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大院的围墙上,几个穿着夜行服的人彼此打了几个手势,点了点头,便四面八方的散开,消失在这浓重的夜色之中。

大楚秦淮,苏府步云阁。

这是一间堆满了书籍的房间,里面隐约闪动着昏暗的烛光。虽然书籍多得让人有些目瞪口呆,但是由于摆放合理却也不显得拥挤杂乱。

在书架的中间有一张躺椅,上面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一份厚厚的文书。年轻人的身边站着两个美貌年轻的女子,跟前站着一个身着灰袍的中年人。

这书屋里面出奇地静,静得让人能够听见这年轻人沉重的呼吸和缓缓的心跳声。这两个女子和中年人低着头,不敢出一口大气,那敬畏的神态将眼前这个年轻人衬托得像一个威严的神灵一般。

“咳咳!”年轻人忽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身子弯成了一道弓,剧烈地颤抖着,手中的文书散落在了地上,如深秋的落叶。

一名女子忙在他背后轻轻拍着,另一名女子将散落在地上的文书拣了起来,整理好后低着头递给那个满脸平静眼中却带着一丝不忍之色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接过文书,向前走了一步,递过文书,轻轻说道:“少主?”

那年轻人用洁白的手绢捂住嘴巴,剧烈地咳嗽着,他忽然觉得喉咙里面一咸,知道又咳出血来了,微微皱着眉头,用那手绢擦了擦嘴角,看也不看便收进了怀里。

年轻人轻轻地摆了摆手,那中年人便退了一步,将那文书在烛台上点燃了,丢进了一个火盆里。

那厚厚的文书顷刻之间便在火盆里化为了一团烈火,将整间房屋都照得通明透亮。

年轻人咳嗽渐平,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后,睁开眼睛看着那火盆里的火焰,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

生命便是如此么?

在一个不可能跳出去的火盆里尽情燃烧,释放出自己最灿烂的光芒,然后化为一堆冰冷的灰烬?

那年轻人看着盆中的火焰挣扎着变成一团黑冷的灰烬,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闭着眼睛躺在了躺椅上。

房屋内又变回了方才那阴郁的昏暗之色,房屋中间躺着的年轻人没有说话,站在他身旁的两个女子和那个中年人也不敢开口说话。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年轻人忽然睁开了眼睛。那黝黑得深不见底的眼眸中发出一阵亮得让人惊心动魄的光芒,将那中年人看得心中一颤,头低得更深了。

“福伯,麻烦你告诉三舅让暗部的人盯紧唐子玉的一举一动,如果再有什么情况立刻来报。另外,前些日子跟伍老商量好的事情,麻烦你去告诉他,现在可以办了。”年轻人轻声地说着,那声音如轻吟低颂一般温柔。

中年人神色严峻,缓缓地点了点头,倒退着走到房门旁边,恭恭敬敬地施了一个礼,这才转身打开房门,退了出去。

中年人走出房门,看见一个身材魁梧,满脸虬髯胡的男人和一个秀气温和手拿扇子的男子冲着他笑着。

中年人笑着冲他们点了点头,施了一个礼便离开了。

那两个男人看着那中年人那敦实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视线之中后这才敲了敲门。

一个美貌的丫鬟将门打开,跪倒在地上拜道:“大少爷,二少爷!”

那个魁梧的男子看也不看那女子一眼,便迈步走了进去。那温和秀气的男子用扇子轻轻敲了一下那丫鬟的肩膀,笑道:“快起来吧,不要这么多礼!”

那魁梧的男子来到房间里面后,在那躺椅上的年轻男子身边如铁塔一般站定。

另外一个男子一如既往地对房内两个美貌的丫鬟笑着用眼神指了指门外,示意让她们出去。

那两个美貌的丫鬟轻轻地将门掩上后,房间内又恢复了寂静。

这个房间中静静站着的魁梧男子和坐在椅子上轻轻摇着扇子的男子以及这个躺在躺椅上脸色苍白的男子,便是当今世上赫赫有名的苏门三杰!

苏文宇!苏文衾!苏文绾!

良久,苏文绾轻轻地咳了一下,说道:“局势不妙啊!”

这话一说完,苏文宇有些扭捏,脸色赤红,歉然地说道:“三弟,都是我……”

苏文绾不待苏文宇把话说完,轻轻地摇了摇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不是责怪你,大哥!”

苏文宇两手垂在身边,低着头,没有说话。战场上神勇的天策将军此刻在他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弟弟面前,仿佛一个低头认错的孩子一般。

苏文绾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涌现出一抹艳丽的潮红,他说道:“纳兰圭乃世之名将,就算是不败将军唐勃也不敢轻易言胜,大哥败在他的手里并不冤枉。更何况大哥这次战败与战胜对我们与唐家的对决来说,其实对局面的影响都不大。从长远的角度来考虑,战败甚至比战胜要来得有利一些。毕竟,这些年我们苏家发展得太快太急,底下的脚步有些跟不上了!以退为进,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苏文宇和苏文衾一个站着,一个坐着都静静地听着,听着这个苏家暗中的主持者与策划者的一言一词。

“所以,无论是大哥打赢了,还是打输了,我都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赢,我们固然可以乘胜追击;输,我们也可休养生息,固本强元。只是,我感到不安的是,唐子玉已经开始有动作了,这意味着唐家这个庞然大物已经从蛰伏中苏醒了!”苏文绾轻轻地说着,叹了一口气“十年来,我们顺风顺水,没有人能挡住我们,但是这却是因为没有对手的缘故,如今我们的对手开始出招了,这十年轻松的日子也到头了。”苏文绾淡淡的说着,灰白的眼眸中隐有一丝棋逢敌手的兴奋。

“自从大哥战败处罚的圣旨下来之后,唐家的长公主开始频频出入朝中的重臣府邸,朝中有许多原本站在我们一派的官员,已经转变风向投向了唐家,埋伏在宫中的眼线也有些已经失灵了;唐子玉密调五绝进京,他手头上积攒的武力太吓人了,让人很是不安啊!另外,我刚刚收到消息,我们苏家在广济洲,岳洲,云洲的十个商号同时被血洗了。”苏文绾语气淡淡的,神色之间看不见一丝一毫的喜怒哀乐。

苏文衾和苏文宇同时动容。

苏文衾震骇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一阵才缓过神来:“你,你是说,同时,这三个州的十个商号同时被血洗了?”

苏文绾轻轻点了点头,闭着眼睛仰躺在长椅上:“跨州(等同于跨省)十地同时作案,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来,真是好手段!”

苏文宇眯着眼睛,一道如电似的目光从眼缝中射了出来,冷冷地投到地上。苏文衾又是震惊又是愤怒:“是唐家的人干得么?”

苏文绾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现在还不知道。按理来说,大楚也只有他们有这个实力和这个胆子。但是若是唐家的人的办这件事,挑在这个时间,那他们也太笨了点,天底下的人都会猜到是他们干的,虽然他们没留下一点证据。”

苏文衾恨恨道:“他们是在向我们示威么?”

苏文绾微微笑了一下:“不太可能,但也有这个可能。唐子玉手下的五绝本就是足以改变天下局势的武力,若是要这样大张旗鼓的示威,怕是过早的就暴露了他五绝之外的底牌,以唐子玉之智,应该不会干这样的事情。但是,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唐家的人做的,那就意味着,唐家除了七组和五绝之外,还有一支强横的武力。我们苏家的商号都是有私人武装的,歹徒可以在所有的人都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就血洗了全院上下。那么如果,他们去血洗这几个州的郡守知府,又会怎么样呢?”

苏文衾被苏文绾淡淡的分析惊得呆了,他喃喃道:“也就是说,如果这是唐家干的,那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在一夜之间让大楚陷入一团混乱。”苏文衾用扇子轻轻敲打着手心,眉头紧锁地说道:“好狠的手段!我们的商号接连遭到血洗,我都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几天因为害怕而要与我们苏氏商号断绝交易的商人会有多少。”

苏文绾忽然一声轻笑,他说道:“你要是这样想,唐子玉就该十分开心了。”

苏文衾不解地望着他:“什么意思?”

“这个不用担心,我觉得与这个相比,唐子玉的另外一个举动更让我担心。”苏文绾缓缓的说道。

“什么?”苏文宇沉声道。

“唐子玉的门人王子安在秦淮河畔买了块地。”苏文绾缓缓的站起身子。

苏文宇和苏文衾面面相觑,都不能理解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苏文绾走到一张巨大的书桌面前,揭开桌面上的白布,露出一张巨大的秦淮地图。苏文绾指着王子安买下的那块地方说道:“大哥、二哥,你们看这个位置!”

苏文宇和苏文衾一看顿时恍然大悟,却又同时眉头大皱。

在那张地图上红红绿绿地标着各种记号,红的表示唐家的势力点,绿的表示苏家的势力点,两大势力犬牙交错,密集地分布在京城秦淮的周围。然而,王子安新买的一块地被苏文绾用黄色标在了地图上。

这一点醒目的黄色便有如棋盘中的一粒活子,将红色顿时连成了一片,而自己却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一样,深深地插在了绿色的势力范围之内。

苏文宇冷哼一声,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地图。

苏文衾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自觉地将扇子打开又合拢。

苏文绾微微笑了一下,说道:“说来,这也是我的失策,当初我没有想到唐子玉还有这样的一手,现在让他们唐家将一把尖刀给插到我们家门口来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