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感动得一塌糊涂,抓住花若兰的手一阵猛亲,险些要将她整个吞入肚中。

花若兰被他亲得吃吃直笑,说道:“不要闹了!说正经事!”

唐子玉邪邪笑道:“行周公大礼这等大事,不是正经事么?”

花若兰轻啐了一口:“苏家的公子可不会像你这般的放荡。”

唐子玉怪叫道:“好哇,看样子你跟他有一腿啊!”花若兰顿时笑倒,浑身乱颤。唐子玉玩笑开完,收敛了一点微微一笑:“苏文绾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我对他的很多手笔还是很有一些研究的。说实话,这个人我确实是很佩服,自愧不如,若不是两家敌对,我真想和他做一个知心的朋友!”

花若兰掩嘴笑道:“奴家虽对苏文绾倍加赞赏,却见相公容颜不动,反而称赞之,便知道相公必有可胜苏家幺子的方法!”

唐子玉一脸严肃地说道:“若兰果然是我的知己,居然连这等秘密都看出来了!”

花若兰大奇,道:“真有办法?”

唐子玉点了点头,一脸凛然地说道:“唯一的办法就是送百儿八十个美女给他,让他****算了!”

花若兰笑得花枝乱颤,一个如玉般的葱指在唐子玉额头上一点:“相公以为人家苏公子像你一样是一个小淫贼么?”

唐子玉也笑道:“苏文绾之才却是胜过于我,十倍于之,不足为过!但,若是放开手脚,各显其能,我唐子玉却也不见得一定落在下风。”说着,唐子玉将手伸到花若兰的衣衫之内,婆娑着那如缎子一般光滑的皮肤,嘻笑地说道:“更何况,子玉不还有若兰你么?若兰之才,胜子玉百倍。按这么算起来,怎么着也要胜那苏文绾十倍吧?对付那个病鬼,还不是手到擒来?”

花若兰被唐子玉抚摸得动情,眼角含春地笑倒在他的怀里:“就会胡说八道!”

两人嬉闹一阵,花若兰已是钗发散乱,飞眼如丝。唐子玉虽然脸皮上嬉皮笑脸的跟她闹着,心中却想着这些日子朝局的变动,想着方才花若兰说的那番话。

唐家除了他以外,还真的没有可以和苏家三子相抗衡的人啊!想到这里唐子玉心中便有如一根刺扎在了心间一样,很不舒服。

花若兰何等机灵的人物,见他眼中隐有忧虑,便从他怀里坐了起来,挽了挽散到额前的秀发,笑着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相公别多虑了!若兰定会尽全力协助相公的!”

唐子玉深情地吻了一下她,说道:“得若兰之助,胜过得兵甲百万。只是子玉怎舍得让若兰参与到这等凶险肮脏的争斗中来啊?岂不污了若兰的身,脏了若兰的魂?”

花若兰笑道:“若说到凶险肮脏,还有比这风月场上最凶险肮脏的地方么?只要相公不嫌弃奴家就好了!”

唐子玉捏了捏她的鼻子,佯怒道:“胡说!我家若兰出淤泥而不染,乃世间第一等的奇女子,不要乱说!”花若兰有一个很奇特的习惯,每每听人赞誉的时候从来不自谦反夸也从来不骄矜自得,只是一笑而过。果然,花若兰只是温柔地笑了一下,把话题岔开了。

她笑道:“苏家这次不管怎样,只怕势力将会大退,虽不会伤筋动骨,但实力总会受损。皇上又封你做官儿,奴家看你这个风流日子只怕是到头了!”说完,花若兰只是抿着嘴,看着唐子玉笑道。

唐子玉呵呵一笑,说道:“以前那是为了不犯皇上的忌讳。现在没办法了,被人推到台前来了。总不能让人眼巴巴地看空台吧?既然躲不掉了,那就干脆借着他们顺水推舟的力道我们一把力划得远一些,远到他们到时候想来追我们的时候才发现追也追不上了!”

花若兰含笑点头,说道:“相公这第一步棋打算怎么走?”

唐子玉这就跟她说了自己想选地开妓院的事情。花若兰也不惊讶,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呵呵笑了起来,眼神怪怪地看着他,说道:“不知道相公是为公还是为私啊?”

唐子玉哈哈一笑,一把又把她搂在怀里,说道:“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啊!若兰真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什么都想到了!”

花若兰乃绝顶聪明之人,一听唐子玉说要开妓院,思考片刻之后便想明白这是什么意图,立刻便赞同了他的想法。

唐子玉看着眼前这个聪明绝顶的女子,那深情的双眼望过来,看在眼里,烙在魂中。那款款的真情,那心心的相印,都让他感叹上天对他唐子玉太过包容,竟有如此女子垂青于他!两人笑了一阵,说道:“我让子安去安排置地与人手的事情去了,只是这青楼的妈妈一人的人选我还真没有什么好门路,不知道若兰可有好的建议?”

花若兰笑吟吟地说道:“子安去安排一下护院和置地的事情是没有问题的,但若是让他去物色女子的话,不免就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且,若是从中挑选年幼女子再加之以培养的话,那时日未免太长,不能救近火。”

花若兰说到这个近火的时候,似笑非笑地看着唐子玉,脸上一片红霞,一只玉手渐渐地往他的身下探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唐子玉自幼熟读圣贤书,自然明白个中道理,也坏笑着还以颜色。花若兰在他耳边吹气如兰道:“不如让奴家来安排吧!奴家有几个好姐妹,可以介绍过来,相公到时候花点银子就好了。只是,这妈妈的人选奴家一时还没有什么好的人选。待奴家想到了,再跟相公说!如果实在找不到人了,奴家也可来客串一下!”说完掩嘴直笑。

唐子玉摇了摇头,说道:“这事不要再提!你要是去做了青楼的鸨母,客人从此不再不说,只怕我唐子玉从此出门就真的要抬不起头了!”

世人皆知秦淮河畔的兰舟自从去年停泊在这里之后就一直没走过,而兰舟之上的花若兰已是唐家唐子玉的女人,这一点几成公开的秘密。

若是让他人知道,唐子玉的女人居然跑去妓院当鸨母,只怕从此笑到满地找牙,而唐子玉出门只怕也要从此改头换面了!

不妥,不妥,绝对不妥!

这件事情无论是从感性上还是理性上来说,都不能接受!

花若兰说道:“可相公的烟花巷中,妈妈却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若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会全盘皆输的!”

唐子玉自然知道这个要一天到晚抛头露面的妈妈不仅要能够左右逢源长袖善舞,更要能够明察秋毫刺探机情,要求不可谓不高。

唐子玉深情的看着花若兰,笑道:“好了,我真心待你,你是知道的。我知道你的心,你就不要来试探我了!我本以为若兰这等奇女子行事特立独行,没想到也会做这种痴事!”花若兰被唐子玉说中心思,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再聪明的女人,在她心爱的男人面前也会做很多蠢事的!即便她们知道这件事情不对,不好,不应该去做,可是当她们看见那心中唯一的归宿时,即便舍却了性命也是会去做的!”

唐子玉听见这种直白的表达,心中感动之情无以复加,吻了吻她,说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不要多说了!”说着,唐子玉忽然一声长叹,眼中湿润,说道:“可惜可叹可恨啊!”

花若兰与他心心相印,只听了半句话便知道他是在仰天长叹为何不能光明正大地娶她过门,心中愧疚。花若兰温柔如水一般地笑了一下,那笑容让水光潋滟的秦淮河都失去了颜色。她轻轻地吟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她抬起头,笑着轻轻地用手指在唐子玉的嘴唇边划过,眼神迷离地说道:“相公便是那金风,奴家便是那玉露。虽不能长相厮守,但总算胜却这人间无数了!”

人一出生便是孤独的,到死的时候也许都一直是孤独的。那生命中残缺的一半,正是我们在茫茫人海中所痴痴寻找,毕生寻觅的啊!

我唐子玉苦苦寻求二十余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对我明眸皓齿地一笑……

这眼前的女子是我唐子玉生命中的另一半,她知道我的心,我也知道她的心。这世间还有比两颗默契的心碰撞在一起发出和谐悦耳的音符更美妙的事情么?

唐子玉心中感慨的同时忽然想起那个躲在苏家最深处的巨大阴影苏文绾,心中不禁一阵豪情涌动,微笑着想道:我有若兰相助,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唐家这十年来忍也忍够了,现在该是我们一把全部捞回来的时候了!

苏文绾,有什么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也好让我见识一下天下第一奇才的厉害!

大楚广济洲,越来郡。

大楚的宵禁时间极早,宵禁时间但凡外出四处活动者,重则下狱,轻则罚银。太和年间的五月二十日,天刚黑,街上便早已经一个人都不见了,只听见巡街敲锣之人时不时的向人们报着时间。

“风干物燥,小心火烛!一更戌时!”打更人一手提着灯笼和铜锣,一手拿着木锤,从白石商号的门前经过。黑夜之中,气死风的可见范围并不广,但尽管如此,打更人经过白石商号大院的门口的时候仍然被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只见白石商号的红木大门上鲜血淋漓,门缝下面乌黑的鲜血似小河一般沿着门缝流淌出来。打更人刚要惊叫,却见大院的围墙上黑糊糊的人影一闪,一道白光转瞬即逝,喉咙上已是中了一刀。打更人抱着喉咙,呜咽倒地,他喉咙中喷涌而出的鲜红血液混在青石大街上,与白石大院流淌出来的乌黑血液融在了一起。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