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若兰笑了笑,说道:“这你又猜错了。”

雯雯急着问道:“我怎么说错了?难道不是么?唐家的手下自然是要听少主的话的啊!”

花若兰说道:“下属要听上司的话,这个是自然的。但是刀剑拳枪五绝这个五个人根本就是唐子玉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

雯雯像是听见了这世上最荒谬的事情一样,嘴巴张的老大久久都闭不上,满脸疑惑地看着花若兰,说道:“可唐公子他自己也才不过二十有余啊!”

花若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世上有些人一出生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他们无论作什么都要比普通人作的好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这种人就是被称为生而知之者的天才,而唐公子正是这样的天才中的佼佼者。”

一说道宋晚秋这个名字,雯雯便激动的浑身发抖,说道:“他真的是那个天下第一人,宋大侠的弟子么?”

花若兰点了点头,说道:“当年他领兵勤王之后,不仅自己交出了兵权更劝父亲也交出了兵权,从此寄情风月,混迹胭脂场中,世人皆有伤仲永之说。可又有谁能想得到,他暗地里吩咐自己的手下四处挑选练武奇才从小训练,蓄积力量。因此十年之后,唐门七组之外又多了一个唐门五绝。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年竟然懂得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心思计谋想得如此深远,实在是让人不寒而栗啊!如果,你知道唐公子是这样的一个人,你怕不怕他?”

雯雯沉默了一会,又说道:“这么说来,唐公子自己的武功也很高?”

花若兰哑然失笑,看着雯雯说道:“天下无敌宋晚秋的弟子,武功自然是不弱的!”

雯雯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啊了一声,说道:“对了,我想起来近日里风头最旺的那个几人也是姓唐,他们大概就是唐门五绝之一吧?”

花若兰点了点头,说道:“号称可以斩断一切的‘迎风一刀斩’唐斩正是唐门五绝中的刀绝;号称‘拔剑断水流’的唐剑正是唐门五绝中的剑绝。而据说可以“一拳倾天下,两拳定江山”的唐权就是唐门五绝中的拳绝。”

雯雯接着说道:“啊,我知道了,那照这样说来,那个唐银枪就是五绝中的枪绝咯?”

“一杆银枪催人命,万朵红樱断人魂!五绝中的枪绝唐银枪是这五个人中唯一一个在沙场上效命的高手。”花若兰说道。

“这样数来数去只有刀剑拳枪四绝啊,那第五个是谁?”雯雯诧异地问道。

花若兰脸上浮出一丝奇怪的笑容:“没有人知道这第五绝是谁,没有人知道第五绝是用的什么兵器,他用的什么武功,更没有人见过第五绝露过脸。但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唐门五绝中,最厉害的正是这个不曾露过脸的老五。”

雯雯愣了一下:“都没有露过脸,那怎么知道他是最厉害的?”

花若兰说道:“唐公子自己说的。”

雯雯好奇地问道:“他怎么说的?”

花若兰道:“他说不了解的永远都是最具威胁的。”

雯雯愣了半晌,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我是不明白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想来这些人一天到晚活着肯定不轻松!”

花若兰掩嘴笑道:“雯雯你这句话要是让唐公子听见了,他一定大起知音之感。”

雯雯嘴巴微微翘起,几分得意又有几分酸酸地说道:“说起来,唐公子的红颜知己这个名分是谁也从你那里抢不走的!真不晓得,你对他怎么知道这么多!”

花若兰浅浅地笑着,没有说话,眼睛里面扑朔迷离。

广济洲惨案发生之后,楚天河震怒,下令刑部和大理寺即刻破案。大楚的刑部和大理寺像开了锅一样热闹,穿着官服的衙役满大街的乱跑。

而身为受害者的苏家却暗中开始筹划对唐家的反击。

大楚兰州,绵郡,子夜。

深深的黑夜中,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将寂静的夜晚撕裂,一辆马车在街道上疾驰着,在清冷的月光下拖出一道长长的黑影。

“快,快,再快点!”吴天赐一手死死抓着车厢内的把手,一手紧紧篡着一片丝巾,不停的在额头上抹着汗。

吴天赐,这个兰州一带最大的富商,正提心吊胆地躲避着刺客的追杀。他肥胖的身躯,在马车的车厢中瑟瑟发抖。冷汗不绝地从的额头流下,顺着他肥胖的脸庞滴在他那昂贵的绸缎罗衫上。

就在他不停地向佛祖祈祷的时候,忽然马车猛然刹住,在巨大的惯性下,吴天赐在车内滚了一个跟头。

他掀开车帘,大怒道:“怎么回事!”

马夫那惊疑不定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道:“老爷,前面有人!”

吴天赐仿佛被踩中了尾巴的兔子一样,立刻跳了起来,用那紧张得变异的声音喊道:“谁,人,人在哪里!”

那尖锐的声音在长长的街道中游荡回响,让人觉得骨头发寒。

马夫伸出一根颤抖的手指,艰难地出声:“在那,是,是白衣唐剑,完了,我们完了!”说完,一声大呼,跳下马车向车后跑去。跑不两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也许是吓得厉害,一时半会居然爬不起来,手脚并用着在地上不停地蠕动。

吴天赐只看见在不远处的街道中,一盏昏暗的气死风灯在黑夜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站在这光线中。淡黄色的光线,将这两个人的身影与黑暗温柔地糅合在了一起,如同立在街道之中的人形雕像。

“五绝中的排名是按武功高低来分的么?”花若兰在凝视着唐子玉悠闲地喝茶的时候,忽然问道。

这个突然的发问,让唐子玉险些被茶水呛到。

唐子玉有些手忙脚乱地抹着衣服上洒出来的茶水,一边抬头看着旁边笑意盈盈的花若兰,奇怪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些?”

花若兰拿起一块丝绢,轻轻地在他身上擦去水迹说道:“一时好奇,就问了,如果相公不想说,就不用说了。”

唐子玉笑了笑,点了点眼前这个可人女子的额头,说道:“他们只是按照拜师的先后顺序排的,跟武功高低没有关系!”

花若兰见问开了,索性继续问下去,说道:“那除了你说的那个老五,谁的武功最高呢?”

平时难得见花若兰亲口向他打听这些事情,既然她问起了,唐子玉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嗯,客观一点来说,我个人认为这四个人各有所长,难分高下。但如果是说以命相搏,看谁能活到最后来定武功高低的话,我以为一定是老二唐剑。因为他练的是杀人的剑。他是一个纯粹的杀手,以杀人为生的男人。”

花若兰问道:“我听说他身边总是跟着一个红衣女子,这个女子必定身着红衣,手捧剑鞘,紧随唐剑身边是么?”

“是的,这是他的剑侍。唐剑身上的戾气太重,所以,我总是会给他配一个剑鞘,来削减他那能刺穿一切的锐气。你应该知道这一点,太锐则脆,脆则易折。”

“一个杀手,身边还随时跟一个女人?这不会成为他的软肋么?”

“任何以为剑侍是他的软肋的敌人,都成了死人。”

“这样说来,这个剑侍也是个高手。”

“不,剑侍不会武功。”

“嗯?”

“因为,如果这个剑侍会武功,唐剑会立刻将她杀死,他不会让一个他不放心的人在他身边呆着。”

花若兰愣了一下,抽了一口冷气,说道:“看样子,如果有人用剑侍来威胁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威胁他的人和剑侍一起杀掉。”

唐子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没错,是这样。唐剑不会将任何人的性命放在心上,包括我在内!”

花若兰眼皮跳了一下:“不把任何人的性命放在心上,他杀起人来自然是赶尽杀绝,这样的武功自然厉害。”

这是一个令人疯狂的女人,吴天赐即便是在这生命悬于一线的时候看见了那黑发红衣,手捧剑鞘的女子,仍然惊艳万分,忍不住的在心中感叹道。

好色,这是人性中最原始的本性,无论在任何的时候,任何的地点,这个特性都是无法改变的。

红衣剑侍的头上梳着一个入云高髻,一柄翠绿的小剑横插在她的发髻之中。这柄小剑在昏暗的灯光下闪闪发光,照耀着那发钗下的绝世容颜。这个女人像一个即将出嫁的新娘一样,脸上抹着摄人心魄的脂粉,那脸颊红艳得犹如一股抹不开,化不去的春色,那眼波荡漾的眸子中蕴藏着一股勾人心扉的柔媚与羞涩。

唐剑,一个白发白袍的年轻人,面目英俊得几近于邪异。他长发如雪,散发披肩,眉毛修长得像他手中的剑,细长的眼中不带有一丝的人气。而他那犹如刀削斧刻一般的脸颊则让他那过于秀美的五官显得阳刚起来,整个人从长相上简直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吴天赐紧紧盯着唐剑的手,那只握着长剑的手,那是一只看起来白皙柔软的手,如果不是他的主人他过于凶名昭著,他简直要以为这是一位琴师的手。

“别,别杀我,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把一切都可以给你,求求你,不要杀我!”吴天赐看着唐剑向他走来,大声嚎叫着。

唐剑慢慢踱到他的跟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如同看一只困在笼中的老鼠。

那红衣剑侍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朱唇轻启,说道:“不要费劲喊了,你们的帮手都已经被主人给杀光了,而且身为苏家兰州领事的头领,你的演技也太差了一点,以后你冒充普通人的时候请在你下马车的时候将脚步放得轻浮一点,不要让人一眼就看出深厚的内功修为,另外请你以后眼光在我身上停留得久一点,不要老是把眼光停留在主人的手上。呵,当然,如果你还有以后的话。”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