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二眼见败像渐成,越打越是心急,越打越是急躁,忽然心中一横,脚步慢慢地向墙角退去。众人见他慢慢退向墙角,也纷纷让开。

赵焓见他退到墙角,竟无闪躲的余地,心中大喜,冷笑道:“今日就叫你血溅当场!”

赵焓手中扇子急速向彭二胸口点去。彭二眼见已经退到墙角,躲不能躲。却见他忽然身子一矮,张口向那扇子咬去,一时竟然咬个正着!彭二眼见赵焓若不放弃手中的兵器便无法逃脱,手中长刀横扫而出!

众人见他险中求胜,竟然致死地而后生,无不大声喝彩。

却听得花若兰忽然大声惊道:“快松口!”

赵焓冷冷笑道:“晚啦!”

只见他手指轻按扇柄,然后脱手躲过横扫的大刀。一股紫烟从彭二的嘴里喷了出来。彭二立刻脸色紫灰,喉咙发出呜呜的响声,一股黑色的泡沫从嘴巴里面冒了出来。

众人眼见情形急转直下,无不大骇。

赵焓眼见彭二倒地抽搐了几下,死得透了,走过去将扇子捡起,冷冷笑道:“知道小生的名号还敢如此,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转过身斜望着众人,摇着扇子,微笑道:“还有哪位打抱不平的英雄想出来一试伸手啊?”

众人见他手段卑鄙下流,武功却又着实有过人之处,心中暗自与那命丧黄泉的彭二比较一下,无不在心中将那退堂小鼓打得砰砰做响。

赵焓环顾四周,眼见众人眼光躲闪,心中得意非常,直拿那眼角去瞧花若兰。却见花若兰泪眼婆娑地看着那倒地的彭二,梨花带雨,海棠落泪,令人怜爱,竟一时看得呆在当场。

华千来又挺身向前,对着那身体逐渐僵硬的彭二远远地说道:“怎么样,见识到厉害了吧?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与我家老爷作对!我呸!”

华千来对身后的仆众挥了挥手,说道:“带走!”

花若兰凄然一笑,说道:“若兰连累诸位,有生之时已是无法报答,就此别过了!”

众人听得那戚戚燕语只觉得心酸无比,只欲落泪。赵焓忽然上前一步,嘴唇张了张。便见华千来眼睛对他狠狠一瞪,说道:“你给我放老实点,别忘了你还有把柄在我家老爷手上!”

赵焓眼神一黯,又退了回去。

一众仆从押着花若兰便要下楼的时候,忽然却听得一阵沉闷地上楼声传了上来。

这声音仿佛一个身形无比巨大的巨人跺足顿地一般,每一下酒楼都会震上一震。众人无不变色,生怕这酒楼会就此垮掉。

众人都将那目光投到那楼梯口上,想瞧瞧那来人究竟是何等的模样,竟然上楼会有如此的动静!

待那人上得楼来,众人无不色变!

却见那人粗布长衫,方口阔鼻,身材中等,长相普通,且不说他体重如何,便说其身形壮实也嫌溢美。这样一个体形之人,竟然会有如此的动静?众人眼中露出几分疑惑之色,又将眼光投向他的身后。

那人上得楼来,看见被华千来手下仆从押解着的花若兰,眼中微微闪过一丝光芒,身子又往上走了一步。

“咚!”

这一步比之方才又沉了几分。

众人只觉得酒楼又是一晃,连酒桌上的酒杯都被震倒。众人此时才相信这人其貌不扬竟是身怀绝技!

试想下,以此等力量用力跺下,若是能震得酒楼直晃,而又不踏破地板,这等收放自如,刚柔并济的功夫是何等了得!

那人走到楼梯的口子上却不再往里面再走一步,只是微微闭着眼睛,像是没有看见要往下走的华千来仆从一样。

眼见这人就是一副找茬的样子,赵焓和华千来相望一眼,脸色微变。赵焓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是此人对手。华千来轻声怒道:“你都还没有出手就觉得自己输定了?”

赵焓眼神掠过一丝不屑,神色间却仍然恭恭敬敬地说道:“此人脚踏楼板,以内力传震四周,而楼板不碎!这等内力简直骇然听闻,小生拍马不及!”

华千来一声冷哼,没有再吱声,脑门上却微微冒出汗来。

“勿那汉子,快快让开此路!昆州知府卢大人要在此拿人你竟敢阻碍公差?活得不耐烦了么?”华千来大声道,声音却不知如何有些颤抖。

那人眼光低垂,像是没有听见他说话一样,仍然一动不动。

华千来尖声叫道:“若是得罪了我家老爷,你们今天在场的诸位,一个也脱不了干系!”

此语一出,众人哗然,纷纷敢怒不敢言。

却见花若兰来到那人跟前,盈盈下拜说道:“这位英雄,还请让开条道,为小女子行个方便!”

那人忽然抬眼上下打量了一番花若兰,眼中露出欣赏之色,说道:“天下第一名妓,花若兰?”眼见这男子说话声音不见得很大,众人却觉得仿佛就在耳边耳语一般,清晰可闻,又低沉悦耳。

花若兰苦笑道:“空负盛名,徒增匹夫之罪而已!”

那人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说道:“好好好!说得好!不愧是天下第一奇女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说完,眼帘猛张,眼中精光阵阵闪烁,如利剑一般刺得人不敢与之直视。

“我今日要带她离开,可有人心怀异议啊?”那人双手背负,不高的个子显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来。

华千来大怒,直拿眼睛去看满脸怯色的赵焓,眼见他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立刻低声怒道:“你去把他从那里引开即可!”

赵焓略微犹豫了一下,心想,打他不过,逼他挪个位置,应该不成问题。心中打定了主意,上前拱手道:“这位英雄,敢问尊姓大名!”

那人斜斜地看了他一眼,不急不缓地说道:“我倒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原来是毒秀士,废话别多说了,出招吧!”

赵焓神色一窘,方才意气风发的神色不翼而飞,伸手将扇子展开,微微扇着,却丝毫没有了风流潇洒之意。在那人面前,只觉得无论做什么都束手束脚,屈居下风。

赵焓点头道:“如此,小生就不客气了!”说完,扇子一合,便向那人胸膛疾点而去。

那人微微半合着双眼,似是完全没有将赵焓看在眼里。

赵焓心中大喜,心想:你如此夸大,简直是自讨苦吃!

那人眼见那扇尖即将戳中他的胸口,忽然吐气开声,一拳挥出。

刹那间,众人只觉得时间仿佛瞬间停滞,那挥出的一记拳头就像一记在脑中萦绕的魔咒,在心头震撼激荡。

直拳,拳法中最简单的一招。江湖中任何人都会用的一招。但是,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江湖中竟然能够有人将一记直拳练成这个样子!

赵焓只见那人拳头看似缓缓而来,拳面逐渐由小变大,开始不经意之间的小小一个拳头,竟然后发先至,眨眼之间便奔到了面门,再一看仿佛似泰山一般有压顶之势。

赵焓骇然失色!

手中按下扇子的机关,一股紫色毒烟立刻喷了出来,赵焓脚下飞速后退。

“五毒散”,江湖中人谈之色变的剧毒!只要稍微闻了一点点,便立刻全身紫涨而死!

那人看着那紫烟扑面而来,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用垂在身边的左手,淡淡地打出了第二拳。

直拳!

又是直拳!

那人轻描淡写地打出一记直拳,可站得远远的众人只觉得一阵狂风扑面,虽然拳头隔得远远,却威势逼人。那人的拳头仿佛像是一面墙,凭空地挡住了那紫烟的来袭,并且形成一股强劲的拳风将那紫烟竟然带成一道凝而不散的直线,像是一道脱弦的利箭一般向赵焓直扑而去!

赵焓眼睁睁地看着那毒气直插入体内,一声大吼,脸色立刻变紫,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口中不断地冒出紫黑色的泡沫来。

方才他用五毒散毒杀了彭二,此时这现世报立刻就还了回来,真是风水轮流转,一报还一报!

众人看着那人无不惊骇欲绝!凝气成形,这是何等的内功!轻描淡写的两记直拳竟然威猛致斯!

有人忽然激动地大声喊起来:“一拳倾天下,两拳定江山!他是唐权!”

众人目光立变,一时看着那方脸粗眉的男子充满崇敬与仰慕之色。

唐权,王霸之拳,平和之中有王道之气,写意之时有霸者之风,天下人无不景仰!

唐子玉拊掌大笑,道:“想不到小三这家伙竟然还有英雄救美的事迹!”

花若兰也笑道:“相公可是吃醋了?”

唐子玉嘿嘿笑着:“那是,要不娘子什么时候再找个机会也让你相公表现表现?这样才公平嘛!”

花若兰吃吃地笑,软倒在他的怀里:“我怕相公跟着坏人一起来欺负奴家!”

花若兰眼中秋水如波,朱唇吹气如兰,那娇媚入骨的样子看得唐子玉顿时杀气腾腾。花若兰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眼中水汪汪一片,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轻轻咬着嘴唇,伸出一只手柔柔地抚摸着,说道:“不知道相公的长枪比之唐银枪的长枪起来,谁人更强呢?”

唐子玉狠狠地一个巴掌拍在花若兰的屁股上,佯怒道:“小,这等不要脸的话也说出来了,小心相公我家法伺候!”

花若兰一声娇哼,将屁股故意翘得高高的,说道:“打吧,打吧,相公就知道欺负奴家!”

唐子玉浑身一个激灵,再也忍受不住,大叫一声,立刻剑及履及。

唐子玉忽然想到:如果小四那小子知道被人拿他的手中长枪和他的长枪相比较的话,不知道该是何等的表情?

唐银枪一个喷嚏打了出来,一只手揉了揉鼻子,另一只手紧了紧身后的布袋。

他抬眼看了看天,满脸苦笑。这样走下去,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到楚都秦淮啊?手又不自觉地摸了摸钱袋,那里面干瘪得像他现在空空的胃曩。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