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女子,唐子玉打也打不得,打输了不光彩,打赢了更不光彩;骂也骂不得,骂了上父亲那里告上一状,回头让唐老爷子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通家规教训,不骂吧又给鼻子上脸的。真真是他命中的魔星!每次相见,唐子玉只能打起精神笑脸相陪,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唯恐这位姑奶奶脾气发作,有生出一些风波来。

不过,唐子玉虽然对胡无双这尚未过门的媳妇的妇德有些腹诽,但是对她的妇容却是十分的垂涎三尺的。

胡无双今日里穿着一件火红的武士劲服,与平常江湖儿女不一样的是,胡无双的的武士服别出心裁的将裤子换成了腿两边外侧底部分别开了一条三尺缝的长裙。唐子玉从二楼向下仔细看去,却见胡无双一条束在腰间的黑色束腰将她惊人的身材分出了一个绝佳的比例。往下看,胡无双脚踩一双火凤鞋,一双长腿在这条长裙之中若隐若现,令人浮想联翩。再向上看,一张细细的瓜子脸,肤白胜雪;脸上一双天生狐飞眼,鼻子高挺,樱唇小巧。她身上穿着的武士服却是用吐蕃的天蚕丝缝制而成,细滑贴身,一条黑色束腰将其盈盈蛮腰束得堪堪一握,与其壮观的胸围形成鲜明对比。

唐子玉暗自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浑身是刺!这朵花儿,他还真有点不敢摘回去!

唐子玉叹了口气,整了整衣冠,还在犹豫要不要下去,却听见楼下一声大喊:“唐子玉,快点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就一把火把这里烧了!”

花若兰抿了抿嘴,取笑道:“听见了吗,还不下去?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烧了奴家的船么?”

唐子玉一声苦笑,干咳了一声,走下了楼。

当他的脸上重新又堆满笑容的时候,那个以放荡好色闻名的荒唐公子又回到了他的体内。

“无双妹子,你来这里干什么?”

胡无双怒道:“呸!谁是你妹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往这些……”说到这里,胡无双恨恨地瞥了花若兰一眼,那剩下那句话总算没有说出来。

唐子玉也怒道:“死丫头,我们还没成亲呢!就开始管闲事起来了!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扁你!”

胡无双在一挺胸,冷哼道:“你来呀!动手呀!”

靠,波涛汹涌,何其壮观啊!

唐子玉色色地望了一眼那高耸的云峰,陪笑道:“开个玩笑嘛,何必当真呢!”

胡无双气的跺脚,冲上前去就想纠他的耳朵:“你老是欺负我!”

开玩笑,好歹是名动天下的人物,怎可被人纠着耳朵?

唐子玉一边躲着,一边叫起撞天屈,两个人就在船上玩起了捉迷藏。

“我不过是在心里面构思一下而已,还没有付之于行动,哪里欺负你了?”

“再说了,你看看你,哪里像个女人!值得本少爷欺负么!”

这话一说出来,趴在窗户边看热闹的花若兰立刻叹了一口气,这不是火上浇油么?她起身对蒋雯雯说道:“雯雯,把门窗关好,小心殃及池鱼!”

雯雯满脸的幸灾乐祸,将门和窗户全部关上,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却听见阁楼下一高一低的叫喊声不绝于耳,引得岸上的人驻足围观,指指点点。

“唐子玉,你给我站住!”

“胡无双,你给我……站住!”

“唐子玉,有种你别跑!”

“胡无双,有种你……别追!”

两人仿佛老鹰捉小鸡一般在船上窜来窜去,唐子玉轻功了得,胡无双一时拿他没有办法,气得直跺脚,道:“唐子玉,我告唐伯伯去!”

开什么玩笑,少爷我好不容易把家里两尊大神给安抚好,这个时候去,你不是给他们两位老人家添堵,给我添乱么?

唐子玉被点中死穴,立刻停住脚步陪笑道:“其实呢,古人有云:冤家宜解,不宜结!无双姑娘慧芷兰心,心地善良……”话还没说完,耳朵便被胡无双揪住,痛得他哇哇乱叫。

若是让那些暗地里将唐子玉视为终生大敌的人见到唐家的少主居然被一美女当中如此蹂躏,只怕眼珠子都要弹出来了。

“喂喂,少爷我属龙的,不是属兔的!不要这么用力啦!真是的,峨嵋的金丝盘魂手用不着用在我的身上啊!啊,轻点轻点,姑奶奶,我知道错了还不行么?喂,楼上的,楼上两位看热闹的,快点下来救命啊!有人要谋杀亲夫啦!”唐子玉有些歇斯底里。

胡无双叫道:“好哇,你还敢喊救兵!枉我和芳芳妹子平日里待你那么好,你就是这样报答我们啊!”

唐子玉低声嘟囔:“谁要你们对我好了!”

胡无双柳眉一挑:“你说什么!”

唐子玉高举双手:“什么也没说!”

胡无双见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想起他平日里宁肯在那勾栏青楼之中流连也不愿意多看她们一眼,心中悲苦,眼泪便流了下来。虽然脸上流着两行清泪,但是手上仍然是丝毫没有放松,反而发泄似的,力气越来越大。

岸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唐子玉心中暗自叫苦,正在思量对策之间,忽然闻到一阵淡雅的清香。

花若兰宛如一个下凡的仙子,微微的笑着,轻轻拉开胡无双的手,说道:“妹妹别生气,犯不着跟男人一般见识!”花若兰不会任何武功,可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一种让人不知不觉便听从她的言语的魅力。这种魅力对女人而言,也是致命的。

胡无双愣楞地看着花若兰巧笑倩兮地走过来,轻轻地拉开了自己的手。按道理来说,花若兰是绝对没有这个力量可以把胡无双的手拉开的,可是偏偏自己的手也好像一个听话的孩子一样,被花若兰就那么轻巧地拉了下来。

花若兰拉着胡无双的手,低声地在她耳边说着什么,两个人边说边走,边说边笑,便往船的里舱走了进去。

唐子玉揉着被揪疼的耳朵,对着胡无双的背影,怒道:“靠,还有没有三从四德啊!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扁你!小心我火起来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公子,胡姑娘和小姐已经进去了!”雯雯二楼的窗户边伸出个脑袋偷笑道。

“废话!就是因为她们进去了我才要骂她!”

“喂,花姐姐让你进来吃饭!”胡无双忽然从里屋探出一个脑袋,没好气地说道。

唐子玉立刻点头哈腰地笑道:“不敢劳烦姑娘,小的少刻便来!”变脸速度堪比川蜀大师。

“噗哧”雯雯忍不住笑出声来,见唐子玉瞪了他一眼,吐了吐舌头,将头缩回了了里屋。

唐子玉摸了摸红红的耳朵,心中苦笑:真是今天犯太岁,怎么什么倒霉的事情都让我碰上了!

“公子!可找到你了!”

一个脆脆的声音忽然响起,把唐子玉吓得一个大跳,返身双手比划了一个降龙踢斗式,怪叫道:“又是谁!”

赵芳低着头,拎着一个小篮子,怯生生地站在他的跟前。

唐子玉一见到她,没好气道:“我靠,你是人还是鬼啊!走路没声音的?”

赵芳抬头看了唐子玉一眼,又低下头去呐呐不语,一只脚在船板上蹭着。

“你来干嘛?”今天被你们二位姑奶奶折腾死了,唐子玉十分非常以及相当的不耐烦。

“方才人家到你府上去给你送熬好了药,全叔说你不在,我打听了子安,他说你到这里来了,我才来送药的嘛!”赵芳低声道。

“不是吧?哪有送药送到这里来的?有没有搞错!”唐子玉打开那篮子揭开里面的药碗看了一眼,里面那黑糊糊一陀一陀的药吓了他一跳。

“靠,这是人喝的么?你们两个丫头今天铁了心要折腾死少爷我是不是?”唐子玉怪叫,刚要发飙,见到已经开始泪眼汪汪的赵芳,唐子玉忽然想起,赵芳她那死党胡无双便在船上,让她看见这番情景,肯定又要说他欺负赵芳,心想着便陪笑道:“芳芳姑娘有心了,其实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赵芳眨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说道:“可是红月姐姐说,公子只有服下这剂药,身体才会好得快!”

唐子玉无语,艰难出声:“难不成,这就是红月给你开的药方?”赵芳点了点头,从篮子里面端出乘着药的紫金沙壶,笑道:“正是红月姐姐开的药方,我可是一样不差的到我家的药方去抓的药。”

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总不能说方才自己是为了躲她装出来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唐子玉心想,少爷我豁出去了,就当补药吃了!

想罢,一副英勇就义的大无畏表情,掀开紫金沙壶,便将里面的药连嚼带咽的吃了下去。

一旁的赵芳一脸幸福的看着唐子玉一阵囫囵吞枣,痴痴的问了句:“好吃么?”

唐子玉险些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这问的什么话!中药能好吃么!又不是美味佳肴!

赵芳看着唐子玉努力吞下药物的样子,伸出小手,在唐子玉背后轻轻抚着。

万幸,这次她控制好了力道,没有又将唐子玉拍得吐血。

唐子玉咽下所有的东西,回头勉强一笑,正要夸奖她温柔贤惠,却听见赵芳笑道:“不过,红月姑娘的药方还真奇怪,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偏方!”唐子玉脸上一窒,涩声道:“方子上都是什么?”“有飞天蜈蚣一对,钻地鼠胎盘一对,九节蛇蛇皮三两,小强半斤……还有很多呢,那些药引都吓死人了,弄得人家怕怕的!”

赵芳再自顾自的说了一阵,却发现唐子玉早已不在身边了,只有那紫金沙壶底朝天的躺在船板上。

唐府,藏剑阁。

“呕……”

“少爷,热水来了!”子安小心翼翼地端上一盆热水,说道。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