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哈哈大笑,起身而去。

出了沉云闺,隐忍了十年的唐子玉凭空遥望着秦淮另一边的苏府,这一刻天边风起云涌,带动这少年的衣角,英姿勃发的唐家少主微微一笑,这个笑容向世人宣告:他,唐家的少主,此刻开始全力投入到这苍茫大陆的角逐之中。

天下有武十斗,宋晚秋可得五斗,周师师可得四斗,其余诸人共分一斗。

天下有才十斗,苏文绾独得八斗,其余诸人共分二斗。

民间流传的这句话说的却是天下武功与才略这文武两条大道之上最为骁楚的人。天下无敌的宋晚秋当仁不让的占了天下武功的五斗,周师师与他半斤八两,紧随其后可得四斗,其余练武之人,虽然都是一时各领风骚的俊秀人物,但是比起这两位已经被神化的人物来说,当世没有人能当得起他们的全力一击,因此共分一斗。如果说第一句的确有些道理,那么第二句则是在赞扬苏家的幺子,才智天下无双,才高八斗,颇有溢美之嫌。

且不论天下之才十斗,苏文绾究竟可以分得几斗,但说十年前,苏文绾以弱冠之身伐谋天下,使苏家一跃成为让天下侧目可以和唐家相抗衡的庞大家族。当时,天下朝局混乱,局中人自保尚且危难,更何况苏文绾这般胆大敢于乱局之中火中取栗,且事成后仍不为天下知,当真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但是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天下英豪如雨,才智绝佳之士更是如云,苏文绾的局终究有一天被人看了出来。躲在苏家阴影之中面带病容的少年的名字第一次为世人所知,他的计谋与才智第一次为世人所了解的时候,这世上已是变了人间!

这等春风化细雨的手段是何等的了得,更何况是出自一个少年之手,苏文绾之名方为人知便是震动天下!一时,苏文绾天下奇才的美名世人无不争相传颂,以至于当年千里救主的唐家少主的威名都被掩盖下去直至逐渐被人遗忘。

太和五年,楚天河下旨招苏文绾入朝为官,苏文绾以残疾患病之身,居于朝堂有辱君王楚国圣名,且兄长苏文宇在朝为官可代其为君主分忧的借口推托。楚天河再三招令不来,也只能作罢。

秦淮河畔,兰舟楼宇,红袖素手,云海飘香。

花若兰跪坐在唐子玉的身旁,慢条斯理地鼓着腮帮唐子玉轻轻地吹着云海望月,将那茶杯中的茶叶吹得上下飘零。

“相公是说苏文宇苏将军此次战败仅仅只获得罚奉三年的责罚,而相公平白无故被封赏为一等子爵?”花若兰娥眉微蹙,轻声说道。

唐子玉接过茶杯,点了点头:“皇上这是在弄平衡,他好从中取利啊!”

“看来大将军王即将重新启用,这应该是真的了,难道皇上又想用兵?”花若兰低着头轻轻捋着手中的丝巾,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嘿,我们这个皇上啊忍了这么多年,如今大楚国库充裕,他自然想打出点明堂来,只可惜苏文宇不争气,不得不又启用唐家了!”唐子玉冷笑道。

“不是苏文宇不争气,而是他的对手太强!”花若兰轻声地说着“如今大楚新收吐蕃,人心不稳,民心思变,辽海国与沙国一战虽然大伤元气但国本未动,北方高丽虽说是中立之国,但是其国主金天政雄心勃勃,时刻窥觑中原,东边的东瀛本是虎狼之邦,虎视眈眈自是不用多说,我大楚四面皆敌,此刻正当是巩固修养的时刻,为何还要用兵?”

唐子玉嘴角微微翘起,说道:“当今皇上乃一代雄主,聪明之极,你说的这些,他如何不明白?只是十年之前,辽海国于尼布罗撒之战中大伤元气,他却陷于内乱而无力北顾,心中焉能不憾?如今辽海国与沙国拼得两败俱伤,虽说沙国归顺,但三路大军完败两路,也是个惨胜之局,此时不趁机痛打落水狗,拣个便宜,等辽海国缓过劲来了,可就十分的难对付了。”

“可不要把辽海国和高丽等国逼得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大楚才好!”花若兰悠悠一叹。

唐子玉一呆:“如真像你所说,那大楚可就不妙之极!”

花若兰嫣然一笑:“但愿这只是奴家的猜测。此次苏文宇回朝你有何感想?”

对于这个当年在宣武门有袍泽之谊的男子,唐子玉心中颇有好感,他说道“苏文宇此人勇猛多谋。我观此人治军极严,此次虽是败军回朝,但是军士神气完足,目不斜视;他本人眼中虽然隐有羞愧,但是却无败馁之气,实在是有大将风度!”

花若兰呆呆地看着唐子玉捧着茶杯侃侃而谈,眼光闪动。

唐子玉笑着搂住她,说道:“怎么了?想到什么了?”

花若兰叹了一口气:“相公,唐家靠你一个人来支撑,是不是太累了一点?”

唐子玉哑然失笑,说道:“若兰今天怎么突发杞人之叹来了?我父虽然辞官在家,但是积威犹在,威慑朝野;母亲虽然深居内阁但是宫廷势力犹存,隐成一派;至于我嘛,虽然这十年来风花雪月,四处寻花问柳,但是却也不是一无事事。外有大将军王,内有长公主,虽然暗中有些凶险,但是局面还是要比苏家来得好看一点的。若兰何有这等说法?”

要是换了一个人,这些话唐子玉是断然不会透露只言片语的。只是眼前这个娇媚的女人却是他最为看重的女子,这些久藏在心里面的话才敢说出来。

花若兰痴痴地抚摸着他的脸说道:“苏家有三子,长子苏文宇,官列大将军,胜迹无数;次子苏文衾,腹有万卷书籍,家财无数;幺子苏文绾,天下奇才,智谋无双,他们个个都是能够身当大局的人物啊!”

花若兰说到这里,唐子玉忽然打了一个冷战。

苏文绾!

是啊!

苏家有三子,苏文宇、苏文衾、苏文绾!

苏文宇勇猛善战,乃当朝大将;苏文衾聪智过人,乃商贾奇才;至于苏文绾……

苏文宇和苏文绾曾经无数次地在他人面前由衷地称赞苏家幺子苏文绾之才胜他们百倍啊!

就连唐子玉的师父也连声称赞此人聪明绝顶,乃当今第一奇才!

苏家三子一个比一个强,而唐家只有唐子玉一个独子!还整天的沾花惹草,作些鸡飞狗跳的事情。苏文宇和苏文衾之才就已经让唐子玉暗中非常忌惮了,那才智犹胜他们百倍的苏文绾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唐子玉不禁苦笑了一下,摸了摸鼻子。

为什么老天要给他安排一个这么让人心寒的对手啊?

花若兰爱怜地婆娑着唐子玉的脸颊说道:“昨日太子殿下到奴家这里来了,说起战败苏文宇大将军之人。”

唐子玉望了她一眼,肃然道:“是纳兰圭么?”

花若兰脸色有些发白,点了点头:“这个人奴家曾经在辽海国游历的时候是见过的。其人龙行虎步,腹有经纬,是一个可堪与你匹敌的英雄啊!”

唐子玉笑了起来,说道:“本少爷就当你这句话是夸奖了!”

花若兰却笑不出来,她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人曾对奴家谈起过,大楚之中有三个人他是极为佩服自愧不如的。一个就是大将军王唐勃,统兵制胜之道不如也;一个就是宋晚秋宋大侠,武功修为之道不如也;还有一个就是苏家的幺子苏文绾苏章宪(字),智谋韬略之道不如也!”

唐子玉的眼睛不自觉地又眯了起来。他吁了一口气:“是啊,连远在北方的蛮族都钦佩苏家幺子的大名,真是不简单呢!”

唐子玉慢慢地打开了扇子,一上一下地摇着,充满恶意的说道:“还好这个家伙体弱多病,极少出门。要不然真让这个家伙四处收拢人心的话,那天下英雄岂不是尽投到他的门下了!”说道这里,唐子玉忽然停下摇动扇子,看着花若兰笑道:“若兰可是担心子玉双拳难敌四手?”

花若兰用力往眼前的男子怀里挤了一下,感受着他胸膛中的温暖,舒服地呻吟了一声,闭着美目,低声说道:“苏家长子苏文宇虽然有勇有谋,但是人过于刚直,可欺之以方;苏家次子苏文衾虽然聪慧过人,但是性难坚忍,可欺之以慢;唯有这个苏家幺子苏文绾,决断之处远胜苏文宇,智力谋划犹胜于苏文衾,其人年纪虽幼,却城府极为深沉,难见深浅,实在是相公的大敌啊!”

唐子玉磨挲着下巴,说道:“那你说我是不是找苏文绾喝杯茶,两家握手言和算了?”

花若兰笑了起来:“奴家妄言,让相公多虑了!”

唐子玉笑了一笑,盯着她看着,说道:“若兰你见过苏文绾,你觉得他与我比之,若何?”

花若兰从唐子玉的怀中坐起,正色道:“若论才智权谋,相公不如也;但若与之争锋,实是五五之数!”

唐子玉失笑:“为何?”

花若兰眼中泛出痴迷的神色,靠在唐子玉身旁,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唐子玉的脸庞:“相公乃世间英才,能为天下不可能之事,奴家每每想到十年之前相公千里救驾之事,心中便为相公之神勇所倾倒,当年战场和政局风云变幻,即便是绝代名将应对也不过如此,相公以弱冠之龄创此伟业,又怎是苏家幺子的阴谋诡计所能相比的?”

唐子玉心中一痛,默然不语摆了摆手:“不要再说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

花若兰伸出手掩住了唐子玉的嘴,轻声道:“不要说了,奴家都明白的。成王败寇,没有办法的。奴家能跳出这怨恨家仇的宿命,相公应该为奴家高兴才是!想来家父在天有灵,看见若兰此时如此幸福开心,也会心怀安慰吧!”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