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素秋看着眼前的这块木牌,她丝毫不知道这块木牌价值,对于唐家来说,拿着这块木牌可以随时调动唐家的千人武力,万两黄金,她此时坐拥宝山而不自知。唐斩在她身旁呆了一会,见她没有丝毫的反应,拔脚便要离开。

却听见一声极低的声音,说道:“我要报仇!”

这声音虽低,但在这人间地狱的景象中充满了怨念与仇恨。

黄素秋喃喃的念了一阵,突然像猛然清醒过来一样,一下扑到唐斩的跟前,嚎啕大哭:“恩人,小女子一家三口都被倭寇所害,小女子已是举目无亲!还恳请恩人收留传授武功,让小女子好亲手为家人报仇!如若,如若恩人不收留,小女子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唯有自绝于此,追随亲人于九泉之下!”

唐斩看着那磕头如捣蒜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说道:“我有要事在身,不能带你走,你可拿着我给你的木牌去国都秦淮的唐府,就说是我要你来的。自有人会收留你。”

唐斩的语气出奇的温柔,黄素秋又惊又喜,颤抖着拾起那木牌,一时看着那逐渐远去的身影,想起自己家破人亡,不自觉地声泪俱下。

“唐权的拳法在江湖中可排第几?”花若兰轻轻捻起跟前的茶壶,为唐子玉再次斟满,说道。

唐子玉极无坐像地歪在矮桌前,婆娑着光溜溜的下巴,说道:“哎呀,这可不好说。不过就我所知,能稳胜他的人应该不超过四个吧。”

“哪四个?”花若兰微笑道。

“我师父算一个,少林寺的方丈玄叶老和尚算一个,魔教教主周师师算一个,老幺用尽全力的时候,应该也算一个吧。”

“老幺,是五绝中的老五么?”花若兰说道“你呢,你莫非连自己出来的徒弟也打不赢么?”

“五五之数吧!唐权是个练武的奇才,十年功夫抵得上别人练一辈子!”唐子玉嘿嘿笑了一下“至于老五嘛,他发起飙来,天底下谁都打不赢他的。就算是我师父和周师师也不例外!”

花若兰一听便呆了,比宋晚秋还要厉害,这是什么概念?

她愣愣的说道:“相公好大的包袱,把奴家的胃口吊得高高的,偏偏不将这包袱抖出来。”

唐子玉摇头晃脑地说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老幺是唐子玉最隐秘的一张王牌,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何人,会什么武功,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江湖中一些耳目灵聪的人有猜他是老人的,有猜他是年轻人的,有猜他是男人的,有猜她是女人的,一时众说纷纭。这也就是唐子玉想要的结果,有这样一张神秘的底牌,任何人都要有所顾忌。一旦和苏家扯破脸皮,这张底牌将会是他的杀手锏!

至于五绝中的其他四绝,他们也都没有见过这老幺,只是听唐子玉断断续续零零碎碎地有说起过这个人,并且拿此人来刺激他们。对于一个未曾谋面的老五,就连唐子玉也说他的武功高于他们每一个人,甚至高于唐子玉自己,四绝自然心中憋着一口气,私底下都有着与这老五一较高下的意思。

“唐权内力独步江湖,再加上他的拳法如此出众,想来在将来的大战中可以独当一面了。”花若兰微笑着看着唐子玉轻轻吹着热气腾腾的茶水,说道。

“唐权性情稳重,拳法之中隐有王者之气,平凡高手光是和他交手就会败在他的气势威压之下。江湖中很多人的功夫比唐权要略高,但是都不愿意和他过招,因为和他过招是一件让人很痛苦的事情。赢了,过于艰难,以后想起都不会觉得好过;输了,更是悲惨,心中留下的阴影只怕会让武功不进反退!”唐子玉手捧茶杯,侃侃而谈。

花若兰眼睛眨巴了两下,笑道:“奴家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呢!”

唐子玉头偏了偏,笑道:“喔,还有此事?细细说来!”

花若兰一只手撑在地上,一只手扶了扶微堕的云鬓,轻声说道:“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大楚昆州,兰亭酒楼。

“花若兰,这次你可跑不了了!乖乖跟我们回去伺候我家老爷吧!”华千来看着眼前的女人吞了一口口水,他身后一帮的打手四处将花若兰团团围住。

花若兰惊魂未定的站在酒楼之上,婷婷地立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之中,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卢大人竟是如此地胆大妄为,欺负奴家一个弱小女子,可是瞧不起天下英雄么?”

楼上围观的客人们一阵骚动,立刻就有人大声嚷了起来:“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没有王法了么?”

华千来冷冷地笑着,斜了说话的那男子一眼,说道:“昆州知府卢大人要拿个人,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来说话了?在这个地面上,我家卢大人的话,就是王法!”

那人面色一变,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花若兰盈盈环顾,叹气道:“罢了,罢了!”那哀婉的眼神在众人身上打了一个转,众人只觉得浑身一颤,心中一个念头不自觉地涌了上来:我就是性命不要,也要保得佳人安全!

“好不要脸的奴才,狗仗人势也敢在这里放肆撒野!”一个粗豪男子站了起来,一拍桌子,怒吼道。

华千来看着那人魁梧的身材和他身边的金丝五环刀,不自觉地退了两步,对身边的几个人打了一个眼色。

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白面小生摇着扇子,笑语盈盈地走了出来:“我道是谁如此豪气,原来是五虎断门刀的彭二,彭大侠!失敬,失敬!”

彭二看见此人,脸色一变,冷冷说道:“毒秀士赵焓,你也要为虎作伥?”

毒秀士赵焓乃江湖中有名的邪派人物,以风流自赏,潇洒自许,平日里采花诱奸的事情没有少干,以勾引良家妇女为最喜之事。他仗着一身轻功和一手了得的毒功行走江湖,竟也没有什么人奈何得了他。

赵焓摇着扇子,微笑道:“不敢不敢,混口饭吃而已!上次华山一别,小弟可是思念彭大侠得紧,常寻思何日再次得见?不想今日得偿所愿,怎么,咱们兄弟再亲近亲近?”赵焓微微笑着,眼角偷偷瞅着站在一旁的花若兰,手中扇子越挥越慢,微微鼓出一股风声。

彭二脸色难看之极,显然两人曾在华山交过一次手,彭二没有讨得好去。眼见这众目睽睽之下,丢了性命不能丢了脸面,彭二咬了咬牙,恨声道:“今日就为江湖除一大害!”

赵焓哈哈大笑,扇子冲彭二点了点,说道:“好一副大侠嘴脸!倒看看小生今日手段如何!”

彭二乃江湖中有名的五虎断门刀门派中的好手,一手金丝连环刀,刀刀凶狠,招招搏命,是江湖中极不好惹的人物。

只见酒楼中央立刻挪出一大块空场地。彭二大喝一声,双手持刀,快步上前,手中大刀似泰山压顶一般向赵焓劈去。

毒秀士嘴角略带不屑,脚下轻点,仗着轻功卓越,围着彭二不停地打转。彭二轻功不及他,追人追不上,砍也砍不着,一身功夫没有用武之地,看着围着他打转的赵焓怒吼:“无胆鼠类,有种跟我来打,一味的逃跑算什么本事!”

毒秀士冷笑道:“你想死得快一点,那就成全你!”

说完,毒秀士忽地侵入到彭二跟前,扇子反手挥出。那扇子本是金刚铁打制而成,扇骨坚硬,扇叶锋利,合则可以为点穴突刺兵器,分开则可以为切割劈撩的利器。

彭二大喝一声,道:“来得好!”脚下退后一步,见那扇子横扫而来,避也不避,当头就是一刀劈出。

这便是“拼命三郎”彭二的过人之处,不出招则已,一出招便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扇子带着内力若是打在彭二的胳膊上,最多是个骨折手断,而大刀对着脑袋砍将下来,那就是阴阳隔世,立刻横死的场面。两者相较,厉害之处,自然一目了然。

毒秀士无奈之下,回扇自救。大刀劈在扇柄上,一时火光四溅。

毒秀士眼见彭二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恼怒万分,心想:不用点霹雳手段,怎让眼前这美人知道小生的厉害之处!

只见他手腕转动,扇子忽地打开,锋利的扇尖立刻顺着刀背就冲着那持到的手指滑了下去。若是让这扇尖划到了,只怕手指头立刻便要短上一截。

彭二一声冷哼,手腕猛抖,一股寸劲从手腕传到手指,手指再一甩,大刀在空中脱手原地翻了个转,手指不仅躲开了扇尖,锋利的刀尖又借着脱手的力量转了个圈向毒秀士劈去。

周围人见着了这攻守兼备的一招,齐齐地喝了一声彩。这五虎断门刀的脱刀术果然是名不虚传!

毒秀士退之不及,衣袖立刻被这刀划了一道口子,他脸色立变,露出一股狰狞之色:“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赵焓一声厉啸,身影快如鬼魅,手中长扇或点,或戳,或撩,或刺,一时如剑,一时如枪,一时如勾,一时如斧,如狂风暴雨一般向彭二击去。赵焓得意的功夫“风雨飘摇”一施展出来,彭二立刻便告吃紧,想以命换命,却又奈何赵焓速度太快,往往一刀还没有劈到一半,那扇子便到了眼前。那一刀劈将下去,往往是人没有砍着,自己却被扇子划了一道口子。

场中人此时见到赵焓的真功夫,无不倒吸一口冷气,面面相觑。

要知道“拼命三郎”彭二的功夫在江湖中可是排得上名的,不仅是继承了五虎断门刀的精华所在,而且其人勇敢拼命的劲头即便是碰到了武功高他三分的也往往能够以勇力胜之。

可此时在赵焓的手下,彭二竟然一时没有还手余地,险象连连,不出十招便会败下阵来。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