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他们现在正在里面干吗?”

“废话,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你以为干吗啊?念书颂经啊?”

“你说这萱萱公主究竟长啥样?”

大厅之中,各色各样的念头纷纷在各人的脑海中浮起。贪念与如两只吞噬人性的猛兽在这个黑暗的世间肆意纵横着。

众人正嗡嗡的议论中,却听见后堂忽然传来一声惊呼,王子安仔细一听,却是唐子玉的声音!

定是这浪荡子见了萱萱公主倾国倾城的美貌被震惊了!

众人又妒又恨!

过不一会,唐子玉失魂落魄地从内舍踉跄着走出来。

子安和柳静元第一个淫笑着迎了上去:“恭喜无暇兄(少爷),今日拔得头筹!”

大厅之中其他人也纷纷起身违心道:“恭喜恭喜!”

唐子玉也没有理会这些人,只是浑浑噩噩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门外,更加引得众人各式各样的猜疑。

子安和柳静元赶了上来,只听见他一边梦游一般向前缓缓走着,一边嘴里面念念叨叨。

两人面面相觑,王子安一把按住唐子玉的脉络,喃喃道:“难道被暗算了?不能啊,以少主的武功,天下罕有敌手,难道是下毒?经脉正常,不像啊?”

“难道是失心疯了?”柳静元一脸悲痛地说道。

王子安做痛不欲生状,道:“少爷!”

就在这个时候,唐子玉忽然仰天一声大吼:“啊!”声音之凄厉,直冲云霄。

子安和柳静元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

却见唐子玉双手痉挛,仰天嘶吼道:“天蓬元帅,我叉你老母!”

子安和柳静元面面相觑,叹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失心疯了!”

时值凉夏,秦淮河畔微风阵阵,吹起一片鳞鳞的波澜,细细碎碎,极是诗意。可就在这片可以入画的景色之中,传来一个男人撕根揭底的嚎叫声:“天蓬元帅,我叉你老母!没事玩什么人间下凡!还假扮女人!我恨啊!我唐子玉一生英名就这么毁于一旦啊!”

子安和柳静元越发地肯定,疯了,肯定是疯了!

戏人者,人亦戏之,权贵者也不曾例外。

“哎呀,少爷,老爷已经找了你好久了!”

与柳静元分手后,一直在大街上游荡的主仆二人一听,这声音太熟悉了,惨了!

唐子玉偷偷看了一眼身后,远远处跑过来一个穿着灰色布袍,中等个头的男人。

果然是管家全叔。

肯定是唐老爷子来找他回去的!东窗事发了?

心中还惦记着小榭居遗恨事情的唐子玉快步而走。

“少爷,别走啊,少爷!”

全叔快步赶的我身后,一拍他肩膀,说道。

唐子玉回过头冲着他背后张望道:“嗯?是在喊我吗?找错人啦!”

“哇,少爷,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又勾引哪家闺女了?”全叔看见唐子玉的惨状,惊呼道。

唐子玉恢复神智后,嘴角便如癫痫一般不停抽搐,这样一被全叔说,想起心头痛事,不禁怒火上升,嘴角越发抽搐的厉害,鼻孔之中直直的流下两道血槽来。

“大叔,说了你认错人啦!再这样小心我喊非礼啦!”

唐子玉将他放在肩膀上的手扫下去,准备开溜。

全叔一把抓住他的手,对正在偷笑的子安说道:“他这次又调戏哪家闺女了?弄成这个样子?”

唐子玉狠狠瞪了子安一眼,抢着说道:“大叔,不要这么固执好不好?这里这么多人,干吗非得跟我过不去呢?”说完一抹鼻子,道:“最近风干物燥,人家也只是虚火上升,没事玩一下七窍流血而已,不要这么认真嘛!都说了认错人了!”唐子玉一脸诚恳。

全叔仔细看了唐子玉一眼,看得他心如鹿撞,说道:“真的认错人了?”说完又看了看子安一眼。

子安立刻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开始哼着小调。

“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很多人长得很像滴,虽然我承认只有本少爷我才长得这么的风流潇洒,玉树临风,但是大叔你偶尔认错,也是有可能滴!”唐子玉拍了拍全叔的肩膀,一派孺子可教的语气。

全叔诡异的笑了笑,忽然指着唐子玉的背后,说道:“哇,极品美女啊!”

“真的?在哪里?”唐子玉立刻血压上升,转头望去。

一个牙齿掉光了的老太太冲他笑着:“行行好,打发点咯!”

唐子玉眼泪纵横:“老奶奶,地球太危险了,您老人家还是回火星去吧!别出来吓唬人了!”

忽然,他后背心一疼。

坏了,遭暗算了。

全叔一脸坏笑:“少爷,老奴冒犯了!”说完,对子安说道:“背少爷回去!”

“全彪,你这个老不死的,快点给本少爷解开穴道!不然我一定跟你没完!”唐子玉在子安的背上梗着脖子怒骂道。

全叔毫无火气地冲他一拱手,说道:“少爷兀怪!一个时辰之内再不把少爷找回去!只怕老奴这颗脑袋就有点不那么安稳了!”

“你脑袋不安稳关本少爷屁事啊?快放我下来!”唐子玉怒道。

全叔也不答话,只是催着子安脚步快一点。

唐子玉见骂全叔没有反应,又转过头来骂子安:“子安你这个没有义气的东西!你知不知道你这叫卖主求荣啊!”

子安不敢答话,只是埋着脑袋一个劲地跑。

渐渐地,唐府那高高挂着的两盏巨大的福字灯笼和门口两头镇邪石狮已经可以遥遥在望了。

完了,赶快想对策吧!

一时间唐子玉脑袋里面无数个念头如走马灯一般闪过,却没有一个用得上的。

“子玉!你回来啦!”一个娇嫩的声音忽然响起。

这声音方入唐子玉的耳中,心头便是一紧,他转动眼珠望去,只见不远处的门口,杨柳依依下,站着身着明黄色紧身罗衫,脚踩翠青色花布鞋的美貌女子在冲着他浅浅地笑着。

唐子玉两眼一黑,差一点就昏了过去。

居然是赵芳!

唐子玉几乎要仰天长啸: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古人,我崇拜你啊!

这个女子正是唐子玉未过门的媳妇。

说来,这事要追溯到二十四年前。唐家权势倾天,皇恩眷宠红极一时,长期不孕的楚凤来喜得贵子,前来求亲的人络绎不绝,门槛都被踩坏无数。如果说是唐子玉自幼便犯桃花,这也就算了,可偏偏礼部侍郎胡重山和兵部侍郎赵宜亲自上门为其女胡无双和赵芳提亲,却正逢楚行舟微服驾临唐府。没安好心的楚行舟一方面示天下以对唐家的恩宠,一方面挑起大臣之间的是非,大手一挥,两桩婚姻都同意了!

这一下可就真的热闹了!

指腹为婚本是常事,可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孩便同时娶上了两房太太,这可就真的有些骇人听闻了。幸亏长公主一力将这两桩婚事以小儿年幼为借口,不断向后拖,这才使得唐子玉未来的风流生活没似柳静元一般,整天玩的地下工作。

但是,本就不太和睦的礼部侍郎和兵部侍郎因为自己女儿孰做大孰做小的问题而明争暗斗,分分合合,未有停歇。几个老头子斗个你死我活也就算了,小辈该过年就过年。可偏生那两个小丫头与唐子玉同年出生,也是与其一起长大,唐子玉各种精彩事迹全部知晓,实在是崇拜得有些五体投地,尤其是十年前的九门之乱,唐子玉一鸣惊人,震动天下,实在是让二女心向往之,爱慕之心愈浓。

当唐子玉开始混迹青楼的时候,这两位女子却干了一件震动秦淮的事情。胡无双与赵芳暗地商量,居然一起离家出走,一个上了峨嵋,一个上了恒山学武。这下可把胡重山和赵宜急得屁滚尿流,差点没把秦淮和楚国找了个底朝天,待找到的时候,这两位行事出格的女子已经拜入峨嵋与恒山门下,木已成舟了。二老无奈,只能将错就错,任得那两名任性的女子放着三从四德不遵,却似男子一般去学那游侠击剑之事。

胡无双与赵芳上山学艺的时间让唐子玉很是风流潇洒,无拘无束的过了一阵花丛生活,但是自打去年二女艺成下山之后,唐子玉的凄惨生活便拉开了序幕。

被逼着和二女过招练剑,只准防守,不准进攻,哪次身上不是开红挂彩?

胡无双武功较高,一手峨嵋金顶剑法使得圆通意转,这赵芳天资聪慧,但习武时间毕竟不长,一身修为正处在有内而外的阶段,真气经常外溢,难以收发自如,举手投足之间经常有不知轻重将唐子玉殴得的事情。

譬如,现在这个光景……

“少爷,到了,老爷在大堂等着您呢!”全叔将手指连点,将唐子玉的穴道一解,丢下一句话立刻闪得没影。

“子玉!我等你好久了!啊,怎么流鼻血了?”赵芳手里拿着一条香喷喷的青丝锦罗帕,小心地擦着他脸上的血。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难不成又是找我过招的吧?

想到这里唐子玉险些晕了过去。

少爷我今天招谁惹谁了,怎么命中犯煞啊?

唐子玉用尽全身之力,挤出一个自认为是灿烂无比的笑容讨好道:“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和姑娘算起来也算是有三秋不见了,想不到三载过去,芳芳姑娘越发出落得水灵了!”

赵芳脸颊绯红,小手一拳捣在唐子玉的胸口,嗔道:“讨厌!油嘴滑舌!”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至理至理!

唐子玉胸口一痛,嘴巴里面立刻涌上一股咸咸的味道。

旁边的子安脸色惨白,立刻躲得远远的,心想:“又来了!这丫头的穿心掌的功力越发得厉害了!少爷,您老人家自求多福吧!小人一定会帮你挑个风水宝地的!”

“啊,子玉,你怎么吐血了?”赵芳惊呼道。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