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若兰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一般,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奴家本姓乔,名清儿。家父乔本单。”

乔本单!

唐子玉浑身的寒毛仿佛在一瞬间就竖了起来!

一股凌厉的杀气从他的身上源源不绝地释放出来!

唐子玉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好像记得乔本单是先朝四皇子一派的大臣吧?”

花若兰淡淡地笑了一下,脸色惨白地说:“是。”

乔本单是先朝四皇子一派中的中坚力量。四皇子一党覆灭后,乔家惨遭灭门,其女乔清儿却不知所终。

可以说,没有他唐子玉,乔家就不会灭门。

再简单一点说,那就是,这个花若兰是他的仇人!

“嘿嘿嘿嘿!”唐子玉不可遏制地笑了起来“世事弄人啊!你居然把你的第一次献给了你的仇人!你是来报仇的么?”

花若兰神色凄凉地笑着:“你认为奴家是来报仇的么?”

唐子玉恶狠狠地笑着:“是了,你一定是来报仇的了!要不然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知道这么多!”唐子玉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低声吼道:“你一定是来报仇的,对不对!”

花若兰说不出话来,只是拿着那双带着淡淡的倦意与哀伤眼神的眼睛看着他。

那眼神仿佛一双温柔的手,将缠绕在他心头的浓烈杀气淡淡地化去。

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在他的眼前哀怨诉说着,那风华绝代的舞姿在他的眼前舞动着。

唐子玉渐渐松开用力的双手。

花若兰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一下瘫倒在地上,剧烈咳嗽着。

唐子玉心中抽动了一下,一阵剧烈的疼痛,他垂下头,深深叹了口气:“要杀我,就动手吧!这些年,已经够了,我很累,很累!”说罢,唐子玉盘膝而坐,神色疲倦。

一个柔软的躯体钻进了他的怀抱。

花若兰伸出双臂抱着他的腰,闭着眼睛,喃喃地说道:“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我知道你的哀伤,知道你的忧愁,知道你的情思!”

唐子玉浑身颤抖了一下,眼中险些流下泪来。他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这娇美绝艳的脸庞:“你这是为何?我是你的仇人啊!没有我,你们乔家也不会……”

花若兰一下用手遮住了他的嘴巴,凄然地笑了一下:“世事没有如果。别说这些了!亲我!”

唐子玉自然知道花若兰没有说完的下半句:世事没有如果。如果没有他,乔家的确不会被灭门;可如果乔家没有被灭门,他唐家就会被灭门!

唐子玉心中冷冷地笑着,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吃你,这是什么世界!

唐子玉看着怀中的娇柔不胜的花若兰,说道:“你不恨我么?”

花若兰挽了挽垂下来的秀发,低声说道:“世界自有轮回,世事皆有因果。生亦何乐,死亦何哀!不用活在钩心斗角,蝇营狗苟之中,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这一切都是命!”她抬起头来,痴痴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眼神迷醉:“当奴家昨晚看见公子在那人群之中爱怜地望着奴家的时候,奴家就知道,公子就是奴家命中注定的那人,这一切都是命啊!”

唐子玉深深的注视着花若兰,长叹了一口气:“子玉何德何能,能够获得天下第一奇女子的青睐啊!”

花若兰奇怪地问道:“什么天下第一奇女子?”

唐子玉陷入了回忆,喃喃道:“两年前,我曾偷偷去过一趟南山,我师父曾对我说过,这个世间有四个人值得我特别提防小心,第一的便是当今的魔教教主周师师,此人武功已入化境,高深莫测,更加恐怖的是他是一个盲人。”

花若兰被唐子玉的话吸引了注意力,提起了一点精神,点头应和道:“嗯!如果他是一个明眼人,他就有弱点,可他若是一个盲人的话,以他的武功修为,他就很难被打败了!”

唐子玉极为赞赏地低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世人皆以为周师师失去了双眼,并不可怕。岂不知,周师师的武功已经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失去双眼后,他开始用心眼看待这个世界。如此一来,这世界上将没有任何的浮云幻象能够迷惑他的心神了!此人肉眼一去,心眼一开,除了我的师父以外,我真的想不出还有谁能打败他!”

花若兰点头道:“那第二个人呢?”

唐子玉说道:“第二个人就是当今的皇上!”

花若兰感到些许意外,眨了眨眼睛。

唐子玉接着说道:“当今皇上乃一代雄主,城府极深,即便是我也看他不透。我师父说,我唐子玉在他的手上如果想活下来,就只能想办法装疯卖傻。”

花若兰的小手不知不觉地用力抓着唐子玉的衣袖,眼睛睁得大大的,也不知道是想什么。她呼了一口气,说道:“第三个呢?”

唐子玉冲她笑了笑,说道:“第三个是苏家的幺子,苏文绾。”

花若兰低低地一声惊呼:“竟然是他!”

唐子玉低声叹了一口气:“是啊!世人皆称道于苏家的擎天柱神策将军苏文宇。岂不知,虽然苏文宇比苏文绾大了一辈,但是论心机、论智谋、论武功,他和苏文绾比起来,苏文宇幼稚得就像一个孩子!苏文绾堪称当世第一奇才!”

花若兰也皱眉,担心地看着唐子玉说道:“跟你一样的人呢!”

唐子玉嘿嘿笑了一下:“他没我帅!”

花若兰见他心情好转,也高兴了起来,伸出手指在他鼻尖上刮着,笑嘻嘻地说道:“那第四个呢?”

唐子玉看着花若兰,说道:“第四个人,就是你了!”

花若兰呆住了。

她疑惑地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奴家?”

唐子玉肯定地点了点头:“我师父说,当今世上鲜有像花若兰这样能够将世事看得这么通明剔透的女人!他说,花若兰此人有大智慧,胸藏百万兵甲,腹有盖世谋略,是女诸葛一流的人物,堪称天下第一奇女子!”

花若兰眼中一亮,恍然低呼道:“啊,你师父是宋晚秋,宋大侠!”

这一下轮到唐子玉惊奇了,他奇道:“你怎么认识我师父的?你见过他?”

花若兰笑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唐子玉笑道:“好啊!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快点老实交代!”

说着,唐子玉哈了口气在她身上胳肢她的痒处。

花若兰笑得气喘吁吁,在唐子玉怀里扭来扭去。

看着那红润的朱唇,心中最后一道防线轰然倒塌,唐子玉低头吻了下去。

上天既然要我爱上仇人的女儿,那就爱了吧!

做一只扑火的飞蛾,扑向那燃尽生命的炽热处。

“啊欠!”唐子玉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呵呵!”花若兰在他面前拿着一根翠羽呵呵笑着。

“饭菜都凉啦!站在这里发什么呆!”花若兰笑道。

“啊!凉了再热一下不就是了!”唐子玉揉了揉鼻子说道。

“可是,楼下有客人在等啊!”花若兰笑着说道,那笑容充满了阴谋的气息。

唐子玉熟悉这不正常的笑容,立刻警惕了起来,问道:“谁?”

“你那未过门的妻子,胡无双!”花若兰说道。

不会吧!

唐子玉脸上立刻苦得能挤出一斤苦汁!

天啊!

这丫头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还让不让我活啦!

苍天啊!

唐子玉面容扭曲,手指做鹰爪状,仰天呜咽无语。

大楚朝局微妙,在楚天河的刻意经营下,苏唐两家对峙已久,朝中官员大多分为苏派,唐派和中立三派。其中苏家与唐家选择为代表的各大重要朝臣无不是以婚姻等形式来将其利益紧紧的捆绑在一起。

当年的礼部侍郎胡重山与兵部侍郎赵宜就是其中的典型。

二十多年前的联姻让他们在经历了皇宫内乱这样的巨大风波之后,仕途仍然是一帆风顺,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十分的耐人寻味。

如今已是从二品尚书右仆射,太子少师的胡重山,其千金胡无双如今是秦淮城内鼎鼎有名的一霸,自打去年艺成下山之后,喜好打抱不平,行侠仗义的胡无双便成了唐子玉的恶梦。

如果说赵芳只是平日里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真气与力道,容易伤人,那这也只是无心之失。那胡无双这个丫头每每只要一听见唐子玉流连青楼勾栏的消息,便立刻拔剑飞奔至案发当地大闹一番,不棒打鸳鸯,吹皱一池春水,誓不罢休。按照唐子玉的话来说,这便是存心跟他过不去了。

换了另外一位女子,唐子玉只怕没那么好的脸色给她看。但是如今这位姑奶奶,上峨嵋派后被峨嵋派掌门看中,亲自为其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身功夫由内而外,已经大成,可见其武功着实了得。下山后,峨嵋派的掌门火云神尼放出话来,谁敢欺负她的爱徒,那便是跟她们天下五大剑派之一的峨嵋派过不去,以为胡无双的师门声援,可见其势。胡无双下山后才一年多,但由于其性格泼辣豪爽,常常与人动手比武,胜多负少,再加上其相貌艳丽,气质非凡,也因此被好事者排入江湖俊秀榜中的秀榜之五,追求者如过江之鲫,不知凡几。刚开始胡无双还乐此不疲地将那些不知死活前来求婚的人一个一个拳打脚踢的从胡府打出去,到后来,以讹传讹的人们都说如今秦淮侠女胡无双美貌天下无双,武功天下无双,门槛自然甚高,非天下英雄不嫁,弄得她的大名越传越响,泯不畏死的单身男子越来越多,弄得出门都成问题,胡无双这才有些怕了。便放出话来,她自幼便许了唐家的少主唐子玉,天下的男人们都死了这条心吧!这场莫名其妙的风波便渐渐消停了下来,唐子玉也因此多了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侠少仇家。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