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苦笑:“如果他们知道我们是来退婚的,你猜她们会怎么说?”

柳静元小声道:“会亲切地问候你的长辈!”

唐子玉低声骂了一句:“靠!不过,我忍了!”

正在两人胡扯之间,赵芳穿着一件淡黄色的仕女服,如一只翩翩的蝴蝶一般飞到了两人的面前,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

赵芳眉宇之间尽是掩不住的惊喜,说道:“子玉哥哥今天怎么有空来着芳芳?”

唐子玉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从小便许配给他的丫头。

赵芳的身材虽不似她的闺中好友胡无双那样火辣,但是却也玲珑有致,胸前隆起的鸽乳配着一张清秀如一首淡雅小诗的脸,正是一派江南女子大家闺秀的模样。记得当年他被送上山学武之时,这个丫头还是个只会跟在他屁股后面拖着两条鼻涕的丫头。从她学武回来之后,他就没怎么仔细看过她,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也长大了!

柳静元用肩膀轻轻地碰了唐子玉一下,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别发傻,后悔啦?”

唐子玉脑海中立刻回荡起平日里凄凉不堪的场景,立刻瞪了他一眼,咳嗽了一声,鼓起所有的勇气说道:“呃,是这样的,赵小姐,我,这次来呢,是想,是想……”一时间我的脑袋仿佛一片空白,平日里读的什么四书五经全部都飞到九天云外去了,只把他急得有些抓耳挠腮,心中暗骂平日里读的什么春秋左传、老庄孔孟,没有一个能够在现在派上用场,可见这些书还是不要读得好!

看着唐子玉结结巴巴的样子,柳静元在旁边如坐针毡,干咳了一声。

赵芳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仍然微微笑着,仰着头,甜美的笑容带着那纯真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未来将成为她一生伴侣的男人。

唐子玉深吸一口气,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拼了“:赵芳,我想退婚!”

旁边的柳静元被吓了一跳,一脸揣揣地望着赵芳和唐子玉,暗自想道:“不用这么直白吧?”

在一霎那,赵芳仿佛浑身如遇雷击,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缓缓地沉淀了下来。

一双充满哀伤与幽怨的眼神望着唐子玉,赵芳轻轻而哽咽地说:“子玉哥哥可是嫌弃赵芳丑陋?”

唐子玉低头,神色有些窘迫,摇了摇头:“妹妹国色天香,何来丑陋之说?”

赵芳又问道:“那可是赵芳做错了什么?”

唐子玉一时语塞,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赵芳凄凉一笑,说道:“难道我赵芳还比不上一个青楼女子么?”

唐子玉知道她说的是花若兰,心中不悦,沉着脸没有说话。在他的心中,花若兰是这世间最了解他,最爱他的女子,不仅有着倾城倾国的貌,而且拥有举世无双的才,堪称才艺双绝,更让他感动的是,她不顾家仇,敢爱敢恨。唐子玉心中敬她,爱她,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有丝毫的不敬。

唐子玉正要张口说话,却忽然想到赵芳和胡无双这两个丫头豆蔻年华抛弃一切,上山学武,不也是巾帼不让须眉,敢爱敢恨的女子么?他顿时哑口无言。

赵芳看他的表情,知道猜得没错,脸上凄然,心中魂断,她哽咽着,明亮的眼中滚落出几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来,顺着腮帮滑落,滴落在地上,溅开成一片浓郁的哀愁。赵芳直直地看着他,似要将这男人一辈子记住,眼中的泪水不住地流,几乎快把唐子玉的骨头都泡软了。

赵芳低声说道:“既然子玉哥哥不要赵芳,那赵芳还留在这世上干什么?”

唐子玉吓了一跳:我靠,不是吧!退婚而已,不用这样寻死觅活吧?

赵芳一边说着,一边从头发上取下一枚金簪来,对准心口,用力扎了下去。

唐子玉和柳静元顿时吓得屁滚尿流,魂飞魄散。

这可不是闹得玩的!唐子玉赶紧一手抓住她拿簪子的手,一手拦在她的簪子前面。

没有想到平日里连说话笑声都很小声的赵芳,性子居然如此刚烈!赵芳下手极猛,一点也不似假意自杀以探情郎心意的模样,唐子玉一颗心顿时凉了下来。

本来只以为赵芳只是出于婚约而与有亲近之心,却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对他钟情于斯!

唐子玉手背里被簪子戳出一个血洞,痛得眼角都开始抽搐起来。

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唐子玉回过头瞪了柳静元一眼,心想:“等会再找你算帐!”

唐子玉在花丛流连十载,对哄女孩子的功夫实在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他回过头来对赵芳陪笑道:“傻丫头,哥哥刚才跟你开玩笑呢!妹妹这样美丽可爱的丫头,我上哪里去找啊?”

可怜的女子喜欢了一个人,对他的任何话便也毫无质疑,赵芳仿佛在一瞬间身上的七魂流魄又全部回到了身上一般,她抬起了头,那朦胧的泪眼中充满了掩盖不住的喜悦,她大声道:“真的吗?”

唐子玉那一刹那实在是再也不忍心去伤害这个丫头的心了。他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她。

赵芳从大悲到大喜,脸上骤雨初歇,性子也稳定了下来。她脸上忽然一红,看见唐子玉那张挡住她簪子的手仍然没有放下,大惊之下,想也没想便一个巴掌甩了过来,飞也似跑离了开,跑开了几步却又回头来,脸上仍然带着泪痕嫣然一笑,似那雨后海棠,把唐子玉看得三魂六魄险些丧尽。

唐子玉回过神来,摸了摸脸上的巴掌印,有些欲哭无泪,转过头来,一副苦大仇深的眼色虎视眈眈地盯着柳静元上下打量。

柳静元一脸苦笑,连忙说道:“没有想到赵芳妹子外柔内刚,是静元的不是!既然此计行不通,我看不如就算了吧!”

唐子玉哼了一声,看着手掌心里面那个血洞,不甘心地说道:“芳妹子平日里对我不深,总还是无意为之,但是另外一个婆娘就是故意和我作对了,又不温柔,又不体贴,这样的女孩子娶回去了一定会是河东吼再世。不行,今天怎样也要趁热打铁!要不然少爷我这伤岂不是冤枉!”

唐子玉仿佛没有看见周围美貌丫鬟的嘻笑一样,大声说道:“到胡府去!”

柳静元点了点头,应和道:“嗯,一般的来说,女孩子外柔则内必刚,外刚则内必柔。无双妹子一定不会像赵芳妹子这样!”

秦淮,胡府,习武堂。

“什么,你说什么?”胡无双瞪大了眼睛看着唐子玉。

唐子玉被她那眼神看得浑身发毛,忍不住退了一步,说道:“我说,我们不如退婚,对彼此有个重新的认识。”

胡无双两眼呆呆地瞪着唐子玉,嘴里面念念叨叨地反复说道:“退婚?他要退婚!”

唐子玉心中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冒上心头,这丫头不会也是要玩自杀吧?他扭过头,却看见柳静元早就已经远远地躲开了去。

唐子玉心中暗骂,回过头来忐忑不安地打量着胡无双的表情,一发现有什么不对就准备救人。

出乎他的意料,胡无双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那笑声越笑越大,越笑越狂,一股痴怨之气从那笑声中喷薄而出。

唐子玉和柳静元都看得傻了。

不会吧!

退婚也不用高兴得笑成这个样子吧?

胡无双大声笑着,那平日里老是握着剑柄的玉手掩着嘴巴,眼中簌簌地落下泪来。

她喉咙梗塞,如同梦呓一般低声说着:“为了配的上我心目中的大英雄,我从小就习武练功,我幻想着将来有朝一日能够与我心目中的大英雄一起在沙场上杀敌立功,保护着他,守卫着他,全心全意地爱他,不让他受到一丁点伤害。为了这些,我没日的练武,不断地练功,终于学有所成。可今天,今天,他居然对我说要退婚!退婚,哈,退婚!他要退婚!我这些年来,起早贪黑,抛却了青春,手上长满了老茧,身上的伤痕一道又一道,这些却又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

胡无双痴痴地说着,铮地一声抽出手中的长剑。长剑如雪,照亮一张凄美的脸,胡无双怆然一笑:“既然他要退婚,那要你还有何用?我又有何用?”

我靠,怎么女孩子都流行失恋了就玩自杀啊?有了赵芳这前车之鉴,唐子玉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劝慰道:“无双妹子,怎样也用不着寻死觅活,害了自己的性命啊?”胡无双看着唐子玉,冷冷地说道:“谁说我要害自己的命了?”

唐子玉心脏顿时落回原位,长吁一口气,心中暗道:“果然是外刚内柔,没猜错!”

还没想完,胡无双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要的是你的命!”

靠!

唐子玉大骇,连忙想把这个屎盆子给柳静元扣上,心中暗道:哥们,原谅我,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供了出来。

他一边作揖一边说道:“无双妹子息怒,其实为兄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是柳静元这个小子怂恿着我来试一试妹子的心思,不信可以一问。”他回头喊道:“柳……”

身后大堂空荡,了无一人。

胡无双脸色阴沉:“你现在还想说什么?”

唐子玉汗如雨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我现在只想说……”

胡无双用剑指着他的喉咙,恶狠狠道:“什么?”

唐子玉深吸了一口气,仰天大声哭喊道:“救命啊!”

大楚皇宫的御书房内,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和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在一副棋盘上厮杀着。

那中年人两眼如星,双目炯炯有神,脸颊充满贵气,只是身体微福,略微发胖,尤其是两鬓斑白,眼角皱纹密布,昭示着这是一个饱经岁月磨难的人了。虽然这个男子猛地一眼看上去,与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当他一眼望过来的时候,那眼神中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便让人忍不住想拜倒在他的脚下。这个中年人便是当今大楚皇帝楚玄皇楚天河。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