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凤来长叹了一口气:“想我这个唐家的家母也十分的不称职,这些年来唐家每况愈下,现在连累得你爹连家主一位都被你叔叔给篡夺了去。你前些日子说的那些话,娘心里跟明镜似的,都明白得很,但是每每一想起来一边是娘家一边是自己的家,娘这心里面如火燎一般,心灰意懒,难受得紧啊!”

唐子玉安慰道:“娘,您的苦处,孩儿都明白,所以有些事情,有些话,孩儿就没有向您一一禀报,便独断独行了,这本来也有想来哪一天皇上追查起来也是孩儿一个人不懂事胡闹来着,不会给娘多牵连什么。”

楚凤来摇头,轻轻一笑:“傻孩子,别自欺欺人了,这些天娘都想通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娘是打定了不去害人,但是别人若是想要害我们唐家,那娘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唐子玉大喜,站起身来:“娘,你决定东山再起了?”

楚凤来笑嗔道:“什么东山再起,说得好像为娘要干什么大事一样。”

唐子玉哈哈大笑:“这若不是大事,那天下还有什么大事?”

楚凤来身为楚行舟九子之首,才华横溢,政治眼光与手腕极为高超,曾被楚行舟誉为“无双公主”,意为国士无双之意,只可惜身为一女子,若是身为男子,则太子这个位置是绝对轮不到楚天河的。楚凤来于宫中长大,在大楚的内廷之中有着自己独有的一脉关系资源,虽然是多年不进宫,不理朝事,但是这么多年在宫中经营的势力却仍然不可小觑。

当年楚天河被楚天南追杀之时,楚凤来独自一身前往京城崇政门,以己身为饵,以高官厚禄为媒,诱得崇政门三将互相残杀,楚天河一行趁乱逃脱。此事也是楚凤来毕生得意之作,每每有人提起无不对其超人的胆识与过人的智慧所倾倒。

在失去了宋晚秋的武力帮助之后,为了弥补这个缺口,唐子玉用十年的时间暗中积攒一股让天下为之侧目的强大武力,只待关键时刻作为杀手锏。但是,仅仅是这样却仍然不够,唐子玉缺乏一个可以在楚廷内部打开缺口的人。此时苏氏势力已经膨胀到一个极点,苏文宇又在此时战败,对于一个在政治上极为敏感的世家子弟,唐子玉感到楚天河很快就要重新启用唐家,扬唐抑苏。此时楚凤来若是能站出来,她往日的人脉关系能够迅速的在朝中建立起一张庞大的关系网,这样强力的一个关键人物,且又是自己的亲娘,又怎能让唐子玉不感到欣喜如狂?

楚凤来微微一笑,仿佛当年在宫中钩心斗角的智慧又全部回到了她的体内:“子玉,娘听说你昨天去胡重山和赵宜那里了一趟是吧?”

唐子玉一愣,心想,这是哪个大嘴巴给传出去的?怎么昨天的事,今天就传到娘的耳朵里面了?他点头应道:“是的。”

楚凤来端起身旁桌子上的一碗茶,道:“你去那儿干吗?”

唐子玉有些尴尬的笑着,没有回话。

总不能说:少爷我去退婚去了吧?那退成了么?没有,被打了一顿回来了。

这话要是传出去,怕是让人大牙都笑掉了。

楚凤来微微一笑:“这里没有外人,有些话不妨明说。无双和芳芳这两个丫头,为娘是看着她们长大的,虽然两个丫头都常年在外学武,久疏管教,有失礼仪,但毕竟家境家底家学还是很好的,待以后嫁过来了,好好管教管教,必能是我儿的贤内助。胡重山与赵宜这两人我都是认识的,都是老成谋国之辈,你不要将他们两个人得罪了,以损我唐家臂膀。”

唐子玉苦笑,岔开话题说道:“前些日在大堂之上,我向娘亲和爹爹提起的事情,不知道子玉可不可以为之?”

楚凤来自幼在皇宫长大,对人心自是玲珑剔透,她见唐子玉不愿多说,便也不强求,只是微笑道:“子玉要钱使用,可以找管家全叔开口。只是还望子玉行事不必太过于出格,让皇上和你爹为难便好!”

唐子玉嘿嘿一笑,道:“这个子玉自然晓得,这个楼子嘛,孩儿自然是不会出面的。孩儿准备让下人出面来做,孩儿在后面给他们撑撑腰便好了!”

楚凤来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好啦,好啦,我家孩儿人已经是大人了,行事应当多稳重而少轻浮之色。不要老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说来说去还是不太同意唐子玉开妓院,唐子玉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从一边取过一个紫砂茶壶,又从另一边取来一个烛台,说道:“这个烛台就仿佛是我们唐家,高高在上,光及四野。这个茶壶便似我们的对头苏家,虽不及我们唐家家底深厚高远,但是胜在财雄势大,而且蓄势待发,对我们唐家虎视眈眈。”

楚凤来见唐子玉话题跳跃,忽然说道当前大楚的朝局,便用心听着,没有说话。

唐子玉将烛台取到自己面前,说道:“烛台之光可用来照明,茶壶之水可用来解渴,站在使用这烛台和茶壶的便是当今皇上。烛台之光旺盛恢弘自然是能够照亮今上的视线,但是,若是光线太亮,亮到烛台前的人感觉到不舒服的时候,便需要这茶水来浇上一浇!”

唐子玉一边说着,一边用金丝细细地调弄着烛台上的炷芯,惹得那烛花爆得一亮一亮的,将他的脸映得彤红。然后,唐子玉倒出一杯茶水,用手指头蘸了一下,对着那灯花弹了一下。

那点点烛光被水一侵,猛地暗了下去,扭动着身躯,不停地闪动着。

唐子玉又说道:“如果今上觉得这茶水太多,那他便会拿着这烛台在茶壶的屁股底下烧上一烧,将这里面的茶水烧掉一些。恰好保持这剩下的水刚好可以用来解渴,又可以用来浇火,而且用完之后,滴水不剩。”

楚凤来头,微微一笑,说道:“自古这帝王之术,不过便是制衡二字!子玉讲得透彻,也多亏了皇弟费心!”

楚凤来的时候,年轻时常年在宫中的颐贵之气显露无疑,眉宇之间傲然不可侵犯。唐子玉心中暗赞,长公主年岁虽然见长,可这年轻时候的威风却一点也不见少,眼神之中更是越发的深沉!

唐子玉微微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如今朝中,唐苏不两立,水火之势已成。朝中多为唐派与苏派,虽然这些年来我们唐家势力已经渐渐不如苏家,但是水未能没头则不能害人,而火有一苗即可燎原。因此,当今皇上最为忌惮的还是我们唐家。”

说到这里,唐子玉停下了话,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世事皆然,恒古未变,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楚凤来与大将军王唐勃不一样,她自幼在宫中出生。想那皇城之中乃是天下最肮脏龌龊的地方,钩心斗角、尔虞我诈之处直让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因此她从小便精通官场之事,熟晓政治斗争。楚凤来中年得子后便渐渐地少与人来往,只是呆在家中修养身体,相夫教子。想来这十多年后凤眼重开,无论是唐家还是朝中从此便会另有一番气象了。

楚凤来面容不惊地一边听着,一边思索着。

唐子玉接着说道:“如今之势,我唐家被打压已成定局。但是苏家的苏文宇出师辽海国不利,我估计皇上即将重新启用唐家。如此,我唐家将进入极盛之时。”

楚凤来点头,接着说道:“极盛之后是极衰,很寻常的道理。我明白了!”

不愧是无双长公主,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唐子玉心中暗赞,笑着将烛台拿过来,对楚凤来说道:“娘,你看。这烛光是不是很亮?”

楚凤来也微笑着指着那烛台下的阴影说道:“烛光虽亮,却也有照不到的地方!”

唐子玉轻轻地拍掌,接着说道:“这世间无论是多亮的光,多旺的火,必有照不着的地方。但是,我们若是这样……”唐子玉又从一旁取过一个烛台放在它的旁边。便见那黑黑的影子被另外一边的光线一照,立刻便消失了。唐子玉接着说道“如此一来,这灯下黑就没有了!”

楚凤来顿时恍然,笑道:“所以,子玉便想以那风月之地为暗中伏线,我们唐府为明中之线,从此两线呼应,相互扶持?为娘可猜对孩儿的心思?”

唐子玉躬身拜倒,眼中露出敬佩的神情,让楚凤来非常受用,他说道:“那风月之地,自古以来便是鱼龙混杂,黑暗之极的地方。由于出入的多为达官贵人,因此不仅是招财进宝的宝地,而且更是收集朝中风声最好也是最隐蔽的场所。”

楚凤来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最得意骄傲的儿子,说道:“不仅如此,而且子玉还可以将这些年来暗中训练培养的人手安插在其中,还可以挑选适当的女子以成暗哨间谍。一石数鸟!好计策,好计策!”

唐子玉嘿嘿地笑着:“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美丽聪明的娘亲啊!”

楚凤来嗔笑道:“别拍马屁了!你说的,娘都已经明白了!子玉可放手大胆的去做,只是还需注意尽量少抛头露脸的好!”

楚凤来所说,唐子玉自然是很明白的。

试想,当朝大将军王和当朝皇上亲姐姐的儿子,皇上的侄子在秦淮河畔开妓院,这等惊天动地的大新闻若是传了出去,从今以后唐家的人便不要再出门了。

楚凤来起身一声短叹:“看着子玉,为娘不得不承认,子玉真的长大了,娘也老了!”唐子玉嘻笑道:“娘这皮肤只怕是比秦淮河畔的姐儿还要滑嫩呢,娘要是说老了,那那些真该去跳河了!”

楚凤来脸上微红,啐道:“你真是做死了,居然调戏起你娘来了,越发放肆得没个人形!”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