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苦涩一笑:“娘,这十年来,孩儿纵情声色,已经分不清哪一个我才是真正的我了。仿佛一块金子,将它丢进那世间最溷浊污秽的地方十年,它也要被熏染成一块臭石了啊!”

“孩儿……”楚凤来哽咽难声。

“放屁!”唐勃忽然声疾色厉“你再不堪,你永远得记住,你姓什么!唐家三百年屹立不倒,为世人景仰,你要对得起这个姓!”

这当头一击如同晨钟暮鼓,如同午夜号角,将那已经渐渐变成行尸走肉一般的少年猛然唤醒。

十年前,秦淮河畔与师父的问答仿佛犹在耳畔。

“你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唐子玉嘴里面喃喃道,眼睛里面迷雾混沌。

“子玉,你知道为师为什么要帮助你们唐家么?这个问题你不是一直想问么?”

“为什么?”

“只因为你们姓唐!”

“啊,这是什么理由,不要搪塞我啊,老头子!”

“许久许久以前,有一个朝代,叫做唐朝,这个国家是世界的中心,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当年万国来朝,天下归心。大唐的荣光不仅辐射万里的空间,更加渗透了千年的时间!时隔千年,虽然这个朝代已经烟消云散,那昔日的荣光也随着历史的尘埃渐渐沉淀,但是在这世界上的各个角落,仍然有无数的子民以身为大唐子孙而骄傲,他们称自己为唐人。这是一个民族深入骨髓的骄傲,唐人莫不如是!我也如此!所以,爱屋及乌,更何况我在你们的身上看见了能够重建昔日光辉胜景的迹象。”

“等等,唐朝?这是什么朝代?怎么少爷我没听说过?你在讹我,老头子,你肯定在讹我!”

唐?

深入骨髓的骄傲?

十年之前,千里走单骑的场景如同皮影戏一般在唐子玉的脑海中一幕幕游走,秦淮城下那场惨烈的厮杀仿佛便是昨日之事,难道身为大好男儿此身此躯,在那秦淮温软香甜的河水里面一泡便成了面筋了么?

不!

唐子玉抬望眼,仰天长啸!

天若有眼,也不愿意见到这般天资纵绝的少年从此沉沦于温柔之乡,这铁血的少年终归有一日要回到金戈铁马的沙场去驰骋万里,纵横捭阖!

唐子玉跪倒在地,嚎啕大哭:“爹爹!对不起!”

唐勃离去的身影停了一停,他缓缓地说道:“鸟儿长大了,羽毛硬了,该是自己飞的时候了。以后,你做的事情可以不用告诉我,如需银子使用,找你娘要!”说罢落寞而去。

唐勃仰着头,强忍着不让泪水夺眶而出,回想着当年英勇的少年在尼布罗撒战场上十进十出的样子。

盔甲尽碎,浑身浴血,只有那年幼不羁的目光仍然桀骜不逊、勇猛异常。

“众将士,快看,此乃吾家千里驹!”那是何等的骄傲。

老了!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唐勃默默地对着铜镜凝视着满面皱纹与沧桑风雪的面孔,良久,他忽然伸出手指,指着里面那个老人哈哈大笑,那笑声怆然而悲凉……

楚凤来一边擦拭着泪水,一边勉强笑着将唐子玉拉了起来:“不要哭了,这么大人了,还哭成这样,要让那些姑娘家看见了,看谁还喜欢你!”

唐子玉险些笑了出来,没好气道:“娘!”

楚凤来拍了拍唐子玉的肩膀,说道:“你说的,娘都知道,你想做的,娘也不想多问。只是你这次将五绝招回来,太过引人注目,可要当心了!”

唐子玉一惊!

娘,您真的什么都知道啊!

楚凤来叹了一口气:“只可惜当年为娘在宗族大会上被你叔叔猝然发难,夺了大权,要不然为娘也不会让你如此辛苦!”

当年楚凤来为了救唐子玉,请宋晚秋下山,随后唐勃又自己请去大将军王兵权,自断羽翼,唐家最大的保护屏障也因此被废除。一年后的唐家宗族大会上,唐家支系一派的唐文山借此发难,夺得了唐家宗主大权。

唐子玉一笑,无限的自信因此重生焕发:“娘,明年我们再夺回来便是了!到时候,无论是谁,拿了我们的,都给我们还回来!吃了我们的,都给我们吐出来!”

等唐子玉出了唐府正厅,却忽然瞧见不远处子安正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唐子玉脸色猛地一沉,走过去,用脚尖踢了踢他,低声说道:“你都听见了?”

王子安乃唐子玉一手培养放在身边的强仆,有些事情甚至是他亲手操办的。

子安不语,仍然是呜咽哭泣。

唐子玉又踢了踢他,低声怒道:“哭什么哭!站起来!”

子安擦干眼泪,站起来说道:“我见少爷欲开妓院也能有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居然能够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小人真是忍不住就崇拜得泪流满面,五体投地啊!少爷真乃小人之当时偶像,每天定要上一柱高香,日日供奉,夜夜烧香!”

我靠!

唐子玉飞身旋转七百二十八点九度,转体三百六十度,接托马斯全旋,难度系数3.0……

九天十地菩萨摇头怕怕霹雳雷电金光香港脚!

天空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凄厉嚎叫声,声音越来越远……

如果说,这日与唐勃,楚凤来的交心,是唐子玉,乃至唐家重振旗鼓的时候,那么,真正让这个少年找回昔日魂魄的却是半年前与花若兰相遇的那一刻,也便是那一刻,花若兰改变了唐子玉的命运,唐家的命运,乃至天下的命运。

唐子玉忽然想起若兰说过的一句话。

我花若兰原本只是这剔透的冰晶,只因为子玉你给了若兰些许温暖,于是便化成了这温柔如水的泪珠。

呵!

唐子玉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满腔的思念并没有因之而稍有减少,反而更加地积郁了起来。

很久没有去过她那里了,去看看吧!

唐子玉抬起头,望向秦淮河畔的方向。炽热的视线透过这京城漫天飞舞的柳絮,洞穿了这世间一切的阻隔。

“雯雯,去泡壶云海望月来。”

秦淮的河畔,停着一艘两层的游舟。这艘船通身红色,艳色逼人,阑干处精雕细琢,楼宇处香气怡人。游舟的楼阁上高高挂着一盏灯笼,上面挂着一个唐字。天底下的人都知道,这便是天下第一名妓花若兰的兰舟,而这兰舟已经有主人了,那便是唐府的唐子玉!

兰舟的阁楼上,一个到了极处的女子正懒懒地倚在凭栏边,用那如玉般的素手托着下巴望着波光鳞鳞的河面。

“哎,知道了!”旁边一个俏丽的丫鬟轻声应道。

不一会儿,雯雯端上来一副茶具,然后将怀中抱的茶碗向桌上一撩,两副茶碗颤动着稳稳散开摆在桌上。她轻声问道:“唐公子很久没来了呢!”

云海望月从临安进贡而来的,据说这种茶叶一年才有短短十天的采摘期,极其珍贵。采摘之人必须由处子摘下后,抱于怀中,由处子的体温热气渗透入茶叶,这样泡出来的茶不仅有股仙气,更加有处子的幽香。因此这种茶叶一两千金!而且如果没有门路,即便再有钱也是买不到的。

花若兰号称天下第一名妓,一些皇公贵族为了讨好她曾送给她这些价值连城的云海望月,以博其一笑。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些茶叶,花若兰自己没舍得喝,全部都拿来招待那位冤家了。

因此,花若兰若是吩咐她的婢女雯雯去泡云海望月的话,那唐子玉必定不久便来。

花若兰笑了一下,说道:“方才听说子玉又在学堂上了,而且还在小榭居把萱萱姑娘给闹了一顿。萱萱姑娘冰雪聪明,腹有玄机,子玉若是去她那里,无心算有心之下,一定会吃亏。我想他现在应该一肚皮的气往我这里赶呢!”

雯雯从紫红色的茶筒之中挑出一份茶叶放在茶碗之中,然后右手手腕一转,拎起小小的茶壶,将壶嘴从她身后调至身前,再将壶提至空中从上往下一倾斜,一股冒着热气的细水直泻碗中,搅得碗中碧绿的茶芽在白水中翻旋起伏,煞是好看。

她一边泡着茶,一边听花若兰说着,抿嘴一笑:“这个唐公子就会胡闹!”

说着,她用右手小指头一勾,那茶盖如有生命一般轻轻跳上来盖在碗上。这一连串动作在十几秒钟内敏捷娴熟的完成,真如行云流水一般。

唐子玉在门外轻轻地鼓掌:“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若兰也!”说完冲着雯雯笑道:“雯雯姑娘泡茶之艺,越发得炉火纯青了啊!恭喜恭喜!”

雯雯得意一笑,走到唐子玉跟前揖了一福说道:“唐公子!”

唐子玉将她扶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道:“不必多礼,好香,好香!”说完,也不客气,大勒勒地走到花若兰旁边端起茶水一阵牛饮。

雯雯笑着将门带上,下了楼去。

花若兰自唐子玉出现,那一双勾魂夺魄的飞眼便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冤家:“公子,这一口就喝了只怕千两黄金啊!琢磨出什么味道来没有啊?和人参果是一个味道么?”

唐子玉险些喷了出来,在双手哈了一口气,伸出双手在花若兰那细细的腰肢上搔着痒:“好啊,敢嘲笑你家相公!”

“啊哈哈哈哈,好痒,不要,不要,相公饶命!奴家知错了!”花若兰笑嘻嘻地在唐子玉怀里扭动着,罗衫半解,钗发零乱,如一团撩人的火焰。

唐子玉低下头去,看着她那秋水汪汪,飞眼如丝的眼睛,心中沉醉。

花若兰伸出一根白葱一般的手指在他的鼻头一点:“小坏蛋,发什么呆啊?”

唐子玉嘿嘿一笑:“没什么,忽然想起刚见到你的时候。”

花若兰素指在他的脸上划着,笑道:“当时,你这个小色狼的眼神看得奴家真是怕怕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