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死丫头!本少爷一定要退婚!一定要退婚!还有那红月,臭丫头,不就是个供奉么,仗着老酿喜欢就为所欲为了,迟早有天把这个小蹄子先奸后杀!”唐子玉气急败坏从一个木桶里抬起头来,气喘吁吁大声道。

远在另一头的供奉府,水云别居中,红月一边用小扇扇着炉火,啊歉一声打了个喷嚏,她抬手揉了揉鼻子,回头瞥了一眼藏剑阁的方向,得意的一抬头:“哼,让你上个月偷看本姑娘我沐浴更衣!整不死你!”

“呕……”唐子玉又是一阵淅沥哗啦。

房中异味飘散,极其刺鼻,旁边的王子安捂着鼻子,胸中翻腾忍得十分辛苦,已是两眼泪光盈盈。唐子玉用热水盆中的毛巾擦了擦嘴,将王子安的样子看在眼里,有气无力的说道:“想吐就吐吧!”

话音刚落,王子安便抢过一个木脸盆,哇的一声,喷薄而出。房中两人此起彼伏,此消彼涨,同病相怜,倒也不寂寞。

却见过不一会,王子安泪眼婆娑的抬起一张胖脸,道:“少爷,吐满了!”

唐子玉被红月折腾得一条命险些都没了,没好气道:“喝了再吐!”

说完,便听见一旁“咕咚咕咚”的声音响起。

藏剑阁寂静无声,针落可闻,只有这可怖之极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响起,令人毛骨悚然。唐子玉目瞪口呆的看着王子安上下翻腾的喉结,艰难出声道:“你在干什么?”

王子安放下木盆,一抹嘴巴,咧嘴一笑:“少爷,你平日里不是教我,吃东西要趁热么?”

唐子玉被红月恶整得躲在家中修养两日,这两天一直担心曹大学士会将他的事上报朝廷,但是奇怪的是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似乎是曹进朗一手将此事压了下来。想来哀莫大于心死便是此意了!

修养两天后的唐子玉刚刚生龙活虎的精神头便开始策划一桩大事。

“退婚!”王子安惊道。

唐子玉瞪了他一眼:“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子安嘟嘟囔囔小声道:“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唐子玉又一眼瞪了过去:“你说什么!”

子安马上一脸谀笑道:“小人是说,那两个丫头举止粗鲁,行为不端,少爷看得上她们是她们的福气,偏生她们还不知道珍惜,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唐子玉看着这个骑墙派的掌门人,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踢了他一小脚,说道:“去你的!你倒是变得快!”

子安有些不乐意这个说法,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低声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好意思说我!”

唐子玉正要对子安饱以老拳,忽然远远地看见柳静元走了进来。

柳静元与唐子玉私交极好,是以不需要通报便可随意出入唐家内府。

柳静元笑眯眯地看着从他身旁走过的美貌丫鬟,连眼睛一眨不眨,她忽然拦住了一个丫鬟,笑着说道:“姑娘好面生啊?新来的?”那丫鬟满面通红,低着头想从他身旁绕过去。柳静元却笑嘻嘻地拦住不让她过去。

斯文败类啊斯文败类!

唐子玉有些看不下去了,调戏丫鬟居然调戏到我府上来了?太嚣张了吧?

唐子玉远远地大声喊道:“柳夫人,文舟在此!”

柳静元顿时浑身哆嗦,头都不敢抬,双手抱头,哆哆嗦嗦地说道:“娘子息怒,娘子息怒!”过了一阵不见九阴白骨爪出现,却只听到身边传来一阵窃笑声,他才大着胆子抬起头来左右望了一下。只见四处只有一些美貌的丫鬟望着她掩着嘴偷偷地笑着,哪里有他家的那只母老虎?

柳静元那畏妻如虎已经到了杯弓蛇影的程度,这实在是让唐子玉无法不仰天长叹!

这就是世上最恐怖的绝症,气管炎啊!古今中外中此招者,管你多大神通,一律通杀!

兔死狐悲!唐子玉看着柳静元的前车之鉴,忍不住也打了一个冷战!

退婚,一定得退婚!他越发得打定了这个主意。

柳静元左右望了一下,发现是唐子玉在捉弄他,顿时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说道:“无暇,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怎么可以开这么过分的玩笑!”

唐子玉用悲哀的眼神看着他,满脸怆然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生亦何乐,死亦何哀!”

柳静元白了他一眼,说道:“去去去,昨日里赵平卓和周镇南到我府上来找你,本想来喊你去吃酒的,你这两天足不出户,府上规矩又大,等闲见不到人,便跟我说要我今日来寻你,跟你说好三天后去新开的嬉美楼去听小曲儿。你就这样捉弄我,一天的好心情就这样被你糟蹋了!”

唐子玉嘻嘻哈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这样说嘛!今日你来得正好,我正寻思着一件大事,想找你商量来着!”

柳静元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你又想干什么!托你的福,现在我去小榭居,受的白眼没有万儿也有八千。你自己折腾可别拖上我!”

唐子玉满脸沉痛:“我本以为你柳文舟乃当今有情有义的奇男子,没想到居然如此不讲义气,真是枉我平日对你一片痴情……”

柳静元强忍呕吐,一摆手:“打住,别说了!我知道错了,说吧,什么事情?”

唐子玉嘿嘿一笑,把怎样才能从赵芳和胡无双这两个认死理的丫头手掌心中逃脱出来的事情大致与柳静元一说,柳静元立刻白了他一眼,斜着眼睛,说道:“人家两个貌美如花的丫头自己送上门来,你居然还挑三拣四,知不知道天赐不取,有伤天德啊?”

唐子玉满脸悲色,摆了摆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自从这两个丫头学武下山之后,少爷我就没过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再这样下去,迟早被她们折腾死!”唐子玉说着两眼直勾勾的陷入了痛苦的回忆“我知道无双和芳芳姑娘都是好姑娘,只是喜欢动不动就折磨我,而且每次折磨完了以后还一脸的人畜无害,天真可爱;再说了她们家境也好,从小就跟我一起长大,甚至为了配得上我这个大将军王的儿子,这两个丫头发了神经一样,跑到峨嵋和恒山去学武,以至于本少爷长大后多了两个可以单方面被练招的伙伴,从此外伤不绝,内伤不断,硬生生地练出一身横练的挨打功夫。”

柳静元一拍手掌说道:“就是嘛,你看她们对你多好,你想想人家的家势相貌才华,哪一样配不上你这个唐家大少?……”

这句话还没说完,柳静元就被唐子玉杀人般的目光给看得开始头冒冷汗。

“别再往下说了,就一句话吧,你今天帮不帮这个忙?”唐子玉一副不答应便动手的模样。

柳静元长叹一口气,满脸苦笑:“我怎么今天就自投罗网上了你这个贼船了呢?”

唐子玉打了个哈哈,说道:“其实嘛,女人能不能文不重要,能不能武也不重要,最重要地是要贤惠淑良、孝顺长辈,居家则能够相夫教子;出门则可以夫唱妇随。”柳静元忽然叹了一口气,心向往之:“说得轻巧,哪有这样的女人啊?”

唐子玉大义凛然地一把握住柳静元的手:“所以文舟兄一定要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拜托了!”

柳静元勉强笑道:“那是那是!”

唐子玉一脸期盼地望着柳静元:“那文舟兄有和良策?”

柳静元干咳了一声,说道:“倒有一个办法!”

唐子玉大喜:“真的?快快说来!”

柳静元啪地一下把扇子打开,轻轻地摇着,说道:“我的办法,要做的到就要一个字:狠!”

“狠?”唐子玉满脸疑惑。

“佛语云:慧剑斩情丝!就看你敢不敢了!”柳静元笑着说道。

唐子玉围着柳静元左看右看一番,怎么看都觉得他的笑容里面有阴谋,他皱着眉头说道:“什么意思?”

“说穿了,就是你敢不敢直接去对她们说:我要退婚!”

靠!

活得不耐烦了?

唐子玉忍不住发作,不快道:“原来你消遣本少爷啊!”

柳静元转过来,一副谆谆教导的模样,说道:“别担心,无暇兄你是关心则乱。你想啊,这两个丫头都是有家世的人,如果这么让你上门去一说,只怕面子上拉不下来,说不得也要退了!再说了,这女孩子都是好面子的嘛,这么被你一说,怎样也不会死缠烂打了不是?”

唐子玉恍然大悟,哈哈笑道:“衡安高招!子玉佩服!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

柳静元用扇子指了指自己,问道:“我们?”

唐子玉眼睛一瞪:“废话!要是你说的不灵,我当场废了你!”

柳静元苦笑:“真是误交损友,作茧自缚啊!”

唐子玉大手一挥:“子安,前面开路,少爷我退婚去也!”

柳静元却默默地注视着唐子玉的背影,心中暗暗思量。

唐子玉,你想做什么?你这番动作的背后又是什么意思。

秦淮赵府,后花园。

唐子玉与赵芳自幼联姻,且是天赐姻缘,是以赵家上下无人不知这位未来的姑爷,所以唐子玉带着柳静元直闯赵府不需通报,只是到了女眷居住的内府便要通报一声,以全圣人礼法。

“这位姐姐,烦劳你通报赵芳小姐,唐府唐子玉,柳府柳静元来访。”唐子玉色咪咪地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俏丽的丫鬟,说道。

那丫鬟听了唐子玉和柳静元的名头,吓了一跳,连忙揖福,说道:“唐公子、柳公子稍等片刻,小姐片刻就来。”说完像见鬼了一样,飞也似地跑进了屋去。

站在花花草草之中被一群美貌的女子打量实在不是一件让人舒坦的事情,唐子玉小声地对柳静元问道:“你说这些丫头在交头接耳地说什么?”

柳静元目不斜视地小声说道:“她们在讨论你这个未来的姑爷!”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