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李远帆的脸上便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楚国战事不利,历来与唐家走得极近的储君却在这里喝花酒。他相信,站在苏氏阵营的父亲一定会非常喜欢这个消息。

但是,唐子玉却不知道此时李远帆心中的想法。

眼前的女子离她只不过一掌的距离,唐子玉伸出手去,一把握住这可人儿的下巴。那手掌之中腻滑的触感让唐子玉心神一荡。

“本少爷我听说,你从来就蒙着这么个纱巾是吧?”

眼前的女子吹气如兰,一股香气在唐子玉心头荡漾。

两人目光对视,萱萱公主默然无语。

唐子玉看见了这女子眼中的倔强与冷漠,他叹了口气,又说道:“本少爷我十分好奇,姑娘你洗澡的时候是不是也戴着这个纱巾呢?”

唐子玉的手指在萱萱公主的脸上缓缓游走着,指尖细细的婆娑。

萱萱公主的眼光依旧,这眼神不含丝毫的感情,无畏坚强得不带人气。两个人仿佛一对斗气的小孩一般,彼此的对视着,都想用精神的力量将对方征服。

静,大厅之上极静!

大厅上的众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二人,柳静元和王子安更是瞪大了眼睛,唯恐出一下气。

一旁的容妈妈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跟萱萱公主打着眼色,可无奈萱萱公主置若罔闻,她只好跟一旁的婢女打眼色。左边的婢女悄悄的扯了扯萱萱公主的衣角。萱萱公主眼神一瞟,看见了满脸焦急的容妈妈不住对她打着眼色,让她示弱。

萱萱公主暗暗一叹,男人么,都是这样,如此的强横野蛮,霸道无礼。

她决定退让了。但是,这是有限度的退让。

萱萱姑娘一双秋水一般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唐子玉,朱唇轻启:“不知公子移驾,有何指教?”

这声音真是如珠如玉,清澈无比,声声入耳,字字撩心。一时间,大厅之上,众人耳边,就剩下那清脆的声音在绕梁三周,久久不散。

唐子玉一笑,道:“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姑娘成全!”

萱萱姑娘眼中略带讥笑:“唐大将军威震八方,唐家一门呼风唤雨,无有不得。小女子有何德何能让公子屈尊?”

好厉害的一张嘴巴!

在场的人们无不抽了一口冷气。

这女子不说唐子玉如何,语锋直指唐子玉背后的势力,拐弯抹角的在骂他是纨绔子弟,败家公子。这秦淮认识唐子玉都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物,唐家诺大的基业,未来必是要落在这个年轻人的肩上。这女子是什么来头,竟敢如此说话,向唐家挑衅?

唐子玉眼中全是惊讶。

有胆色!

这女子的倔犟让他印象深刻。

唐子玉没有拿她言辞之中的潜台词做文章,只是盯着她的眼睛笑道:“本少爷久慕萱萱姑娘芳名,不知可否赏脸一看芳容啊?”不待她回答,唐子玉又继续笑着说道:“只不过,本少爷从小脾气不好,又不爱读书,动辄就打打杀杀,如果萱萱姑娘拒绝的话,只怕本少爷脾气一发作,发起飙来,将这小榭居烧得一干二净,那也是有可能的!”

一番话说的小榭居的容妈妈和一众丫头脸色苍白,不住地向萱萱姑娘打着眼色。容妈妈在一旁畏缩地插话道:“公子爷息怒,您这是干吗啊,您看……”唐子玉打断她的话,侧过头来,露齿一笑,眼中的寒气让容妈妈一颤:“本少爷做什么事情,还用得着容妈妈来教么?”

萱萱姑娘眼睛毫不示弱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又将楚楚可怜的视线投向了他的身后。

唐子玉见状,又是一笑,道:“当然,本少爷乃怜香惜玉之人,如若这大堂之上有一人出声反对的话,本少爷也就就此作罢!”

唐子玉反过头来,昂首对厅中之人大声问道:“可有人异议啊?嗯?”

沉默。

有能力管的,不想管。唐子玉得罪的人越多,唐家的敌人就越多,他们就越高兴。

想管的,没能力管。唐家虽然看起来不断没落,但是由于苏家的大将军苏文宇新败,朝堂之上一时涌起楚天河将重新启用大将军王唐勃的风声,这让那些骑墙派的权贵们都暗自留了个神。

毕竟唐家几百年基业,不是易与。

不会有人为一个风尘女子得罪当朝权贵,惹来奇祸!

说句最最诛心的话,只怕这些大厅之上的人们比唐子玉更加迫切的想看这洁白面纱之下的庐山真面目吧?

这一点,唐子玉自然想得明白,萱萱公主也想得明白。

是以,唐子玉冷笑,萱萱公主也在冷笑。

世人啊……

唐子玉笑道:“众望所归啊!萱萱姑娘可不要推辞哦!”

萱萱姑娘抬着头,冷眼看着厅中那火辣辣赤裸裸的目光,笑道:“公子说笑了。唐家权倾四方,威压海内,小女子怎敢不从?”

唐子玉眉头一紧。

这话传到有心人的耳里,又不知道要搬弄些什么有唐而不知有楚的是非来。

这真是个扎手的女人!即便被采摘下来也要拼尽全身的力量让你付出代价。

这种受人以柄的话是唐子玉这十年韬光养晦中最忌讳的话。

唐子玉笑道:“萱萱姑娘误会了。方才你也看见了,这是在座诸位的要求,可不是本少爷一人的愿望。这一点姑娘可要分清楚了!”

萱萱姑娘死死地咬住嘴唇,看着那些充满邪欲的目光向自己扑来。

今天守不住这层面纱,明天是不是也就守不住自己的贞洁了?

萱萱姑娘只觉得置身于一个极黑极冷的冰窖之中,周围都是火辣辣赤裸裸的邪欲目光,只等自己稍微软弱下来就扑上来将自己撕得粉碎,蹂躏个体无完肤。

唐子玉冷眼看着这个倔犟的女子,心中暗叹。

别犟了,即便你能顶得过我唐子玉,又能顶得过这世间无处不在的淫邪么?

干了这一行,就要有这种觉悟!

萱萱姑娘双手放在胸前,紧紧地揪着那条娟白的手帕。

怎么办?

答应,还是不答应?

无论答应还是不答应,都可以想象得到,以后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不答应,唐家势力之大,天下将真的无有容身之处。除了真个要投靠苏家之外,那真的无路可走。

可一旦卷入这两大家族的纷争之中,那粉身碎骨便是顷刻之间的事情。

答应,此戒一开,便如女子破了处,有一便会有二。今天褪下了这薄薄纱巾,明天就是这身上的片缕罗衫。这世间的男子便会如饥饿地野兽如潮水一般向她扑来。一个孤身的弱女子,能顶得住么?

我该怎么办?

萱萱公主凄凉一笑。为何这世间的男子都如此的咄咄逼人?

萱萱姑娘心中千万个念头如飞电一般急转着,眼睛瞅了容妈妈一眼。

容妈妈好容易等到宝贝女儿望了她一眼,立刻缓缓摇了摇头,示意让她别违抗唐子玉的意图,别做傻事。

萱萱姑娘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忽然眼神里面露出了些许笑意,向唐子玉点了点头,说道:“久闻公子乃世间奇男子,大英雄!小女子曾经立誓,见我之面容者将为小女子之夫君。不过,小女子只有一身,一命,不知将归何属?”

最后一句虽然是在问众人,但是她却是望着唐子玉说的。眼中的仰慕之意,只要不是瞎子就看得明白:公子乃大英雄,小女子非君不嫁!

厉害!

唐子玉吓了一跳,这小娘皮好快的反应!

若让众人一起见了,唐子玉只怕将成为众人的笑柄,连个爱慕自己的女子都护不住,以后只怕是要威风扫地,脸面无光。

若不让众人一起见,只怕最少也要落得这在场诸人心里嫉恨诅咒,似乎为一风尘女子得罪这许多权贵又有些不划算。

这么快就把这两难的难题给化解了,又轻轻地踢回一个同样两难的难题!唐子玉一下就被萱萱公主给反将一军。

看着萱萱公主近乎挑衅的眼神,唐子玉有些怒了。

想他这些年来何曾被女子这样调戏过?

唐子玉眼神如针,直透萱萱公主的眼中,想看透她究竟是何方神圣?他缓缓的回头,入目的满是各种各样的眼神,艳羡,嫉妒,憎恨,嘲讽,鄙视,扑面而来。

这些不长脑子的家伙们,这么明显的挑拨之言都看不出,真是一群只见女色的废物!但是又有谁知道,他们究竟是不是很乐于接受这种挑拨呢?

唐子玉心中一凛。眼睛一眯,一股精光直射出来:“大丈夫若是连一女子都不能保护,那还有什么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本少爷今天还就真的看定了!

本少爷我就不相信,你一个风尘女子敢嫁过来!

萱萱姑娘倒是觉得唐子玉的态度在意料之中,语气羞涩:“如此,以后公子爷要多疼爱妾身哦!”

杀气!

这话一说完,唐子玉立刻感觉到身后杀气腾腾,如芒指背。

好家伙,色字头上一把刀,果然够锋利!

萱萱公主此时的眼中却不再有任何的敌意,全部都是能化尽世间一切的温柔:“相公随妾身来里屋吧。”

唐子玉微微一笑,摇着扇子跟了进去。

众人呆若木鸡,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一些冲动的险些拍案而起,一时大厅骂声不绝。

“妈的,凭什么这个小子可以独拔头筹?老子天天呆在这个小榭居都没能看见萱萱姑娘一面,这个小子居然用强见了萱萱姑娘的本来面目。”

“我看你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你没听她说么,唐家的女人你也敢动?”

“想来唐家也不会同意这桩荒唐婚姻,你看我们是不是找个机会,把她给……”

“嘘,小声点,这事从长计议!”

“唉,只可惜从此不能再听萱萱姑娘弹琴了!先是花若兰,又是萱萱公主,唐子玉啊唐子玉,你要糟蹋多少大好女子啊,明珠投暗,天理何在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