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二麻子只觉得那锋利的枪尖和鲜艳的红樱透着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那持枪之人此时也仿佛化身为战场上一杆冲锋陷阵,无坚不摧的锐利长枪。

枪人合一!

他竟到达了如此境界!

九龙山寨何时惹上了这样一个狠角色?

胡二麻子一时汗流浃背,眼睛不住地偷偷四处游走,随时准备开溜。

“杀啊!”众山贼们就没有他们英勇的大当家那样好的眼力了,愣了一阵以后,回过神来,一声发喊,一拥而上。

这百来号人一起呐喊倒也声势震人,一时间胡二麻子竟觉得心一下便安定了下来,腰杆硬了很多,顾盼之间不再有胆怯之色,只是将下巴抬得高高的,一副小天下的架势。

一个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打得过一百多个人吧?胡二麻子得意地揪着胡子。

“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不敌人多。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谁也无法时刻防备从背后而来的偷袭。”唐子玉拥着柔弱无骨的花若兰,侃侃地说道“但是唐银枪号称‘长枪千人斩’,他的枪乃战阵之枪,最擅长以一敌多。就算是我,也弄不清楚他究竟能够以一当几。”

花若兰伸出兰花一般的手指在他的胸口轻轻划着:“一杆银枪催人命,万朵红樱断人魂。这个唐银枪在战场之上想来杀人无数,连这名头都如此重的杀戮之气!想来定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了!”

唐子玉听了这话,忍不住哈哈笑道:“等你见到这个家伙,你就不会这样觉得了!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啊!”

花若兰听得这句话,好奇地抬起头来:“这话怎么说?”

唐子玉神秘兮兮地凑到她耳边说道:“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花若兰掩嘴笑了起来:“呵呵,那下次可要好好领教领教!”

胡二麻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场中那个手持长枪的蒙面男子和满地呻吟的山贼们。

这,这还是人么?

一招,就一招!

那长枪如蛟龙一般挥舞,那红樱如樱花一般绚烂,莫非这就是地狱的华舞?

我果然没看错,他果然是个高手!

胡二麻子握着鬼头刀的手越发得坚定,目光绽放出炽烈的火花。

胡二麻子缓缓迈步,步伐稳定。

山贼们看着大当家伟岸的身影,眼中不自禁地露出崇敬的目光。

唐银枪心中一紧,莫非我看走眼了不成?

此人莫非竟还是个高手?

手心里开始渗出冷汗,心中的火焰开始燃烧。

这样才好,这样才刺激!

唐银枪眼中露出欣赏的神色。

只见那胡二麻子走到唐银枪跟前,长吸一口气,气运丹田,跪倒在地,说出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英雄……”

“哇!”众山贼被吓得倒地不起。

唐银枪“噔噔噔”往后连退三步,目光露出警惕的神色。

胡二麻子倒提长刀,仆倒在地,磕头道:“英雄,请收我为徒吧!”

唐银枪啼笑皆非。

这都什么世道啊!

胡二麻子将长刀丢到一边,一把抱住唐银枪的一条腿,呜咽道:“师父不收下我,我就不起来!”

九龙山下,夕阳残照。

结巴泪眼朦胧地拉着胡二麻子的衣角,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胡二麻子回过头来对一众送行的山贼们,挥手道:“诸位兄弟,我胡二从今天起就跟着师父从良了,你们也早早散了吧!”说完,又一手拉起一个哭嚎地喘不过气来的山贼,说道:“我说秃子,你也不要老是偷窥男人洗澡了,有点出息好不好,会被人怀疑有性取向有问题的!”

山贼们哭倒在地。

“哇,大当家,你走了我们可要怎么办啊?你可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

“是啊,大当家的,你不能始乱终弃啊!”

众人一阵乱嚎,胡二麻子偷眼看去,一旁的唐银枪脸色难看之极,他气得额头青筋乱冒,吼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就此别过了!”

唐银枪骑在白马上,已经取下脸上蒙着的丝巾,心中的悔恨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这打劫居然还打出个死皮赖脸的徒弟出来了,像块狗皮膏药一样还就粘住他不放了。

想着想着,唐银枪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笑容微微有些僵硬。

这回去还不被公子给笑死啊?

两人上马挥鞭,留下一串滚滚烟尘。只见那些山贼们纷纷挥舞着手绢,大声喊道:“大当家的,要多保重啊,有空回来看看我们!”

胡二麻子额头青筋暴起:……

“镇国公主驾到!”

宫内太监高亢嘹亮的嗓子在寂静的宫中远远地送了出去,老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两名太监一左一右,将轿子的帘子掀起。玉灵公主楚凤来探出身子,踩在一名太监的背脊上,在侍卫的搀扶中,从轿子上走了下来。

“参见玉灵公主,玉灵公主吉祥!”宫女们齐齐揖福,盈盈下拜。一个穿着华丽服饰的紫衣女子鹤立鸡群地站在这群宫女的前面,向楚凤来微微笑着。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大楚的内宫之主,皇后独孤望月!

楚凤来抬眼一看,望见这女子,脸上露出亲热的笑容,走上前去。

独孤望月连忙上前几步,拉住楚凤来的手,笑道:“许久不见姐姐来看我这个妹子,可把我想坏了!”

楚凤来凝视着独孤望月,说道:“妹妹这几年不见,真是清减许多!想来是国事操劳,多有操心吧!”

独孤望月拉着楚凤来的手向内府走去,笑道:“国家大事自有陛下决断,哪里轮得到我们做女人的来插嘴。我们哪,只需要照顾好陛下的春秋龙体,平时没事的时候,祈祷社稷国泰民安,陛下寿比南山就好了!”独孤望月说着,话锋一转,说道“倒是,凤来你嫁到唐家以后,深入简出,相夫教子,保养得十分得体啊!”

楚凤来年轻时与独孤望月曾经有过一段鲜为人知的纠缠。这两位出众的女子都爱上了当时风华绝代的大将军王唐勃,在经过各种手段的角斗之后,楚凤来成功笑到了最后。独孤望月则在楚凤来成婚的一个月后嫁给了当今的圣上,楚天河。

当时仍然是太子的楚天河娶到了独孤望月之后,十分爱怜珍惜,再也没有纳过一名妻妾,始终与她相敬如宾。

独孤望月为楚天河的真情所感动,不仅在楚天河逃亡的时候不离不弃,更是在楚天河逃亡期间为他出谋划策,成功帮他渡过难关。

此后,楚天河登上皇位,对这位女子越发得敬重。宫中嫔妃不仅极少,而且楚天河都极少翻其他女子的牌子,几乎每日都是在这望月宫中歇息。

独孤望月虽然深受圣眷,又深居六宫之首,但行事之间却十分的谨小慎微,克己服礼。独孤望月待几位嫔妃十分热情亲切,不仅从无丝毫嫉妒争宠之心,平日里更是常劝楚天河不要冷落了佳人。她从来不说宫廷内外的长短是非,就是连楚天河在话语间谈论起国家大事的时候都十分避讳,极少说话,只是微笑聆听。

独孤望月的贤淑良德为她在宫中赢得了极佳的名声,将后宫治理得井井有条,鲜有争风吃醋之事。无论是从皇太后到宫女,还是从朝野到民间,都对这位皇后交口称誉。

楚凤来和独孤望月之间虽然因为年少之时的纠葛而有过不快,但是后来在相助楚天河一事上却化干戈为玉帛,彼此惺惺相惜。

独孤望月久居深宫六院,在这深不见底的庭院之中消磨了自己的青春年华,打磨出一身圆滑老练的手段和一副铁石心肠。

此时见到昔年情场对手,独孤望月忽然一下,回忆起当年青春年少时的风流往事,心中一时无限感慨。

楚凤来手中轻轻攒着一张青丝罗帕与独孤望月并肩而行,笑道:“皇后妹妹太过誉了,谁不知道大楚有一位贤良皇后独孤望月啊?妹妹你这么说,不是笑话姐姐碌碌无为么?”

独孤望月拉着楚凤来的手走进里房,让了一个位置给楚凤来坐了,自己在她旁边坐下,微微笑着,说道:“姐姐这不是笑话妹子么?这普天下谁不知道大楚国的凤中骁楚,巾帼不让须眉的长公主殿下?当年平阳门一桃杀三士,长公主一鸣惊人,天下侧目。姐姐当年的飒爽英姿,妹妹我可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呢!”

当年楚天河与楚天南争夺皇位之时,楚天河被楚天南围于宫中,危危可岌。此时一直游走于楚天河与楚天南两大势力之间的楚凤来终于选定阵营,站到了楚天河的一边。她模仿先皇楚行舟的笔迹,伪造圣旨,来到皇城的平阳门,用这假造的圣旨以巨大的名利诱惑骗得当时平阳门将领相互猜疑,引起了一场大混乱。

楚天河则在混乱中趁机逃走,开始了千里逃亡的苦难。

楚凤来在当时先皇楚天河仍然健在的情况下便敢伪造圣旨,又巧妙地用计引起了平阳门守城将士的内乱,其胆识魄力,机智应变的能力无不震动天下智谋之士。天下皆道:“凤中骁楚”楚凤来,果然名不虚传!

楚凤来做出一个漫不经心的表情,说道:“这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还翻出来做什么?光是想想当年的模样,再看看现在的样子,就已经觉年华已逝,老啦!”楚凤来呵呵笑着,精心修葺过的眉宇之间却着实有几分得意,她也对她当年为数不多的几次精彩手笔而感到十分自傲。

独孤望月掩嘴轻笑,头顶上凤冠的碧玉金钗也跟着轻轻颤抖:“姐姐这等光彩照人的风姿若是都觉得老了,那我们这些妹妹岂不是更应该入土了?”

楚凤来笑骂道:“噤口噤口!妹妹身为一国之后,怎可轻易说出这等话来,这可是犯忌讳的!”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