坏坏地淫笑道:“本少爷就喜欢你这样的萤火!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些许啊?”

雪儿大窘,一颗脑袋都快埋在了胸口,脸上红得快要滴出血一般来。

旁边的红儿立刻跳出来打抱不平,一时间,娇嗔、浪语,淫笑不绝于耳。

就这样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后,一声清脆的筝声突然响起。

红儿发钗散乱,气喘吁吁的在唐子玉怀中一戳:“这下公子爷满意了?萱萱姑娘献艺的时间开始了!”唐子玉哈哈一笑:“什么萱萱不萱萱的,本少爷今天定要和你们‘云雨恰才歇’!”

雪儿脸儿红红地和红儿笑着将唐子玉的胳膊托了起来,领着他出了房门,说道:“奴家叮咛告说,公子再休扯拽,明日早来些!”说完掩着嘴低声笑着。唐子玉整了整衣冠,心中暗赞这两位女子的聪慧与可人,笑着将两张银票放在她们手心里:“一定一定!”

房门外容妈妈早已在一旁等候,她见唐子玉出来,立刻贴了上去,笑道:“唐公子,奴家已经为您准备了一个位置极好的茶位。”

唐子玉潇洒的把扇子一甩,轻轻扇着,手一挥,笑道:“烦劳容妈带路!”

小榭居的正厅不见得很大,中间铺的是镶黄的绒毛地毯,两旁是矮小跪坐的黑色茶席,不多,共二十席。

方一进门,唐子玉左右环顾,发现正厅之中高朋满座,两旁茶席权贵如云。唐子玉心中一动:这人来的还真不少!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有大行台尚书令长子王楚飞,辅国大将军之子张栋梁,礼部尚书长子朱轩,中书令之子李远帆,兵部侍郎左廷右以及国子监和太学院的一干文人们,这些都是秦淮青楼的常客,其他的还有太行商票的东家钱政通,此人是苏唐两大势力之外最有钱的商人,富可敌国,在青楼常有一掷千金之举。威扬镖局少镖头江充,江湖上排得上号的青年高手,一套八卦游龙掌打遍江湖鲜有敌手。还有……

唐子玉本是秦淮名流,唐家之后,虽说唐家近些年有些没落之势,但是瘦死骆驼比马大,谁又能肯定唐家不会重新崛起呢?是以,正厅诸人见着他,无不热情的打招呼,当然,也有对他丝毫不理睬的,譬如朱轩之流,那根本就是死敌。唐子玉一边点头笑而回应,一边一个一个脑袋的数着,却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他一惊,也不管身边的容妈妈要将他领到他的茶位上去,便自行走到了一旁。

唐子玉走到正厅靠后的一个角落,轻轻踢了一脚一带着一对貌美少女的商贾,说道:“喂,一边去。”这话说得不客气之极,那富商跟前的两名少女柳眉一竖,正要骂人,却被那富商一把拉住,一边点头哈腰的拉着两少女向另外一边空的席位而去,一边小声骂道:“你两个贱婢,不想活啦?知道他是谁么?唐家少主,唐公子!真是有眼无珠!”

唐子玉大大咧咧的鸠占鹊巢,丝毫没有半点愧疚之心。他盘腿而坐,偏了偏头,对旁边一张茶座三名男子低声说道:“太子爷,好兴致啊!”

那旁边的男子偏过头来,满脸的胡子中裂开一个笑容,声音却是极低:“子玉,真有你的,本王化成这样你也看得出来?服了!”

唐子玉看着眼前这名男子,中等身材,不高不矮,不瘦不胖,满脸胡髯,威武之极,他颇有些无奈道:“太子爷,您这易容术真是高明啊!只不知道出自谁之手?”太子挤了挤眼睛,促黠而笑:“怎样?”唐子玉嘿嘿一笑,道:“若是出自他人之手,那此人以后大可改行了!”太子哈哈一笑,也不计较唐子玉言语中的一些不敬之意,神色之中全是笑意。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大楚皇帝楚天河的第三子,楚帧。楚天河生有九子,五男四女,长子楚从文,封睿明王。次女楚菁,精通诗文,封东周郡主。三子楚帧,当今皇后独孤朝凤之子,三十三岁被立为太子,才智满天下,朝野口碑颇佳。四子楚道南,封南陵王,也是十分聪睿之人,与苏家交往颇深。行五行六的分为楚玉,楚稹,一貌美为闻名天下,一贤德淑良而称道当今,分封为霞云郡主,琉明郡主。第七子为楚安,熟识武艺,少立战功,封定远侯。第八子楚天,其母身份低贱,在宫中饱受蜚议长大,性格古怪,坚忍孤僻,平日最好与文人清流交往,除太子外与其他皇子相处极差,素来为楚天河所不喜。么女楚晶,年岁尚幼,颇得楚天河疼爱。

楚帧仪表英奇,天资粹美,通晓吐蕃、辽海、东瀛三国语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自幼娴熟兵马,九岁便可左右开弓,实是皇子中的佼佼者。楚帧被立为太子后得到唐家的暗中帮助(唐家历来辅佐太子),与唐子玉甚为相熟,引为至交。平日里楚帧身为太子,言行极为谨慎,想不到今日竟在此地见到他的身影。

但是让唐子玉更感到惊奇的是,在太子旁边还有一人,侧过头来,眉宇坚挺,眼神坚毅,嘴唇极薄,两颊消瘦,正是皇八子楚天!

唐子玉一下就傻了。

楚天此人,平日里极为刚直,少言笑,性格谨慎,在宫中尚且是唯恐说错一句话,一副道学先生的模样,怎么今日竟到这种地方来了?唐子玉一时回不过神来。

楚帧冲唐子玉眨巴了下眼睛,低声道:“被我生拉硬拽来的!”唐子玉一窒,摇头苦笑。

这个太子,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当下小声对皇八子楚天说道:“情况特殊,就恕子玉不能见过太子和八王爷了!”

楚天对他点了点头,嘴唇抿得紧紧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一副天底下人都欠他钱的模样。楚帧继而又,拍了拍茶位上另外一人,说道:“这是你的老相识了,就不多介绍了。”

唐子玉看去,却是当今太子伴当,领着国子监学士衔的柳静元。

柳静元四岁能诗,六岁能文,十一岁便中了秀才,之后便在家中读书,直破万卷,二十岁参加乡试,之后会试,再后殿试,三试全中第一,被楚天河钦点为一榜一甲的状元,是为天子门生。此子才华横溢,学富五车,名满大楚,如今虽仅官为太子殿前行走,国子监学士,但其贵为太子身边的红人,将来楚帧登基继位,少不得有一番大用,假以时日历练一番,登堂拜相也未尝可知。此子风流倜傥,与唐子玉相识于秦淮河的兰舟之上,引为故交。按唐子玉的话来说,这厮诗词书画,琴棋书法都为一绝,不愧是秦淮十大杰出青年之一。

只可惜柳静元由天子做媒,娶了河东望族赵氏家族的大小姐,原本听说是个温柔贤惠的女子,娶过门来一看,虽然貌美如花,但却是个河东狮吼一级的悍妇,相传其独门绝学狮子吼,独步天下,这点柳静元深有体会。不过,怪也只怪柳静元无识人之明,赵大小姐与柳静元也是见过两面,有点交情的。赵大小姐为大楚名门之秀,其家学容貌让柳静元一见倾心,引为天人,而柳静元英俊潇洒,才高八斗更是让赵大小姐神交已久。楚天河一日发现两人恋情,当即赐婚。于是,平日里深藏不露的赵大小姐过门之后本性大发,不仅把柳静元看得死死的,平日里就是柳静元跟个陌生女子说笑两句,回家也少不得一番纠缠。得一木,而失一片林,只把柳静元悔得肠子都断了。

唐子玉一时只觉大奇,这三人平日里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怎地今日里竟然在青楼勾栏之处一起见到?莫非这萱萱公主真有这般的魅力,竟能让这三人不顾朝野议论和家法伺候,舍身来此?

唐子玉拱了拱手,嘻嘻一笑:“文舟(柳静元字)兄,别来无恙!古人曾言:舍生忘死。子玉一直不理解不透彻,今日方才明白,色字当头,这舍生忘死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了!”柳静元也喜把玩纸扇,随即啪的一下合拢,笑骂道:“无暇兄(唐子玉字)好会五十步笑百步!今日威震草府学堂,大楚数百年来闻所未闻,怕是要名垂青史的事啊!”

大楚以武建国,以文治国,极重儒道,草府学堂乃为国家储备人才栋梁之地,能有资格进去的无不是进士或权贵子弟,今日唐子玉唐突无礼,有辱斯文,可以说后果十分严重。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唐子玉听他名嘲暗讽,心中不爽,偏过头去,不再理他,改向楚天说话:“八爷,今儿个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楚天一反常态,破天荒的微微一笑,道:“一张一弛,方是文武之道。我听皇,黄兄说,此处有一女子,琴技颇佳,于是我便跟来看看了。”

唐子玉呵呵笑道:“还是三爷和八爷懂这养生之道啊,此言大善,于我心有戚戚焉!我道中人,我道中人!”旁边的楚帧指着他笑骂道:“好你个唐子玉,拐着弯子骂我们兄弟两啊,你当我们跟你这浪荡公子一样,沾花惹草,不务正业啊!”唐子玉显然跟这几位混得极熟,丝毫不在意,嬉皮笑脸道:“过奖过奖。”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