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望着她,坏坏地笑着:“还好意思说!当时若不是你一个又一个飞眼抛过来,本少爷上你的当?”

说着,手上如泄恨一般在她身上那起伏不平的地方游走着。

花若兰微微喘着气,手指在唐子玉的脸上刮着,痴痴地笑:“羞!羞!羞!”

唐子玉只觉得浑身如火烧,笑得愈发得不堪入目:“久不与小乖乖亲热了,可曾想你相公啊!”

花若兰用力往他怀里挤了一挤,吹气如兰:“想!”

看着怀中玉人那撩人的样子,是个圣人也忍不住了,唐子玉立刻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相公,轻点,你好长时间没来了,奴家有些承受不起呢!”

“嘿,你这水做的身子,轻轻用点力你就受不住了,待会看少爷我怎么收拾你!”

“不着急,这天色还早着呢!”

两人轻喘低吟,一时间被掀红浪,云海生波,春梦无痕。

“公子,公子!”雯雯轻轻地推着唐子玉,将他从睡梦之中唤醒“小姐请公子下楼用膳呢!”

唐子玉偏头一看,一旁已是人去枕空,他睡眼朦胧地坐了起来,胡乱应了一声:“嗯,知道了!”

雯雯看见唐子玉裸着身子站了起来,丝毫不避讳便开始穿衣服,脸蛋红红的低着脑袋,慢慢地退出了房门。

呵,唐子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来这莽莽红尘,溷浊世间,也只有这一个地方才能让我如此安稳地睡一个觉啊!

忽然间,唐子玉的思绪仿佛又飞回到了他和花若兰第一次相见的那一天。

那是一个月满栏江的夜晚。

说来也是挺有意思,那天正是柳静元听说天下第一名妓到秦淮献艺,便拉着他到秦淮河畔去看热闹。名动天下的秦淮河畔停着一艘华丽的游船。游船的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看热闹的人们。便是远远的街道也是被堵得水泄不通。虽然人潮汹涌,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因为,此时花若兰正在献艺!

那凉凉的月光洒在江面上,风吹水动,带起的却是那如歌如诉的琴声。

这个时候,无论是想来看天下第一名妓花若兰艳容的男人,还是想来一睹其堪称完美丰姿的女人,都张着嘴巴,痴痴地听着那空灵绝妙的乐声。

可当唐子玉来到兰舟上的时候,他惊异地发现,原来这如天籁一般的琴声,竟然不是花若兰演奏的。只是一个穿着翠绿罗衫,头簪细叶珠花的俏丽女子。

这女子便是花若兰的贴身婢女,琴师蒋雯雯。

花若兰只是懒懒地斜坐在琴案旁,一双洁白的玉手从水红的长袖中露出来,撑在地上。

那双手,丰腴而不失修长,骨感而不失滑嫩,如有魔力一般牢牢吸引着人们的视线。

人们都不自觉地想着,拥有这样诱人完美的一双手的女子,她那片缕罗衫下面的身体又将是怎样地让人如痴如醉,欲死欲仙呢?

花若兰仿佛听见了这世间男人的淫念一般,低低地一叹,抬起眼来,那狐媚到了极点的眼神围着众人打了一个转儿,像是一声娇吟,像是一声低呼。

众人看见那妩媚的眼神望将过来,无不心跳如鼓,即便是心中定力最好的人也忍不住面红耳赤,心中如癫如狂地大呼:“她看着我了,她看着我了!”

可是,在唐子玉看来,那眼神却如幽如怨,仿佛在幽幽哀怨着这世间为何有这许多溷浊污秽的男子。

是啊,看她那洁白如雪如玉一般的皮肤,便仿佛这世间最纯洁的雪一般,不应该有任何的玷污与亵渎。

可这女子那慵懒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唐子玉仿佛又从里面读出了一种倦意,一种深深地倦意,一种落落寡欢的倦意。

他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女子的一双手居然也可以美得如此惊心动魄;他也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女子的一双眼睛可以让人如此地惊艳!

再听得那琴声,如珠落玉盘,如银瓶乍破,又如高山流水淙淙而下,那琴声仿佛泉水婉约得如一曲小令带着些许哀婉,顺着那弯曲折直的山涧小道,一路上细细碎碎,婉转悠扬,流淌下来。

唐子玉看着那轻拢慢捻抹复挑的素手,听着那上下翻飞的手指中不地蹦出一个又一个清脆的乐音,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便如同那据高而下的泉水,一路上由小溪变成了山涧,再变成了小河,再滚滚翻成大江。待到那滔滔江水即将涌入大海之时,那芊芊素手忽然在轻轻地在琴弦上一放,那声音顿时停止,众人仿佛被一个巨浪打在了半空之中,抛得高高地却久久地不曾落下来。

那弹琴的女子双手按在琴弦上,只有头上那珠花仍然在轻轻地颤动着,虽在动着,可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静,那是心静,在众人痴迷的目光中,恍如隔世般止水云停的静。

“好啊!”唐子玉带头大喊了一声,使劲地开始鼓掌起来。

一瞬间,人们仿佛才苏醒过来,掌声如雷。

蒋雯雯起身羞涩地对着众人揖了一福,便进了里屋。花若兰抬起眼来,那娇柔不胜的目光望了唐子玉一眼,露出些许笑意。

不一会儿,接着从里屋走出几个仕装女子,拿着几面大小不一的面鼓,分别在屋内的四角站定,又从里屋走出几个小厮将屋内摆在中间的案几和台上的古筝抬起来放在了一边。开始那个弹琴的女子换了一身素白色的衣服又走了出来,向众人揖了一福做在了一边低低地开始调琴。

唐子玉周围的人激动地说道:“花若兰要开始献舞了!”

果不然,只见花若兰低着头,倦倦地笑了一下,慢慢地站了起来。慢慢地仰起了脸。适才她一直垂着头,众人看不见她的真面,这时才见她抬头看着众人。众人这才见她的一张脸真的如晓露芙蓉,春山玫瑰,一股说不出的艳在这兰舟的楼宇间飘荡,勾着每一个人的心,荡着每一个人的魂。

只见她穿着一身绯红色的衣裳,披着件银纱,纱下是一件火红色的罗裙,背着那点点刺眼的烛光立在众人的眼中。花若兰盈盈而立,逆着光,如梦如幻,像一个即将起舞的仙子。

忽然,一声低低的鼓点咚咚响起,那声音极细极微,却引得人不由得竖起耳朵去听,但偏偏这鼓声在击鼓的玉女那里敲得若断若续,若隐若现。

花若兰也随着这轻轻的鼓点开始舞动着自己的每一个关节,那动作像是在动,又像是没动,只是伴着那声音已响满了整个楼宇之后,你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子已经由一个姿态变成了另一个姿态。

花若兰缓缓地舞,她那身材在透明透亮的楼宇之中有一种绝世的窈窕,人们看着她那一举手一投足都有一种仪象万千的风流。这种风流虹垂霓动、曼妙万方,把众人看得得抓耳挠腮,意气洋洋,口中垂涎,目眩神迷。

忽然,在那缓缓的鼓点声中,铮铮响起几声琴声。众人一愕,这时才都见到适才献艺的那个白衣女子。只见她端然静坐,左手轻捻,右手慢挑,是她那儿发出的琴声,带着些寂寞空虚、自伤无俦的意思,其声冷冷,其韵清清。

几个清脆的连音,紧急着,琴曲已经展开,似有一只轻柔的手托着花若兰的双足开始动了起来,也仿佛托着众人的心开始舞动了起来。

却听那边琴曲开局清淡,入题后却渐转荡漾激动。唐子玉细听下却是前朝大才子宋无涛做的《霓裳羽衣曲》。只见花若兰轻旋、折腰、甩袖、云步,那轻盈曼妙的舞姿竟让众人一时都看得犯了痴,入了魔。

花若兰在那乐声中徐徐地舞着,那乐声游离飘荡,那舞姿优柔美丽。那石素裙下双足白皙洁致,真如仙子的凌波微步。

唐子玉痴痴地看着那白皙的双足,只觉得这不似一双该踏步于这红尘之上的仙足,但长着这一双足的女子,也只有在这红尘的荆棘中趑趄而行。

忽然间,花若兰一记大旋身,手中的水袖如流水一般泼洒开来将全身笼罩在红艳的流苏之中。

在这个时候,唐子玉却看见在那流光溢彩的灿烂之后,那舞动的女子明眸皓齿地冲他一笑,其笑嫣嫣,其意陶陶。

那一瞬间,唐子玉宛如置身于空旷黑暗的天地之间,看见那灵犀闪动的光亮。仿佛在灵魂深处一根从未触动从未撩拨过的一根细弦,在那不经意间被轻轻拨响,被柔柔地拨动,发出那温暖而沁人心田的灵声。

这笑容有种毁天灭地的力量,可以让无数的男人为了她而去死而复生,生而复死!

那一霎那间唐子玉才真正明白,什么才是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看着那热烈而期盼的眼神,唐子玉忽然明白了,原来他立于这莽莽红尘之中,毕生都在寻找等待的人,就在眼前啊!

再听那白衣女子琴声溶溶,每一个琴音都似托起了花若兰的足;周围那些击鼓的女子,鼓点阵阵,每一记鼓点都似捧起了花若兰的身。这一舞直有一顿饭的工夫,忽然那女子猛然收指,鼓声也随之嘎然而止,花若兰于急旋中也猛地一停。人们虽见花若兰的身已经停了,可是那水红的双袖在空中兀自飞舞,轻轻扬扬,飘飘洒洒,如一串鲜艳的彩霓犹自在人们的眼中飘着,动着。仿佛花若兰仍然还在他们的眼中,心中,随着那隐隐约约,轻轻淡淡的乐声而舞着。

唐子玉被这舞姿给惊得呆了,久闻天下第一名妓花若兰的艳名,谁想今日会惊艳于斯!真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秦淮的河畔静一片沉静。

仿佛方才的琴韵鼓音,曼妙舞姿要在这条艳色逼人的河畔久久回荡,如同陈年的老酿,所有的人都迷醉了,不愿醒来。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