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唐子玉长长吐了一口气:“真是名不虚传啊!”

那一晚,所有人都疯狂了,尤其是唐家的少主。平日里恪守的韬光养晦深藏不露的原则全部被他抛到了脑后,唐子玉疯魔了,癫狂了,那晚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那芸芸众生之中,有一双明亮而艳丽的眼睛注视着他,冲他微微一笑。

他只知道,这个女人是我的!

谁也别想抢走她!

才学、武艺、家势、权威、威逼、利诱,唐子玉为得佳人,无所不用其极。最终唐子玉以一首凄婉高绝的《葬花词》赢取了花若兰的芳心。

终于在击败所有的挑战者之后,唐家的少主做了一件让众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他走上前,握着花若兰的玉手,轻轻捏了三下后,哈哈笑道:“天下第一名妓好大的名头,在我唐子玉看来,不过如此!”说完扬长而去。

无论是船上的操琴女子还是观舞男子无不大怒。蒋雯雯站起来说道:“小姐累了,诸位请便吧!”

在唐子玉转身回眸的那一霎那,他却看见了一双微笑着的眼睛,那双清亮的眼睛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直直地穿透了他的心,看透了他的魂。

“小姐,今天那个家伙真是太狂悖无礼了,你干嘛还要等他!”午夜三更,兰舟上依然灯火通明,蒋雯雯挑着灯心,愤愤地说道。

花若兰低低一笑,说道:“你可知这人是谁?”

蒋雯雯偏着头,说道:“唐家的少主贝,听说好像是一个什么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花若兰抿嘴一笑:“你跟我这么久,怎么识人的本事一点长进都没有?”

蒋雯雯不服气地撅着嘴:“明明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嘛,只知道威逼利诱,大耍无赖,更不可原谅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当众轻视小姐!”

花若兰笑道:“那你可觉得此人诗词怎样?”

蒋雯雯道:“不如柳静元,柳公子。”

花若兰又道:“武艺功夫怎样?”

蒋雯雯说道:“似乎不如江充,江公子。”

花若兰再道:“家中财势怎样?”

蒋雯雯说道:“不如苏文衾,苏公子。”

花若兰又道:“外貌长相怎样?”

蒋雯雯说道:“不如李远帆,李公子。”

花若兰笑了,这一笑颠倒众生,她说道:“就是了,那你说此人既然文不如柳,武不如江,貌不如李,财不如苏,却为何能够斗败众人,脱颖而出呢?”

蒋雯雯哑然,却又不甘地说道:“还不是他尽使些卑鄙手段威逼利诱!”

花若兰摇头笑道:“你呀,什么时候才学会用心去看人,用你的心去看这个世界?”

蒋雯雯疑惑地说:“心?”

花若兰伸出芊芊素指,仪态万千地捻起面前的茶壶,倒了一杯茶,说道:“这大千世界,时光运转,风云变幻,自有一种天定人为的规律在运转在操纵。极少能够有人脱身局外,开眼看世界,真真正正地认识他人,认识世界,认识自己。”

蒋雯雯陷入了沉思。

“这个世间最强的人就是能够跳出局外,自定规律,了解世人,却又清楚自己的人。这个唐公子,就是这样的人!”花若兰又倒了一杯茶,说道。

蒋雯雯不解地问道:“为何?”

花若兰笑道:“此人任何一项都不是这世间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但是他在争斗时却总能够把握争斗的主动权,以己身之长,击他人之短;以己身之武艺威逼武艺不如自己而外貌胜过自己的李公子;以家族之财势利诱财势不如自己而武艺胜过自己的江公子。这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才,还不是才么?”

蒋雯雯恍然而呼:“啊,原来如此!”随即她又不解地问道:“那他今天为何又要羞辱于你?”

花若兰笑道:“何来羞辱?唐公子只不过是想替我赶走那些蝇虫罢了。”

蒋雯雯豁然道:“哦,他这样一说,那些被他斗败的人自重身份,自然是无颜再来了。这个家伙,就会耍些小聪明!”

花若兰凝视着她,长叹了一声,接着说道:“十年前,四皇子与太子展开夺嫡之战。那时,当今皇上势单力薄,被四皇子手下的刺客追杀千里,无处藏身。可你知道为何当今皇上遇刺十天之后,忽然声势大振,于四皇子逼宫一役中扭转局面,一举夺下皇座?”

蒋雯雯奇怪地望着她:“小姐,你平时不是不愿意提这一段往事么?”

花若兰仿佛没有听见,仍然是如梦呓一般喃喃自语说道:“那是因为当年有一位年仅十四岁的少年,奉当今圣上之命,单枪匹马疾行两千余里前往辽海国去寻求大将军王唐勃唐大将军的援助,恳求他班师回朝,起兵勤王。这少年一人一马,一剑一枪,冲进了辽海将领的帅帐之中大声询问大将军王的下落,问后,格杀三将,洒然而去,当时众将无不骇然。这少年在乱军之中十进十出,如入无人之境,待寻到大将军王之后,几成血人。然而,少年这个时候才知道,大将军王和辽海国的军队正在尼布罗撒展开激烈决战,此时若是班师回朝,必将惹来敌军的反击,有全军覆没的危险。那少年慷慨笑道:‘我只要一枚帅印和两百飞虎骑便可。’这少年便凭着这一枚帅印和一面军旗率领两百飞虎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得了雷营的兵权,血战宣武门,从而扭转了当时四皇子逼宫的局面。”

尽管不是第一次听花若兰说这个故事,但是蒋雯雯仍然听得如痴如醉,仿佛在那凶险无比的刀光剑影之中见到一个英勇的少年在那万军之中驰骋高呼。

两个女子,一个听得两眼悠然神往,一个说得语态沧桑,一时间都默然不语。

半晌的功夫,蒋雯雯说道:“那后来呢?”

“后来,这少年为了保护自己,却没有贪图这擎天护驾之功,于历史更迭的洪流之中悄然消逝。”花若兰淡淡地说道。

“啊!”蒋雯雯一声惊呼,语气中说不出的遗憾可惜。

“没有人见过他么?”她不甘心地问道。

花若兰微微笑着,那绝艳的笑容中带着无所不知的智慧,她说道:“当然有人见过!而且还很有名呢!”

蒋雯雯兴奋地拉着花若兰的袖子问道:“啊,他是谁?快告诉我,他是谁?”

花若兰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他你也认识啊,今天也见过了的!你刚才还骂了他的哟!”

蒋雯雯一下僵住了,手捂着长得大大的嘴巴,呼道:“不会吧!竟然是他!”

花若兰拿眼睛瞟了一眼门外,说道:“茶已经快凉了,唐公子进来说话吧!”

唐子玉脸色阴沉地走了进去,目露凶光地盯着花若兰,说道:“你究竟是谁!如何知道这些事情!”

蒋雯雯脸色灰白地望着充满杀机的少年,张大了嘴巴怎么也合不上。

花若兰被唐子玉冰冷得吓人的目光看得全身一颤,仿佛如那风中即将凋零的秋花一般,带着那浓浓的倦意,只见她用尽全身的精力顶着我那巨大的压力向他走过来,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抚着他的脸,笑了笑,说道:“我是谁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另一半是你,你的另一半是我!我花若兰这一生都在等着公子这样的男子呢!”

唐子玉忽然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用力摇着,大声吼道:“你到底是谁,快说!”

你能不害怕么?

你能不畏惧么?

当你将自己包裹隐藏得自以为没有任何人知道你的本来面目的时候,忽然这么一个绝伦的女子伸出纤纤素手将你厚厚的盔甲一层层剥下,直至浑身赤裸,体无完肤。

那个时候,你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脆弱,是那么的无助!

花若兰笑了一下,那笑容凄美如缤纷的落英,又如一只巨锤,重重地敲打在他的心上:“公子,你弄疼我了!”

花若兰那对眸子中眼波流转,目光流盼,流露出的是畏惧的期盼和对兽性的撩拨。

唐子玉双目赤红,如癫如狂地看着她,狞笑着:“我会让你更疼的!”像一匹疯狂的野兽一样唐子玉一把将花若兰扛在肩上向里屋走去。

花若兰却在唐子玉的肩上用眼神阻止想冲上来的蒋雯雯后,偷偷地笑了。

那天次日的清晨,唐子玉鼻子上一阵搔痒,睁开眼睛一看却是罗衫半解的花若兰捉着几缕青丝,在他的鼻尖处搔弄。

她见唐子玉清醒后,笑着翻了开去,发出一阵悦耳如银铃一般的笑声。

唐子玉用手遮住照在我眼睛上的阳光,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如小女孩一般的女人。

他忽然问了一句:“能告诉我么?你到底是谁?”

花若兰一愣,撅着嘴巴,从床上轻轻地捧起一块雪白的罗帕,上面有点点落红,委屈地说道:“昨天晚上一点也不知道怜爱奴家!”

唐子玉笑了笑:“不愿意说么?”

花若兰小心地将那片罗帕包好,收藏了起来,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唐子玉认真地看着她的每一个动作,说道:“想不到天下第一名妓竟然还是一个处子!”

花若兰手一颤,那明媚的眼睛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是处子怎样?不是处子又怎样?奴家以为,公子是奴家命中注定的一半,而奴家是公子命中注定的另一半,重要的不是奴家是否是处子,重要的应该是奴家是否真心待公子,而公子是否真心待奴家!”

唐子玉被这眼神看得无地自容,站起来,羞愧得一揖到地,说道:“姑娘教训得极是!”

花若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奴家已经不是姑娘了!”

唐子玉默然无语,一个对他知根知底,而他却不知道她来历的女人,他怎敢真心以待?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