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歹也是堂堂一个游击将军,居然落魄到这个份上,说出去只怕谁会相信!

若不是接到密令,要他秘密火速返回,他也不会走得以至于连盘缠都没有带够!

从沧州到秦淮,两千里路,马匹跑到一半的路程,居然给活活累死!现在离下一个驿站又有两百里的路程,若是步行,就真的要耽误时间了。

唐银枪抓了抓脑门,虽然满脸的郁闷,脚下却是一点也没有停留。走到快接近青州地面的时候,唐银枪无意中看见一个地界碑上刻了三个大字:九龙山。他忽然眼睛一亮,嘿嘿地笑了起来。

那笑容真是,猥琐之极啊……

胡二麻子翘着二郎腿,摇头晃脑地想着方才看的戏段,一只手不断婆娑着下巴上宛若他脑袋上的头发一样稀稀拉拉的胡子,那满足的神情和珍惜的态度,仿佛那是一根根不是又枯又黄的胡子,而是闪闪发亮的金条。在他那张脸上,一个一个的麻子仿佛要弥补他头顶的缺憾一般,出奇地茂盛。

“大将军王是唐勃,兵发辽海国,临行之前细斟酌:那远方敌国,将广兵多,胜负且难说。仔细思量多琢磨,不可将那一世英名,凭空堕,凭空堕!”

这是大将军王唐勃在先皇楚行舟御下兵征辽海国的一段戏文故事。胡二麻子平日里最喜听这段。每每听完以后,都要头摇尾巴慌地哼上一两段。

“报!”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打碎了胡二麻子的闲情逸致。

胡二麻子从老爷椅上直起身子,怒视着来人。

“报,报,报告大当家的,有,有,有,人,人打,打,打……”说话的是九龙寨的结巴。

“打什么,说清楚!”胡二麻子很想踹眼前这个瞎子一脚。

“打,打,打,打……”结巴的舌头仿佛那永远也无法理清的乱麻一样,卷成了一团,怎样也说不出下一个字。

“劫!”胡二麻子很痛苦地看着更加痛苦的结巴,忍不住大声地替他接出了这下一个字。

“对!打劫!”结巴仿佛一个便秘已久的患者,终于一泄千里,浑身舒畅。

胡二麻子脸上的横肉抽动了一下,一拍桌子,一把抓过结巴,吼道:“你活得不耐烦了?敢打劫你老子我!”

结巴哭丧着脸,说道:“不,不是啊,大当家的,不是我要打劫你啊,是有人要打劫你啊!”

结巴被胡二麻子连凶带吓,说话竟然一时间出奇地顺溜。

胡二麻子仰天打个哈哈,怪叫道:“谁人这么大胆子,敢来老虎头上拔毛啊?”

话正在说着,便听见大厅外闹哄哄地声音传了进来。结巴一指门外,说道:“说,说曹操,曹操就,就,就到了!”

胡二麻子猛揪着下巴上稀疏的胡子,瞪着眼睛说道:“嘿!这世道真是奇了!居然打劫打到强盗的身上来了!这还有天理么?这还有王法么!”

胡二麻子对结巴喝呼道:“去,把老子的刀拿来!”

胡二麻子走出义气堂,却见一个白衣蒙面男子正被山寨中的兄弟们团团围住。那男子身材修长,体格健壮,有一股说不出的英武之气,身上穿着一件白色劲服,用丝巾蒙着面,从那衣服和丝巾的质地上来看,都是颇为名贵的丝织品,看来非富即贵。胡二麻子心中纳闷:这是哪里蹦出来的这么一个刺儿头啊?我这个月的孝敬钱已经交了啊?难不成那些官老爷嫌我给得少了?

胡二麻子这头正纳闷着,那头围着白衣男子的众山贼们纷纷大声呐喊:“我说小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还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啊!”

“老大,快点过来!我们已经将他抓住了!”

“放你的屁,你也好意思说这句话?刚才那小贼一拳打过来,你居然把头缩下来,害得老子两颗门牙光荣下岗!人家现在在那里活着好好的,你居然也敢说将他抓住了?”

“哎呀,讨厌啦,人家那是害怕嘛,看见拳头来了自然条件反射,会缩头躲的嘛!”

“躲你个头啦,老子两颗门牙怎么办啊?”

“……”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党和人民会宽恕你的!不要一意孤行,抵抗是没有前途滴,你的亲属和爱人都在家里等着和你团圆,不要干傻事,要争取宽大处理!”

“我靠,阁下一番话声情并茂,感人肺腑,不知道是在哪里学的?”

“哎呀,警匪片看得多了,你也会!”

众山贼们将白衣男子团团围在中央,不停鼓噪,那男子走前一步,他们就退后一步,那男子往左一步,他们就往右一步,端的是紧密团结在以白衣男子的周围,不离不弃。

那被白衣男子不幸捶掉了两颗门牙的山贼毕竟眼力非凡,一眼望见他们气宇不凡的大当家从义气堂里面大马金刀地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个结巴跟班,手里捧着一把硕大的鬼头刀,神色之间趾高气扬,颇有狐假虎威的气概。

那山贼大声发喊道:“好啦,好啦,大当家的来啦,让大当家来收拾这个小贼!”

那白衣男子听得这山寨之中的头领出来了,便站住脚向胡二麻子望去。却见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头上顶着少许的头发,颔下飘着少许的胡子,形容粗犷,肌肉发达,倒也有几分做山大王的架势。先前围着他的山贼们见此人出来以后便纷纷围到了头领的身旁,都是一副“小子,你死定了”的表情看着他。

这白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缺钱少路费的唐银枪。他走到九龙山的地面上,忽然想起这附近这么一伙山贼在此地专门打劫过往行人,于是便想起干一票这劫富济贫的勾当来。

也真难为了唐银枪,要他行军打仗,冲锋陷阵,他自是眉头丝毫不皱,要他来打劫,那却也是勉为其难。唐银枪正愣愣地暗自琢磨:“这情形要不要说点什么,还是就直接动手?要说的话,那说点什么为好?”

就在唐银枪正满心琢磨的时候,一个形容猥琐,面目狰狞的山贼大声喝道:“勿那小贼,此乃我们大当家的,人称拳打五岳山中虎,脚踢四海水中蛟的胡二,胡二麻子是也!还不快下跪求饶!”

胡二麻子气得一个巴掌就拍在那人的脑瓜上,怒道:“谁让你把外号都叫出来了?老爷我的外号是!”

旁边一个矮个山贼跳出来大声道:“玉面飞龙小白鼠!”

又一个高个山贼跳出来大声道:“武功高强山大王!”

再一个瘦子山贼跳出来大声道:“威名远播天下传!”

结巴这个时候从众人身后伸出头来接道:“扯,扯淡!”

众人大怒,纷纷拳打脚踢,骂道:“靠,三句半啊?你怎么拆自己人的台啊你!”

“哎呀,心里话放在心里面就好了,怎么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嘛!”

“就是就是,要是害得老大不高兴,拖欠我们这个月的工资怎么办啊!”

“是啊是啊,老大已经拖欠我们两个月的薪水了,现在家里面已经揭不开锅了,每天只好切自己的鸟鸟下饭,好凄凉啊!”

“我靠,那你有没有把你的鸟鸟搓大点再切啊?”

“……”

“哎呀,老大向来心胸宽广,气量恢弘,不会生气的啦!”

“你这么替老大说话,是不是和他有一腿?”

“哪有!人家一直喜欢的就是你啦!”

“靠,去你的,啦!发春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德行!”

胡二麻子看着眼前众人,只觉得气得眼睛发黑,一声大吼:“都给老子站好!想丢了我们九龙山山贼的面子么?人家都踩到我们场子上来了,你们居然还在这里唧唧歪歪,还不给老子争点面子,平日里养你们这帮酒囊饭袋有什么用啊!”

众人畏惧,哆哆嗦嗦地站好。

唐银枪咳嗽一声,将众人的眼光吸引了过来。众人只见他风轻云淡地站在众人虎视眈眈的目光之中,浑身不露丝毫怯色。

站似山停,立如岳峙。

胡二麻子眼中瞳孔收缩,细长的眼缝中露出针一般锐利的目光。

唐银枪心中凛然。

没想到这个古怪山寨的强盗头子,竟然有如此锐利的眼光。

胡二麻子眯着眼睛向唐银枪望去,缓缓说道:“不知道这位英雄有何见教?”

唐银枪扯着嗓子大声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平日里这应该是山贼的独门招牌语言,如今却被人拿来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众人摔倒在地。

胡二麻子只觉得胸口一痛,嘴中一咸,若不是定力深厚,险些一口鲜血吐将出来。

报应啊,报应啊!

胡二麻子下巴上的胡子如癫痫病患者一样抖着,手指指着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的唐银枪说不出话来。

众山贼只觉得此乃奇耻大辱,平日里他们的专业术语竟然被这来历不明的人当面盗版,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胡二麻子脸部肌肉抽搐,吼道:“居然剽窃老子的台词!与你誓不甘休!”说完,胡二麻子倒退一步,手用力一挥:“给我上!修理他!”

一众山贼嗷嗷嚎叫着,挥舞着手中的各类武器,向唐银枪扑去。

唐银枪眉角露出淡淡的微笑,反手一拍背后的布袋,里面飞出三根短棒在空中翻舞着。

那三根短棒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银光,在空中仿佛三条银蛇不断翻腾。

山贼们一时竟看得呆了,愣愣地看着那三根短棒落在唐银枪的手中,又迅速地被他拼接成一杆长枪!

唐银枪穿着一身风尘仆仆的白衣,双手握着银光闪闪的银枪,枪尖冷冷地对着一时目眩神迷的山贼们。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