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虽说交情都颇深,但是却难得在这里一起遇上,商量了一阵,将两张茶座拼到了一起,凑成了一桌麻将,十分引人注目。几人正说笑中,王子安却是来了,站在了唐子玉身边,一看之下,险些吓了一大跳,差点纳头便拜,幸亏唐子玉见机的快,连忙在桌下踢了他一小脚。王子安反应过来,对另外几位点头哈腰了一番算是打过招呼了。

这样一来,唐子玉这边,五个人扎堆极其醒目,引得众人纷纷猜测,跟唐子玉在一块极其投机的几人究竟是谁。容妈妈见机极为灵敏,连忙上来打招呼,将这桌的费用全部免除了。离去之时,心中却在暗想,这些人面孔如此生僻,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身份?想来能与唐子玉同桌之人,定是当今权贵。只是她虽猜中其一,没有想到,这张桌上竟然坐了两个皇子,其中还有一个大楚未来的皇帝!

众人正猜疑中,却听得又是一声清脆的筝响,大堂正中的翠屏缓缓拉开,走出三名身材婀娜的女子。旁边两名身着雪白绫罗的女子一捧檀香炉,一捧古筝,中间一人着一身淡紫色的仕女服款款而出。

这女子头上用一根木簪简简单单的挽了一个结,十分朴素的发髻却因为那乌黑的三千青丝显得别有韵味。一张素白的面纱勾勒出一张瓜子脸型,高挺的鼻梁上是一双极美的眼,眼波流转之间却已风情万种。唐子玉仔细看去,那女子衣着较为宽松,但是优雅秀美,一举手一投足之间让人心神荡漾。这正厅之中本有些交头接耳的嗡嗡之声,这女子一出来,一个人的眼睛盯在了她的身上,便再也拔不出来。一传二,二传三,不一会儿,众人似乎极有默契的沉静了下来,所有的眼睛便盯在那居中女子的身上。

这人,便是名动秦淮的萱萱公主。

果然有不输于花若兰的风情,难怪达官贵人对这小榭居趋之若骛。

唐子玉和柳静元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微微一笑。只听得楚帧道:“真是人间尤物啊!”王子安在一旁插嘴道:“比起花若兰来说,却还逊色了些,却不知长相究竟如何?”唐子玉骂道:“放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一边去!”楚帧笑着摆了摆手,道:“无妨无妨,我与八弟本来就是微服易容出来的,不必拘礼。不过,我也很好奇,这萱萱公主究竟长的怎么样?”唐子玉与楚帧相视一眼,极为投机的一笑。食色,性也,男人在这点上无论是什么身份,似乎都很容易找到共鸣。

楚天却没有搭理二人,与一旁的柳静元,说道:“文舟,听你说这萱萱公主的琴技已入化境?比之花若兰身边的琴师蒋雯雯如何?”柳静元似乎许久都没有到这烟花之地来,情绪显得十分高昂,他摇着扇子,眉飞色舞的说道:“蒋雯雯的琴,技艺超群,谓之术,堪称大师,当世少有;而萱萱公主的琴却是意境高雅,谓之道,琴中有诗韵,有魂魄,独成一派,是谓宗师,当今独一无二!能听她弹奏一曲,三月不知肉味啊!”楚天在一旁听得悠然神往,却听见唐子玉在一旁长吁短叹:“只可惜不知道长什么样子。”柳静元一拍茶座,骂道:“俗人俗人!以后别说你认识我!”楚天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眉宇之间的神色深以为然。

唐子玉哈哈一笑,用胳膊碰了碰楚帧,说道:“哎,还是咱们投机,三爷你猜这萱萱公主长相究竟如何?”在一旁的柳静元插嘴道:“这岂还用猜?你看那双眼睛,有如此风情的女子又怎会是一丑女?”楚帧为人宽厚对下属颇松,听着柳静元着话便哈哈笑了起来。唐子玉摇头道:“不尽然,不尽然。子不闻当朝文舟,文公之先例乎?”说罢一拍柳静元的肩膀,长吁短叹的说道:“这世上的女子大多都有伪装,文舟兄要吃一堑,长一智啊!”柳静元气得鼻子都歪了,瞪着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一旁的楚帧自然知道柳静元这些家事的来龙去脉,立刻喷了出来,一口顶好的三春晖全部喷在了地上,笑得浑身颤抖,连连咳嗽,指着唐子玉道:“坏!坏!”楚天在一旁帮楚帧轻轻拍打背部,脸上也颇有笑意。

柳静元被唐子玉说得呆呆的,脸色惨白,似乎回忆起惨痛的经历,半晌不曾说一句话,弄得唐子玉颇有些愧疚。

唐子玉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喂,文舟,不要这样脆弱嘛!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话没说完,另外三人又是一通大笑。楚帧拦住继续要恶搞柳静元的唐子玉,笑道:“无暇啊,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得了天底下所有的便宜,就不要再卖这个乖了!”说罢关切的和唐子玉一起向柳静元望去。

却见柳静元嘴唇颤颤,似乎想说些什么,唐子玉好奇地贴上去,问道:“文舟,有什么话就说嘛,不要憋在心里,憋坏了岂不是坏了身子?”

这话一说完,唐子玉立刻后悔得想撞墙。

只见柳静元突然双手手指扭曲,做仰天嚎叫状,道:“谁说女人当了妻子以后就会行为端庄,谁说女人成了婚以后就会贤良淑德!骗子,骗子!我要杀了他!”

柳静元发飙了!

众人狂汗……

“咦,那不是太子陪读,国子监学士柳静元,柳文舟么?他在这里干什么?莫非太子殿下也来了?”

“不会吧,太子殿下到这种地方来?皇上知道了,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

“嗯,失德,失德啊!”

楚帧额头上流下好大一朵汗,好在他满脸的胡子,一时半会却也没人认得出他。

柳静元完了,今天晚上柳府的搓衣板只怕是要换一块了。

唐子玉与楚帧等人不自觉地与柳静元拉开一段距离。唐子玉低声对楚帧道:“三爷,此地不宜久留,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要给苏家的人抓住了把柄,我看这事,今日还是走为上计!”楚帧满脸苦笑,道:“偷鸡不成蚀把米,都怪你这个家伙,还得我与八弟都未能一闻萱萱公主的绝世琴艺!再说现在满大堂所有的人的目光都看着我,你让我怎么走?”唐子玉对旁边楚天的瞪眼视若不见,嘿嘿一笑道:“三爷且宽心离去,子玉自有办法!而且,既然三爷和八爷听不到萱萱公主的琴艺,那就对不起,所有的人都别听了!看本少爷的手段!”

说完,唐子玉啪的一声,极为潇洒的甩开纸扇,手指做了个剑指,口中如唱戏般唱腔道:“子安何在!”王子安显然与唐子玉平日里捣鼓这样的名堂显然不是一回两回了,只见他极为华丽的一甩袖子,打了个响,也学着唱戏的唱腔接道:“小人在!”

唐子玉纸扇轻摇,继续唱喏道:“此处有一女子,装神弄鬼,蒙面欺世,调戏我等大楚男儿,你说我这秦淮十大杰出青年,该如何是好?”王子安摇头晃脑道:“大人自当替民伸冤,为民除害是也!”说完,子安拉了拉唐子玉的袖子,小声说道:“少爷,替民伸冤也就算了,这个为民除害嘛,还可以商量商量!”

两个人做戏做到这个份上,是个人都忍不住了,周围听见两人说话的,无不捧腹大笑。弄得一旁的容妈妈暗自着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楚帧却是又是想笑,心中却又是尴尬,忍得极是辛苦。

这唐子玉,这不是让越来越多的注意力都转到这里来了么?

正在这时,容妈妈上来了,满脸的媚笑:“几位爷,有什么招呼不周的地方,尽管直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您看……”唐子玉对一旁的容妈视若不见,王子安却一把将容妈妈拉到茶座旁坐下,低声威胁道:“坐下,再罗嗦就拆了你这里!”

容妈妈一听简直欲哭无泪,心中暗道,这可怎么得了,谁能拦住这位大少爷啊!

唐子玉拍案而起,走到大厅正中,将众人的眼光全部吸引过去。楚帧和楚天相互打了一个眼色,于人们的不经意间离开了这里。

唐子玉眼睛余光看见,心头微微一笑,暗想,演戏眼全份,正好看看这萱萱公主究竟是何方神圣!

楚帧与楚天的消失并不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们总是能够注意到这些细节,尤其是唐家官场上的政敌们。

自十年前九门之乱以来,苏家的崛起让世人逐渐明白,昔日的变乱这个家族究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而在狙击唐家这场暗地里进行的战斗之中,这个苏家又进行了怎样的活动。

这个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唐家也不缺乏聪明人,无论是唐子玉还是长公主,他们都明白了这一点。

于是在这十年之中,苏唐两派的官员明争暗斗,苏唐两家的商行明枪暗箭,几乎在所有的领域,几乎在大楚所有的土地上都有着烙着苏唐两家烙印的人们在代表着两个不同集团利益进行着激烈搏斗。

这场搏斗下至乡野百姓,上至朝堂皇亲,无所不及!

大将军王唐勃辞去了兵权,让楚天河失去了向唐家下手的借口与由头。但是唐家仍然有沧州的十五万唐府兵,这支军队在唐家的供给下完全自给自足,进可直插大楚内腹,退可割据一方,甚至与辽海毗邻的沧州如若反戈一击,投靠了辽海国,那就将是大楚灭亡之日。这一切也就成为了唐家与朝廷对抗的最大本钱。这也是唐家虽然看起来虽然失势,但是仍然无人胆敢小视的缘故所在。

以苏文绾为首的苏派无时无刻的不在寻找对手的各种漏洞进行攻击,这种攻击有时候虽然微小,但是累积的多了,却能够产生质变。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