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吐出一口浓浓的黑血,冲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赵芳大急,伸出芊芊素手,在他后背用力拍着:“子玉,子玉你没事吧?”

一掌,两掌,三掌……

传说恒山穿心掌,力可断石……

唐子玉喷血如注。

“啊,你怎么还吐血啊?”

赵芳浑然不知,越发得用力了。

“快来人啊!要出人命啦!”唐子玉在心中惨呼。

终于,悲惨的男子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红月,子玉他怎么样了?”赵芳一脸焦急地拉着红月的袖子问道。

“还好,还好!他呀只是失血过多,我给他扎了几针,休养片刻就没事了!”红月瞥了一眼躺在床上要死不活的唐子玉,撅了撅嘴,道。

“啊,有什么方法可以补血吗?”赵芳急问。

“哎哟,真是温柔贤惠啊,让人好生羡慕!”红月伸出一只手揪了揪赵芳的脸,笑嘻嘻道“当然有!”说罢开了一张方子,递给赵芳“赵姑娘可按照这个方子去抓几副药来!公子喝下之后,休养几日便无大碍!”

赵芳被红月调戏一番接过药方,向她脸蛋红红的揖了一福,望了唐子玉一眼便出门去了。

红月看着她走远,笑眯眯地在床边坐下,一拍唐子玉说道:“人走啦,打算装到什么时候啊?”

“嘿嘿,还是红月姑娘眼睛毒啊!”唐子玉嬉皮笑脸地从床上爬起来,哪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红月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事情,我本不想多加过问。只是提醒你,花开堪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唐子玉嬉皮笑脸的看着红月清秀的面容,凑上前去,调戏道:“红月姑娘是在提醒我么?”

红月不置可否,站起身来,从唐子玉身上取下金针,站起身来,尽露婀娜身姿,眼角飞了他一个飞眼,笑语盈盈:“不怕死的话,就来吧!”说完撒下一片银铃似的笑声,款款而去。

这副有恃无恐的模样看得唐子玉牙痒痒的,心想,骚蹄子,迟早有天把你给办了!

唐子玉目送红月关门而去,以飞快的速度换了一套衣服,从房里面出来。

开玩笑,此时不闪,更待何时!

子安在门外看得目瞪口呆,待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忽然一把抱住唐子玉的大腿,嚎道:“少爷!小人对你的敬仰真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有如……”

这声音之大,简直是在向全世界宣告,来人啊,唐子玉在此,他又想跑啊!

滚!

吃里爬外的东西!

唐子玉一脚将他踢了个筋斗,一阵拳打脚踢。

“少爷,少爷”一声娇呼在他耳畔软软地响起,顿时酥了唐子玉半边身子。

唐子玉转头一看,是长公主最疼爱的丫鬟,芸儿。

“老爷和夫人在大堂等你过去哪!”芸儿来到他跟前轻轻一福,说道。

才出虎穴,又进狼窝。

我命苦啊!

唐子玉热泪盈眶,唏嘘长叹。

好在有佳人相陪,调节能力天下无双的色胚唐子玉凑到芸儿跟前,深吸了一口香气,笑嘻嘻道:“芸儿姑娘,带路!”

芸儿脸蛋红红地,低着头,声音细细地说道:“少爷请跟芸儿来!”这声音如果不用力听,还真听不见!

子安从地上爬起来,从身上掏出一块手绢,望着唐子玉渐行渐远的背影用力挥舞着:“少爷!要活着回来哟!”

混蛋!

唐家大堂上,传来一阵阵怒吼声。

在正前方端坐着不是别人,正是唐家的家主,威远大将军王,唐王唐勃!唐勃一脸怒容,旁边坐着的是曹进朗,曹大学士和长公主楚凤来。

唐子玉凄凉的跪在堂下,在他两旁的是手持执法棒的家丁们。

他们正一脸幸灾乐祸地望着他,期待着不良少年的悲惨下场。

唐子玉看在眼里,嘴中暗自嘟囔:拜托,本少爷平常也不过是跟你们赌博的时候出出老千,放高利贷的时候多收你们一点利息,碰到你们马子的时候卡那么一点小小的油而已,不用这么感激我吧?你们这样深情地望着本少爷,我会受不了的,知不知道?

唐老爷子显然很久没有动这么大的肝火,一阵乱吼,心有旁骛的唐子玉却也没有怎么听进去。

“凤来,家法第三条,是什么?”看着堂下儿子不争气的模样,唐老爷子越来越怒。

“有辱师长,打板五十……”楚凤来心疼爱儿,吞吞吐吐道。

“好啊,打板子不错啊!我喜欢!”唐子玉忙道。

总比关禁闭要好得多!

两权相害取其轻,此乃智者之为也!

唐老爷子气极反笑,道:“好!来人啊,打他五十大板!”

楚凤来顿时就慌了:“老爷,子玉他怎么熬得起五十大板啊?别说是个人了,就是个铜浇的罗汉,这五十板子下去也被打成泥了啊!”

唐子玉断然打断楚凤来的话,大义凛然道:“娘,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不要多说了!五十大板就五十大板!”

这句话一说出来,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之气,大堂之上众人无不动容。

唐老爷子暗地里点了点头:“嗯,孺子可教也!”

唐子玉见他老爷子面色有些松动,立刻媚笑道:“那打手心行不行?”

众人大汗!

“混帐!气死我了!”唐老爷子勃然大怒,对两旁手持执法棒的家丁们吼道“打,给我打,狠狠地打!”

曹大学士站了起来,拦道:“不可不可,刑不上士绅。子玉虽然顽劣,但本性不坏,依老夫之见,略作惩戒便可!”

唐老爷子站起来,手里转着三个铁丸,对曹大学士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大学士不必多说,这逆子平日里作恶多端,老夫早有耳闻,今日里一并将这些帐算清了!”

“来人啊!给我打!”唐老爷子招呼家丁们说道。

曹大学士站起来,嘴巴张了张,看见唐子玉满不在乎的表情,叹了口气又坐下了。

眼看那手臂一般粗壮的执法棒就要打在唐子玉的身上,他忽然昂首大声呼道:“等一等!我有句话要说!”

“你有什么话要说?”唐老爷子以为唐子玉要服软,立刻喊住了两旁的家丁。哪里有父母真舍得下此辣手的?

“让我把衣服脱下,不可打坏了!这是我娘亲手给我做的衣服!”唐子玉慢条斯理地将衣服脱下,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旁说道。

楚凤来一生要强,唯独溺爱这个孩子,此时眼泪直流,不忍心看,转过头去,呜呜直哭。

曹大学士脸色黯然,转过头去低声道:“看在子玉的孝顺的分上,就免了吧!老夫既往不咎就是!”

唐老爷子脸色铁青,说道:“这一套,这小子不知道玩过多少次了!想骗老夫?没门!”又转过头对家丁们喊道:“打,给我打!”

两旁家丁往手里面啐了口唾沫,挥起执法棒就要落下。

“等一等!我还有句话要说!”唐子玉高声呼道。

唐老爷子脸色越发得难看:“你还有什么话?快说!”

唐子玉一脸悲怆地望着老娘,一声惨呼:“娘,孩儿去了!恕孩儿不孝!”

楚凤来再也忍受不住,凄婉地望了脸色发黑的老爷子,呜咽着跑进了内堂。

大堂之上一片悲凉之色。曹大学士也忍不住有些眼眶湿润。

唐老爷子面子上有些撑不住,对着开始暗自擦泪的家丁们吼道:“发什么愣?给我打!”

执法棒再次高高举起!

“等一等!我,还有一句话要说!”唐子玉再次高声呼喊道。

唐勃大怒,咆哮道:“还有什么屁话!一次性说完!”

唐子玉定定地望着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老爷子脸色难看得吓人:“你这臭小子,到底想说什么,快说!”

唐子玉面露难色:“这里人多,耳杂……”

唐老爷子怒道:“混帐,事无不可对人言,说!”

“当真要说?”

“当真要说!”

“果然要说?”

“果然要说!”

“那我就只好说了……”

老爷子怒不可遏:“说!”

唐子玉一脸正色地说道:“其实,我只想说:爹,你门牙上有片青菜叶!”

“噗”正在喝茶掩饰自己尴尬的曹大学士一口茶水全部喷在了自己身上,呛得满脸通红,连连咳嗽。

大堂上站着的家丁们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咬牙切齿,面部痉挛,神情怪异。

唐老爷子脸上大红大紫,风云变幻,一口气喘不过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直喘粗气。躲在内堂偷听的楚凤来也“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掩着嘴走出来替老爷子轻轻抚着他的背心,向唐子玉佯怒道:“玉儿,放肆!”

老爷子翻着白眼,断断续续道:“逆子,逆子!气死我了!”

曹大学士毕竟是鸿儒,定力深厚,顷刻之间便神色正常,他叹了口气,向唐子玉问道:“子玉,可否告诉为师,唐家世代公卿王侯,你可想过要博取功名?”

“不想!”唐子玉想也不想便答道“本少爷我才懒得干那寻章摘句,皓首穷经的事情!”

曹大学士不甘心,又问道:“那可是想投笔从戎?”

“也不想!”唐子玉马上应道,然后用悲天悯人的语气说道:“人,要爱好和平!怎么能一天到晚想着要打打杀杀呢!战场上多危险啊,一不小心就会被刀剑弄得破块皮,要是得了破伤风怎么办?”

唐老爷子气的拼命咳嗽,一个手指指着唐子玉不停地颤抖。

楚凤来一边低声安慰老爷子,一边呵斥道:“玉儿!”

曹大学士低声叹了一口气,最后不抱希望地问了一句:“那子玉可曾有人生志向?”

唐子玉低头想了想,道:“以前不曾有,但是,现在……”

“哦!”曹大学士、老爷子和老娘一听,立刻身子也挺了起来,气也顺了起来,眼中大放光明,问道“现在?”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