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楚的国都秦淮,苏家和唐家的势力分布虽然有些杂乱,但是总的来说是以秦淮河畔的妓院为分界线,秦淮以东则主要为唐家的势力,以西则为苏家的势力。本来这些妓院就像是整个京城的势力真空地带,但是现在这样被唐子玉插上了一脚,苏家的势力中心苏府就有些不妙了。

苏文绾用手指点着那个黄点说道:“你们看,我若是唐家,在这里设立一个据点。那么,在我们苏家势力范围之内唐家的凤仙楼、水云居和墨宝斋立刻就变成了插在我们内腹的据点,不再像以往那样形单影只,可以与之形成左右呼应之势!”苏文绾的眉头微微皱着,他伸出双手点了那个黄点和分布在他前方左右侧的几个红点几下,手指按着地图顺着滑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地图上最大的绿点处,说道:“如果唐家从这几个地方派出唐门五绝,你们看,直进可以直插我们苏府中心,往左可以直达皇宫禁地,往右也可以直冲满朝百官的府邸。”

苏文绾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唐家这样一来,进攻的选择就太多了。而反观我们苏家无论是从哪一个点进行攻击,唐家后面的据点可以迅速支援,而这几个地方的人手既可以组织抵抗以待援军,还可以放弃据点直扑我们的内腹要害!”

苏文衾脸色有些发白,手指死死地抓着扇子,喃喃道:“高招啊!”

一时间,房间中的三人都沉默无语,苏文宇背着双手昂着头沉思着,苏文衾用扇子轻轻敲打着自己的额头,不停地在地图面前走来走去。而苏文绾则仍然是嘴角噙笑,看着两人。

苏文宇忽然指着地图上一块空白的地方说道:“如果我们占了这里,那又怎样?”

苏文衾和苏文绾顺着苏文宇的手指看去,只见那个地方简直就是唐子玉买的那块地的翻版,也是在唐家的势力范围之内,而且也是一下盘活了唐家势力范围内苏家的几个势力点,既能够牵制唐家前方的进攻,又能够威胁唐家后方的老巢。而苏文宇点中的这个地方,便是秦淮河畔的小榭居!

苏文衾哈哈大笑:“大哥,妙啊!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妙!”

苏文绾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大哥与我想得不谋而合,只是我认为短时间内这个地方我们不能烙上我们苏家的记号!”

苏文衾问道:“为何?”

苏文绾说道:“你看,若我们占了这块地方的话,那我们和唐家的微妙对峙便会发生巨大变化,从此杀机重重,凶相毕露。就像原来只是两个手持长剑的人,相互遥指着对方的咽喉要害,而如果我们将这个地方一占,那则是两人的长剑就像是都已经放在了对方的脖子上面,无论哪一方都无法安心。如果我将这个地方插上我们苏家的旗子的话,唐家会坐不住,我们也会坐不住,这样立刻便是皇城火拼的局面。那个时候就看哪一方根底更厚,哪一方就能赢了!”

苏文宇接着说道:“我们胜算不大!”

苏文衾点了点头,说道:“嗯,仅以我们苏家的势力和根基雄厚的唐家来硬拼的话,实属不明智之举!”

苏文绾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一种强大而无所不知的自信在脸上浮现,他说道:“更何况,如果两家一旦打破这种平衡展开火拼的话,只怕上面坐观已久的皇帝就会坐不住了。那个时候,无论是我们苏家胜了唐家还是唐家胜了苏家,都会被我们的皇上拣一个现成的便宜。所以,我们不妨让唐家先占着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不不仅会让我们难受,还会让满朝的百官难受,更会让我们的皇上难受!”

苏文衾啪地一下打开了扇子,轻轻地摇着,微笑说道:“我们的皇上难受了,自然也不会让唐家好受!妙!这驱狼吞虎之计真是绝妙!就让唐子玉去占那天时与地利吧,我们占着人和!”

苏文宇那刚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苏文绾忽然又猛烈地咳嗽了起来,脸色愈发地惨白,他一挥手,手指头在小榭居的位置重重地戳了下去,说道:“等待时机成熟,这个地方将成为我们与唐家对决的胜负手!”

苏文衾将扇子一合:“那唐家血洗我们商号的事情怎么办?”他此刻已经认定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必定是唐家的手笔。

苏文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把眼前管着苏家钱财的少年看得浑身不自在。苏文绾转过身去,留下一个削瘦的身影:“善奕全局者,不可过于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

秦淮兰舟。

花若兰伸出一只手,纤长如葱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枚黑得发亮的黑子,另一只手懒懒地撑在地席上,眼睛正看着棋盘,一副娇柔不胜的样子。

唐子玉看着她久久地落子不下,眼见那雪白的手指被那黝黑的棋子衬得白嫩鲜滑,忍不住食指大动,很严肃地对她说道:“等一下!把你的手给我!”

花若兰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和不解的神色,将那只夹着棋子的手递给他。

唐子玉伸手接了过来,恶狠狠地说道:“再不落子,我就把你这只手吃掉!”

花若兰呵呵笑着,眼含秋水:“吃吧!吃吧!吃奴家吃得还不够么?”

唐子玉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骚!真是太骚了!受不了!唐子玉心中痒痒,瞪了她一眼,说道:“快下!”

难得和花若兰在对弈中占得上风,今天怎样也要赢下来,唐子玉开始不停地催她落子。

花若兰眼珠一转,轻轻摇着嘴唇,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只把唐子玉看得魂魄几乎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唐子玉咽了一口口水,定了下心,低下头来看着棋盘。

棋盘上,黑色和白色互相激烈地绞杀在一起。但是,黑色在中原的大龙已经被白子团团围住,的余地非常之小,所以,方才花若兰落的一子便是落在了边角之上。

唐子玉抓起一粒白子,得意洋洋的笑道:“怎么,放弃啦?”

跪坐在旁边的蒋雯雯笑道:“公子爷莫要大意失荆州,乐极生悲就好!”

花若兰听了这话也是神秘地一笑。

唐子玉有些茫然,看了看这两个智力超群的女子。

大意失荆州?乐极生悲?

什么意思?

他看了一下局面。

在中原大战中黑子被团团围住,无论怎样腾挪跳换都跑不出白子的手掌心,虽然黑子仍然有生路,但是以唐子玉的棋力和智力来说,黑子的机会非常渺茫。唐子玉皱了皱眉头,看着四个边角零零散散的几个黑子有些,心中忽然一动,仿佛明白了什么。

接下来的对弈之中,唐子玉没有理会花若兰在边角的肆意行动,只是加紧了合围中原大龙的步伐。

可就在他和花若兰连续快速地连下了十余手以后,唐子玉忽然目瞪口呆地发现,边角的黑子隐约与中原的黑子有遥相呼应,连成一片的趋势。

不会吧?

中原被他快围得水泄不通了还能跑出去?

再接着下了几手,唐子玉脸色惨白的发现花若兰开始布置在周围的几个零星散子现在和里面的白子连成了一片,反过来将唐子玉的的白子给团团围住。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唐子玉不可置信的愣住了,望着棋盘傻傻发呆。

过不一会,唐子玉忽的笑了一下,将棋盘抹了一把,上面的子全部都混成了一团。

在旁边观战的蒋雯雯一声惊呼,掩着嘴巴看着棋盘。花若兰仍然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样子,面色不变,只是微微笑着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相公要走了?”

唐子玉看着她站了起来,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忽然想起还有点事情。”

花若兰和雯雯也不留他,只是起身送唐子玉到了门口,笑着看他离去。

看着唐子玉的身影消失在兰舟之后,雯雯嘴巴一撅,说道:“真是个赖皮鬼!”

花若兰呵呵笑着,说道:“是啊,发现棋局稍微对自己不利了便要搅局,真是一点风度都没有呢!”

雯雯听了这话,奇怪地问道:“那小姐你为何还衷情于他?”

花若兰笑着看了她一眼,那深深的一眼仿佛看到了雯雯的心底里面一样,她说道:“你怕不怕唐公子?”

雯雯偏着头,思考了一会,说道:“唐公子虽然无赖了一点,但是总算还是平易近人,没有什么大架子,在世家弟子里面算得上是难能可贵了,怕他干什么?”

花若兰伸出兰花指,将棋盘上的棋子一粒一粒地捡回到棋盒之中,轻轻地说道:“但是,这个世上只怕是有许多人怕这个唐公子呢!”

雯雯大奇,道;“唐公子那样的人有什么好怕的?是因为他的家世么?”

花若兰点了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说道:“家世自然是一部分。唐家自大楚开国以来便是一方望族,存在至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家族根基之雄厚,势力之庞大,深不可测。”

雯雯听出了兴趣,将身子挪到花若兰的旁边,说道:“苏家不是已经超过了唐家,号称当今的天下第一族么?”

花若兰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唐家的势力掩藏之深岂是世人所能预料的到的,苏家即便能够在短时间内在财力上赶超唐家,但是在人才武力的培养上却远远落在唐家的身后。仅仅就唐家赫赫有名的唐门七组来说,每一组的实力就足够颠覆当今武林中的任何一个普通门派。尤其是直接隶属于唐子玉的‘刀剑拳枪’五绝高手,更是每一个都拥有可以单挑强派掌门的实力。”

雯雯的嘴巴张得可以塞的下她自己的拳头,她吃吃地说道:“那么厉害?那些高手为什么都要听唐子玉的话?啊,是了,他是唐家的少主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