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侍巧笑倩兮,眉弯如月,声音如银铃一般在黑夜中送了出去。

可这在吴天赐听起来,这简直就像催命的亡铃一般在耳边响起,他额头上青筋顿时暴起,两边的太阳穴高高鼓起,他冷冷地说道:“既然被你看穿了,就受死吧!”

唐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反手一下将手中的长剑插入了剑鞘之中。

吴天赐的脸一下胀得红得发紫,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行走江湖三十余载,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羞辱于我!拔剑!拔你的剑!”

红衣剑侍也索性将捧着的长剑单手拿着,垂在唐剑的旁边,笑呵呵地说道:“你出手啊,你出手了,我家主人认为你功夫好的话,自然会出剑成全你的!”

吴天赐脸上紫气越发得弥漫,头上竟然蒸腾起一股淡淡的清烟,他双掌竖起,掌心中隐隐露出一丝血腥的红色。

他望着不到他两米远的唐剑,大喝一声,一掌拍出,拍向唐剑。

唐剑眼睁睁地看着那手掌带着一股血腥之气向他拍来,眼睛居然眨都没有眨一下,连动动手指头的意思都没有。

只见那手掌眼看要拍中唐剑胸膛的时候,吴天赐又一声大喝,那手掌在半途中硬生生地折了一个弯,向他身边的红衣剑侍拍去。

那红衣剑侍好像料到了那越来越大的手掌会向他拍来一样,仍然笑意盈盈的样子。

眼看这雷霆一击就要打在红衣剑侍的身上,唐剑动了。

只见寒光一闪,没有人能够形容,那长剑出鞘的一霎那是怎样的惊心动魄,没有人能够描绘出那一剑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速度。

吴天赐只觉得眼前一亮,然后眼中的这世间万物都开始变得黯淡下来,那赤红的手掌离红衣剑侍的胸口只有半寸不到。

天开始摇晃,地开始颤抖。

唐剑那冷酷的面容和剑侍柔美的脸庞在他的眼前晃了几下,便迅速地黑了下去。

红衣剑侍看着吴天赐倒在地上,说道:“朱砂掌也不过如此嘛!”话还没有说完,唐剑将剑送入她手中的剑鞘之中略微带了点内力,将她震得浑身抖了一下,只见她胸口被吴天赐虚拍的衣服立刻粉碎出一个手掌印,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肌肤。

剑侍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说道:“厉害又怎样,还不是被主人一剑断魂!”

唐剑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白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摇曳的灯火之后,那身后半步处跟着的红衣女人在即将隐入黑暗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吴天赐,眼睛眨了几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又转过头消失在夜幕之中。

若是有一个熟识武林的人看见这一幕,必定会瞠目结舌。吴天赐,江湖排名可以进入前五十名的高手,就这样被一剑断魂。

“江湖中传说‘迎风一刀斩’唐斩的刀可以将风都斩断。难不成他练的是快刀术?”花若兰伸出芊芊素手,又倒满一盏茶,捧到唐子玉跟前,问道。

“唐斩天生神力,他的刀术已经超越了肉体的极限范围,如果是以武艺较胜的话,唐斩的功夫可以排进江湖前十。如果论生死相搏的话,唐斩可以杀死任何轻视他的对手。”唐子玉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口气,茶杯中的茶叶一阵翻滚。

花若兰微微笑着,说道:“江东虬髯客,千斤破阵刀。迎风一刀斩,不见血花飘。好威武的名号,好霸道的刀!”

唐子玉微笑着:“唐斩的刀,名叫:霸刀,霸气之刀!”

广云州,白云郡,海边渔村。

黄素秋绝望地看着向她逼近的男人,脸上布满血迹与惊惶。她的身后是一片汪洋的血海和冲天火光。

半个时辰前,这里本是一个宁静的小渔村。

从海上快速袭来的倭寇们撕碎的村子的宁静,男人们被残忍的杀死,老人们在火海中化为灰烬,小孩们在锋利的刀剑下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

女人们痛苦的挣扎着,嘶喊着,那痛彻心扉的凄惨叫声在海滩上此起彼伏。

大雄藤二淫笑着向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走去。在刚刚的屠杀中,他杀了五个男人,是战果最好的一个,所以他得到了这个最漂亮的女人。

屠杀男人,女人,是他们杀戮生涯的唯一乐趣所在。

女人拼命挣扎着,衣衫撕裂的声音不绝地在大雄藤二的耳边响起,他体内的血液仿佛都为之沸腾了起来。

忽然,一个重物猛然地撞击在他的背上,大雄怒极,女人的挣扎虽然让他倍感兴奋,但是久而不能得逞却让他躁怒渐增。

他转身怒吼:“八格亚路!”

大雄倒抽一口冷气,身体不自觉地退了半步。在他的脚底下是一具血肉模糊身体扭曲的尸体。

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身材魁梧得像一座高山一般的男人。这个男人长着一头蓬乱的头发,满脸的胡子充满了阳刚之力,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如一把发亮的匕首,死死地盯着他。

这个男人,便是唐斩。

唐斩身披浅褐色长袍,肩膀上扛着一个巨大的长方形武器。这个武器被白布一条一条地紧紧包裹着,长约两米有余,宽约两尺,厚有三寸有余。在一端的尽头,白布未能包裹的部分有一截长长的手柄,一只手正抓在上面。这只手粗大,青筋骨络清晰可见,让人毫不怀疑他的力量。

唐斩透过大雄的身后,看到那血腥惨烈的景象,愤怒的目光透过垂在额头的乱发像利剑一样射了出去。

他一只手握着那巨大的武器,将它缓缓地从肩膀上拿下来。

“来!受!死!吧!”唐斩性烈如火,疾恶如仇,他咬牙切齿地说,这声音如宝刀断铁,掷地有声。

大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仰头长啸,将周围的同伴全部招了过来。

作为一个在成天在刀口添血过日子的人,这些倭寇很清楚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势绝对不是他们一个人能够对付的。

大雄等六名倭寇分散地围在唐斩的周围,快速地围着他打着圈,似一群野狼,只等那圈中的猎物露出一丝一毫的疲态和破绽便一拥而上。

唐斩阴沉着脸,不丁不八地站着,一只手张开,放在白布包裹的长板旁边,一只手的肌肉鼓胀如一个个坟起的小山丘,随时准备发力。

大雄对旁边的一个人打了一个眼色。那人大喊一声,刀举过头,中宫进击,这正是东瀛刀法最常见的一招“袈裟”。

唐斩看也不看那劈过来的一刀,只是拖着那巨大的武器放在那人劈来的方向。只听见“叮”的一声脆响,那人的刀劈在那白布上,立刻断成了两截。

宫本目瞪口呆地看着在空中飞舞的断刀,他不自觉地抬眼向跟前魁梧的男人看去。当他看见那如烈火一般的目光的时候,宫本觉得自己一瞬间仿佛见到了阿鼻地狱的魔王,浑身的魂魄都要被吓得散了。

唐斩眼睛血红,语气却冷得像冰一样:“跳梁小丑,也敢来大楚撒野!死!”唐斩狂怒挥拳,那拳头如咆哮的野马狠狠地撞在宫本的脑袋上。

一记清脆的骨折声传进所有人的耳朵中,宫本的身体在空中奇怪地扭动着,落在地上抽搐了几下,脑袋松软软地搭在肩膀的一旁。

众人大骇。

大雄浑身颤抖,一声发喊,周围的众人尖叫着举刀一拥而上。

唐斩嘴角露出一丝噬血的冷笑:“找死!”

唐斩深吸一口气,粗壮的手臂越发得鼓胀起来,一只脚踏前一步,仿佛大地都为之颤抖。

“横!扫!千!军!”

如汹涌澎湃的海啸一般,那巨型武器被猛然挥动,在空中发出骇人的呼啸声,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

几蓬猩红的鲜血,冲天而起!

黄素秋瞪大了眼睛看着在空中被那如猛虎一般的男人以一刀之力瞬间连人带兵器同时斩成两段的倭寇。

他们村最强的男人在这几个倭寇手里面也走不过三回合,此时竟然被这个男人一击而杀!

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的悬念。

那是一种绝对的力量,带着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力将周围所有的人全部,一刀两断!

唐斩的头发在风中散乱,浅褐色的长袍沾染了几分鲜血,如军旗一般飘扬。唐斩一只手横握着那悬空的巨大武器,缠绕在上面的白布一点一点的剥落。那是一把巨大的钢刀!此时,被斩成几段的尸体才猛然喷发出来的鲜血,如一道道血腥的彩虹,瞬间凝固天与地之间。

破阵刀,这巨大的钢刀就是传说中的,破阵刀!

传说中重达两百余斤的战阵之刀!

这把刀专门是给战阵之中的重骑兵突击之用的刀,骑兵借着马匹的冲力,在冲锋陷阵的时候挥动此刀往往无坚不破,因此以“破阵刀”而名。江湖中只有一个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毫不费力的挥动这把刀,并且以这把刀为武器,这个人,叫做“迎风一刀斩,唐斩!”

唐斩扛着巨刀渐行渐远,走到一段路,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折了回来。

唐斩来到这个衣衫褴褛,眼神呆滞的女子身边,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说道:“拿去,把村里面的人都葬了吧!”

黄素秋似一桩木头一般,眼珠呆呆的一动,空洞的眼神投到唐斩的脸上,让他轻轻一叹。

“你家,还有什么人么?可还有去处?”唐斩尽量压低着声音,以免吓着这个已成惊弓之鸟的女子。

黄素秋回首凝眸,却见一片汪洋血海,冲天火光,她凄凉一笑,已是泪流满面,垂首摇头不语。那一刹那,唐斩发现眼前这个女子苍白的脸颊印在这烈焰燎人的红光之中竟然有种凄绝的。唐斩从身上掏出一块刻着“唐”字的木牌,蹲下递到她的身旁,说道:“你若是没有去处,可以凭此牌到大楚任意一家唐家商号找一个安身的地方。”说罢,起身长叹了一口气,道:“你以后有何打算?”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